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怯流年
  • 清芬逸珠永存史:赵叔儒、郑午昌高足、虫草大家(潘君诺)墨笔(天牛图)精品一帧:先生是海派写虫圣手,曾圈内享佳誉。因历史中存在忽重忽轻情节,使潘先生从惭不为人知到完全陌生境地。此浓墨竹叶斜分画面,竹节线描留白与焦墨天牛质感形成黑白强烈的视觉冲击;天牛纵恣张横,有力后肢劲腿长胫,粗细相求,触角捷挺之劲,随意如不经意,实添长须晃动之趣。整幅彰显(然翁)之于绘事孜孜以求的苦心孤诣,诚近代艺坛绝唱。
  • 清芬逸珠永存史:赵叔儒、郑午昌高足、虫草大家(潘君诺)墨笔(天牛图)精品一帧:先生是海派写虫圣手,曾圈内享佳誉。因历史中存在忽重忽轻情节,使潘先生从惭不为人知到完全陌生境地。此浓墨竹叶斜分画面,竹节线描留白与焦墨天牛质感形成黑白强烈的视觉冲击;天牛纵恣张横,有力后肢劲腿长胫,粗细相求,触角捷挺之劲,随意如不经意,实添长须晃动之趣。整幅彰显(然翁)之于绘事孜孜以求的苦心孤诣,诚近代艺坛绝唱。
  • 清芬逸珠永存史:赵叔儒、郑午昌高足、虫草大家(潘君诺)墨笔(天牛图)精品一帧:先生是海派写虫圣手,曾圈内享佳誉。因历史中存在忽重忽轻情节,使潘先生从惭不为人知到完全陌生境地。此浓墨竹叶斜分画面,竹节线描留白与焦墨天牛质感形成黑白强烈的视觉冲击;天牛纵恣张横,有力后肢劲腿长胫,粗细相求,触角捷挺之劲,随意如不经意,实添长须晃动之趣。整幅彰显(然翁)之于绘事孜孜以求的苦心孤诣,诚近代艺坛绝唱。
  • 清芬逸珠永存史:赵叔儒、郑午昌高足、虫草大家(潘君诺)墨笔(天牛图)精品一帧:先生是海派写虫圣手,曾圈内享佳誉。因历史中存在忽重忽轻情节,使潘先生从惭不为人知到完全陌生境地。此浓墨竹叶斜分画面,竹节线描留白与焦墨天牛质感形成黑白强烈的视觉冲击;天牛纵恣张横,有力后肢劲腿长胫,粗细相求,触角捷挺之劲,随意如不经意,实添长须晃动之趣。整幅彰显(然翁)之于绘事孜孜以求的苦心孤诣,诚近代艺坛绝唱。
  • 清芬逸珠永存史:赵叔儒、郑午昌高足、虫草大家(潘君诺)墨笔(天牛图)精品一帧:先生是海派写虫圣手,曾圈内享佳誉。因历史中存在忽重忽轻情节,使潘先生从惭不为人知到完全陌生境地。此浓墨竹叶斜分画面,竹节线描留白与焦墨天牛质感形成黑白强烈的视觉冲击;天牛纵恣张横,有力后肢劲腿长胫,粗细相求,触角捷挺之劲,随意如不经意,实添长须晃动之趣。整幅彰显(然翁)之于绘事孜孜以求的苦心孤诣,诚近代艺坛绝唱。
  • 清芬逸珠永存史:赵叔儒、郑午昌高足、虫草大家(潘君诺)墨笔(天牛图)精品一帧:先生是海派写虫圣手,曾圈内享佳誉。因历史中存在忽重忽轻情节,使潘先生从惭不为人知到完全陌生境地。此浓墨竹叶斜分画面,竹节线描留白与焦墨天牛质感形成黑白强烈的视觉冲击;天牛纵恣张横,有力后肢劲腿长胫,粗细相求,触角捷挺之劲,随意如不经意,实添长须晃动之趣。整幅彰显(然翁)之于绘事孜孜以求的苦心孤诣,诚近代艺坛绝唱。
