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古籍草堂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清扬州诗局
  • 年代:   康熙四十六年 (丁亥1707)
  • 纸张:   竹纸
  • 刻印方式:   木刻
  • 装帧:   线装
  • 四部分类:   集部 > 总集
  • 尺寸:   25 × 15.6 × 0.3 cm
  • 册数:   1册
  • 作者: 
  • 出版人:  清扬州诗局
  • 年代:  康熙四十六年 (丁亥1707)
  • 纸张:  竹纸
  • 刻印方式:  木刻
  • 装帧:  线装
  • 四部分类:  集部 > 总集
  • 尺寸:  25 × 15.6 × 0.3 cm
  • 册数:  1册

售价 480.00

品相 八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07-10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线装古籍 > 文学
    商品描述:
    藏品为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李峴、李栖筠、徐浩 、薛令之、邹绍先、李穆、冯著、王迥、李晔、敬括卷,是这十位诗人在全唐诗中的全部诗篇!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的《自悼》一诗,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共 8页16面,一卷全,是全唐诗900卷中完整的一卷。长宽:25×16.5厘米,有虫蛀伤字,全书已经经过国家一流古籍修复专家,脱裱精心修复,并进行专业脱酸处理,可保存千年。代表性照片如图所示,后装蓝色书衣,清康熙上等太史连纸精印,墨色浓郁,较为初印。
    重要诗人简介:
     1、李岘,信安郡王祎之第三子。乐善下士。以门荫入仕,历京兆府尹。天宝中,杨国忠恶其不附己,出为长沙太守。时京兆雨灾,米麦踊贵,百姓谣曰:“欲得米粟贱,无过追李岘。”其为政得人心如此。乾元二年,拜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坐言事切直,谪蜀州刺史。代宗召为礼部尚书,寻复知政事。初收东京,按治逆党,多所全活。终衢州刺史。集一卷。今存诗一首。
    2、李栖筠(719~776年 ),字贞一,赵郡赞皇(今河北赞皇县)人。唐朝时期名臣,中书侍郎李吉甫之父、太尉李德裕祖父。出身赵郡李氏西祖房 。天宝七载(748年),进士及第,授缑氏主簿。安史之乱时,带领精兵七千亲赴灵武,擢为殿中侍御史,迁给事中,拜工部侍郎。得罪宰相元载,出任常州刺史,封赞皇县开国子。大历三年(768年),任苏州刺史。大历七年(772年),入为御史大夫、京畿节度使,人称"李赞皇公"、"李西台"。唐代宗欲以为宰相,终心顾忌元载,没有实现。
    大历十一年(776年),郁郁而终,时年五十八,追赠吏部尚书,谥号文献,累赠司徒。著有文集,至今已佚,《全唐诗》存有其诗。
    徐浩(703~783), 中国唐代书法家。字季海,越州(今浙江省绍兴市)人。少举明经,肃宗时,授中书舍人,四方诏令,多由徐浩所书。后进国子祭酒,历任工部侍郎、吏部侍郎、集贤殿学士,封会稽郡公。著有《论书》(又称《法书论》)1篇。徐浩擅长八分、行、草书,尤精于楷书。
