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文轩书斋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全宋笔记(第一编至第八编)(全80册)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大象出版社有限公司
  • ISBN:   9787534732027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作者: 
  • 出版社:  大象出版社有限公司
  • ISBN:  9787534732027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售价 3178.00

定价 ¥3178.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8-05-09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文学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宋人笔记是中国古籍宝库中的一颗璀璨的明珠,也是宋代文献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了解中国古代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宝贵资料,具有较高的史料和文化价值。全书采用繁体字竖排、新式标点,是极有价值的史料。该书大多数宋人笔记系首次经校勘和标点提供世人阅读,体现了“新”的特点。这些首次点校出版的宋人笔记中,有些笔记尽管篇幅不多,但其内容涉及当时的社会经济、政治、生活习俗等,为后人留下了颇有价值的史料,弥足珍贵。
      该书与此前点校出版的宋人笔记相比,具有比较“准”即点校较为准确的特点。参加该书的整理点校者大都是在中国古代史和古代文学领域,尤其是唐、宋文学和史学方面研究成绩卓著者,虽然不敢过誉为极天下之选,但堪称一流人选。
    内容简介
      宋人笔记是宋代文献的重要组成部分,数量庞大,《全宋笔记》是中国宋代文史学界继《全宋诗》和《全宋文》后第三部大型总集,是一部系统整理过的收罗齐全的宋人笔记总汇。每部笔记均由整理者撰写一篇有学术价值的点校说明,内容包括作者小传、成书经过、内容评价、版本情况及源流、所用底本及校勘概况等。全书采用繁体字竖排、新式标点,是极有价值的史料,全新包装,更是馈赠收藏的佳品,弥足珍贵。
    作者简介
      朱易安,女,1955年生,上海人。现任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古典文献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古典文献学学科带头人。兼任古籍整理研究所所长、文化典籍系主任;女子文化学院院长,上海师范大学女性研究中心主任。早年由上海师范大学古典文献专业研究生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毕业后留校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历任古籍整理研究所讲师、副教授等。
      曾去日本昭和女子大学、早稻田大学做过访问学者。社会学术团体的兼职有中国唐代文学学会理事、中国李白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杜甫研究会理事、中国韩愈研究会理事、中国李商隐研究会理事等。在国内外有关学术领域中有相当的影响。多年来给本科生和研究生开设过《中国文学史》、《中国古典文献学》、《目录学》、《版本学》、《中国诗学史料学》、《唐诗与中国文化》、《唐代文学文献学》、《唐诗学史》等课程。独立承担的《唐诗学发展史研究》课题曾获国家社科项目基金的资助;《唐诗与音乐》等数项课题曾获教育部全国高校古委会以及市教委的科研基金资助
