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兄弟书坊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尚连璧 作品 保真 山水画精品 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傅抱石

举报
  • 题名:   尚连璧
  • 年代:   2010年至今
  • 类别:   水墨(黑白)
  • 材质:   笺纸
  • 装裱形式:   镜框
  • 尺寸:   80 × 70 cm
  • 题名:  尚连璧
  • 年代:  2010年至今
  • 类别:  水墨(黑白)
  • 材质:  笺纸
  • 装裱形式:  镜框
  • 尺寸:  80 × 70 cm

售价 8500.00

品相 八五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06-10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名人字画 > 国画
    品相描述:八五品
    尚连壁是当代金陵画坛兼具山水与花鸟之胜的名家
    商品描述:
    尚连壁是当代金陵画坛兼具山水与花鸟之胜的名家。生前是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艺术顾问,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师从傅抱石、陈之佛等。早年主要从事版画创作,有《黄金铺地》等作品,由中央文化部对外文化委员会收藏,并在多国展出。中年后主要致力中国画的探讨,山水深受傅抱石影响,意境清新,笔法秀逸,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大写意花鸟则得益於海派吴昌硕的滋养,生辣老到,雄浑厚重,大气磅礴。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性美术作品展,出版有《尚连璧画集》。

    马鸿增(主持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这次尚连璧先生的遗作展,包括这本画册,做得都很精心,使我们一下子见到许多以往很难见到的尚连璧先生的优秀作品,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们更全面地重新认识了尚连璧先生。 1997年,我曾经给尚先生写了一篇评论文章,再看(这篇文章),感到当时对他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因为90年代后期他的画,特别是花鸟画又有了新的突破和发展。所以,希望大家今天能畅所欲言。

    卢星堂(江苏省国画院一级美术师):尚连璧先生是我们的老朋友,但我们对他的认识还不够全面。这次,我们所看到的他这么多的作品,可以说较为充分地反映了他不懈的追求和高贵的品质。好多作品,都是第一次呈在我们眼前,我感到中国的优秀传统这支笔没有丢。多少年来,像这样的写意花鸟,在江苏不是太多,写意花鸟一直是我们江苏的薄弱环节。这么好的作品,对我们同行来说也是一次很好的交流机会。其实他的版画也很好,后来又跟傅抱石先生学山水,通过傅老的手法把生活的积累表了出来,也同样很成功,好多山水小品都充满了他对生活的热爱。他的作品使我们很受启发,也很有教育意义。我相信看展览的人会越来越多。

    许祖良(江苏美术出版社编审):我和尚连璧先生原来就有交往,这次看了展览,觉得这确实是他艺术成就的展示。这次展览应该是非常成功的。而从中我们更感受到他的人品与他的艺术成就可谓浑然一体。这是第一点感受。第二,我们感到从审美的角度看,他的作品不论山水还是花鸟都很大气、大度。尤其是作品笔墨的尽情挥洒,充分地了这种"大气豪情"。他人生的经历是坎坷的,但正如其作品给我们的感觉一样,非常大度,画面气势磅礴,包括花鸟画中出的墨块和浓烈的色彩,都是如此。我觉得尚先生作品有三种突出的美感:灵动的自然美、磅礴的气势美、阔大的境界美。看了他的画,我们的心胸为之一震,酣畅淋漓,赏画的过程也是一次美的陶冶和享受,很有视觉冲击力。这么多的作品,看上去却很有新鲜感,山水和花鸟均既传统又很有变化,所以很耐看。程大利说这是"力能扛鼎"之作,确实如此。

    范保文(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导):今天这个尚连璧先生的遗作展使我很感动。尚先生一直是我的好朋友,更是我的前辈。他的为人非常豪爽,是非分明,心像镜子一样透明,所以你很容易和他交谈、和他交朋友。看了他的画以后,感到很痛快,花鸟画大笔头,功夫蕴藏在这笔头之中。画面的气息和吴昌硕很近,他确实学到了吴昌硕的笔墨精华,但画中更多地体了他的内心世界。所以,我更欣赏他的花鸟画,这在我们省里确实是独树一帜。我想通过这次展览,我们应把他在花鸟画方面取得的成就好好宣传一下。山水画方面,他吸收傅抱石先生的比较多,但他学的是傅先生的灵气,而不像有的画,貌似傅抱石,再一看什么都不是。尚先生与傅抱石心性很近,襟怀坦荡。所以你看到的远不是画面上的东西,它一下子把你拉到生活中来,这些东西都是他画的精妙之处。这次展览比较全面地展示了尚先生的艺术成就,以往我们没机会,而这次我们对他有了更新的认识。

