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無涯盡秊齋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集大成《李太白全集校注》亲笔签名钤印本,全八册布面精装函套典藏版限量仅50套;封面压花烫色、四色彩印插图、内文繁体竖排;“代表70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举报

《李太白全集校注》(全八册)函套装典藏版由凤凰出版社最新出版: 校注者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大成,代表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16K布面精装全八册,带布面函套;封面压纹烫色,印制精良考究; 内页含四色彩印照片、书影、书画等多幅;内文繁体竖排; 孔网特别邀请八旬高龄郁贤皓先生亲笔签名钤印,以飨书友,限量仅50套

  • 作者: 
  • 出版社:   凤凰出版社(原江苏古籍出版社)
  • ISBN:   9787550623231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15-12
  • 印次:   1
  • 装帧:   精装
  • 开本:   16开
  • 纸张:   胶版纸
  • 字数:   3050千字
  • 作者: 
  • 出版社:  凤凰出版社(原江苏古籍出版社)
  • ISBN:  9787550623231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15-12
  • 印次:  1
  • 装帧:  精装
  • 开本:  16开
  • 纸张:  胶版纸
  • 字数:  3050千字

售价 1500.00

品相 全新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6-06-17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收藏与鉴赏 > 特装限量本
    货号:
    00440
    品相描述:全新
    《李太白全集校注》(全八册)函套装典藏版由凤凰出版社最新出版:

        *校注者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大成,代表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16K布面精装全八册,带布面函套;封面压纹烫色,印制精良考究;

        *内页含四色彩印照片、书影、书画等多幅;内文繁体竖排;

        *孔网特别邀请八旬高龄郁贤皓先生亲笔签名钤印,以飨书友,限量仅50套。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李太白全集校注》(全八册)函套装典藏版由凤凰出版社最新出版:

        *校注者郁贤皓教授毕生研究之大成,代表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

        *16K布面精装全八册,带布面函套;封面压纹烫色,印制精良考究;

        *内页含四色彩印照片、书影、书画等多幅;内文繁体竖排;

        *孔网特别邀请八旬高龄郁贤皓先生亲笔签名钤印,以飨书友,限量仅50套。

        ——内容提要    李白(701—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初入长安就被当时著名诗人贺知章惊呼为“谪仙人”,赞其诗为“惊风雨,泣鬼神”。在中国古代诗歌的璀璨星空,诗仙李白,无异是最闪亮的那一颗。他是后人永远无法超越的存在。他的名字家喻户晓,他的诗歌脍炙人口,他的故事世代相传。

        李白集在唐代即有编集,如魏颢《李翰林集》、李阳冰《草堂集》、范传正本《草堂集》等。宋初有乐史的《李翰林集》、《李翰林别集》,宋敏求的《李太白文集》,曾巩的《李太白文集》等,为李白诗文的保存、分类、编次,做出了重要贡献。然而非常可惜,这些刻本,今日皆已无存。现存最早的李白集刻本,当为刊刻于北宋末年的蜀本《李太白文集》(30卷),为现存最早的李白诗注本。明代以后,李白诗的整理、注释与编刻蔚为大观。如杨慎批点《李诗选》,胡震亨批注《李诗通》,各具价值。到了清代,影响最大、价值最高、流传最广的,则有王琦注本《李太白文集》。

        《李太白全集校注》(精装全八册)是李白研究大家郁贤皓先生毕生治学经验之结晶。在前贤和今人研究的基础上,郁先生用“竭泽而渔”的方法搜集资料,以认真审慎的态度,通过实证研究的工夫,对李白的全部诗文重新整理编集,删除伪作,补入遗诗逸文,并进行校勘、注释、评笺,从而为学界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李白全集校注本,堪称当代李白研究的最新总结。这个总结建立在版本、考据、义理之上,继往开来,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文献意义。

        ——出版说明    本次《李太白全集校注》的整理,以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影印静嘉堂文库藏宋蜀刻本《李太白文集》为底本,又参校元至大勤有堂刻本宋杨齐贤集注、元萧士赟补注《分类补注李太白诗》,四部丛刊影印明郭云鹏重刊《分类补注李太白集》,南京图书馆藏清初刻本明胡震亨《李诗通》,清康熙缪曰芑翻刻宋本《李太白文集》,清乾隆刊本王琦《李太白文集辑注》,清光绪刘世珩玉海堂《景宋咸淳本李翰林集》,以及唐宋重要总集如《河岳英灵集》,《又玄集》,《才调集》,《唐文粹》,傅增湘校本《文苑英华》,敦煌写本《唐人选唐诗》等,并精心出校,保证了《李太白全集校注》能够成为最接近历史真实的李白作品全集。

