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古籍草堂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太史连纸初印!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清扬州诗局
  • 年代:   康熙四十六年 (丁亥1707)
  • 纸张:   竹纸
  • 刻印方式:   木刻
  • 装帧:   线装
  • 四部分类:   集部 > 总集
  • 尺寸:   25 × 16.5 × 0.5 cm
  • 册数:   1册
  • 作者: 
  • 出版人:  清扬州诗局
  • 年代:  康熙四十六年 (丁亥1707)
  • 纸张:  竹纸
  • 刻印方式:  木刻
  • 装帧:  线装
  • 四部分类:  集部 > 总集
  • 尺寸:  25 × 16.5 × 0.5 cm
  • 册数:  1册

售价 1000.00

品相 八五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03-13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线装古籍 > 文学
    商品描述:
    藏品为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清康熙内府刻本(扬州诗局)《全唐诗》骆宾王卷一,有“初唐四杰之”—唐代著名诗人骆宾王的代表作《帝京篇》《畴昔篇》《在江南赠宋之问》《从军中行路难二首》《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众多脍炙人口的诗篇!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堪称姊妹篇!“一贵一贱交情见。”《帝京篇》;“想知人意自相寻,果得深心共一心。一心一意无穷已,投漆投胶非足拟。 ”《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 《于易水送人一绝》等名句传诵千古!清内府刻书“欧字”古籍精品,被认为在宋版之上!共 15页30面,一卷全,是全唐诗900卷中完整的一卷。长宽:25×16.5厘米,微有虫蛀伤个别字,品相还是不错的,全书已经经过国家一流古籍修复专家,脱裱精心修复,并进行专业脱酸处理,可保存千年。代表性照片如图所示,后装蓝色书衣,清康熙上等太史连纸精印,墨色浓郁,较为初印。书中有清代鸿儒温汝造朱笔批注五古排、长短句等字样。温汝造,字水南,清广东顺德人。一代鸿儒,著有《印可斋诗钞》。
       骆宾王(约638—684),汉族,字观光,生于义乌(今浙江义乌),唐代著名诗人,与王勃、杨炯、卢照邻合称“初唐四杰”,他是"初唐四杰"之一,辞采华胆,格律谨严。在四杰中他的诗作最多。他的名字和表字来源于《易经》中的观卦:“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骆宾王出身寒门,七岁能诗,号称“神童”。据说《咏鹅》就是此时所作。长篇如《帝京篇》,五七言参差转换,讽时与自伤兼而有之;小诗如《于易水送人》,二十字中,悲凉慷慨,骆宾王和卢照邻都擅长七言歌行诗,“富有才情,兼深组织”,“得擅长什之誉”(胡震亨《唐音癸签》)。
