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古籍草堂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太史连纸初印!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二,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清扬州诗局
  • 年代:   康熙四十六年 (丁亥1707)
  • 纸张:   竹纸
  • 刻印方式:   木刻
  • 装帧:   线装
  • 四部分类:   集部 > 总集
  • 尺寸:   25 × 16.5 × 0.3 cm
  • 册数:   1册
  • 作者: 
  • 出版人:  清扬州诗局
  • 年代:  康熙四十六年 (丁亥1707)
  • 纸张:  竹纸
  • 刻印方式:  木刻
  • 装帧:  线装
  • 四部分类:  集部 > 总集
  • 尺寸:  25 × 16.5 × 0.3 cm
  • 册数:  1册

售价 750.00

品相 八五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04-02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线装古籍 > 文学
    商品描述:
    藏品为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沈佺期卷一,他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被称为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沈佺期代表作《铜雀台》、《被巫山高二首》、《陇头水》、《关山月》、《折杨柳》、《梅花落》、《杂诗三首》等脍炙人口的动人诗篇!清内府刻书“欧字”古籍精品,被认为在宋版之上!共 12页24面,一卷全,是全唐诗900卷中完整的一卷。长宽:25×16.5厘米,首页微有土渍,品相是非常不错的,全书已经经过国家一流古籍修复专家,脱裱精心修复,并进行专业脱酸处理,可保存千年。代表性照片如图所示,后装蓝色书衣,清康熙上等太史连纸精印,墨色浓郁,较为初印。
     沈佺期(约656 — 约715),字云卿,唐代诗人。唐高宗上元二年(675)进士及第。由协律郎累迁考功员外郎。曾因受贿入狱。
    出狱后复职,迁给事中。中宗即位,因谄附张易之,被流放驩州。神龙三年(707),召拜起居郎兼修文馆直学士,常侍宫中。后历中书舍人,太子少詹事。沈佺期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他们的近体诗格律谨严精密,史论以为是律诗体制定型的代表诗人。原有文集10卷,已散佚。明人辑有《沈佺期集》。今编诗三卷。
    他的《独不见》是一首较早出现的优秀的七言律诗,音韵明畅,境界广远、气势飞动。此诗曾被推为“唐人七律第一”。
     高秉(左木右秉)在《唐诗品高序》中有评:沈宋之新声,苏(廷)张(说)之大手笔,此初唐之渐盛也。
    此本版面整洁,由江南的写刻高手秉笔操刀,用端秀清丽的欧体写刻上板,文字镌椠精致,颇似晋唐小楷,且用宫廷太史连纸精印,墨色莹润,明湛悦目,初刻初印。就字体而言,清初仍沿袭晚明经厂刻书采用的仿宋字和楷写赵字。康熙中叶以后,仿宋字形日趋横轻直重的长方形,时称“方字”或“硬体字”。《佩文韵府》是清康熙内府刻书宋字古籍的精品。扬州诗局承刻的《全唐诗》则为欧字古籍的优秀代表,清康熙盛极一时的仿唐欧阳询的楷写体,时称“欧字”,多由江南的写刻高手秉笔操刀,整齐划一,端秀清丽。特别是康熙四十年以后由扬州诗局承刻的书籍更是独具一格,时人誉之“康版”,并被认为在宋版之上。