    薛令之(683-756),字君珍,号明月。福建长溪县(今福安)人。 唐神龙二年(706年)进士。开元间累迁右补阙兼太子侍读,与贺知章并侍东宫。后因李林甫冷落东宫,赋诗讽谏唐玄宗,引起玄宗不满,遂托病辞官归乡。归乡后迁居厦门岛洪济山北,所居处因而得名薛岭。薛令之以诗文名,为闽人以诗赋登第第一人。有《明月先生集》行世。在厦门期间,曾倡修同安东岳庙。厦门岛下张社(今禾山镇下忠村)旧有薛令之墓,墓碑碑文为"唐侍御薛公墓"。薛令之与同时期的陈僖同为厦门岛最早的开拓者,后人有"桃李薛公园"之赞誉。被收录《全唐诗》的《唐明皇命吟屈轶草》一诗,为后世所流传,这也是薛令之在及第后,作为一名谏官、最展抱负时期的写照。在唐朝,中进士的人是不会马上获得官职的,能为官的多是经过历练,才能入朝为官。显然,从后世的记载中,我们看到,薛令之很快通过历练获得官职。薛令之进士及第后,被任命为右庶子,是东宫僚属,官至四品。在薛令之及第的8年里,李唐王朝经历了6次宫廷政变。开元之初(713年),李隆基即位之初,从谏如流,薛令之颇得重用,被提升为左补阙。他庆幸自己遇到了明君,可以一展他少年时立下的志愿。据研究过唐制的专业人士称,在唐朝设左右谏议大夫,左右补阙,均为谏臣。谏臣可以规谏皇帝、纠正朝政,还有弹劾百官的权力。薛令之的诗写得很好,有一日,唐玄宗命其作一首"吟屈轶草"的诗,似乎有意在朝臣中倡导一种敢于谏诤的氛围。相传屈轶草是一种能指出奸佞的草,又名"指佞草",其实就是谏官的象征。薛令之便以"屈轶草"的特性为诗眼,直抒胸臆,表达了谏臣的忠诚、正直的品格。特别是诗中"纶言为草芥,臣为国家珍。"一句为后世所传颂。这句话的表面意思是:皇帝的声音被视为草芥,臣子才是国家的珍宝。据有关学者称,这一句话其实是记载薛令之与唐玄宗关于"屈轶草"的对话,这足以体现当时唐玄宗从谏如流,薛令之备受重用,及君臣间融洽的氛围。除了"屈轶草"一诗外,薛令之的《自悼》一诗,也流传千古,成为清贫、廉洁人士的写照。这里还有一段小故事。开元中期,薛令之已身为左补阙兼太子侍讲。此时的唐玄宗,已不再勤于纳谏,其实身为左补阙的薛令之谏路已绝。据有关史料记载,当时李林甫为相,专权误国,朝野怨声载道,而太子李亨与李林甫不和。因此,东宫官员备受排挤。对于李林甫的作为,薛令之十分愤慨。有一次,薛令之在东宫墙上题诗,名为《自悼》。诗中写道,连苜蓿这种马吃的饲料,都把它当作蔬菜摆上桌。以表示对李林甫专权下东宫生活的不满。后世,有学者把此作为薛令之廉洁生活的写照。《资治通鉴》有载,唐玄宗一次偶入东宫,看到此诗大为不满,以为是在讽刺他,便很不愉快挥笔在诗旁写下了:"啄木嘴距长,凤凰毛羽短。若嫌松桂寒,任逐桑榆暖。"还"复题"四个字---"听自安者!"此后,薛令之对官场心灰意冷,借口有病,要求辞官返乡。薛令之两袖清风,"徒步"回乡。人们都难以想像,一个在朝为官30多年的人,竟然没有留任何金银珠宝。他把清廉、多才的名声留在了京城。
    邹绍先是一位唐朝时期人物,据考证擅长绘画书法。工书法,笔格坚劲,甚有古风。蔡隐丘、韩覃之流。
    生卒年里贯均未详,刘长卿婿。《全唐诗》存诗一首。《寄妻父刘长卿》:处处云山无尽时,桐庐南望转参差。舟人莫道新安近,欲上潺溪行自迟。
    冯著,韦应物同时人。尝受李广州署为录事,应物有诗以送其行。诗四首。
     8、王迥,号白云先生,家住襄阳鹿门山,是一位隐居的高士,与一生未曾出仕的孟浩然是交谊深挚的好友。孟诗中关于王迥的诗作很多,可见与孟浩然关系相当密切。《全唐诗》收录了王迥的一首题为《同孟浩然宴赋》的诗,前缀小传说:“王迥,家鹿门,号白云先生,与孟浩然善。”孟浩然诗《白云先生王迥见访》:“归闲日无事,云卧昼不起。有客款柴扉,自云巢居子。居闲好芝术,采药来城市。家在鹿门山,常游涧泽水”。说明王迥家确实住在湖北省襄阳市东南的鹿门山 。
    李晔(867年3月31日—904年9月22日),即唐昭宗(888年—904年在位),初名李杰,陇西成纪(今甘肃省秦安县)人,唐朝第十九位皇帝。唐懿宗李漼第七子,唐僖宗李儇之弟。攻书好文,尤重儒术,神气雄俊。初封寿王,领幽州大都督。文德元年(888年),在杨复恭拥立下即位。当时,大唐帝国在农民起义打击下分崩离析。于是,唐昭宗尊礼大臣,励精图治,希望恢张旧业,号令天下。即位之始,制订出一套适应形势的统治方略,发动平定四川陈敬瑄与河东李克用的战争,最终消灭了田令孜,重挫了李克用。但是,中央禁军折损大半,国力兵员不足,坐视宣武节度使朱温实力发展壮大,逐渐成为中原霸主,为唐朝灭亡埋下了祸根。此后,唐昭宗一直受制于宦官、李茂贞与朱温。天祐元年(904),为朱温所弑,时年三十八,谥号圣穆景文孝皇帝,庙号昭宗,葬于和陵。