  • 清芬逸珠永存史:赵叔儒、郑午昌高足、虫草大家(潘君诺)墨笔(天牛图)精品一帧:先生是海派写虫圣手,曾圈内享佳誉。因历史中存在忽重忽轻情节,使潘先生从惭不为人知到完全陌生境地。此浓墨竹叶斜分画面,竹节线描留白与焦墨天牛质感形成黑白强烈的视觉冲击;天牛纵恣张横,有力后肢劲腿长胫,粗细相求,触角捷挺之劲,随意如不经意,实添长须晃动之趣。整幅彰显(然翁)之于绘事孜孜以求的苦心孤诣,诚近代艺坛绝唱。
  • 清芬逸珠永存史:赵叔儒、郑午昌高足、虫草大家(潘君诺)墨笔(天牛图)精品一帧:先生是海派写虫圣手,曾圈内享佳誉。因历史中存在忽重忽轻情节,使潘先生从惭不为人知到完全陌生境地。此浓墨竹叶斜分画面,竹节线描留白与焦墨天牛质感形成黑白强烈的视觉冲击;天牛纵恣张横,有力后肢劲腿长胫,粗细相求,触角捷挺之劲,随意如不经意,实添长须晃动之趣。整幅彰显(然翁)之于绘事孜孜以求的苦心孤诣,诚近代艺坛绝唱。
  • 清芬逸珠永存史:赵叔儒、郑午昌高足、虫草大家(潘君诺)墨笔(天牛图)精品一帧:先生是海派写虫圣手,曾圈内享佳誉。因历史中存在忽重忽轻情节,使潘先生从惭不为人知到完全陌生境地。此浓墨竹叶斜分画面,竹节线描留白与焦墨天牛质感形成黑白强烈的视觉冲击;天牛纵恣张横,有力后肢劲腿长胫,粗细相求,触角捷挺之劲,随意如不经意,实添长须晃动之趣。整幅彰显(然翁)之于绘事孜孜以求的苦心孤诣,诚近代艺坛绝唱。
  • 清芬逸珠永存史:赵叔儒、郑午昌高足、虫草大家(潘君诺)墨笔(天牛图)精品一帧:先生是海派写虫圣手,曾圈内享佳誉。因历史中存在忽重忽轻情节,使潘先生从惭不为人知到完全陌生境地。此浓墨竹叶斜分画面,竹节线描留白与焦墨天牛质感形成黑白强烈的视觉冲击;天牛纵恣张横,有力后肢劲腿长胫,粗细相求,触角捷挺之劲,随意如不经意,实添长须晃动之趣。整幅彰显(然翁)之于绘事孜孜以求的苦心孤诣,诚近代艺坛绝唱。
  • 清芬逸珠永存史:赵叔儒、郑午昌高足、虫草大家(潘君诺)墨笔(天牛图)精品一帧:先生是海派写虫圣手,曾圈内享佳誉。因历史中存在忽重忽轻情节,使潘先生从惭不为人知到完全陌生境地。此浓墨竹叶斜分画面,竹节线描留白与焦墨天牛质感形成黑白强烈的视觉冲击;天牛纵恣张横,有力后肢劲腿长胫,粗细相求,触角捷挺之劲,随意如不经意,实添长须晃动之趣。整幅彰显(然翁)之于绘事孜孜以求的苦心孤诣,诚近代艺坛绝唱。
  • 清芬逸珠永存史:赵叔儒、郑午昌高足、虫草大家(潘君诺)墨笔(天牛图)精品一帧:先生是海派写虫圣手,曾圈内享佳誉。因历史中存在忽重忽轻情节,使潘先生从惭不为人知到完全陌生境地。此浓墨竹叶斜分画面,竹节线描留白与焦墨天牛质感形成黑白强烈的视觉冲击;天牛纵恣张横,有力后肢劲腿长胫,粗细相求,触角捷挺之劲,随意如不经意,实添长须晃动之趣。整幅彰显(然翁)之于绘事孜孜以求的苦心孤诣,诚近代艺坛绝唱。