        这次郁贤皓先生以数十年之功、一人之力编撰的《李太白全集校注》,堪称其毕生研究李白的总结式著作,将对开创李白研究、唐代文学研究乃至整个古典文学和文化的研究工作的新局面,提供极大便利和裨益。

        ——作者简介    《李太白全集校注》的校注者郁贤皓,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生生导师,古文献研究所名誉所长,早年曾师从著名学者孙望、徐复等先生,具有深厚的朴学功底,讲证据,重训诂,学风谨严,考论缜密,长期从事唐代文史和李白研究,是当代研究唐代文史的著名学者,更是被国内外学术界一致推崇的李白研究大家。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郁贤皓先生探赜索隐,兀兀以穷年,钩玄提要,孜孜而不倦。

        他在李白研究方面的系列论文和著作以及唐史研究方面的代表作有《唐刺史考》、《李白丛考》、《天上谪仙人的秘密——李白考论集》、《李白大辞典》(主编)、《李白与唐代文史研究》(全3册)、《李白集》等十余种,不但在国内,而且在日本、美国、韩国以及我国港台地区都享有很高的声誉。

        郁贤皓先生的李白研究,被誉为“代表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李白研究的最高成就”,“二十世纪李白研究的里程碑”(台湾《书目季刊》35卷),“为李白研究开创了新局面”(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松浦友久《李白——诗和心象》单行本《后记》),“为唐代研究作出了巨大贡献”(日本《东方》杂志55期)。

        ——序言

        李白詩歌藝術的最大特點是融會了屈原和莊周的藝術風格。在他的作品中,經常綜合運用豐富的想象、極度的誇張、生動的比喻、縱横飛動的文字、充沛的氣勢,形成獨特的雄奇、奔放、飄逸的風格。龔自珍《最録李白集》説:“莊屈實二,不可以併;併之以爲心,自白始。”李白的作品既有屈原執著熾熱的感情,又有莊周放達超脱的作風。在他的樂府詩、歌吟體詩以及絶句中,最能體現這個特點。

        李白詩歌藝術成就最高的是樂府詩。詩人也認爲自己擅長樂府,晚年在江夏還把古樂府之學傳授給好友韋冰的兒子韋渠牟(詳見拙著《李白叢考•李白暮年若干交遊考索》)。李白現存樂府一百四十九首,多爲舊題樂府。這些詩與古辭和前人創作已經形成的傳統題材、主題、氣氛、節奏有緊密聯繫。如《陌上桑》、《楊叛兒》等內容與古辭相同,《白頭吟》寫卓文君故事,輿本事緊密相連。《夜坐吟》、《玉階怨》等明顯是模擬鮑照、謝朓的同題作品。即使像《丁都護歌》似乎與原曲主題無關,但詩中仍有“一唱《都護歌》,心摧淚如雨”,説明創作時對原樂曲的悲慘意境有深切的聯想。李白樂府包括《静夜思》、《宫中行樂詞》等新題樂府在內,幾乎都是寫戰争、閨怨、宫女、飲酒、思鄉、失意等傳統題材的,而且在表現這些題材時,總是將個别特定的感受轉化爲普遍傳統的形象表現出來。例如《戰城南》,有漢樂府本辭,經過梁、陳的吴均、張正見以及唐初盧照鄰的創作,已經形成描寫北方戰争悲慘形象的特定內容。儘管李白的《戰城南》可能是對唐代某一場戰争的獨特感受,也寫到一些具體地名,但很難考證出寫的具體是哪一次戰争,給人的印象並不是某個特定戰役的反映,而是自古以來北方戰争的集中概括,與古辭主題相同。又如《將進酒》的主題也與前人之作類似,但李白詩中充滿樂觀豪邁之情:“黄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這種合理的極度誇張使黄河具有震撼人心的魅力。其文筆縱横馳騁,他的偉大之處,並不在於擴大題材、改换主題,恰恰相反,他是在繼承前人創作總體性格的基礎上,沿着原來的方向把這個題目寫深、寫透、寫徹底,發揮到淋漓盡致、無以復加的境地,從而使後來的人難以爲繼,再也無法在這一舊題內超越他的水準。