      《全唐诗》是清初编修的汇集唐一代诗歌的总集,曹寅、彭定求等奉敕编纂。以明胡震亨《唐音统签》与清初季振宜《唐诗》为底稿,又参考内府所藏唐诗集,旁采残碑断碣,碑文杂书所载唐诗校补而成。凡得诗四万八千九百余首,作者二千二百余人,按时代前后排列,并系小传。每一作家之诗,按体排比。此书由于收集较全,而胡季二代又是鉴赏名家,对唐诗校勘极精,唐三百年诗人菁华咸采撷荟萃于一编之内。扬州诗局是清代为刊刻钦定《全唐诗》而专设的出版机构。?扬州诗局先后刊行《全唐诗》、《佩文韵府》、《集韵》、《楝亭十种》、《楝亭诗抄》等书。扬州诗局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设立于扬州天宁寺,由时任江宁织造兼两淮巡盐御史曹寅主持其事。?后成为以编校刊刻内府书籍为主的出版机构,实为清代内府刻书的“分号”。曹寅(1658-1712),字子清,汉军正白旗,本籍河北丰润,世居沈阳,工部郎中曹玺之子,《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之祖父。累官通政使、江宁织造,兼巡视两淮盐政。有《楝亭诗钞》8卷、《诗钞别集》4卷等。扬州书局所刻书最有名的是《全唐诗》。此书底本为清初藏书家季振宜(1630-1674年)所辑,后献给宫中,康熙帝将此稿赐给扬州书局收藏。曹寅认为此书极好,遂刊刻。扬州书局所刻《全唐诗》精美,初印本是用开化纸所印,全部运送给宫中武英殿,再由武英殿对外发放,故《全唐诗》称为不出自武英殿的殿版书。扬州诗局所刊刻图书世称“诗局本”,以其缮写之精、雕刻之美,一直被后代版本学家奉为圭臬,在中国版本学史上享有极高的地位。《全唐诗》著录《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图录》、《第二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图录》、《中国古籍善本总目》及《清代内府刻书目录解题》、《清代内府刻书图录》。拍卖参考: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清康熙四十四至四十六年(1705-1707)扬州诗局刻本全唐诗九百卷成交价:440000。中国书店2010年秋季书刊资料拍卖会全唐诗九百卷目录十二卷成交价:806400。山东德州经伟2011年10月16日秋季古籍文房拍卖会清康熙写刻本全唐诗1册开化纸,成交价:20160元。古籍自2006年以来连着翻了3翻,现在字画、瓷器等古玩价格都炒起来了,只有古籍还有较大升值空间,据专家预测,古籍善本还有5-10倍的增值空间,购买古籍,买的是未来,今日投入一分,他日十倍收获。我的书店最近要上写好书,有时间逛逛。
    资料参考: 
    杂诗三首
    (其三)
    沈佺期
    闻道黄龙戍,频年不解兵。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
    少妇今春意,良人昨夜情。谁能将旗鼓,一为取龙城。
    这是沈佺期的传世名作之一。诗人类似“无题”的《杂诗》共有三首,都写闺中怨情,流露出明显的反战情绪。这一首诗除了怨恨“频年不解兵”外,还希望有良将早日结束战事,是思想上较为积极的一首,艺术上也颇具特色。
    首联叙事,交代背景:黄龙戍一带,常年战事不断,至今没有止息。一种强烈的怨战之情溢于字里行间。颔联抒情,借月抒怀,说今夜闺中和宫中同在这一轮明月的照耀下,有多少对征夫思妇两地对月相思。在征夫眼里,这个昔日和妻子在闺中共同赏玩的明月,不断地到营里照着他,好像怀着无限深情;而在闺中思妇眼里,似乎这眼前明月,再不如往昔美好,因为那象征着昔日夫妻美好生活的圆月,早已离开深闺,随着良人远去汉家营了。这一联明明是写情,却偏要处处说月;字字是写月,却又笔笔见人。短短十个字,内涵极为丰富,既写出了夫妇分离的现在,也触及到了夫妇团聚的过去;既轮廓鲜明地画出了异地同视一轮明月的一幅月下相思图,也使人联想起夫妇相处时的月下双照的动人景象。通过暗寓着对比的画面,诗人不露声色地写出闺中人和征夫相互思念的绵邈深情。
    抒写至此,诗人意犹未尽,颈联又以含蓄有致的笔法进一步补足诗意。“春”而又“今”,“夜”而又“昨”,分别写出少妇“意”和良人“情”,其妙无比。四季之中最撩人情思的无过于春,而今春的大好光阴虚度,少妇怎不倍觉惆怅!万籁无声的长夜最为牵愁惹恨,那昨夜夫妻惜别的情景,仿佛此刻仍在征夫面前浮现。“今春意”与“昨夜情”互文对举,共同形容“少妇”与“良人”。联系前面的“频年”、“长在”,可知所谓“今春”、“昨夜”只是举例式的写法。在“频年不解兵”的年代里,长期分离的夫妇又何止千千万万,他们是春春如此思念,夜夜这般伤怀啊!