    尹石(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秘书长):值尚先生过世一周年之际,尚辉策划了这个遗作展,可谓意义重大。很多老画家的作品没有得到广泛的宣传,没有在历史上得到应有的承认,很遗憾。这个展览使尚连璧先生的作品有了集中展示的机会,也使我们对尚老的作品有了一个全面的认识。我和尚老已认识了20多年,我对尚老有两方面的认识:一个是他为人耿直大方,敢于说真话;二是他的作品,山水、花鸟都是大手笔,敢于超越前人,构图、用笔、用墨都很大,境界开阔,气势不凡,个性鲜明。他的画,既有八大山人的神韵,又有吴昌硕的笔意。比如梅花有杜鹃花那么大,这很少见,可谓艺高人胆大。在尚老过世一周年的时刻,给他举行这样一个展览很得当,他一直是我们光辉的榜样。

    黄鸿仪(江苏省国画院一级美术师):好像尚老还在一样,2002年我们曾一起去上海看了国宝展。当时尚老谈笑风生,身体很好。我最早和尚老认识是在北京看李可染的画展,那是80年代后期,我们一见如故。当时正是85新潮以后,中国画正处于徘徊期,尚老对艺术的真诚和热情给我留下很深印象,我们交流了许多有关中国画的观点。从早上9点到展览结束,我们一直在那里边讨论边看。对于中国画我们谈了很多。我们感到如果把李可染的画放大,便显得所以我们说中国画的不是照抄西方人的,中国画有属于自己的时代。今天我们看到尚老的许多作品,就是这种可贵的探索精神结出的硕果。同时,我认为尚老的一生做了许多艺术普及工作。他搞了许多展览,如油画、木刻、雕塑,他做了许多默默无闻的事,对于像尚老这样无名英雄我们不应该忘记。

    左庄伟(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一进门,看到"大气豪情"四字,我觉得这恰如其分地概括了尚老的画品、人品。刚才几位先生讲得都很到位,我着重讲一下自己的感受。我对尚老是先识人后识其画,与他交往很早。他给人的印象就是"大气豪情"。他和人交往时,很快就会让人感到非常亲切,非常真诚。尤其是在遇到一些艺术观点和对一些画界问题的看法时,他的话很容易让人产生共鸣。他为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爱憎分明。总而言之,他对事总能从一定的高度和立场,给予明确的评价,好的赞扬,虚伪的深恶痛绝。豪爽、耿直、爱憎分明造就了他的艺术,用笔、用色,都充分地体他人格的魅力。他的画,就像有的朋友所说的那样:大气、大度、气势夺人。今天我看到他的画比较全面,以前只是局部了解了一点。这次好多画我以前根本就没看过。说实在话,尚连璧并不为世人或同行所更多了解。尚老的山水画,我以前看到的并不多。山水画给人感觉有傅先生的影子,如散锋的运用,但是在构图等方面,很有自己的特点,来自于傅抱石,又不同于傅抱石。他的花鸟画,我认为更好。大写意花鸟很难,能放能收的很少,像徐渭、八大山人那样的作品我很难见到。在我们省内的花鸟画界,像尚老这样大胆的艺术处理方式确实不多,比如看了他的梅花,我感到尚老的胆子真大。他并没有把它(梅花)作为具体的物,而是作为一种精神的符号来。所以我看这幅画,并没有仅仅把它当作梅花,而是把它当作一种气势、一种笔与墨的构成所形成的气势来看。这样的作品若在别的展览上,很容易让其他的画黯然失色。