        李白的樂府詩多表現出渾成氣象,多用比興手法,不顯露表現意圖,這在一些雜言樂府的代表作中尤爲明顯。同時,他又把瑰麗奇幻的想象注入這些作品,使樂府舊題獲得新的生命。前人對此特點已有評述。如《河岳英靈集》論李白詩説:“至如《蜀道難》等篇,可謂奇之又奇,然自騷人以還,鮮有此體調也。”李陽冰《草堂集序》説:“其言多似天仙之辭,凡所著述,言多諷興。”王世貞《藝苑卮言》卷四:“太白古樂府,窈冥惝恍,縱横變幻,極才人之致。”這些都是指李白樂府故意不點出主題寓意,多比興寄託而使之有豐富的內涵。這些特點造成李白許多樂府代表作至今仍存在很大的認識分歧。妙處還在於這些樂府可以允許有的人認爲有寄託,有的人認爲没有寄託,所以胡震亨《唐音癸籤》卷三説:“樂府妙在可解可不解之間。”但如果我們掌握了這些特點後,對李白一些有分歧的代表作也可以取得較爲一致的認識。如《蜀道難》的主旨和寓意是歷來分歧最大的,前人作品中,陰鏗的《蜀道難》已有“蜀道難如此,功名詎可要”的思想,唐人姚合《送李餘及第歸蜀》詩也認爲李白《蜀道難》乃因功業無成而作:“李白《蜀道難》,羞爲無成歸。子今稱意行,蜀道安覺危!”由此可以明白李白在詩中再三用“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的極度誇張,正是寄寓着初入長安追求功業無門而鬱積的强烈苦悶。李白現存的樂府代表作,大都是出蜀以後追求功業時期的作品,尤其是初入長安失意而作的居多。《梁甫吟》原是諸葛亮出山前隱居隆中之作,李白選用此題表明自己亦未出山。作品開頭就説:“長嘯《梁甫吟》,何時見陽春?”可知尚未見過明主。詩中用雷公、玉女、閽者等神話中的形象以喻張垍等小人,寫出了自己初入長安被小人阻於君門之外的激憤心情。後期的《北風行》則一開頭就用極度誇張的形象渲染嚴酷氣氛:“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臺。”最後又用“黄河捧土尚可塞,北風雨雪恨難裁”這樣極度誇張的比喻,將思婦失去丈夫後的深切痛苦刻畫得入木三分。由此可見,李白把舊題樂府發展到頂峰,對舊題樂府作了輝煌、偉大的完成和結束。從此以後,再也没有人能用樂府舊題寫出超越李白的作品。

        李白的歌吟體詩現存約八十餘首,有不少是送别、留别詩。如《白雲歌送劉十六歸山》、《鳴皋歌送岑徵君》、《夢遊天姥吟留别》、《西岳雲臺歌送丹丘子》、《宣州謝朓樓餞别校書叔雲》(應作《陪侍御叔華登樓歌》)、《金陵歌送别范宣》、《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等等,這類詩與樂府詩不同,不僅因爲它們没有舊題的制約,而且不像樂府那樣寄興於客體,相反,它們都用第一人稱表現,而且物件明確,創作意圖都在詩中和盤託出,淋漓盡致。如《夢遊天姥吟留别》以色彩繽紛、瑰奇壯麗的夢幻和神話相結合的形式,來抒發對現實的感受,但主題却非常明確:“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顔!”並没有像樂府詩那樣因“迷離惝恍”而使後人對其寓意捉摸不定。歌吟體詩與樂府詩特質的區别,大概就是從李白開始的吧!

