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古籍草堂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第二卷(在册善本、名家刊刻、字大如钱、墨色浓郁、明版明印、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吴琯
  • 年代:   万历二十三年 (乙未1595)
  • 纸张:   竹纸
  • 刻印方式:   木刻
  • 装帧:   线装
  • 四部分类:   集部 > 总集
  • 尺寸:   24.5 × 16.5 × 1 cm
  • 册数:   1册
  • 作者: 
  • 出版人:  吴琯
  • 年代:  万历二十三年 (乙未1595)
  • 纸张:  竹纸
  • 刻印方式:  木刻
  • 装帧:  线装
  • 四部分类:  集部 > 总集
  • 尺寸:  24.5 × 16.5 × 1 cm
  • 册数:  1册

售价 1200.00

品相 八五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8-08-22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线装古籍 > 文学
    商品描述:
    拍品为明万历间吴琯谢陛陆弼俞策刻方天眷印本《诗纪》北周的卷二16页,32面,一卷全。开本长宽:24.5*16.5厘米,书口处有小损,书的上下边框外微有小损,个别字由于印刷速度过快微有模糊,已经经过国家古籍修复专家进行修复,可保存千年,后装蓝色书衣,代表性照片如图所示。有南北朝著名诗人王褒的《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关山月》等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本书有以下几大特点:一是名人编辑,内容好。《诗纪》冯惟讷所编诗歌总辑,又名《古诗纪》,全帙一百五十六卷,分前集十卷。分前集、正集、外集、别集四部。前集十卷,收先秦古逸诗,分歌、谣、杂辞、诗、逸诗等十三体,所录诗皆注明出处及诗作背景;正集一百三十卷,收录汉魏至隋诗歌,按朝代编次,分别以帝王、诸家、爵里无考者、方外、闺秀、无名氏顺序排列,诸家以时代顺序排列,各朝民歌乐府则列于本朝最后;外集四卷,收录古小说、笔记中的仙鬼之诗;别集十二卷,收录与诗歌评论等。是书为第一部专采古诗之巨帙,搜罗宏富,所谓“纪”者,史家之总结记事之名也,故编年以序历,著号以提纲,虽该载浩瀚而条贯联属,一纪立而一代之文献备。上古至隋朝的诗歌几乎全备于此编,溯诗之源,无需他求,若无此编,可能很多古诗就此埋佚,可谓存聚之功钊钊。明末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及近代《全汉三国晋南北朝诗》等古诗搜辑均仰赖此本。冯惟讷(1512~1572)字汝言,号少洲。山东临朐人。嘉靖年间进士,官至江西左布政使,以光禄卿的身份离职。擅长诗文,曾纂集书籍多种,着有《冯光禄集》。本卷有南北朝文学家王褒的《渡河北》、《燕歌行》、《从军行二首》、《饮马长城窟》、《出塞》、《关山月》、《陌上桑》等好多传诵千古的著名诗篇。王褒,字子渊,琅邪临沂人。生于梁天监十二年(公元513年),卒于北周建德五年(公元576 年)。整个魏晋南北朝时期,琅邪王氏簪缨蝉联,冠冕不替,名人辈出。名门望族的学识风度在王褒身上显露尽至。据《北史》记载,“褒识量淹通,志怀沈静,美威仪,善谈笑,博览史传,尤工属文”。由南入北以后,虽然由显贵沦为俘虏,但王褒毕竟出身望族,才学出众,因而在北朝亦受到礼遇,“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常从容上席,资饩甚厚”。笃好文学的周世宗即位后,更是对才名最高的王褒与庾信特加亲待,每次游宴均令伴随左右,以至《周书》称褒“荷恩眄,忘其羁旅”。