    敬括(?—771),河东人也。少以文词称。乡举进士,又应制登科,再迁右拾遗、内供奉、殿中侍御史。天宝末,宰臣杨国忠出不附己者,括以例为果州刺史。累迁给事中、兵部侍郎、大理卿。性深厚。志尚简淡,在职不务求名,因循而已。大历初,叛臣周智光伏诛,诏选循良为近辅,以括为同州刺史。岁余,入为御史大夫。迟重推诚于下,未尝以私害公,士颇称焉;而从容养望,不举纲纪,士亦以此少之。大历六年三月卒。

    此本版面整洁,由江南的写刻高手秉笔操刀,用端秀清丽的欧体写刻上板,文字镌椠精致,颇似晋唐小楷,且用宫廷太史连纸精印,墨色莹润,明湛悦目,初刻初印。就字体而言,清初仍沿袭晚明经厂刻书采用的仿宋字和楷写赵字。康熙中叶以后,仿宋字形日趋横轻直重的长方形,时称“方字”或“硬体字”。《佩文韵府》是清康熙内府刻书宋字古籍的精品。扬州诗局承刻的《全唐诗》则为欧字古籍的优秀代表,清康熙盛极一时的仿唐欧阳询的楷写体,时称“欧字”,多由江南的写刻高手秉笔操刀,整齐划一,端秀清丽。特别是康熙四十年以后由扬州诗局承刻的书籍更是独具一格,时人誉之“康版”,并被认为在宋版之上。《全唐诗》是清初编修的汇集唐一代诗歌的总集,曹寅、彭定求等奉敕编纂。以明胡震亨《唐音统签》与清初季振宜《唐诗》为底稿,又参考内府所藏唐诗集,旁采残碑断碣,碑文杂书所载唐诗校补而成。凡得诗四万八千九百余首,作者二千二百余人,按时代前后排列,并系小传。每一作家之诗,按体排比。此书由于收集较全,而胡季二代又是鉴赏名家,对唐诗校勘极精,唐三百年诗人菁华咸采撷荟萃于一编之内。扬州诗局是清代为刊刻钦定《全唐诗》而专设的出版机构。扬州诗局先后刊行《全唐诗》、《佩文韵府》、《集韵》、《楝亭十种》、《楝亭诗抄》等书。扬州诗局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设立于扬州天宁寺,由时任江宁织造兼两淮巡盐御史曹寅主持其事。后成为以编校刊刻内府书籍为主的出版机构,实为清代内府刻书的“分号”。曹寅(1658-1712),字子清,汉军正白旗,本籍河北丰润,世居沈阳,工部郎中曹玺之子,《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之祖父。累官通政使、江宁织造,兼巡视两淮盐政。有《楝亭诗钞》8卷、《诗钞别集》4卷等。扬州书局所刻书最有名的是《全唐诗》。此书底本为清初藏书家季振宜(1630-1674年)所辑,后献给宫中,康熙帝将此稿赐给扬州书局收藏。曹寅认为此书极好,遂刊刻。扬州书局所刻《全唐诗》精美,初印本是用开化纸所印,全部运送给宫中武英殿,再由武英殿对外发放,故《全唐诗》称为不出自武英殿的殿版书。扬州诗局所刊刻图书世称“诗局本”,以其缮写之精、雕刻之美,一直被后代版本学家奉为圭臬,在中国版本学史上享有极高的地位。《全唐诗》著录《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图录》、《第二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图录》、《中国古籍善本总目》及《清代内府刻书目录解题》、《清代内府刻书图录》。资料参考:卷二百一十五   卷215_1 「剑池」李岘   阖闾葬日劳人力,嬴政穿来役鬼功。   澄碧尚疑神物在,等闲雷雨起潭中。   卷215_2 「张公洞」李栖筠   一径深窈窕,上升翠微中。忽然灵洞前,日月开仙宫。   道士十二人,往还驭清风。焚香入深洞,巨石如虚空。   夙夜备蘋藻,诏书祠张公。五云何裴回,玄鹤下苍穹。   我本道门子,愿言出尘笼。扫除方寸间,几与神灵通。   宿昔勤梦想,契之在深衷。迟回将不还,章绶系我躬。   稽首谢真侣,辞满归崆峒。   卷215_3 「投宋大夫」李栖筠   十处投人九处违,家乡万里又空归。   