    他的长篇歌行《帝京篇》在当时就己被称为绝唱,《畴昔篇》、《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等也都具有时代意义,往往以嵚崎磊落的气息,驱使富艳瑰丽的词华,抒情叙事,间见杂出,形式非常灵活。这种诗体,从六朝小赋变化而来,它吸取了六朝乐府中辘轳辗转的结构形式以及正在发展中的今体诗的对仗和韵律,言词整齐而流利,音节宛转而和谐,声情并茂,感染力强,易于上口成诵。明代何景明说初唐四子“音节往往可歌”(《明月篇序》),所指即此。在骆宾王稍后的刘希夷、张若虚,盛唐的李颀、王维、高适,中唐的元稹、白居易,晚唐的郑谷、韦庄,及至清代吴伟业等人的长篇歌行,都是沿着这条线索发展下来的。
    骆宾王的五律也有不少佳作。例如,《在狱咏蝉》,托物寄兴,感慨深微,是脍炙人口的名篇;《送郑少府入辽》抒写立功报国的乐观战斗精神,格高韵美,词华朗耀,除了全首平仄声调还不协调,律体形式尚未成熟而外,比起杨炯的《从军行》、《紫骝马》并无逊色。绝句小诗,如《于易水送人》、《在军登城楼》,寥寥20字中,壮志豪情,激荡着风云之气,颇能见出诗人的个性风格,在初唐绝句中也是不多见的。他还曾久戍边城,写有不少边塞诗。例如,“晚风连朔气,新月照边秋。灶火通军壁,烽烟上戍楼。”豪情壮志,见闻亲切。唐中宗复位后,诏求骆文,得数百篇。据《唐诗三百首新注》记载,骆宾王,婺州义乌人。早年落魄无行,好与博徒游。后为道王李元庆府属。曾从军西域,宦游蜀中。及任侍御吏,又因贼罪下狱,他在诗文中则力辨其冤。出狱后,为临海县丞,怏怏不得意。睿宗文明(684)时,徐敬业起兵讨武则天,他曾为其僚属,军中书檄,皆出其手。敬业失败,骆宾王下落不明,或说被杀,或说亡命,甚至说在灵隐寺为僧。其一生行迹,颇为诡奇,也近于纵横家。后人收集之骆宾王诗文集颇多,以清陈熙晋之《骆临海集笔注》最为完备。
    此本版面整洁,由江南的写刻高手秉笔操刀,用端秀清丽的欧体写刻上板,文字镌椠精致,颇似晋唐小楷,且用宫廷太史连纸精印,墨色莹润,明湛悦目,初刻初印。就字体而言,清初仍沿袭晚明经厂刻书采用的仿宋字和楷写赵字。康熙中叶以后,仿宋字形日趋横轻直重的长方形,时称“方字”或“硬体字”。《佩文韵府》是清康熙内府刻书宋字古籍的精品。扬州诗局承刻的《全唐诗》则为欧字古籍的优秀代表,清康熙盛极一时的仿唐欧阳询的楷写体,时称“欧字”,多由江南的写刻高手秉笔操刀,整齐划一,端秀清丽。特别是康熙四十年以后由扬州诗局承刻的书籍更是独具一格,时人誉之“康版”,并被认为在宋版之上。
      《全唐诗》是清初编修的汇集唐一代诗歌的总集,曹寅、彭定求等奉敕编纂。以明胡震亨《唐音统签》与清初季振宜《唐诗》为底稿,又参考内府所藏唐诗集,旁采残碑断碣,碑文杂书所载唐诗校补而成。凡得诗四万八千九百余首,作者二千二百余人,按时代前后排列,并系小传。每一作家之诗,按体排比。此书由于收集较全,而胡季二代又是鉴赏名家,对唐诗校勘极精,唐三百年诗人菁华咸采撷荟萃于一编之内。扬州诗局是清代为刊刻钦定《全唐诗》而专设的出版机构。?扬州诗局先后刊行《全唐诗》、《佩文韵府》、《集韵》、《楝亭十种》、《楝亭诗抄》等书。扬州诗局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设立于扬州天宁寺,由时任江宁织造兼两淮巡盐御史曹寅主持其事。?后成为以编校刊刻内府书籍为主的出版机构,实为清代内府刻书的“分号”。