    一、边塞乐府诗
    其诗作,与以咏物艳情为主的宫体诗风貌迥异,似有向汉魏风骨回归的倾向,思想上则兼有儒释道精神的浸染。汉魏风骨的回归主要体现在其乐府诗创作上。内容方面,一是摹写边塞苦寒的情状,如《燕歌行》《从军行》《出塞》《入塞》《关山月》《饮马长城窟》等,二是写建功立业的理想,如《轻举篇》《游侠篇》《凌云台》《高句丽》等。这些诗虽然是拟汉魏乐府之作,在当时宫体诗绮艳氛围的浓雾笼罩下,却实属难得。西魏军攻破江陵,彻底打破了王褒的建功立业之梦。在这年春天,“褒作燕歌,妙尽塞北苦寒之言。元帝及诸文士和之,而竟为凄切。及江陵为魏师所破,元帝出降,方验焉”(《北史·王褒传》)。王褒的《燕歌行》竟成诗谶,这也说明梁朝廷上下对当时岌岌可危的国势都深感忧惧。这样看来,王褒在写时事,因而情感充沛深沉。《燕歌行》以江南丽春之景衬托塞北苦寒之状。江南的“娇莺”“桃花”“蔷薇”“杨柳”,各具婀娜姿态,尽显勃勃生机。然而这种生机,随着“自从惜别春燕分,经年一去不相闻。无复汉地关山月,唯有漠北蓟城云”的惆怅而消失殆尽。“城下风多能却阵,沙中雪浅讵停兵”?“遥闻陌头采桑曲,犹胜边地胡笳声。胡笳向暮使人泣,长望闺中空伫立。”胡笳声由远而近,凄凄切切,哪能及得上江南采莲女们的欢快曲子?结尾“试为来看上林雁,应有遥寄陇头书”,点明主题,传达出远征之人对家乡的无限思亲之情。
    二、羁旅思乡诗
    除了拟乐府诗,王褒在入关之后与南来文人的交游唱和诗作,也颇能表其心志。这群人大都生活在同一历史时期,经历极其相似,几乎都经过“侯景之 乱”,不得不奔亡的齐梁旧臣,入北后又接触频繁,相同的遭遇、相似的情感促成交游唱和,共同悲叹身世、感怀羁旅、抒发苦闷。王褒和庾信一样,在这些南来文人之中起到了精神领袖的作用。《北史》卷七十一记载:“(周)宣帝谓杜杲曰:‘王褒、庾信之徒既羁旅关中,亦当有南面之思也耳。”入北文士背井离乡,却始终不能忘怀故土,纷纷将浓郁的思乡怀土之情倾注于作品之中。庾信曾作《哀江南赋》以致其意,而王褒也多有诗作表露心迹。
    王褒、庾信同为南朝的文坛宠儿,历经亡国之痛,由南入北,在北朝体验了失路之悲,多在作品中抒发故国之思,表达“嗣宗穷途,杨朱歧路”的悲哀和无奈。然而,在南朝与庾信并重文坛的王褒,在北地的文学成就远不如庾信,这也奠定了两人在文学史上的不同地位。可是,王褒的诗中也常有身处异乡的无奈、迫切回南的愿望和偶尔抒发的不得志。虽然是“少年便习战,十四已从戎”,但是身处北地,才深深地感受到“辽水深难渡,榆关断未通”的失路之悲;虽然曾是“台郎百金价,台司千万求”,但此时也有“廷尉十年不得调,将军百战未封侯”的遗憾。王褒出生南朝名门望族,淹留北地,有美玉蒙尘,明珠暗投的无奈,有“心悲异方乐,肠断陇头歌”的痛苦,并最终生发出了“岂若云中雁,秋时塞外归”的慨叹。
    三、南北文风融合的贡献
    王褒入北后,将南诗的风格也自然带到了北方,如其入北后所作《高句丽》诗:“萧萧易水生波,燕赵佳人自多。倾杯覆碗漼漼,垂手奉袖婆娑。不惜黄金散尽,只畏白日蹉跎。”首句化用诗句“风萧萧兮易水寒”,造成一种雄浑悲壮的气氛,但转而却于“燕赵”写其“佳人自多”。不仅如此,王褒还描绘了佳人轻盈的舞姿:“垂手奉袖婆娑”,南朝宫廷诗风的痕迹显然较为显明。全诗通篇采用双声叠韵字,音节婉转,表现出纯熟的写作技巧。这种南朝的诗风以及高超的写作技艺令文学创作颇为贫乏的北周王公贵族及文士耳目一新并欣然接受和学习,从而引发了学习模仿南方文学的风气,使得北周的文学形势为之一变。