清芬逸珠永存史:赵叔儒、郑午昌高足、虫草大家(潘君诺)墨笔(天牛图)精品一帧:先生是海派写虫圣手,曾圈内享佳誉。因历史中存在忽重忽轻情节,使潘先生从惭不为人知到完全陌生境地。此浓墨竹叶斜分画面,竹节线描留白与焦墨天牛质感形成黑白强烈的视觉冲击;天牛纵恣张横,有力后肢劲腿长胫,粗细相求,触角捷挺之劲,随意如不经意,实添长须晃动之趣。整幅彰显(然翁)之于绘事孜孜以求的苦心孤诣,诚近代艺坛绝唱。

举报
  • 题名:   潘然
  • 年代:   建国后 (1949至今)
  • 类别:   水墨(黑白)
  • 材质:   纸本
  • 装裱形式:   镜框
  • 尺寸:   24 × 14.5 cm
  • 款识钤印:   潘然之印
  • 题名:  潘然
  • 年代:  建国后 (1949至今)
  • 类别:  水墨(黑白)
  • 材质:  纸本
  • 装裱形式:  镜框
  • 尺寸:  24 × 14.5 cm
  • 款识钤印:  潘然之印

售价 5000.00

品相 九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7-09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名人字画 > 国画
    品相描述:九品
    品佳。 
    商品描述:
    注:品佳。已传统精裱装实木框,可直接挂壁书斋。

    画心长:24厘米
          宽:14厘米

    今日郑州闷热。

    值此 潘君诺 先生(天牛图)上架之际,此刻小二心情澎湃,有许多要说可不知从何说起,千言万语,万语千言。。。

    谨以此幅潘先生精作,
    表达我们最强烈的思念。

    然翁永年。

    “...无论春卉秋芳,辄点缀一蜂一蝶,入妙造微,栩栩欲活;信笔所之,万类由心,不屑随人步趋,纯以造化为师,洵足夺标艺苑,拔戟自成一军者矣。"

    ——郑逸梅 《题潘君诺画册》

    潘君诺先生:
           (1907-1981),名然,晚年号然翁,祖籍江苏丹徒。卒业于上海美术专门学校,先后入郑午昌、赵叔孺、陈半丁诸师门墙,曾为蜜蜂画社、中国画会、中国画人协会、中国美术工作者协会成员,以花卉草虫、人物造像和指画三绝闻名于画坛,尤以写意草虫开宗立派。

       幼年家境贫寒,辗转至扬州就学。由于环境影响,少年时就酷好美术。初临石印画谱,后于裱画店见诸多名家真迹,遂背临所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又于扬州画派有所了解。年十五六,过秦更年宅,见案头有一空白扇面,即挥毫为作花卉,掷笔即去,更年见而大异,之后若干年,君诺竟为花卉高手。

    1930年就读于上海美专,专攻花卉草虫,临摹了大量宋元工笔花鸟画及近代任伯年、吴昌硕、王一亭、齐白石等名家的作品,并对青藤、白阳、石涛作品的意境和笔墨进行研究,艺大进。

    美专毕业后复受业于赵叔儒、郑午昌。叔儒弟子凡72人,以符仲尼杏坛之数,其中陈巨来入门最早,徐邦达今最著名,潘君诺为关门弟子。黄蔼衣、郑午昌之花卉,有时由潘君诺为之。花鸟画外开始进行草虫的研究和创作,并自署“演雅楼”、“虫天小筑”,表明他在草虫方面的抱负。

    潘君诺先生斋称虫天小筑、茧蜕斋、演雅楼。三个斋名都与虫有关:“虫天”,撷自庄子《庚桑楚》篇“唯虫能虫,唯虫能天”句,言百虫能各适其自然之性。“茧蜕”,蛹蜷茧伏,蝉蜕蛇解,意在游于太清。“演雅”,推衍《尔雅》(《尔雅》省称“雅”,中有《释虫》篇),潘先生所作七律诗中有“雕虫小技壮夫耻,涪翁(黄庭坚)博物君子宜”句,应是斋馆“演雅楼”的注解。