曹寅(1658-1712),字子清,汉军正白旗,本籍河北丰润,世居沈阳,工部郎中曹玺之子,《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之祖父。累官通政使、江宁织造,兼巡视两淮盐政。有《楝亭诗钞》8卷、《诗钞别集》4卷等。扬州书局所刻书最有名的是《全唐诗》。此书底本为清初藏书家季振宜(1630-1674年)所辑,后献给宫中,康熙帝将此稿赐给扬州书局收藏。曹寅认为此书极好,遂刊刻。扬州书局所刻《全唐诗》精美,初印本是用开化纸所印,全部运送给宫中武英殿,再由武英殿对外发放,故《全唐诗》称为不出自武英殿的殿版书。扬州诗局所刊刻图书世称“诗局本”,以其缮写之精、雕刻之美,一直被后代版本学家奉为圭臬,在中国版本学史上享有极高的地位。《全唐诗》著录《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图录》、《第二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图录》、《中国古籍善本总目》及《清代内府刻书目录解题》、《清代内府刻书图录》。拍卖参考: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清康熙四十四至四十六年(1705-1707)扬州诗局刻本全唐诗九百卷成交价:440000。中国书店2010年秋季书刊资料拍卖会全唐诗九百卷目录十二卷成交价:806400。山东德州经伟2011年10月16日秋季古籍文房拍卖会清康熙写刻本全唐诗1册开化纸,成交价:20160元。古籍自2006年以来连着翻了3翻,现在字画、瓷器等古玩价格都炒起来了,只有古籍还有较大升值空间,据专家预测,古籍善本还有5-10倍的增值空间,购买古籍,买的是未来,今日投入一分,他日十倍收获。我的书店最近要上写好书,有时间逛逛。
    资料参考:《帝京篇》是唐代诗人骆宾王的作品。此诗是作者富于现实主义精神的优秀名篇。它不仅是诗人的代表作,更是初唐七言歌行的代表作之一,堪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媲美,被称为姊妹篇。
    全诗描绘帝京长安的繁华,颇多壮词,显示出大唐帝国的强盛和蓬勃向上的时代风貌,提出了"未厌金陵气,先开石椁文"的居安思危的警示,抒发了怀才不遇的悲愤。诗的结构严谨,共分四个段落:从开头到"黄扉通戚里"为第一段,描绘京城胜状;从"平台戚里带崇牖"到"宁知四十九年非"为第二段,描写王侯贵戚的豪奢习气和下层社会的悠游宴会生活;从"古来荣利若浮云"到"罗伤翟廷尉",是第三段,描绘上层社会变幻莫测的斗争;"已矣哉"以下抒发个人滞留京都无人赏识的苦闷,气势遒劲。诗中"秦塞重关一百二,汉家离宫三十六"二句,突出帝京长安一代关塞之险与宫阙之胜,气势宏伟,艺术效果极佳,堪称名句,历来脍炙人口。
    从艺术手法上看,作者在本篇中运用赋法,为盛唐歌行的创作开了新生面,是一篇"卓荤不可一世"(陈熙晋语)的艺术杰作。
    诗词正文
    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
    皇居帝里崤函谷,鹑野龙山侯甸服。五纬连影集星躔,
    八水分流横地轴。秦塞重关一百二,汉家离宫三十六。
    桂殿嶔岑对玉楼,椒房窈窕连金屋。三条九陌丽城隈,
    万户千门平旦开。复道斜通鳷鹊观,交衢直指凤凰台。
    剑履南宫入,簪缨北阙来。声名冠寰宇,文物象昭回。