    与此同时,因为自然环境、社会环境的改变,以及亡国寄居的生活经历所导致内在思想感情的变化,使得王褒入北后对现实的感受较深,诗风也逐渐发生了变化。如《渡河北》:“秋风吹木叶,还似洞庭波。常山临代郡,亭障绕黄河。心悲异方乐,肠断陇头歌。薄暮临征马,失道北山阿。”这首诗与柔媚艳丽的南朝宫体诗迥然不同,既有苍茫雄阔之美,又有沉郁悲凉之致,十分典型地表现了王褒诗风的转变。这些诗作所体现出的纯熟的写作技巧又得益于南朝时的积累。因此,这些作品正是南北文风交融的产物。二是名人刊刻。本书是由明万历中著名刻书家吴琯谢陛陆弼俞策等人刊刻的。吴琯(1546~?) 字邦燮,号中云,福建云霄城关人,父师旦。嘉靖间(1522~1566年)秀才,琯承家学,9岁能写文章,隆庆五年(1571年)登进士。以“西爽堂”爲刻書堂號。隆慶進士,曾任婺源縣令六載,任期政治清明,民甚德之,頗有政績,征給事中。吳琯學識淵博,謝職後歸裏,定居新安,專事整理編校刻印,是明萬曆間徽州府重要的坊刻家,其所創“西爽堂”,亦爲當時刻書名坊,至明崇禎間仍有刻書。“西爽堂”刻書多而精,又注重版本,所刊之書均首尾完備,翻雕繪刻皆佳,書中常自署“新安吳琯”。吳氏刻書多以大部頭的史書、叢書取勝,曾與吳勉學父子合作刻書,所以其輯刻叢書在明槧中名氣頗大,刻工精湛,紙墨優良,爲歷代書籍史家與收藏家稱道。是书明代凡三刻,嘉靖刻最早,但“其刻既不能精,又无为校订,豕鱼之误相属”,吴琯专事出版,故校雠精良,为冯氏刊本所不能及 。三是墨色浓郁、初印。本书为方天眷印本,纸张为竹纸,刻版时间在万历年间,印刷时间约在天启、崇祯年间,明版明印,书中字体刊刻颇为整饬,笔划斩方,墨色浓郁,笔划清晰锐利,精美绝伦,刻印水平颇高,是明代万历刻书的典型代表。初印本收藏价值高,价格是后印本的十倍,为藏家首选。四是在册善本。著录《中国古籍善本总目》第1724页。《美国哈弗大学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书志》538页。本书可读可赏可收藏可增值,是不可多得的收藏佳品。据查,《诗纪》全套者凤毛麟角,拍场少见,故零种残卷亦当珍惜。
      资料参考:“珍本古籍”微信号文章《明版书将成古籍收藏中的主流》
    400年前,江苏常熟人毛晋开始按页以黄金作价收购宋版图书。这位一生嗜书如命的明朝人,先后购藏宋元本及其他善本达8400册。购书同时,刻书亦聘请学者名士校勘,募集精良刻工,自家出产特制纸张,俨然江南第一“书坊”。明朝人自己的善本书,也沾染着宋版书的“范儿”,带着“汲古阁”的款,悄然诞生。毛晋死后不到400年,不用说宋版书依旧一页难求,即使是他当年校辑刻印的图书也已成为善本—“汲古阁”成为金字招牌。2011年西泠印社春拍,一套汲古阁校刻的《十三经注疏》拍价达到120万元。其时,早于这一套过百万的明版书上拍场的,还有2010年西泠印社首届古籍拍卖会上出现的一套明代万历刻本《资治通鉴纲目全书》,作为整场拍卖最后登台的一件重量级拍品,这件大部头明版书引起了场内外藏家们的最后一搏,最终以358.4万元的“天价”成交。最近的古籍市场表现令人欣喜,刚刚过去的2017秋拍,以古籍见长的几大拍卖行,成交数字均“捷报频传”,明嘉靖三年司礼监刻本《文献通考》三百四十八卷,在中国嘉德以1495万元成交,创下明版书拍卖纪录。有业内认为,近几年明版书会是市场主流。为什么明版书会蓄势待发,以追赶宋版书价格的强劲走势独立潮头呢?一是明朝是我国的图书事业蓬勃发展的时期。