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青岛市新华书店的书摊
  • 猎人笔记

猎人笔记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 ISBN:   9787544711678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10-06
  • 装帧:   平装
  • 页数:   10页
  • 作者: 
  •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 ISBN:  9787544711678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10-06
  • 装帧:  平装
  • 页数:  10页

售价 15.94 8.0折

定价 ¥20.00 

品相 九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5-01-30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文学
    商品描述:
    【内容简介】:
    《猎人笔记》是屠格涅夫的成名作,也是他的第一部现实主义力作,在他的整个文学创作中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
      《猎人笔记》是一部形式独特的特写集。其第一篇特写《霍里和卡利内奇》最初发表于俄国《现代人》杂志一八四七年第一期。后面的绝大部分篇章也都是陆续发表于同一杂志。直至一八五二年,作者将先后刊出的二十一篇特写汇编在一起,外加一篇未曾发表的新作《两地主》,以《猎人笔记》为书名,出版了单行本。至一八八○年,作者又加进了后来创作的三篇:《切尔托普哈诺夫的末路》(一八七二)、《车轱辘响》(一八七四)、《枯萎了的女人》(一八七四),共计二十五篇,这便成了作者生前最后的定本。今天我们所据以译出的就是这样的定本。
    【目录】:
    霍里和卡利内奇
    叶尔莫莱和磨坊老板娘
    莓泉
    县城的大夫
    我的邻居拉季洛夫
    独院地主奥夫夏尼科夫
    利戈夫村
    别任草地
    美丽的梅恰河畔的卡西扬
    总管
    办事处
    孤狼
    两地主
    列别江
    塔吉雅娜·鲍里索夫娜和她的侄儿

