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中国拓片网店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新发现的东魏石窟铭文碑刻--库狄太傅公石铭刻,摩崖造像,纪年题记全套原拓拓片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纸张:   其他
  • 刻印方式:   其他
  • 装帧:   其他
  • 尺寸:   136 × 68 × 3 cm
  • 册数:   4册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纸张:  其他
  • 刻印方式:  其他
  • 装帧:  其他
  • 尺寸:  136 × 68 × 3 cm
  • 册数:  4册

售价 1600.00

品相 八五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4-05-13

数量
库存4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碑帖印谱 > 碑帖金石 > 手拓
    品相描述:八五品
    全套拓片4张,两张136*68厘米,2张68*68厘米
    商品描述:
    窟门两侧垒的水泥墙刚好覆盖住铭记,在现场没有读到。好不容易经过有关单位将碑刻清理出来,拓出拓片后由记文可以认定,定州县城北两山峡这处东魏时期的石窟,规模不大,毁坏严重,不但是河北有明确纪年最早的石窟,而且内容丰富。此石窟仅是一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与其价值比,目前的研究和重视程度远远不够。
    武定三年的天旱
        如今到定州城北4公里的黑山和峪山一带,向乡民打听三尊佛,乡民都能指引路该怎样走,山该怎样上,但打听武定三年的天旱,一个叫庫狄干的人曾为这场天旱莅临此地,当时生活在这方土地的百姓为他这次不同寻常的莅临心存感念,特为他建造了一座石窟,乡民多会一脸茫然。武定三年这片土地归属定州北平郡望都县,时定州辖5郡24县,望都县的治所即在今之定州境内。乡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武定三年即公元545年离今天已经非常久远,何况是一个他们从未听说的人呢。
        不能怪乡民不知,一千多年前的一场天旱会影响当时生活在此的百姓,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跟今天又有什么相干?又如何证明武定三年这一带发生过一场天旱呢?
        从史书中查找不到相关信息,从现时尚存的文物中却可发现这场天旱的证据。能提供证据的地方即三尊佛。20多年前与村里的同学来这里,是听人说这里正月十五热闹,如今印象中只有在山上看人流熙熙攘攘涌动的情景。再与同学一起重访已不是来寻热闹,季节不对,目的亦跟热闹没有一点关系。时间在改变人的面貌和记忆,亦在悄悄改造山的形容,我已不能单靠记忆寻见当年的去路和归路,脚步亦不像当年无忧无虑充满想像,生怕深一脚浅一脚,有一脚不落在平实。
        关于三尊佛光绪四年《县志》有如下记载:“石佛寺在县东北唐岩山东腰,顺治九年建。一名三尊佛。寺后有风池雨池。唐岩山一一名尧山,在县北八里,为邑城脊背”。一位叫王恪的人游三尊佛寺时还留下了诗句:山骨谁雕琢,慈悲态俨然。苍崖留破涧,阴窦贮甘泉。金耀三层殿,风清七碗仙。霎时尘想绝,此地即初禅。这些记载均与武定三年相去甚远,修撰者为什么对武定三年建造的庫狄太傅公石窟连一笔带过都做不到呢?
        是他们对武定三年的事情不感兴趣亦不想追问究竟?还是他们对庫狄太傅公石窟的主人——— 史书上那个叫庫狄干的人不感兴趣亦不想追问究竟?他们忽略了窟门右侧的铭记,亦错过了一段本应关照的历史。
        所以当时人们可能会记得,过后人们大都会忘记,武定三年发生的天旱从春一直持续到夏,庫狄干曾是这里的百姓最感念的人
        庫狄干又可写成厙狄干。写法不同,人指的却是同一个。
        他是善无人,按今天的话说他是山西右玉人。其原籍并非右玉,庫狄部族迁至右玉,始于其曾祖越豆眷,北魏道武帝拓拔珪“以功割善无之西腊汗山地方百里以处之”。
        庫狄干“梗直少言,有武艺”。行军打仗很早就成了他的日常生活。正光初年“授将军,宿卫于内”,在京师洛阳的日子他过得并不快乐,在北方长大的他不习惯这里,尤其不喜欢这里的夏天,他“以家在寒乡,不宜毒暑”为由,要求“冬得入京师,夏归乡里”。
        此后朝廷混乱,他行踪不定,顶头上司亦在变换,直到由尔朱荣变成高欢,他才稳定下来。他的职位亦步步迁升,武定三年已是“佛弟子、使持节、都督定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太保太傅、恒定二州刺史、六州大都督、第一领民酋长、广平郡开国公”。有这么多名号和官衔,固然是一个人的荣誉,其中起实际作用的却只有一两个。
        带兵,“常总大众,威望之重,为诸将所伏,而最为严猛”;做官,“不闲吏事,事多扰烦,然清约自居,不为吏人所患”。能带兵会做官的庫狄干却是个大老粗,“不知书,署名为干字,逆上画之,时人谓之穿锥”。然而他这个大老粗能做到粗中有细。莅任定州,“清化民齐”,他遇到武定三年的天旱,这件棘手的事情,他知道必须抓紧办,赶紧办。
        百姓听说他来了,都到路上来迎接。他们叹息着,请求他想想办法。百姓“盈于道路”的场面深深打动了他,他身经百战,是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人,什么没见过?可见了这样的场景,他不禁心酸,“慈矜百姓,不忍闻之”。当务之急是找到水源,解决百姓饮水问题。哪里有水源呢?得知“望都县界游山之上有泉名酋水,神而可感”,他亲自出马,还请僧人一起“至水求愿,立斋行道”。
        奇迹不久出现了,“降雨滋流”,“千里蒙润”,全境都等来了久违的喜雨。百姓相信这都是庫狄干“冥感祗灵”之功,他们没有想到更好的报答方法,“见北山南面岩石有相,即敬造石窟,中置容像,建名赛思颠”。