当时从中央到地方,从官府到私坊,刻书蔚然成风。不仅刻书内容丰富,数量大而且在活字、套版及版画等方面的技术均有长足发展。作为承袭宋代文风最为浓厚的朝代,明版书形式美观,其中明朝嘉靖年间的书颇具宋版遗风,明版古籍以典雅、优美而著称于世。二是明版书毕竟经历了五六百年的风风雨雨,存世有限,符合物以稀为贵的原则,民国时就有以收集100部或200部嘉靖本为宏愿的藏书家,说明在当时就已经收集不易。三是就当前市场上流通的古籍来看,宋元旧刻已是屈指可数,价格居高不下。明版价格也相对较低,逐步成为古籍收藏的热点。四是相对于清版书和民国书来讲,明版书是古本,收藏古本代表着一种品位,明版书既有一定的量,市场价值又相对较高,相对于宋版书更易购得与操作,相对于其他艺术品赝品风险又小,这些因素无疑对投资者都有一定的诱惑力。对藏书者而言,拥有明版书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对投资者而言,明版书将成为一种热门投资品。明版书的价值正在逐步被发掘,有眼光、有实力的藏家及投资者搜求明版书的力度正在逐步加大,明版书将成为古籍拍卖场上的“主流”,也将成为古籍收藏中的“主流”。
    作品赏析:《燕歌行》全文
    初春丽晃莺欲娇,桃花流水没河桥。
    蔷薇花开百重叶,杨柳拂地数千条。
    陇西将军号都护,楼兰校尉称嫖姚。
    自从昔别春燕分。经年一去不相闻。
    无复汉地关山月,唯有漠北蓟城云。
    淮南桂中明月影,流黄机上织成文。
    充国行军屡筑营,阳史讨虏陷平城。
    城下风多能却阵,沙中雪浅讵停兵。
    属国小妇犹年少,羽林轻骑数征行。
    遥闻陌头采桑曲,犹胜边地胡笳声。
    胡笳向暮使人泣,长望闺中空伫立。
    桃花落地杏花舒,桐生井底寒叶疏。
    试为来看上林雁,应有遥寄陇头书。
    注释
    丽日:明媚的太阳。
    欲娇:想要娇鸣。
    没mò:漫过,高过。
    百重:百层。
    陇西:古代郡名。古地区名。泛指陇山以西地区。古代以西为右,又名陇右。约当今甘肃六盘山以西,黄河以东一带。
    号:号称。
    都护:官名。汉宣帝置西域都护,总监西域诸国,并护南北道,为西域地区最高长官。
    楼兰:古西域国名,遗址在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罗布泊西,处汉代通西域南道上。
    校尉:汉代始建为常职,其地位略次于将军,并各随其职务冠以各种名号。掌管少数民族地区事务的长官,亦有称校尉者。
    嫖姚:劲疾貌。军职名。霍去病曾担任嫖姚校尉。
    昔别:昔日分别。
    经年:跨年度。经过一年或若干年。
    无复:不再。
    汉地:汉朝地域。
    长安:长安城。今西安。
    漠北:指蒙古高原大沙漠以北的地区。
    蓟城:蓟州城。天津市蓟县。又称渔阳。
    淮南:指淮河以南、长江以北的地区。今特指安徽省的中部。
    桂:桂树。
    流黄:褐黄色。褐黄色的物品。特指绢。黄玉。
    文:花纹。
    充国:补充国家。从军为国。充,填充。补充。
    阳史:不详。阳耀历史?
    讨虏:征讨敌虏。
    平城:今山西省大同市,北魏中期都城。北魏平城是在汉朝的平城县之基础扩建而成。
    却阵:却阵,退阵。击退敌阵。
    却:却。退。
    讵jù:岂。怎。
    属国:附属国。委托国事。
    羽林:禁卫军名。汉武帝时选陇西、天水、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等六郡良家子宿卫建章宫,称建章营骑。后改名羽林骑,取为国羽翼,如林之盛之意。