    周积寅(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博导):看了画展,我很激动,在让人激动的展览已经很少。和在座的各位感觉一样,尚先生为人耿直,没有虚情假意,表里如一。在一次笔会上,我和尚先生一见如故,感到很亲切。当时我只看到了他的写意花鸟,没有看到山水作品。今天有幸看到山水作品,觉得画得也同样精彩。他的山水明显受到傅先生的影响,但是只得其神韵,二者之间差别还是很大的。他吸收了傅先生的神韵,用来表示自己的情感很成功,与那些一味模仿傅先生的作品是不同的。他的山水作品生活气息很浓,不过我更喜欢他的写意花鸟。特别是一进门那幅梅花就把我震住了,气势之大,令人叫绝。"远看得其势",这种大气势的作品,这样力的美,很难见到;"近看得其质",有笔墨神韵。 另外,他的花鸟作品表示了自然之美,"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很多鸟和花比较夸张,但给人的美感却很强烈,特别振奋人心。他的作品不用款识,一看便知是尚先生的东西,跟其他人不一样,这很不容易。很多人的画,个性不够,而尚先生则个性鲜明,有突破。在我们江苏,我没看出有第二人能画出这样的花鸟画,即使在全国也很难看到有这样风貌的作品,只因这样,他画的才是自己的东西,正如画册的标题所说大气豪情。尚先生对名和利看得很淡薄,如果没有这个展览,我们很难对尚先生有更全面的了解,而报纸、刊物介绍的也很少。我建议我们大家要好好地对尚老的艺术成就进行宣扬。

    欧阳希君(文化部艺术品鉴定评估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尚连璧先生是我国知名画家,曾师从傅抱石、陈之佛、杨建侯等画坛巨擘学艺,是当代金陵画坛兼具山水与花鸟之胜的名家,是当代中国画界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他在山水与花鸟画方面的探索及其取得的艺术成就对金陵画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的山水画深受傅抱石开创的新江苏山水画派的影响并有所发展,意境清新,笔法秀逸,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他的花鸟则得益于海派的吴昌硕,生辣老到,笔狠墨苍,实是他个性最直观的显露。清新与浑厚、秀逸与生辣、稳静与激荡,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与风格兼容于一身,在中国画家中实为罕见。有评论家认为,尚先生大气豪情、浑厚奔放的艺术风格是以婉约柔弱为风气的当代金陵画坛缺少的。他还是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作品曾获第一届中日美术书法交流大展一等奖。尚连璧对当代中国画的贡献,在今天仍然未能得到应有的评价和重视,不能不说是美术界的一种损失。值得庆幸的是,关于他学术贡献的相关研究已经展开。中国的大写意花鸟每前进一步都很难,齐白石、潘天寿以后基本就停滞了,1990年代后,大写意几乎处于退势,而他的大写意又给人以新的气象。实际上,中国花鸟画可以进一步走向抽象或半抽象,这是在对尚先生作品的解读之后,给我们的新启发。因为尚连璧走出了"以墨化色"的局限,他的山水画比傅抱石则更具有的审美心理和审美风貌。所谓构成意识的融入,正是在这个前提下完成的。尚连璧的山水既是对傅抱石山水的发展,又是他作为一个当代画家对当代人审美图式的一种认识与表达。他的花鸟画虽然多得益吴昌硕的老辣生拙、苍浑雄厚,但也不尽一致。毕竟,尚连璧个人艺术历程决定了他艺术面貌的独特性。著名画家和美术评论家程大利曾这样概括:"尚连璧悟性极好,从版画转入国画取其拙朴而不见呆滞,下笔畅而不涩。以腕力写花鸟,厚重得如纯刀刻石一般,浓墨伴着中锋,敷以重彩,直如重鼓响锣,将大自然的韵致整个儿升高了一个八度。"和吴昌硕相比较,他的这种独特性可以归结为两个方面。一是木刻味,二是色彩感。多年的木刻创作历程,在练就了他的一副好腕力的同时,也形成了他的刀趣木味上的审美范式,这种范式几乎直接显在他在花鸟画上的追求。这就是执刀向木时的一股冲劲、猛劲和狠劲转化为用笔上的果敢、豪放与泼辣;非猛无以果敢,非冲无以豪放,非狠无以泼辣。而在画面构成上,则敢于铺垫大面积的墨块,强化黑白对比的力度,使形象更富有质感和量感。这种情形多用于叶片的处理上,无论是竹叶、桃叶还是芭蕉叶、枇杷叶、荔枝叶,都显示出墨块在画面上的特殊作用,厚重如钝刀刻石。色彩的浓烈、墨块的凝重,被尚连璧猛狠苍辣的运笔统一起来,从而构成了他鲜明的花鸟画个性。这种个性既是他特殊的人生体验和艺术历程的赐予,更是他豪爽性格和刚硬气质的自然流露。相对而言,山水画以文功胜,其境、其笔、其染皆须去躁去火、悠悠然翩翩然;花鸟画则以武功胜,其气、其笔、其墨皆得迅雷不及掩耳,大刀阔斧、不拘小节。因此,集花鸟与山水于一身总有相悖处。吴昌硕以花鸟名世,鲜有山水之作;傅抱石专擅山水,从不涉笔花鸟。而尚连璧恰恰融二者为一身,看似矛盾,却不尽其然。他是用整块的时间画山水,心境恬淡,无忧无虑;间歇,另展一纸横笔挥扫,郁闷豪兴一吐为快。画山水是张,写花鸟是弛,一张一弛正符合生命与生活的节律,这就是他艺术个性中的两面性。清张庚在《国朝画征录》记以没骨花卉著称的恽南田由山水改学花鸟时说,他"好画山水,力肩复古,及见虞山王石谷,自以材质不能出其右……于是舍山水而学花卉。"可见,能将山水和花鸟都画得好,并非人人所具备。在当代金陵画坛,不乏画山水的偶试花鸟或专攻花鸟的浅尝山水的画家,但像尚连璧那样两者皆擅皆精的画家却是绝无仅有的。他正是于此另树一帜,别开生面,焕然出新。