    歌手
    彼得·彼得罗维奇·卡拉塔耶夫
    幽会
    希格雷县的哈姆雷特
    切尔托普哈诺夫和涅多皮尤斯金
    切尔托普哈诺夫的末路
    枯萎了的女人
    车轱辘响
    树林和草原
    【文摘】:
        奥廖尔省人跟卡卢加省人有着气质上的明显差异,这也许会让那些从波 尔霍夫县前来日兹德拉县的人大为吃惊。奥廖尔省的庄稼人个头不大,略显 驼背,郁郁寡欢,老是愁眉不展。他们住的是窄小的白杨木屋,身服劳役, 不事经商,饮食粗劣,穿的是树皮鞋;而卡卢加省的交田租的庄稼人可就大 不一样了,他们住的是宽绰的松木房子,个子高高的,神情快活而胆大,脸 孔白白净净,做奶油和柏油买卖,逢年过节便穿起长统靴。奥廖尔省的村庄 (我们说的是奥廖尔省的东部)一般都坐落在耕地中间,在那种稀里糊涂变成 了污水塘的溪谷边上。除了寥寥几棵随时供人派用场的爆竹柳以及三两棵瘦 巴巴的白桦,方圆一俄里内不见树木。房子鳞次栉比,房顶铺的是烂麦秸… …卡卢加省的村庄恰好相反,大部分都是林木四绕;房子的间距显得较为宽 松,排列得也较为齐整,房顶是用木板盖的,大门锁得严严实实,后院的篱 笆也不见东歪西倒,不往外倾斜,不会招那些过往的猪来登门做客……对于 猎人来说,卡卢加省也比较称心。过上五年六载,奥廖尔省最后一批森林和 茂密的灌木丛将会荡然无存,沼泽地亦将无处可寻;相反,在卡卢加省,几 百俄里内林木连绵不绝,沼泽地也占几十俄里,依然有高雅的松鸡在此栖息 ,和善的大鹬也常常光临,忙忙碌碌的山鹑猛的腾空而起,令射手和猎犬又 惊又喜。 我曾以猎人身份去过日兹德拉县,在那边野外遇到了卡卢加省的一位小 地主,并跟他混得挺熟。他姓波卢特金,是个猎迷,所以也是个有头有脸的 人。说实话,他还是有一些弱点的。比如说吧,凡是省里富裕人家的闺秀, 他全求过婚,结果到处遭人拒绝,被逐出门外,因此,他常怀着一颗破碎的 心向各个朋友和相识苦诉衷肠,可是照旧把自家果园出产的酸桃子和其他不 熟的果子当做礼品奉赠给那些被追求的对象的高堂。他对趣闻非常津津乐道 ,叨咕个没完,尽管波卢特金先生认为自己说的多么情趣盎然,可惜从未赢 得人家一笑。他叹赏阿基姆·纳希莫夫的文章和小说《平娜》。他说话结巴 ;将自家的狗美其名日“天文学家”。他把“可是”念成“可希”,他家里 吃的是法式菜肴,据他家的厨子的理解,烹调这类菜肴的奥秘就在于把各种 各样食物的原汁原味来个彻里彻外的改造:肉食一经这位巧手料理,其味便 变得像鱼,鱼变得像蘑菇,而通心粉则煮出了火药味;可是放进汤里的胡萝 卜又全成了菱形或梯形的玩艺儿。不过,撇开这些屈指可数的而又无伤大雅 的缺点不谈,波卢特金,如同上边所说,算得上是个有头有脸的人。 我跟波卢特金相识的当天,他便邀我前去他家过夜。 “离我家大概有五俄里地,”他说,“步行去很远;我们先去霍里家吧 。”(读者谅必会允许我不照他的口吃方式来转述吧。) “霍里是什么人?” “是我家的佃户……他家离这儿挺近的。” 于是我们便前去霍里家。在林子中间的一块经精心清理和整治过的空地 上,耸立着霍里的独家宅院。院里有几间松木建造的房子,用篱笆圈在一起 ;正房前方有一敞棚,是由几根细柱子支撑起来的。我们步人院内。迎接我 们的是一个年轻小伙,二十来岁,高高的个子,相貌堂堂。 “喂,费佳!霍里在家吗?”波卢特金先生问他。 “不在,他进城去了,”那小伙答道,一边微笑着,露出一排雪白的牙 齿。“吩咐备车吗?” “对,伙计,备车吧。还给我们拿些克瓦斯来。” 我们进了房子。由洁净的圆木组装的墙壁上没有挂一张苏兹达尔的画; 房角处摆着一尊沉甸甸的裹着银服饰的圣像,圣像前燃着一盏神灯;有一张 前不久被刮洗得干干净净的椴木桌子;在圆木间的隙缝里,在窗子的边框上 ,既无机灵的茶婆虫在那里游荡,也无疑虑重重的蟑螂在那里藏身。那个年 轻小伙拿着一只盛满爽口的克瓦斯的大号白杯子,一大块小麦粉面包和放有 十多根腌黄瓜的木盘快捷地出来了。他将这些食品在桌子上通通摆好,然后 倚身门上,面露笑容,打量起我们来。我们还没来得及把这些小吃打扫光, 台阶前已传来马车的响声。我们起身出来。驾车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一头鬈发,两腮绯红,他使大劲勒住了那匹肥实的花斑牡马。马车四边围着 六个大个子的年轻人,他们彼此很相像,而且都像费佳。“全是霍里的孩子 !”波卢特金说。“全是小霍里,”费佳接过话说,他也跟着我们来到台阶 上,“还没有到齐呢:波塔普正在林子里,西多尔跟着老爸进城去了……要 小心,瓦夏,”他转向驾车的孩子继续说,“尽量跟快点,送的是老爷呢。 不过,到了高坡那儿可得留神,悠着点儿。别把车子搞坏了,不能惊扰老爷 的肚皮!”旁的几个小霍里听了费佳这句有点越轨的逗趣话都轻轻地笑了。 “把天文学家放上车!”波卢特金先生威严地喊了一声。费佳开心地把那只 强露笑容的狗举了起来,放到马车底板上。瓦夏松一下缰绳。我们的马车轱 辘便滚动了。“这是我们的办事处,”波卢特金忽然指着一所低矮的小平房 对我说,“要不要去瞧瞧?”“好的。”“目前它已撤了,”他说,一边下 了车,“不过还值得一瞧。”说是办事处,不过是两个空房间而已。看守人 是个独眼老头,他从后院跑来了。“你好,米尼亚伊奇,”波卢特金先生说 ,“哪儿有水?”独眼老头跑了开去,不一会就拿了一瓶水和两个杯子回来 。“尝尝吧,”波卢特金对我说,“我这里的水可是上好的泉水呀。”我们 各饮了一杯,这时候老头向我躬身施礼。“喂,看来现在我们可以动身了, ”我的这位新朋友说,“在这个办事处里我卖出四俄亩林子给了商人阿利卢 耶夫,还算卖了个好价钱。”我们坐进了马车,过了半小时,我们已经抵达 主人的宅院了。 “请问,”晚餐时我问波卢特金,“为什么您的这位霍里跟您的其他佃 户分开住呢?” P1-3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