    轻骑:轻装的骑兵。
    陌头:路上;路旁。
    采桑曲:乐府相和曲名。此曲始出于《陌上桑》。歌颂美丽坚贞的采桑女罗敷。《乐府诗集·清商曲辞五·序》,乐府清商曲名。
    边地:边境地区。
    胡笳:古代北方民族的管乐器,传说由 汉张骞从西域传入,汉魏 鼓吹乐中常用之。
    向暮:向晚。日暮。傍晚。
    闺中:闺门之中。
    舒:舒放,舒展。
    桐:梧桐树。
    井底:井边。
    寒叶:寒天草木的枯叶。
    疏:稀疏。
    试为:试着。
    上林:古宫苑名。秦旧苑,汉初荒废,至汉武帝时重新扩建。故址在今西安市西及周至、户县界。东汉光武帝时建造。故址在今河南洛阳市东,汉魏洛阳故城西。泛指帝王的园囿。
    陇头:陇山之首。借指边塞。
    作品赏析
    燕歌行是七言乐府,音节的跌宕错落,语调的舒缓,比五言诗更具艺术的表现力。开首四句,诗人以轻快舒缓的节奏,来讴歌早春景物,由清丽转向浓艳,象征着春光乍现至春意盎然的整个时节:春桥水涨,莺鸣欲啭未啭之际;蔷薇吐葩、柳条青葱拂岸之时。碧水烟笼,乱红万点,身慵人懒,恰是室妇思春的时节,为全诗先做铺垫。这个方法极为成功,在《燕歌行》的其它名篇中所未见,集中体现了宫体的手法特征。紧接着,第五句笔意陡然一转,点出亲人远征的内容,使用典故、军职等,语调随即趋疾。这样就为“妇人旷怨无所诉”的主题,谱写下感情力度极为强烈的前奏。“陇西将军”,说的是西汉名将李广,他是陇西成纪人,累立功勋,匈奴人为之闻风丧胆;“都护”是东汉、魏、晋时期统率诸将的军事首领。第六句中,“楼兰”是汉时西域国名,在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校尉”是汉朝地位略次于将军的军职;“嫖姚”一作剽姚。出自《史记.卫将军骠骑传》原为劲疾之貌。以上二句当然都非实指,说的是女主人公们的丈夫,一个个都是勇猛剽悍、惯于披坚执锐的将校。正因为如此,他们出征一别经年,而今杳无音信。下句的“春燕分”谓当初含泪话别,亦是在初春时节。《诗经》云“燕燕于飞”,夫妻如同春燕,原该双栖双飞,却因征战南北相隔,因而才引出一段旖旎伤感、缠绵悱恻的相思之情来。
    前八句以下,诗歌所描述的,都是身居闺中的女子,思念征战的亲人时的各种想象。
    铁骑戍边,征马出塞,亲人们此时是看不见故国的明月与关山,以及一片浓浓的春色了。触目所见的,该是大漠以北、蓟城一代的山峦风云吧。于是为思念所缠绕而无法入眠的妇女们,庚夜坐在织机前,要将淮南的溶溶月色,遥寄远方的亲人。这里,诗人了无痕迹地借用了前秦窦涛妻苏若兰织锦为璇玑图,以回文诗遥赠远出不归的丈夫的动人故事。在“流黄”,即华美的丝绢上,妻子们织入了无限的担忧和关切:亲人为什么经年不归、音讯全无?或者如西汉大将赵充国一般,在西北屯田戍边,因而滞留不还;还是像汉初的阳史,陷入匈奴的重围,而困于平城孤邑?那城下风暴弥天,飞石如蝗,连外出布阵都很艰难,又何论作战杀敌;荒漠沙丘上,一片皑皑白雪,可能在此安营扎寨?第十七句“雪浅”,与前句“风多”相对,指的是流沙上覆盖着雪层冰凌的严峻气候环境。
    “属国”在汉代犹言边鄙之地。“属国小妇”以下六句,依然是闺中思妇的想象,意为:边郡地区居民村落的年轻妇女们,在这个时节当正在戍边的骑士们往来出没的防地附近采摘桑叶。当将校们遥听到她们所唱的《采桑曲》,一定会激起对乡里亲人的强烈思念,此时,那美妙的歌声想来要比凄厉的胡笳声,胜于百倍。每至暮色低垂,苍穹黯淡的傍晚,那阴森得撕人心肺的笳声令人神情颓丧,黯然泣下。此刻夫婿一定伫立孤月之下,延颈翘首,怅然南望,思念闺中的奴家吧!