    钩陈肃兰戺,璧沼浮槐市。铜羽应风回,金茎承露起。
    校文天禄阁,习战昆明水。朱邸抗平台,黄扉通戚里。
    平台戚里带崇墉,炊金馔玉待鸣钟。小堂绮帐三千户,
    大道青楼十二重。宝盖雕鞍金络马,兰窗绣柱玉盘龙。
    绣柱璇题粉壁映,锵金鸣玉王侯盛。王侯贵人多近臣,
    朝游北里暮南邻。陆贾分金将宴喜,陈遵投辖正留宾。
    赵李经过密,萧朱交结亲。丹凤朱城白日暮,
    青牛绀幰红尘度。侠客珠弹垂杨道,倡妇银钩采桑路。
    倡家桃李自芳菲,京华游侠盛轻肥。延年女弟双凤入,
    罗敷使君千骑归。同心结缕带,连理织成衣。
    春朝桂尊尊百味,秋夜兰灯灯九微。翠幌珠帘不独映,
    清歌宝瑟自相依。且论三万六千是,宁知四十九年非。
    古来荣利若浮云,人生倚伏信难分。始见田窦相移夺,
    俄闻卫霍有功勋。未厌金陵气,先开石椁文。
    朱门无复张公子,灞亭谁畏李将军。相顾百龄皆有待,
    居然万化咸应改。桂枝芳气已销亡,柏梁高宴今何在。
    春去春来苦自驰,争名争利徒尔为。久留郎署终难遇,
    空扫相门谁见知。当时一旦擅豪华,自言千载长骄奢。
    倏忽抟风生羽翼,须臾失浪委泥沙。黄雀徒巢桂,
    青门遂种瓜。黄金销铄素丝变,一贵一贱交情见。
    红颜宿昔白头新,脱粟布衣轻故人。故人有湮沦,
    新知无意气。灰死韩安国,罗伤翟廷尉。
    已矣哉,归去来。马卿辞蜀多文藻,扬雄仕汉乏良媒。
    三冬自矜诚足用,十年不调几邅回。汲黯薪逾积,
    孙弘阁未开。谁惜长沙傅,独负洛阳才。
    诗词鉴赏
    本诗作于唐高宗上元三年(676)诗人从武功主簿调任明堂主簿时。据《旧唐书•文苑传》记载,这首诗又题《上吏部侍郎帝京篇》,诗的前面曾有一篇“启”,作者投赠给当时的吏部侍郎裴行俭,传遍京畿,“以为绝唱”。
    全诗描绘帝京长安的繁华,颇多壮词,显示出大唐帝国的强盛和蓬勃向上的时代风貌,提出了“未厌金陵气,先开石椁文”的居安思危的警示,抒发了怀才不遇的悲愤。诗的结构严谨,共分四个段落:
    从开头到“黄扉通戚里”为第一段,描绘京城胜状;从“平台戚里带崇牖”到“宁知四十九年非”为第二段,描写王侯贵戚的豪奢习气和下层社会的悠游宴会生活;从“古来荣利若浮云”到“罗伤翟廷尉”,是第三段,描绘上层社会变幻莫测的斗争;“已矣哉”以下抒发个人滞留京都无人赏识的苦闷,气势遒劲。清人沈德潜评介这首诗时说:“首叙形式之雄,宫阙之壮;次述王侯贵戚之奢僭无度,至‘古来’以下,慨世道之变迁;‘已矣哉’以下,伤一己之湮滞。”(《唐诗别裁》)诗中“秦塞重关一百二,汉家离宫三十六”二句,突出帝京长安一代关塞之险与宫阙之胜,气势宏伟,艺术效果极佳,堪称名句,历来脍炙人口。从艺术手法上看,作者在本篇中运用赋法,为盛唐歌行的创作开了新生面,是一篇“卓荤不可一世”(陈熙晋语)的艺术杰作。
    该诗约作于上元三年担任明堂主簿时。诗前有《启》,介绍说是应吏部侍郎“垂索”而作的。该诗取材于汉代京城长安的生活故事,以古喻今,抒情言志,气韵流畅,有如“缀锦贯珠,滔滔洪远”,在当时就被视为绝唱。它不仅是诗人的代表作,更是初唐长篇诗歌的代表作之一,堪与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媲美,被称为姊妹篇。