    这一联说闺中少妇和营中良人的相思。双方的离情别意之中包含着一个共同的心愿,这就是末联所写的:“谁能将旗鼓,一为取龙城。”“将”是带领的意思。古代军队以旗鼓为号令,这里的“旗鼓”指代军队。希望有良将带兵,一举克敌,使家人早日团聚,人民安居乐业。这里写透夫妇别离的痛苦以后,自然生出的一层意思,揭示出诗的主旨,感慨深沉。
    这首诗构思新颖精巧,特别是中间四句,在“情”、“意”二字上着力,翻出新意,更为前人所未道。诗中所抒之情与所传之意彼此关联,由情生意,由意足情,势若转圜,极为自然。从文气上看,一二联都是十字句,自然浑成,一气贯通,语势较和缓;第三联是对偶工巧的两个短句,有如急管繁弦,显得气势促迫;末联采用散行的句子,文气重新变得和缓起来。全诗以问句作结,越发显得言短意长,含蕴不尽。
    夜宿七盘岭
    独游千里外,高卧七盘西。山月临窗近,天河入户低。
    芳春平仲绿,清夜子规啼。浮客空留听,褒城闻曙鸡。
    “七盘岭”在今四川广元东北,又名五盘岭,有石磴七盘而上,岭上有七盘关。沈佺期这首五律写旅途夜宿七盘岭上的情景,抒发惆怅不寐的愁绪。据本诗末句“褒城闻曙鸡”,褒城在今陕西汉中北,七盘岭在其西南。夜宿七盘岭,则已过褒城,离开关中,而入蜀境。这诗或作于诗人此次入蜀之初。
     沈佺期
    首联破题,说自己将作远游,此刻夜宿七盘岭。“独游”显出无限失意的情绪,而“高卧”则不仅点出住宿高山,更有谢安“高卧东山”的意味,表示将“独游”聊作隐游,进一步点出失意的境遇。次联即写夜宿所见的远景,生动地表现出“高卧”的情趣,月亮仿佛就在窗前,银河好像要流进房门那样低。三联是写夜宿的节物观感,纤巧地抒发了“独游”的愁思。“平仲”是银杏的别称。左思《吴都赋》写江南四种特产树木说:“平仲君迁,松梓古度。”旧注说:“平仲之实,其白如银。”这里即用以写南方异乡树木,兼有寄托自己清白之意。“子规”即杜鹃鸟,相传是古蜀王望帝杜宇之魂化成,暮春鸣声悲哀如唤“不如归去”,古以为蜀鸟的代表,多用作离愁的寄托。这里,诗人望着浓绿的银杏树,听见悲啼的杜鹃声,春夜独宿异乡的愁思和惆怅,油然弥漫。末联承“子规啼”,写自己正浸沉在杜鹃悲啼声中,鸡叫了,快要上路了,这七盘岭上不寐的一夜,更加引起对关中故乡的不胜依恋。“浮客”即游子,诗人自指。谢惠连《西陵遇风献康乐》说:“凄凄留子言,眷眷浮客心。……靡靡即长路,戚戚抱遥悲。”此化用其意。“空留听”是指杜鹃催归,而自己不能归去。过“褒城”便是入蜀境,虽在七盘岭还可闻见褒城鸡鸣,但诗人已经入蜀远别关中了。
    这首诗是初唐五律的名篇,格律已臻严密,但显然尚留发展痕迹。通首对仗,力求工巧,有齐梁余风。它表现出诗人有较高的艺术才能,巧于构思,善于描写,工于骈偶,精于声律。诗人抓住夜宿七盘岭这一题材的特点,巧妙地在“独游”、“高卧”上做文章。首联点出“独游”、“高卧”;中间两联即写“高卧”、“独游”的情趣和愁思,写景象显出“高卧”,写节物衬托“独游”;末联以“浮客”应“独游”,以“褒城”应“高卧”作结。结构完整,针迹细密。同时,它通篇对仗,铿锵协律,而文气流畅,写景抒怀,富有情趣和意境。在初唐宫廷诗坛上,沈佺期是以工诗著名的,张说曾夸奖他说:“沈三兄诗,直须还他第一!”(见刘餗《隋唐嘉话》)这未免过奖,但也可说明,沈诗确有较高的艺术技巧。这首诗也可作一例。
    独不见
    卢家少妇郁金堂,海燕双栖玳瑁梁。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
    白狼河北音书断,丹凤城南秋夜长。谁谓含愁独不见,更教明月照流黄!