        李白五言古詩較多,以《古風五十九首》爲代表,這是編集者將李白數十年間所寫的五言詠懷古詩加以彙編,並非一時一地之作。這些詩的內容主要是指斥朝政、感傷己遇和抒寫抱負等。這些詩與李白的樂府詩、歌吟體詩不同,寫得比較嚴密,較少誇張跳躍,伹也常用比興手法。《唐宋詩醇》説這些詩“遠追嗣宗《詠懷》,近比子昂《感遇》,其間指事深切,言情篤摯,纏綿往復,每多言外之旨”,基本上説得不錯。但應該説這些作品還是繼承了《風》《雅》和楚《騷》的傳統,如《古風》其一(《大雅》久不作)就以恢復《風》《雅》傳統爲己任。而五十九首詩中又有不少篇章是學習屈原以香草美人自喻來抒發感慨的。此外,其中有些詠史詩是脱胎於左思,遊仙詩則顯然受到郭璞的影響。這些詩比起前人的作品來,內容更爲顯豁,感情更爲深摯,意境更爲明朗,語言更爲流暢。這是李白對詠懷詩、感遇詩的發展(詳見拙著《天上謫仙人的秘密•論李白古風五十九首》)。

        李白的律詩現存一百一十八首,絶大多數爲五律,七律僅八首。詩人早年曾花相當工夫攻五律,現存最早詩篇之一《訪戴天山道士不遇》,就是一首工穩整飭的五律。開元年間寫的《渡荆門送别》、《送友人入蜀》、《江夏别宋之悌》、《太原早秋》、《贈孟浩然》等等,平仄對仗都合律,意境也是律詩氣象。天寶初應制立就的《宫中行樂詞》,律對非常工切,也可説明李白五律是頗有功力的。即使在後期,李白也還有格律嚴整的佳構如《秋登宣城謝朓北樓》等作。《唐詩品彙》説:“盛唐五言律句之妙,李翰林氣象雄逸。”沈德潛《唐詩别裁集》也説李白五律“逸氣凌雲,天然秀麗”。從上列諸詩看,李白五律確有一種飛動之勢,英爽之氣,與王維、孟浩然、杜甫不同。尤其是李白還有不少律詩不屑束縛於對偶,往往只用一聯對句,甚或全用散句,有時平仄也不全部協調。如《夜泊牛渚懷古》,按平仄協調是一首律詩,但却没有一聯對仗,而且最後兩句“明朝挂帆席,楓葉落紛紛”,含不盡之意於言外,不符合意象應起訖完整的律詩原則。又如《送友人》首聯對仗,頷聯却用“此地一爲别,孤蓬萬里征”散句,和尾聯的“揮手自兹去,蕭蕭班馬鳴”都呈現出詩意的不完結狀態,這是絶句的意境和氣象。七律《登金陵鳳凰臺》雖然平仄對仗都符合要求,但首聯反復出現相同的詞語,全詩的氣氛、風格也不像律詩。所以,胡應麟《詩藪》認爲“杜(甫)以律爲絶,李(白)以絶爲律”,是有道理的。

        李白的絶句今存九十三首,歷來一致公認“冠古絶今”。絶句的特點除調平仄與律詩相同外,其餘却相反。即要求散句,不要對仗;要意脈疏放跳躍,突出一點,不要完整嚴密;要含蓄,留有餘地,不要完全説出表現意圖。而這正好符合李白性格,所以李白的絶句寫得最好。王世貞《藝苑卮言》云:“五七言絶句,李青蓮、王龍標最稱擅場,爲有唐絶唱。”胡應麟《詩藪•內編》卷六説:“太白五七言絶,字字神境,篇篇神物。”又説:“太白五言,如《静夜思》、《玉階怨》等,妙絶古今。”“太白七言絶,如‘楊花落盡子規啼’、‘朝辭白帝彩雲間’、‘誰家玉笛暗飛聲’、‘天門中斷楚江開’等作,讀之真有揮斥八極、凌屬九霄意。賀監謂爲謫仙,良不虚也。”李白有些描繪山水和抒發憂憤的絶句,用極度誇張的比喻,充滿超邁奔放的激情。如“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寫出雄偉氣勢;“白髮三千丈,緣愁似箇長”,顯示深廣憂憤,都富有强烈的感染力。李白絶句的特點是:語言明朗,聲調優美,感情深摯,意境含蓄,韻味深長。上列諸詩都有這些特點,所以千百年來膾炙人口,傳誦不絶,確實無人能企及。沈德潛《説詩晬語》卷上説:“七言絶句,以語近情遥、含吐不露爲主。只眼前景、口頭語,而有絃外音、味外味,使人神遠,太白有焉。”這些説法都並非過譽。