    全诗分为四大部分,第一部分(从“山河千里国”至“黄扉通戚里”),状写长安地理形势的险要奇伟和宫阙的磅礴气势。此部分又分作三个小层次。开篇为五言诗,四句一韵,气势凌历,若千钧之弩,一举破题。“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对仗工整,以数量词用得最好,“千里”以“九重”相对,给人一种旷远、博大、深邃的气魄。第三句是个假设问句,“不睹皇居壮”。其后的第四句“安知天子尊”,是以否定疑问表示肯定,间接表达赞叹、惊讶等丰富复杂而又强烈的情感。此处化用了《史记•高祖纪》中的典故:“萧丞相作未央宫,立东阙、北阙、前殿、武库、太仓。高祖见城阙壮甚,怒。萧何曰:‘天子以四海为家,非壮丽无以重威,且无令后世有以加也。’高祖乃悦。”只有熟悉这一典故,方能更好体会出这两句诗的意韵。它与开篇两句相互映照,极为形象地概括出泱泱大国的帝都风貌。以上四句统领全篇,为其后的铺叙揭开了序幕。
    第二个小层次描写长安的远景:“皇居帝里崤函谷,鹑野龙山侯甸服。五纬连影集星躔,八水分流横地轴。秦塞重关一百二,汉家离宫三十六。”这六句七言诗,从宏观角度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庞大壮丽的立体图景。天地广阔,四面八方,尽收笔底。星光辉映,关山绵亘护卫,沃土抚育,帝京岂能不有!六句诗里连用“五”“八”“一百二”“三十六”等多个数字,非但没有枯燥之感,反而更显典韵奇巧,构成鲜豁之境和独特的景象。此为首句“山河千里国”的细致绘写。
    第三个小层次为长安的近景刻绘:“桂殿嵚崟对玉楼,椒房窈窕连金屋。三条九陌丽城隈,万户千门平旦开。复道斜通鳷鹊观,交衢直指凤凰台。”直入云宵、耀眼辉煌的宫殿,温馨艳冶的禁闱;宽畅而通达的大道,复道凌空,斜巷交织。此为对“皇居壮”的具体刻划。六句诗阐明了帝京的壮观、繁华、气度,不由令人念及天子的尊贵与威严。
    第二部分(“由剑履南宫入”到“宁知四十九年非”)重点描绘长安上流社会王侯贵戚骄奢纵欲的生活。诗人由表面的繁荣昌盛落笔,意在阐释兴衰祸福相倚伏的哲理。此部分又可分为两个层次。诗的前二十六句为第一层次,主要绘写权贵们及其附庸的日常生活。“剑履南宫入,簪缨北阙来。声明冠寰宇,文物象昭回。”细致传神地刻划出享有殊荣的将相们,身佩宝剑,昂然出入宫殿的情景。他们的美名扬于天下,形象题于画阁,业绩载入史册,光荣如同日月。“钩陈肃兰,璧沼浮槐市”,写的是天子的学宫圣境,静穆清幽;学士们漫步泮池、文市,纵论古今于青槐之下,何等的风流儒雅!教化之推行,言路之广开,由此可见一斑!“铜羽应风回,金茎承露起”,既写景又抒情。那展翅翱翔的铜乌殷勤地探测着风云的变幻,期盼国泰民安;那高擎金盘的仙掌虔诚地承接着玉露,祈愿天子万寿无疆!“校文天禄阁,习战昆明水”,指的是文武百将各司其职,文将治国安邦,武将戍边拓疆。“朱邸抗平台,黄扉通戚里”,说的是权贵们的居所,如同皇帝的离宫一样众多华丽。他们不但身居华屋而且饮食考究,“炊金馔玉待鸣钟”,真是气派。“小堂绮窗三千户,大道青楼十二重”是他们娱乐的场所。娼优之多可想而知。她们是由于统治阶级生活需要而滋生的附属阶层。她们的生活自然也豪华奢靡:“宝盖雕鞍金络马,兰窗绣柱玉盘龙。”这样的生活是“朝游北里暮南邻”的锵金鸣玉的王侯贵人所带来的。除了北里南邻的“多近臣”,还有那些失势的旧臣元老和专宠的新贵:“陆贾分金将燕喜,陈遵投辖正留宾。赵李经过密,萧朱交结亲。”他们也都有各自的活动场所和享乐消遣之法,游说饮宴,兴高采烈,逍遥自得。这是朝廷之外的另一番热闹景象。