    两侧垒的水泥墙覆盖,我读到它只能通过拓片。
        铭记不是书家作品,大小相杂,章法颇不讲究,但字体质拙,率意真情。铭记是有感而发,看得出刻写者的随意随情,不在乎字体的统一与美观,他只管尽情尽意地表达了:……使持节、都督定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太保太傅、恒定二州刺史、六州大都督、第一领民酋长、广平郡开国公然公先祖出于北漠,居…弱水。子孙绍位,位部落国主十有余世,大单于人也。后移河西夏州是也。统酋百姓,共赫连并酋,径由六世。公太祖越豆眷见赫连起号…帝,率领家宗诸族万有余家口,移渡河北,居…五原是也…附大魏……万代。道武皇帝知太祖忠诚,赐部落主如故,封汗…怀朔镇,子孙世袭第一领民酋长,统领六世。今修此石窟,铭词…武定三年岁次己丑十二月廿三日记。
        一个被时代融合的部族
        10年之后,魏已不存,取而代之的是北齐。
        天保四年即公元553年农历6月,庫狄干卒,“赠假黄钺,太宰,给辒辌车,谥曰景烈”,卒后北齐朝廷给予他很高礼遇,这亦是对他一生功业的肯定。
        由《魏书·官氏志》记载“庫狄氏后改为狄氏”,可知复姓庫狄改为单姓狄是后来的事。不知为什么庫狄部族总让我联想到庫莫奚。两者一西一东,没有直接血脉关系,地理上亦不搭界,但命运多有相同之处,为在现实中寻找生存之路,他们常要奔忙于迁徙路上,步履匆匆。
        善射猎的庫莫奚被慕容氏攻破,窜匿松漠之间即今天的内蒙古赤峰一带,依傍着弱洛水他们顽强地繁衍生息“十有余世”,登国三年即公元388年在弱洛水南,他们再被拓拔珪打败,“此群狄诸种不识德义,互相侵盗,有犯王略,故往征之。且鼠窃狗盗,何足为患”……拓拔珪对他们评价不高,他们亦不曾彻底归顺,后来他们分为五部,“随逐水草,颇同突厥”。
        庫狄部族受到拓拔珪赏识之前,亦居无常所。他们最早活动在今天甘肃和内蒙古交界的弱水流域,后徙至今天陕西榆林一带,跟赫连氏共存。两个部族和平共存六世。公元407年,赫连氏称王称霸,和平共存的局面再不能维持下去。庫狄部族在庫狄干曾祖越豆眷率领下,北渡黄河,徙居于今天内蒙古五原一带。再后来,赫连氏灭于拓拔氏,越豆眷亦做了拓拔政权统治下的部落主。
        庫狄干世袭曾祖留给他的第一领民酋长时,庫狄部族已开始被融合了。时代潮流浩浩汤汤,一个人两个人能阻止这场民族融合吗?
        庫狄部族并未随庫狄干之死陨落,以后值得一提的还有其孙庫狄士文。“性孤直,虽邻里至亲,莫与通狎”;鼎革之际,“闭门自守”;“性清苦,不受公料,家无余财”;对子女要求严格,其子吃了官厨饼,“枷之于狱累日,杖之二百,步送还京”……“亲故绝迹,庆吊不通”,庫狄士文的许多做法严酷得近乎不通人情,不合乎常理,但他为官能做到“法令严肃,吏人贴服,道不拾遗”。
        天保四年距庫狄太傅公石窟建成10年,此时庫狄部族余音袅袅,其后一百年,一千年,庫狄部族不在了,惟有石窟还在。那么,两千年后呢?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

孔网分类
孔网特色
图书
艺术品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