        李白的賦、表、書、序、記、頌、讚、銘、碑、祭文等各類文章,大致與他的性格和詩風相似,都有飄逸英爽之氣。《大鵬賦》、《大獵賦》、《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書》等作品抒寫豪情壯志,文筆縱横恣肆,有一往無前的氣概,受《莊子》的影響最爲明顯。《與韓荆州書》、《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等文章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千百年來膾炙人口。《澤畔吟序》則感情深摯,沉鬱頓挫,表現出對奸臣的刻骨痛恨和對友人的深切同情。一般人寫碑文,叙述家世行事容易板滯,而李白的《虞城縣令李公去思頌碑》等却寫得層次井然,叙事具體而生動。這些文章或散或駢,或駢散結合,大都剪裁得當,既富文采,又無雕琢堆砌之病,堪稱唐代文章的上乘之作。

        李白的詩文創作是他文學主張的實踐。他在《古風》其一(大雅久不作)詩中提出文章貴“清真”,反對“綺麗”,其三十五(醜女來效嚬)又提出反對模仿、“雕琢”,主張“天真”、自然。他一生敬仰謝朓詩的“清發”,提出詩歌應當像“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經亂離後天恩流夜郎憶舊遊書懷贈江夏韋太守良宰》),這些就是李白的美學理想。李白的詩文,確實以真率的感情和自然的語言構成“清水出芙蓉”之美。方回《雜書》論李白的詩説:“最於贈答篇,肺腑露情愫。何至昌谷生,一一雕麗句?亦焉用玉谿,纂組失天趣?”他認爲李白的詩能袒露真情,不像李賀、李商隱那樣雕章琢句,全賴人工。李賀、李商隱的詩,總使人感到如霧裏看花,隔着一層,而李白的詩却能使人洞見肺腑。這在許多贈送親友的詩文中表現得特别顯著,他從不掩飾自己的真實情感。追求功業,就給韓朝宗上書説:“而君侯何惜階前盈尺之地,不使白揚眉吐氣、激昂青雲耶!”奉詔進京的喜悦,他就説:“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南陵别兒童入京》)希望升官,就寫道:“恩光煦拙薄,雲漢希騰遷。”(《金門答蘇秀才》)得志時人們巴結、失寵後無人理睬的世態炎凉,他寫道:“當時笑我微賤者,却來請謁爲交歡。一朝謝病遊江海,疇昔相知幾人在?前門長揖後門關,今日結交明日改。”(《贈從弟南平太守之遥》其一)他被流放遇赦歸來後,認爲皇帝又將起用他,就寫道:“聖主還聽《子虚賦》,相如却欲論文章。”(《自漢陽病酒歸寄王明府》)即使是些男女冶遊言笑,他也不掩飾:“千金駿馬换少妾,醉坐雕鞍歌《落梅》。車傍側挂一壺酒,鳳笙龍管行相催。”(《襄陽歌》)坦率得何等天真可愛!李白詩文的語言都不假雕琢,自然流暢,明白如話,音節和諧,渾然天成,即王世貞《藝苑卮言》所謂“以自然爲宗”。“黄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將進酒》),“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望廬山瀑布二首》其二),何等雄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贈汪倫》),何等深情!“百年三萬六千日,一日須傾三百杯”(《襄陽歌》),何等豪放!“牀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静夜思》),又何等清新雋永!這些語言,似乎都不假思索,信手寫出,實際上這是李白長期從漢魏六朝樂府民歌和前人優秀作品的語言中吸取養料,加工提煉,終於達到爐火純青的結果。

        總之,李白詩歌把我國古代的詩歌藝術推向了頂峰,對後代産生了深遠影響。李陽冰《草堂集序》稱李白詩“千載獨步,惟公一人”,皮日休《七愛詩》稱李白“惜哉千萬年,此俊不可得”,吴融《禪月集序》説:“國朝能爲歌詩者不少,獨李太白爲稱首。”唐代韓愈、李賀、杜牧都從不同方面受過李白詩風的熏陶;宋代蘇軾、陸遊的詩,蘇軾、辛棄疾、陳亮的豪放派詞,也顯然受到李白詩歌的影響;而金元時代的元好問、薩都剌、方回、趙孟頫、范德機、王惲等,則多學習李白的飄逸風格;明代的劉基、宋濂、高啓、李東陽、高棅、沈周、楊慎、宗臣、王穉登、李贄,清代的屈大均、黄景仁、龔自珍等,都對李白非常仰慕,努力學習他的創作經驗。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