    第二个层次是描绘长安的夜生活,从暮色苍茫到更深漏残,绿杨青桑道上,车如流水马如龙。一边是艳若桃李的娼妓,一边是年少英俊的侠客。碧纱帐里,彩珠帘内,皇帝与宠妃,使君与罗敷,出双入对,相互依偎,厮守之状如胶似漆。歌舞场上,轻歌曼舞。王公贵人,歌儿舞女,沉迷于灯红酒绿的梦幻里。他们便是如此浑浑噩噩度过自己的一生,岂能如蘧伯玉一般,“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非”呢?现实是残酷的,乐极必定生悲。因而诗人在第三部分(从“古来荣利若浮云”至“罗伤翟廷尉”)以其精练灵活的笔触,描绘出一幅动人心弦的历史画卷,把西汉一代帝王将相、皇亲国戚你死我活的残酷的斗争景象和世态人情的炎凉,状写得淋漓尽致。考究用典,精到的议论,生动的描绘,细腻的抒情,惊醒的诘问,交叉使用,纵横捭阖,举重若轻地记录了帝京上层社会的生活史。这部分重点揭示了封建统治阶级的腐朽和无法逃脱的没落命运。
    “古来荣利若浮云,人生倚伏信难分”!从古到今,统治阶级都是一样的。诗人生活的武则天时代,朝廷内部争权夺利激烈,酷吏罗织罪名陷害忠良,正所谓“倏忽搏风生羽翼,须臾失浪委泥沙。”有谁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呢?面对唐朝的现实,诗人发出无可奈何的慨然而叹:“已矣哉,归去来”!继而诗人列举了汉代著名的贤才志士,他们的升迁湮滞,都不取决于个人学识才智的高低,而取决于统治者的好恶。司马相如辞赋再佳,怎奈景帝不喜欢辞赋,只得回到临邛卖酒为生;后来武帝赏识他的辞赋,经过狗监的推荐,才被召任为郎。扬雄学识尽管渊博,然而成、哀、平三位皇帝都不赏识他,他也就无法被提升。“十年不调几邅回”,语意双关,既指张释之十年为骑郎事,也是叹息自己十年没升迁的境遇。汲黯因为直谏而遭到忌恨,贾谊因为才高而被谗言所害。这一结尾,婉转地表达了忠直之士难以被容纳之意。
    沈德谮曾这样评论《帝京篇》:“作帝京篇,自应冠冕堂皇,敷陈主德。此因己之不遇而言,故始盛而以衰飒终也。首叙形势之雄,次述王侯贵戚之奢侈无度。至古来以下,慨世道变迁。已矣哉以下,伤一己之湮滞,此非诗之正声也。”诗论家评诗,立场不同,标准各异,结论自然相左。陈熙晋曾反驳沈祐谮说:“窃谓不然,夫陈思王京洛之篇,每涉斗鸡走马;谢眺金陵之曲,不离绿水朱楼,未闻例效班、张,同其研铄。此诗为上吏部而作,借汉家之故事,喻身世于本朝,本在摅情,非关应制。……篇末自述邅回,毫无所请之意,露于言表。显以贾生自负,想见卓荦不可一世之概。非天下才不能作是论也。沈说非是。”按如今的理解,沈祐谮所说的“次述王侯贵戚之奢侈无度”,并不是该诗的缺点,反而是其生命力之所在。诗人以汉事讽唐,大胆揭露统治阶层的荒淫腐败,以至于“衰飒”,也正是其最富有现实意义之处。
    《帝京篇》的特色,正象闻一多先生所评论的那样,是“洋洋洒洒的宏篇巨作,为宫体诗的一个巨变。仅仅篇幅大没有什么,要紧的是背面有厚积的力量撑持着。这力量是前人谓之‘气势’,其实就是感情。所以卢骆的来到,能使人麻痹了百余年的心灵复活。有感情,所以卢骆的作品,正如杜甫所预言的,‘不废江河万古流’。”
    这首诗是呈给吏部侍郎的,因此内容比《长安古意》庄重严肃 ,气势也更大。形式上较为自由活泼,七言中间以五言或三言,长短句交错,或振荡其势,或回旋其姿。铺叙、抒情、议论也各尽其妙。词藻富丽,铿锵有力,虽然承袭陈隋之遗,但已“体制雅骚,翩翩合度”,为歌行体辟出了一条宽阔的新路。