严霜昨夜侵人骨,谁念高堂未授衣。   卷215_4 「宝林寺作」徐浩   兹山昔飞来,远自琅琊台。孤岫龟形在,深泉鳗井开。   越王屡登陟,何相传词才。塔庙崇其巅,规模称壮哉。   禅堂清溽润,高阁无恢炱。照耀珠吐月,铿轰钟隐雷。   揆余久缨弁,末路遭邅回。一弃沧海曲,六年稽岭隈。   逝川惜东驶,驰景怜西颓。腰带愁疾减,容颜衰悴催。   赖居兹寺中,法士多瑰能。洗心听经论,礼足蠲凶灾。   永愿依胜侣,清江乘度杯。   卷215_5 「谒禹庙」徐浩   亩浍敷四海,川源涤九州。既膺九命锡,乃建洪范畴。   鼎革固天启,运兴匪人谋。肇开宅土业,永庇昏垫忧。   山足灵庙在,门前清镜流。象筵陈玉帛,容卫俨戈矛。   探穴图书朽,卑宫堂殿修。梅梁今不坏,松祏古仍留。   负责故乡近,朅来申俎羞。为鱼知造化,叹凤仰徽猷。   不复闻夏乐,唯馀奏楚幽。婆娑非舞羽,镗鞳异鸣球。   盛德吾无间,高功谁与俦。灾淫破凶慝,祚圣拥神休。   出谷莺初语,空山猿独愁。春晖生草树,柳色暖汀州。   恩贷题舆重,荣殊衣锦游。宦情同械系,生理任桴浮。   地极临沧海,天遥过斗牛。精诚如可谅,他日寄冥搜。   卷215_6 「自悼」薛令之   朝日上团团,照见先生盘。盘中何所有,苜蓿长阑干。   饭涩匙难绾,羹稀箸易宽。只可谋朝夕,何由保岁寒。   卷215_7 「灵岩寺」薛令之   草堂栖在谷,勤苦书向灯烛。   柴门半掩寂无人,惟有白云相伴宿。   卷215_8 「湘夫人」邹绍先   枫叶下秋渚,二妃愁渡湘。疑山空杳蔼,何处望君王。   日落水云里,悠悠心自伤。   卷215_9 「寄妻父刘长卿(一作严维诗,题作发桐庐寄刘员外)」李穆   处处云山无尽时,桐庐南望转参差。   舟人莫道新安近,欲上潺湲行自迟。   卷215_10 「短歌行」冯著   寂寞草中兰,亭亭山上松。贞芳日有分,生长耐相容。   结根各得地,幸沾雨露功。参辰无停泊,且顾一西东。   君但开怀抱,猜恨莫匆匆。   卷215_11 「洛阳道」冯著   洛阳宫中花柳春,洛阳道上无行人。皮裘毡帐不相识,   万户千门闭春色。春色深,春色深,君王一去何时寻。   春雨洒,春雨洒,周南一望堪泪下。蓬莱殿中寝胡人,   鳷鹊楼前放胡马。闻君欲行西入秦,君行不用过天津。   天津桥上多胡尘,洛阳道上愁杀人。   卷215_12 「行路难」冯著   男儿轗轲徒搔首,入市脱衣且沽酒。行路难,   权门慎勿干,平人争路相摧残。春秋四气更回换,   人事何须再三叹。君不见雀为鸽,鹰为鸠,   东海成田谷为岸。负薪客,归去来。龟反顾,鹤裴回,   黄河岸上起尘埃。相逢未相识,何用强相猜。行路难,   故山应不改,茅舍汉中在。白酒杯中聊一歌,   苍蝇苍蝇奈尔何。   卷215_13 「燕衔泥」冯著   双燕碌碌飞入屋,屋中老人喜燕归,裴回绕我床头飞。   去年为尔逐黄雀,雨多屋漏泥土落。尔莫厌老翁茅屋低,   梁头作窠梁下栖。尔不见东家黄鷇鸣啧啧,   蛇盘瓦沟鼠穿壁。豪家大屋尔莫居,骄儿少妇采尔雏。   井旁写水泥自足,衔泥上屋随尔欲。   卷215_14 「同孟浩然宴赋(一作题壁歌)」王迥   屈宋英声今止已,江山继嗣多才子。作者于今尽相似,   聚宴王家其乐矣。共赋新诗发宫徵,书于屋壁彰厥美。   卷215_15 「尚书都堂瓦松」李晔2   华省秘仙踪,高堂露瓦松。叶因春后长,花为雨来浓。   影混鸳鸯色,光含翡翠容。天然斯所寄,地势太无从。   接栋临双阙,连甍近九重。宁知深涧底,霜雪岁兼封。   卷215_16 「省试七月流火」敬括   前庭一叶下,言念忽悲秋。变节金初至,分寒火正流。   气含凉夜早,光拂夏云收。助月微明散,沿河丽景浮。   礼标时令爽,诗兴国风幽。自此观邦正,深知王业休。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

孔网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