    丁涛(南京艺术学院教授):首先我感到这次展览很有特点,从布展到这个座谈会的举行都很特别。尚连璧先生作品本身的大气豪情引起了大家的共鸣,连我们内心的豪情也激发了出来。几年前,我曾经在《美术观察》给尚老写了一篇评论,主要表达了我对尚老作品的一种雄浑旷达的审美感受。我要补充的是,这次看到的作品比我给他写评论时要多得多。相对于目前江苏的花鸟画坛,尚老的画很有特点,个性鲜明,突出之处有两个方面:一是从外在形式美来看,大气旷达,有一种阳刚之意。这种大气说起容易做起来难。在用笔、用色、构图等各方面他能做到浑然一体,气势夺人。二是从内在精神来看,他的人文意识很浓厚。那些八哥、金鱼等都体了一种精神,表面上画的是花是鸟,其实画的是人。 在这本画册里,我也看到尚老画过《毛主席挥手我前进》的题材,毛主席像也画了不少。那是一个时代的印记,我本人也画过不少。尚老的主席像画得很细,几乎等同于照片。若要问这与他在画的花鸟有没有关联,我看是有的。至少,他对人生的认识,对世态炎凉的体悟就比较深。作为知识分子来看,他的作品很有个性,作为普通百姓来看,也很受欢迎。艺术作品本身是干什么的?这正是问题的答案。艺术不是玩弄,不是炫耀,要表一种精神,而尚老内外一体,解决得很好。从内在的人文精神到外在的阳刚之美,充分表了他的独特个性。我想,尚老的作品将在画史上,至少是江苏的美术发展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一页。因为是遗作展,画画的人已离我们远去,但作品所传达出的生命力,所显示出的视觉冲击力是永存的。

    傅二石(江苏省国画院一级美术师、傅抱石纪念馆名誉馆长):今天看了这个展览,感慨很多。连璧兄大我六岁,我们交情深厚。一年前,连璧兄突然离世,作为他的好友,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当时尚老的告别仪式比较简单,而今天的遗作展,权且是一个补充,这给了我一次哀悼、怀念的机会。连璧兄的一生确实可以说是献身给了艺术,不管是何种逆境都没有动摇过他对艺术执著地追求。作为画家,这种精神非常可贵,对此我和连璧兄有着共同的感受。说起种种遭遇所带来的回忆,我真佩服连璧兄面对打击仍然保持着极其旺盛的艺术创造力。还有他始终乐观地面对生活,这正如连璧兄留下的各种照片,脸上总是保持着一种乐观、开心的表情。这正是他性格的,画家的艺术面貌与其性格是分不开的。大家都提到连璧兄的作品充满着大气豪情,这非常确切。他在南师读书时受到我父亲的影响比较大,而且这种影响贯穿了他的一生。我父亲一生追求的也正是大气豪情,连璧兄继承了先辈的艺术造诣,并加以发展。从这点来看,连璧兄走的是一条正确的路。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学我父亲的人并不少,但更多的是从画册上练就了一手仿真术。连璧兄则从我父亲的精神实质着手,在走自己的路,这可以从这些遗作中得到证明,特别是山水作品,追求大气,讲的容易做起难,好多人都想学傅抱石的大气,并非人人都可以学到,关键是继承方式要对。同时,我也要强调,艺术的风格与艺术家个人风貌关系极大,这勉强不得。而连璧兄的性格与我父亲恰恰是一脉相承。连璧兄乐观的生活态度,坚忍不拔的意志有助于他达到大气豪情的境界。对连璧兄的艺术造诣,我也要向他学习。