    2、《畴昔篇》, 作者骆宾王 ,初唐歌行。少年重英侠,弱岁贱衣冠。
    既托寰中赏,方承膝下欢。
    遨游灞水曲,风月洛城端。
    且知无玉馔,谁肯逐金丸。
    金丸玉馔盛繁华,自言轻侮季伦家。
    五霸争驰千里马,三条竞骛七香车。
    掩映飞轩乘落照,参差步障引朝霞。
    池中旧水如悬镜,屋里新妆不让花。
    意气风云倏如昨,岁月春秋屡回薄。
    上苑频经柳絮飞,中园几见梅花落。
    当时门客今何在,畴昔交朋已疏索。
    莫教憔悴损容仪,会得高秋云雾廓。
    淹留坐帝乡,无事积炎凉。
    一朝披短褐,六载奉长廊。
    赋文惭昔马,执戟叹前扬。
    挥戈出武帐,荷笔入文昌。
    文昌隐隐皇城里,由来奕奕多才子。
    潘陆词锋骆驿飞,张曹翰苑纵横起。
    卿相未曾识,王侯宁见拟。
    垂钓甘成白首翁,负薪何处逢知己。
    判将运命赋穷通,从来奇舛任西东。
    不应永弃同刍狗,且复飘飖类转蓬。
    容鬓年年异,春华岁岁同。
    荣亲未尽礼,徇主欲申功。
    脂车秣马辞乡国,萦辔西南使邛僰。
    玉垒铜梁不易攀,地角天涯眇难测。
    莺啭蝉吟有悲望,鸿来雁度无音息。
    阳关积雾万里昏,剑阁连山千种色。
    蜀路何悠悠,岷峰阻且修。
    回肠随九折,迸泪连双流。
    寒光千里暮,露气二江秋。
    长途看束马,平水且沉牛。
    华阳旧地标神制,石镜蛾眉真秀丽。
    诸葛才雄已号龙,公孙跃马轻称帝。
    五丁卓荦多奇力,四士英灵富文艺。
    云气横开八阵形,桥形遥分七星势。
    川平烟雾开,游戏锦城隈。
    墉高龟望出,水净雁文回。
    寻姝入酒肆,访客上琴台。
    不识金貂重,偏惜玉山颓。
    他乡冉冉消年月,帝里沈沈限城阙。
    不见猿声助客啼,唯闻旅思将花发。
    我家迢递关山里,关山迢递不可越。
    故园梅柳尚馀春,来时勿使芳菲歇。
    解鞅欲言归,执袂怆多违。
    北梁俱握手,南浦共沾衣。
    别情伤去盖,离念惜徂辉。
    知音何所托,木落雁南飞。
    回来望平陆,春来酒应熟。
    相将菌阁卧青溪,且用藤杯泛黄菊。
    十年不调为贫贱,百日屡迁随倚伏。
    只为须求负郭田,使我再干州县禄。
    百年郁郁少腾迁,万里遥遥入镜川。
    涘江拂潮冲白日,淮海长波接远天。
    丛竹凝朝露,孤山起暝烟。
    赖有边城月,常伴客旌悬。
    东南美箭称吴会,名都隐轸三江外。
    涂山执玉应昌期,曲水开襟重文会。
    仙镝流音鸣鹤岭,宝剑分辉落蛟濑。
    未看白马对芦刍,且觉浮云似车盖。
    江南节序多,文酒屡经过。
    共踏春江曲,俱唱采菱歌。
    舟移疑入镜,棹举若乘波。
    风光无限极,归楫碍池荷。
    眺听烟霞正流眄,即从王事归舻转。
    芝田花月屡裴回,金谷佳期重游衍。
    登高北望嗤梁叟,凭轼西征想潘掾。
    峰开华岳耸疑莲,水激龙门急如箭。
    人事谢光阴,俄遭霜露侵。
    偷存七尺影,分没九泉深。
    穷途行泣玉,愤路未藏金。
    茹荼空有叹,怀橘独伤心。
    年来岁去成销铄,怀抱心期渐寥落。
    挂冠裂冕已辞荣,南亩东皋事耕凿。
    宾阶客院常疏散,蓬径柴扉终寂寞。
    自有林泉堪隐栖,何必山中事丘壑。
    我住青门外,家临素浐滨。