    这首七律,是借用了乐府古题“独不见”。郭茂倩《乐府诗集》解题云:“独不见,伤思而不得见也。”本诗的主人公是一位长安少妇,她所“思而不得见”的是征戍辽阳十年不归的丈夫。诗人以委婉缠绵的笔调,描述女主人公在寒砧处处、落叶萧萧的秋夜,身居华屋之中,心驰万里之外,辗转反侧,久不能寐的孤独愁苦情状。
    “卢家少妇郁金堂,海燕双栖玳瑁梁。”卢家少妇,名莫愁,梁武帝萧衍诗中的人物,后来用作少妇的代称。郁金是一种香料,和泥涂壁能使室内芳香;玳瑁是一种海龟,龟甲极美观,可作装饰品。开头两句以重彩浓笔夸张地描绘女主人公闺房之美:四壁以郁金香和泥涂饰,顶梁也用玳瑁壳装点起来,多么芬芳,多么华丽啊!连海燕也飞到梁上来安栖了。“双栖”两字,暗用比兴。看到梁上海燕那相依相偎的柔情密意,这位“莫愁”女也许有所感触吧?此时,又听到窗外西风吹落叶的声音和频频传来的捣衣的砧杵之声。秋深了,天凉了,家家户户忙着准备御冬的寒衣,有征夫游子在外的人家,就更要格外加紧啊!这进一步勾起少妇心中之愁。“寒砧催木叶”,造句十分奇警。分明是萧萧落叶催人捣衣而砧声不止,诗人却故意主宾倒置,以渲染砧声所引起的心理反响。事实上,正是寒砧声落叶声汇集起来在催动着闺中少妇的相思,促使她更觉内心的空虚寂寞,更觉不见所思的愁苦。夫婿远戍辽阳,一去就是十年,她的苦苦相忆,也已整整十年了!
    颈联出句的“白狼河北”正应上联的辽阳。十年了,夫婿音讯断绝,他现在处境怎样?命运是吉是凶?几时才能归来?还有无归来之日?……一切一切,都在茫茫未卜之中,叫人连怀念都没有一个准着落。因此,这位长安城南的思妇,在这秋夜空闺之中,心境就不单是孤独、寂寥,也不只是思念、盼望,而且在担心,在忧虑,在惴惴不安,愈思愈愁,愈想愈怕,以至于不敢想象了。上联的“忆”字,在这里有了更深一层的表现。
    寒砧声声,秋叶萧萧,叫卢家少妇如何入眠呢!更有那一轮恼人的明月,竟也来凑趣,透过窗纱把流黄帏帐照得明晃晃的炫人眼目,给人愁上添愁。前六句是诗人充满同情的描述,到这结尾两句则转为女主人公愁苦已极的独白,她不胜其愁而迁怒于明月了。诗句构思新巧,比之前人写望月怀远的意境大大开拓一步,从而增强了抒情色彩。 这首诗,人物心情与环境气氛密切结合。“海燕双栖玳瑁梁”烘托“卢家少妇郁金堂”的孤独寂寞,寒砧木叶、城南秋夜,烘托“十年征戍忆辽阳”、“白狼河北音书断”的思念忧愁,尾联“含愁独不见”的情语借助“明月照流黄”的景物渲染,便显得余韵无穷。论手法,则有反面的映照(“海燕双栖”),有正面的衬托(“木叶”、“秋夜长”),多方面多角度地抒写了女主人公“思而不得见”的愁肠。诗虽取材于闺阁生活,语言也未脱尽齐梁以来的浮艳习气,却显得境界广远,气势飞动,读起来给人一种“顺流直下”(《诗薮•内编》卷五)之感。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

孔网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