    最后四句依然是思妇的心理活动,然而却照应着篇首,是全诗的结尾。“桃花落地杏花舒,桐生井底寒叶疏”二句,又将笔意一转,回到景物节候中来。桃花落尽,杏花开放,这是季春时节,说明做妻子的,在漫长的春季里,无时不在思念戍边的丈夫。然而等待着,丈夫却依然音信全无,因此感觉自己宛如一颗植于井底的孤桐,枝单叶疏,寂寞孤栖。然而她却依然强作镇定地自慰自勉,相信终有一天会得到亲人回归或者殷勤问候的书信。最后一联,作者连用了两个典故。“上林雁”出自《汉书.李广苏武传》:汉室要招还苏武,汉使者诡称汉天子射猎上林,得雁,足有系帛书,言苏武等在某泽中。单于不得不遣还苏武。诗中言看上林雁,作等待书信解。“陇头书”出自《荆州记》,吴地陆凯从江南寄给好友范晔一首诗云“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因此它也作书信解。只是两者含意略有不同。前者是即将归来的佳音,后者是表达思乡怀念之情的。这个结尾余音不绝,有绕梁三日的艺术效果,与整首诗相配,可以说是恰到了好处。
    宫体诗与边塞诗一般人总认为是毫不相干的,其实在开始它们却有着密切的血缘关系。这首《燕歌行》当然属于边塞题材,但作者特别花了力气,却在描摹“孀闺泪尽”的妇女心态。坦白的说,并没有写出对战争残酷的事实体验。或者说,是有意通过妇女的形象,并借助一系列历史典故,间接地表现战争的。因而,此诗就与宫体诗距离更近了。至于在艺术手法上,我们亦可以发觉这种倾向:作者在景与物的描绘上,故意选用华丽的字眼、浓艳的色泽和轻柔的事物;在句式之间特别讲究对仗和用典,甚至不惜其凑合对偶句式;至于在七言诗中能于节奏之间体现得那么流荡走动,可以说除了庾信之外,其他人皆不能望其项背。最为突出的是王褒极擅长描摹妇女的心理——尽管这种描摹不似有些宫体诗那般过于轻浮,但这一切毕竟与宫体诗的技巧很相似。
    就整体而言,王褒的《燕歌行》应该说是比较成功的。这是由于它曲尽其妙地展现了一个丈夫从戎、独守深闺的军人妻子的复杂、细微的心理状况。尽管战争本身是诗人虚拟的,然而它依然是社会生活的高度概括,具有极强的真实性与艺术感染性。作为七言乐府,《燕歌行》对七言诗的形成和边塞诗的发展都有过贡献。自曹丕开始,到唐朝高适写出他的“第一大篇”,中间有两块引人瞩目的里程碑,那就是王褒的《燕歌行》以及庾信的同名作品。

    渡河北
    南北朝:王褒2
    秋风吹木叶,还似洞庭波。
    常山临代郡,亭障绕黄河。
    心悲异方乐,肠断陇头歌。
    薄暮临征马,失道北山阿。
    译文及注释

    这首诗是王褒渡河北上所写,河,指黄河。南北朝时期,河北以为地区,先后有几个少数民族的军事领袖陆续建立政权,汉人认为是异族的统治。
    “秋风”二句,渡黄河,秋风起,落叶纷纷扬扬,好似洞庭湖波涌起,景色好似江南。这里化用屈原《九歌·湘夫人》名句:“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常山”二句:常山:郡名,治所今河北省石家庄地区正定县,辖境至唐县。代郡:汉代北部边郡,今河北省蔚县东北和山西省东北部。临,靠近。亭障:当时修筑的军事防御工事。
    “心悲”二句:异方:异乡。陇头歌:乐府歌曲名,属《梁鼓角横吹曲》,歌曲的内容是游子思乡。陇头歌也就是“异方乐”。
    “薄暮”二句:傍晚时将驱动征马,在北山拐角的地方迷失了道路。失道:迷路。山阿:山的拐角处。 
    简析

      这首诗表达了诗人对故国的怀念和羁旅他乡的感慨。诗歌开头两句用“因物兴感”的手法来引出对江南故国的悠远思念。黄河边上的“木叶”在秋风中纷纷飘落, 此番情景使诗人想起屈原的名句:“袅袅兮秋风, 洞庭波兮木叶下。”想来此时此刻,那浩荡的秋风也同样吹拂着江南的洞庭湖水……。“还似”二字把诗人的怀念之情极其委婉地表达出来了。三四句写北渡所见之景,感慨原本汉代的北部边塞,却成了北朝异族的工事,把深沉的历史感慨融入故国之思中。五六句写北渡所闻。《陇头歌》是抒写思乡之情的乐府歌曲,作者正在愁惨之际,听到远方传来异国悲凉的歌声,更觉肝肠寸断。结尾二句用信马由缰、茫然迷路的动作来刻画诗人心灰意懒、怅然若失的情状,一种惆怅绵渺的情味萦绕在画面中。这首诗对仗工整,音韵和谐,同时又具有苍劲悲凉的格调,表现出南北诗风融和的特点。

    配送说明

    ...

    包含本商品的专题
孔网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