    内页插图
     
    目录
    《全宋笔记第四编(简)一》
    学林(上)
    《全宋笔记第四编(简)二》
    学林(下)
    碧鸡漫志
    《全宋笔记第四编(简)四》
    步里客谈
    南烬纪闻录
    窃愤录 窃愤续录
    靖康纪闻
    绩博物志
    《全宋笔记第四编(简)五》
    寓简
    高斋漫录
    独醒杂志
    独醒杂志
    枫窗小牍
    《全宋笔记第四编(简)六》
    《全宋笔记第四编(简)七》
    《全宋笔记第四编(简)八》
    《全宋笔记第四编(简)九》
    《全宋笔记第四编(简)十》
    收起全部↑
    精彩书摘
      第四编(简)二
      曾
      《尔雅》曰:「子之子为孙,孙之子为曾孙。」郭璞注曰:「曾犹重也。」《尔雅》又曰:「父为考,母为妣。父之考为王父,父之妣为王母。王父之考为曾祖王父,王父之妣为曾祖王母。」郭璞注曰:「曾犹重也。」观国按:曾孙、曾祖之曾当读为层,古人用层字只书作曾字。曾孙者一暑一迭层层为孙也;曾祖言重迭层层为祖也,故郭璞注《尔雅》曰「曾犹重也」,则曾孙、曾祖之曾音层可知矣。《信南山》诗曰:「曾孙田之。」又曰:「曾孙之穑。」又曰:「曾孙寿考。」《甫田》诗曰:「曾孙来止。」又曰:「曾孙不怒。」
      又曰:「曾孙之稼。」又曰:「曾孙之庾。」《大田》诗曰:「曾孙是若。」《行苇》诗曰:「曾孙维主。」《维天之命》诗曰:「曾孙笃之。」郑氏笺曰:「曾犹重也,自子孙之子而下,事先祖,皆称曾孙。」按郑氏笺曰「曾犹重也」,则《诗》凡言曾孙,皆读音层亦可知矣。《书》曰:「惟有道曾孙周王发。」《周礼》曰:「诏女曾孙,诸侯百福。」《礼记》曰:「曾孙侯氏,四正具举。」凡此类言曾孙一体也。
      卝
      许慎《说文》曰:「磺,胡猛切,朴也,亦作廿,古文也。故《周礼》有仆人掌金玉钖石之地。」郑氏注曰:「卝之言矿也,金石未成器曰矿。」观国按:磺亦作矿,卝亦作钳,则仆者,古文矿宇也。《周礼释音》,仆音胡猛切。王荆公引《诗》「总角卝兮」以释仆人之义,取其有分别之义。若然,则卯兮音惯,而仆人亦音惯矣。若仆人音惯,则字书仆人之卝当弃而不用也,故剂公《字说》收矿字而不收卝字,恐仆字未可遽尔削去也。《礼记》曰:「天子之六府,有司货。」郑氏注曰:「司货,仆人也。」陆德明《音义》曰:「廿,胡猛切。」义甚明也。《广韵》上声于矿宇训曰「金矿璞也」,于廿字训曰「金玉未成器也」,又二字分二切,则误矣。《礼部韵略》上声仆字胡猛切,金玉未成器也,矿字古猛切,铜铁朴石也,亦误矣。盖卝、矿乃一字一义也。《广韵》、《礼部韵略》皆分作二字二义,而所训二义又同而无别,盖《广韵》唱其误,而《礼部韵略》袭其误也。
      ……
      第四编(简)五
      范忠宣公寓居永州东山寺,时诸孙尚幼。一日戏狎,言语少拂寺僧之意,僧大怒,叱骂不已。公坐于堂上,僧诵言过之,语颇侵公,公不之顾。家人闻之,或以告,公亦不应。翌日,僧悔悟,大惭,遂诣公致谢。公慰藉之,待之如初,若未尝闻也。
      宣和中,太白见,甚高。尚书刘公才邵时在中秘,见而叹曰:「是兵象也,国家其有外患乎!」因与僚友同观,忧形颜色。未几,敌犯畿甸。后,周芭秀实来悴庐陵,赠诗云:「刘郎校书天禄阁,太白下观光昭灼。心知汉祀厄中天,夜半瞻星涕零落。」尚书字美中。