    遥瞻丹凤阙,斜望黑龙津。
    荒衢通猎骑,穷巷抵樵轮。
    时有桃源客,来访竹林人。
    昨夜琴声奏悲调,旭旦含颦不成笑。
    果乘骢马发嚣书,复道郎官禀纶诰。
    冶长非罪曾缧绁,长孺然灰也经溺。
    高门有阅不图封,峻笔无闻敛敷妙。
    适离京兆谤,还从御史弹。
    炎威资夏景,平曲况秋翰。
    画地终难入,书空自不安。
    吹毛未可待,摇尾且求餐。
    丈夫坎壈多愁疾,契阔迍邅尽今日。
    慎罚宁凭两造辞,严科直挂三章律。
    邹衍衔悲系燕狱,李斯抱怨拘秦桎。
    不应白发顿成丝,直为黄沙暗如漆。
    紫禁终难叫,朱门不易排。
    惊魂闻叶落,危魄逐轮埋。
    霜威遥有厉,雪枉遂无阶。
    含冤欲谁道,饮气独居怀。
    忽闻驿使发关东,传道天波万里通。
    涸鳞去辙还游海,幽禽释网便翔空。
    舜泽尧曦方有极,谗言巧佞傥无穷。
    谁能局迹依三辅,会就商山访四翁。
    《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是唐朝诗人骆宾王作品之一,此诗是骆宾王代卢照邻的相好郭氏痛斥卢照邻朝三暮四、移情别恋的长诗。迢迢芊路望芝田,眇眇函关恨蜀川。
    归云已落涪江外,还雁应过洛水瀍。
    洛水傍连帝城侧,帝宅层甍垂凤翼。
    铜驼路上柳千条,金谷园中花几色。
    柳叶园花处处新,洛阳桃李应芳春。
    妾向双流窥石镜,君住三川守玉人。
    此时离别那堪道,此日空床对芳沼。
    芳沼徒游比目鱼,幽径还生拔心草。
    流风回雪傥便娟,骥子鱼文实可怜。
    掷果河阳君有分,货酒成都妾亦然。
    莫言贫贱无人重,莫言富贵应须种。
    绿珠犹得石崇怜,飞燕曾经汉皇宠。
    良人何处醉纵横,直如循默守空名。
    倒提新缣成慊慊,翻将故剑作平平。
    离前吉梦成兰兆,别后啼痕上竹生。
    别日分明相约束,已取宜家成诫勖。
    当时拟弄掌中珠,岂谓先摧庭际玉。
    悲鸣五里无人问,肠断三声谁为续。
    思君欲上望夫台,端居懒听将雏曲。
    沉沉落日向山低,檐前归燕并头栖。
    抱膝当窗看夕兔,侧耳空房听晓鸡。
    舞蝶临阶只自舞,啼鸟逢人亦助啼。
    独坐伤孤枕,春来悲更甚。
    峨眉山上月如眉,濯锦江中霞似锦。
    锦字回文欲赠君,剑壁层峰自纠纷。
    平江淼淼分清浦,长路悠悠间白云。
    也知京洛多佳丽,也知山岫遥亏蔽。
    无那短封即疏索,不在长情守期契。
    传闻织女对牵牛,相望重河隔浅流。
    谁分迢迢经两岁,谁能脉脉待三秋。
    情知唾井终无理,情知覆水也难收。
    不复下山能借问,更向卢家字莫愁。

    配送说明

    ...

    包含本商品的专题

    清代宫廷善本 / 更多

    武英殿是清代内府刻印中心,武英殿刻本是清代内府本的代称,代表清代宫廷书籍的刻印水平。古籍草堂有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内府初刻本《康熙字典》、清乾隆二十八年武英殿初印本《清高宗御制文初集》、清嘉慶二十四年(1819)內府刻本开化纸印本《御制诗三集》和多卷《全唐诗》。

    为你推荐

孔网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