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银羽的纸墨铺
  • ☆中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管谟业(莫言)信札一通(带信封,详见描述)1985年写给同学,提及当年发表的《透明的红萝卜》等
  • ☆中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管谟业(莫言)信札一通(带信封,详见描述)1985年写给同学,提及当年发表的《透明的红萝卜》等
  • ☆中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管谟业(莫言)信札一通(带信封,详见描述)1985年写给同学,提及当年发表的《透明的红萝卜》等
  • ☆中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管谟业(莫言)信札一通(带信封,详见描述)1985年写给同学,提及当年发表的《透明的红萝卜》等
  • ☆中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管谟业(莫言)信札一通(带信封,详见描述)1985年写给同学,提及当年发表的《透明的红萝卜》等
  • ☆中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管谟业(莫言)信札一通(带信封,详见描述)1985年写给同学,提及当年发表的《透明的红萝卜》等
  • ☆中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管谟业(莫言)信札一通(带信封,详见描述)1985年写给同学,提及当年发表的《透明的红萝卜》等
  • ☆中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管谟业(莫言)信札一通(带信封,详见描述)1985年写给同学,提及当年发表的《透明的红萝卜》等

☆中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管谟业(莫言)信札一通(带信封,详见描述)1985年写给同学,提及当年发表的《透明的红萝卜》等

举报
  • 作者: 
  • 年代:   1985-05
  • 页数:   1页
  • 尺寸:   19 × 13 cm
  • 作者: 
  • 年代:  1985-05
  • 页数:  1页
  • 尺寸:  19 × 13 cm

售价 8000.00

品相 九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8-09-16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扫码下方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的 “+”,
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名人墨迹 > 信札
    品相描述:九品
    信封钢笔书写,正文铅笔书写,正反两面
    商品描述:
    来源参见店主新浪博客2017年6月10日所记《银羽逐书记·2018年13~14篇.张慧剑、程义明、莫言等人手迹》(下附原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9845940102xo1r.html

    银羽逐书记·2018年13~14篇.张慧剑、程义明、莫言等人手迹

    2018.6.9.阴雨
        这周见了两位书友都告知书市将恢复正常,决定走一遭,闹铃设在4:05,出门是4:30,还比较凉爽,微雨,是走两步才能感受到一点的意思,无视它,走到公交车站,步行这十余分钟之间,变成毛毛雨,犹豫之间,Y5路进站,一步踏上去,车行至半途,明显雨势起来,地面被完全打湿,车窗上满是斜入的雨丝,在新街口西站下车,书市是不成了,给家人带回一份早点也是好的,计划去安乐园买些包子,步行过去大概要一刻钟,路上迎来一阵大雨,时间尚早,雨中候食感觉实在不好,不远处见到“芳婆”已然开门,绝处逢生,非常喜欢这里的乌饭包油条和米糕,时在5点,不用排队,四份乌饭,五块发糕,30元,走出一段,想起祖母近日“上火”,油条在忌口之列,折回去,又买了一份包糖的.
        路上念起新街口的旧家来,想回去瞧下,舍近求远,当从德基方向走出过街通道,心头紧了一下,曾经每天途经之处,却是几个月未见,时空还没有多复杂,还是生出近乡情怯,一会见到家门,已经做了围档,隔着铁门,静立良久,其实也没什么思想活动,就是看看,老房子终将消亡,几个月之后再来,就会是不同境地了吧.
        走到车站,近6时,雨完全止住,老天爷这大早闹点情绪,好象专门是和书市过不去的,这时赶去南艺后街还有指望吗,不去想了,一天的情绪刚刚已经用完耗尽,回家吧.

    2018.6.10.阴
        网店停业第四天,完全没有牵挂的日子,平生难得,闲时光读书看片,与平常也没什么不同.
        午后出门,采购零食,世界杯在即,准备好功课先.回到家14:30,没什么想法,睡个下午觉吧,刚刚躺下,手机响起,通话中提到有莫言信札,真是提神醒脑啊,约了一个小时之后见面,仅听简单介绍,同一来处的肯定不仅一通,却也不明确还有什么其他人物,准备一万元现金随身备着.
        见到实物,悬着的心放下来,真品无疑,周边虽然一大堆,确实没有可加价的地方,书友非让我出价,根椐具体情况斟酌若干,一拍即合,再买了一本书一件邮品,对方要价,没有二话,一口应下来,过程合拍相得,自然很愉快,又从哪里找出一纸文书,张慧剑先生1970年手迹,再换我出价,也成交.
        起身告辞,书友拉住我,闲聊了约半个小时,回来18:30,拍了一组照片,就几个人名网上检索一下,有一篇直接相关的文字:《南京广电集团电视节目购销部主任孟亦农曾是莫言的同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了当时的点滴》(2012年10月18日,来源:扬子晚报)

    附录:
    《南京广电集团电视节目购销部主任孟亦农曾是莫言的同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了当时的点滴》(2012年10月18日,来源:扬子晚报)1984年,在总参系统宣传干部培训班上,当时身为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宣传干事的孟亦农,曾和莫言有20多 天的同学生涯。当时莫言已经拿到了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的入学通知书,他对培训班的课程不感兴趣,很少来 上课,有时就点个卯,就溜回去埋头搞创作。1981年开始创作生涯的莫言,当时在文坛还籍籍无名。但就在这个 学习班期间,莫言完成了短篇小说《透明的红萝卜》的创作。孟亦农眼中的莫言总是笑眯眯的,人很随和,但也 挺内向,跟同学交流不多,也不时冒出点小幽默。由于年纪比大家大几岁,所以被唤作“老管”。“老管”曾经 拿西安的同学开涮,把兵马俑说成“兵马桶”。令孟亦农印象最深的一次聊天,是有一次集体看露天电影时,莫 言聊到铁凝时赞她很有文采,仰慕之意溢于言表。当时铁凝已经发表了短篇小说《哦,香雪》,受到了广泛赞誉 。“当时莫言已经结婚了,看他那么喜欢铁凝,我们还开他的玩笑。”莫言以过来人的身份“谆谆教导”同学们 :“你们年轻人不懂,不要忙着结婚,最好是先试婚,合适了再结婚。”

    配送说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