      王剂公在相位,子妇之亲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谓公必盛锲。日过午,觉饥甚而不敢去。又久之,方命坐,果蔬皆不具,其人已心怪之。酒三行,初供胡饼两枚,次供彘衡数四,顷即供饭,傍置菜羹而已。萧氏子颇骄纵,不复下箸,荐知名士四十二人,文捷在其中,独以韬晷许之。真宗召至阙下,亲御便殿,试以平西夏方晷。文捷对极详明,上大喜,除秘书省校书郎。其制词云:「毛文捷通经典礼,廷对方谋,兹谓硕材,可宜旌劝。」,惟啖胡饼中间少许,留其四傍。公顾取自食之,其人愧甚而退。人言公在相位,自奉类不过如此。
      两府例得坟院,欧阳公既参大政,以素恶释氏,久而不请。韩公为言之,乃请泷冈之道颧。又以崇公之讳,因奏改为西阳官,今隶吉之永丰。后公罢政出守青社,自为阡表,刻碑以归。江行过采石,舟裂碑沈,舟人曰:「神如有知,石将出。」有顷,石果见,遂得以归立于其官。绍兴乙卯,宫焚,不余一瓦,碑亭独无恙,信有神物护持云。
      毛文捷,字长卿,吉水人,淳化三年进士及第。王冀公与之为同年生,雅相友善。文捷豪放不羁,冀公素奇之。景德中,知舒州望江县,冀公时知枢密院
      夏英公帅江西日,时豫章大疫,公命医制药分给居民。医请曰:「药虽付之,恐亦虚设。」公曰:「何故?」医曰:「江西之俗尚鬼信巫,每有疾病,未尝亲药饵也。」公曰:「如此则民死于非命者多矣,不可以不禁止。」遂下令捕为巫者杖之,其着闻者黥隶他州。一岁,部肉共治一千九百余家,江西自此淫巫遂息。
      ……
      第四编(简)七
      靖康之后,时方用兵,急于人才,故士大夫多夺哀起复。自是凡军假摄,有不待朝命而行者。已而,虽非军旅及藉材干,多以急禄而起。李将仕东云:在兴国军,有通山县尉以丧母在告,既而出参,人皆骇愕而不敢问。数日之后,同僚见其巾用缟素,问其所以,云「先妣不幸」。曰:「如此何故参告?」云:「某已于几筵前拈香起复矣。」礼义之丧,一至于此。是可叹也!
      宣和中,济南州宅中有鬼为美妇人,以媚太守。其后林震成材司业出守是州。初到,乃杂于官奴中,黔衣浅色无妆饰,颀长而美,颇异于众。林儒者,虽心怪之,未欲询究。后屡阅公宴竟不见此人,乃问之队长,告以服饰状貌,众皆云无,林方惑之。次日,遂径人堂室,林遂亲爱之。自是与家人杂处,无相忤也。一日,二小女儿戏于堂上,妇人过而衣裾误拂儿面。其人诟之,妇人笑而回,以手捧儿面捌之,面遂视背,不能回转。举家大异,始知妖异。时何执中为丞相。林乃其壻,奏闻徽宗,至遣法师以符箓驱治,终莫能逐。乃移林知汝州,未几,林竟卒。
      吕洞宾当游宿州天庆观,道士不纳,乃宿于三门下,采柏叶而食,踰月方去。临行,以石榴皮书于道士门扉上云:「手传丹篆千年术,口诵《黄庭》两卷经。」字皆入木极深。后人有疾病者,刮其字以水服之皆愈。今刮取门木皆穿透矣。又楚州紫极官门楣壁上,亦有题诗云:「宫门一闲人,临水凭栏立。无人知我来,朱顶鹤声急。」人取字,土亦皆穴也。
      建炎初,车驾自维扬渡江。金人分兵逼寿春,众劫太守马识远使投拜。马拒之,率兵城守,卒能保全。及敌退,其尝欲降者反不自安,乃谋杀太守以掩前失,曰:「守若存,我辈终不得全。」幕官王大节日:「彼有家属,如何?」于是尽杀,推大节权领州事,以太守首先投降,及兵退尚不肯用建炎年号,具奏朝廷,乃擢大节通判、权州事。绍兴二年,大节与徐兢明叔俱在孟庾幕中,一日,大节与徐论禅,曰:「罪福之事,报应有无?」徐云:「未了还须偿宿债。」大节日:「如何可脱?」徐曰:「法心觉了无一物。赵州和尚道『放得下时,都没事』。若放不下,寃债到来,何由弹免?」王面发赤。次日,具饭邀徐,密告寿春之事,曰:「还可脱免否?」明叔曰:「如赵州言,放得下始得。」王曰:「如何放得下?」明叔曰:「惟觉能了。」翌日,徐与同官王昌俱访大节,忽言「病来」,又曰:「了不得!了不得!且救我!」遂倒仆。二公取艾灸其脐中,方三四壮,矍然而起,曰:「知罪过!知罪过!」又曰:「且放宽我。」语言纷纭,莫能悉记。二公惊出,但闻哀祈之声,久之,竟死。孟与徐皆能道其事。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