    潘先生早年对古人的草虫所下的功夫很深,在他上海美专时(1927年-1930年),曾临摹宋元以来历代名家的人物、花鸟、草虫作品,更着意揣摩孙龙、居廉、新罗山人等草虫佳作。

    潘先生有诗录其对草虫生态积精蓄神的观察:“雕虫小技壮夫耻,涪翁博物君子宜。或游园圃观栩栩,或闻蟋蟀蹲东篱。遗蜕曲悬视仿佛,翅羽夹册瞻其奇。花房草径广搜索,轻墨浅彩任吾为。”(1971年,题《虫天小筑画册》)

    师物为原本,摹古是借鉴,贵在寓目得心。据经而从事,不随人步趋,意在砉然启关。潘先生由对草虫的深识,到意象的提炼,进而变化为墨韵色相,体现为用笔;由工而写,趋向野逸高雅,更多地采用“没骨法”画草虫。此种化度贯穿于潘君诺整个草虫写意生涯,形成自己的面目。

    从难求变的指头丹青

        指画与笔画全然不同,运指较于运笔受到的限制更大,远不如毛笔随意,也不如毛笔易控制。至1970年代初,潘先生常作指画,所以弃便从难,为求变也。

        潘天寿先生谈指画用墨之难:“指头既不能含较多的墨和水分,蘸一点墨和水,就在指端集成一点,一着纸,全部的墨和水就一起着纸,易于泛滥,而整个指头也就完全枯渴,既不相宜画慢线,作长线更无办法。”

       潘君诺先生晚年,八帧指画小品分装四架镜框,在演雅楼常年悬挂,每幅一花一虫。初入眼时粗服乱头,细视之则舍形留神,生气逼人,指头蘸墨晕色,幽艳古雅。

    尤无曲先生有云:“故友君诺兄……晚年指画尤为佳妙,风韵独特超然,诚近代艺坛绝唱也。”

    学力精到的有法非法

    “作画有三类,难与俗者言。状物能‘绝似’,而无笔墨痕;以此自夸耀,实未入画门。或与物象殊,写意自为尊;意既不能达,鱼目与珠混。惟有能绝似,又绝不似真。绝似非形似,能得物之神。精神既不渝,形似自内存。学者悟此理,画道方得伸。”

    ——潘君诺《论画》

       对于“殊于物象”者,潘先生以为或是无知,或欲求奇,或沽名矫节,种种做作皆于此邪思中泛滥。

       无知者盲目于某某大家有此画法,不知“物”之所以然,不知“迹”之所以然,不知“物”如何成“迹”。此所谓字经三写,乌焉成马。欲求奇者任意师心,动辄托之大写意,往往废于常理不当。沽名矫节者诡僻狂怪,徒取于惊心炫目,这不是艺术的变相,而实质是虚是伪。所以,故善画者师理不师意。

    潘先生致力于慎之于理。源于象,方能取于神;观其所象,可得其形,得其势,得其韵,得其性。形虽无常,但皆有物理;常理当,方合于天造,无形因之而生,方能变态不穷。所以,善学者师物不师迹。

    潘先生工笔之蝉,可比于古代美女梳“蝉鬓”发式、着《舞衣曲》咏之蝉衫。

    画夏日之蝉,有盛阳透翅之影。

    画雨中之蝉,墨笔噙水点胸腹背板,因墨见凹凸,因水分块面;复趁湿染赭色,以色沁墨,变化于淋漓之间。

    画飞动之蝉,又是一绝:蝉身如玄璜,色墨浑然,黑而光润;蝉翼如透膜,腋生红紫,扇动薄遽,以蝉翼之轻透,承玄璜之凝重。

       画有法而非法,观潘先生种种写蝉,又往往视画面临时起意,非墨守“一”蝉。不守绳墨是为非法之法,方知所谓“至人无法”。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