    张尔宾(十竹斋研究部主任、国家一级美术师):看了画展,我既高兴又遗憾。高兴的是看到了这么多好作品,见画如见人。尚老的匆匆离去,使我想到这样的画展为什么不在生前办,所以很遗憾。不论江苏还是全国,吴昌硕、齐白石以后,大写意花鸟并没有什么大家出,而尚老则可以说是异军突起的一位。尚老的笔墨内涵、文化底蕴往往比起同行要技高一筹。遗憾的是尚老生前并没有得到应有的评价和地位。好多画家作品的商品化倾向非常突出,有笔墨无性情,而尚先生的作品则不是如此。我想,将来的画史应该给尚老留下一个恰当的位置。

    张广才(江苏教育学院美术系主任):我和尚老既是同乡,又是他的晚辈,同样也是忘年之交。十几年来,我经常登门造访尚老,喝酒聊天.从尚老身上我们可以学到许多,他本人就是一本打开的书。尚老的人生可谓历尽坎坷,却始终保持着对艺术的执著追求,这种精神在商品气息浓厚的当今社会尤为重要。尚老又总是那么乐观旷达,个性率真,敢于说真话,这些在他的作品里都有充分的体。另外,尚老艺术功底深厚。大学期间的系统学习,对油画、版画、雕塑等多种艺术品类的涉猎,使他的中国画创作厚积薄发。正是如此,看了他的作品我们才有了一种"大气豪情"的共鸣和享受。我是怀着深深的缅怀之情看完尚老的遗作展的,作为一名大学教师,我想应该把凝聚于作品中的内在精神传达给学生。

    张厚存(江苏省油画学会理事、泰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二十多年前,我在南京办画展时认识了尚先生。因为早就听说过尚先生曾在靖江生祠中学教过书,所以我特地拜访了他。尚先生南师毕业后被分配到了靖江生祠中学,因他破天荒地在中学美术教育中使用模特和石膏像等教具,引起校方领导的反感,并把他打成右派。从此经历坎坷,半生遭受磨难,他的作品正是他生命历程的浓缩,他的所谓大气豪情,正是和命运斗争的精神突显。

    罗邦泰(江苏省美术馆学术部副主任、高级美术师):尚老的画让我们这些晚辈受益非浅。从审美上讲,雄强大气是一种美,精致细腻也是一种美,但我想前者应更重要。因为为了更能迎合商品化的市场需求,后者已成泛滥之势。尚老的画险峻雄强,并不追求过分的完美以取悦世人,但却更能震撼人心,充满视觉张力。当代人的心量往往不够大,所以我们更需要倡导这种画风,我们需要这种率真和朴实。

    李芹(江苏省美术馆收藏部副主任):在当代江苏 ,尚老是令人尊敬的老一辈画家。尚老的作品时代感强,为了适应艺术反应社会实的需要,他曾进行版画创作,从80年代开始尚老则更多地从事国画创作。江苏是中国画传统积淀深厚的地方,尚老的中国画同样也得益于江苏的地域性优势。再者,他个人的豪放性格更有助于他在创作上兼收并蓄,最终形成雄强大气的画风。我想,这些对于我们后学者无疑有着可贵的启发意义。

    白光华(江苏丰县宣传部副部长、丰县文联主席):我受丰县宣传部的指派专门来参加尚老的遗作展。各位专家学者对尚老人品、画品的肯定,使我感到很骄傲,这也是我们丰县人民的骄傲。丰县地处江苏西北部,虽是很偏僻,却人文荟萃,尚老的艺术造诣正是为我们丰县增光添彩。

    马鸿增:这个画展和研讨会,给我们提供了重新认识这位艺术家的机会,对于这位我们以前没有足够关注的画家的重新解读,让我们更加感到中国画最重要的审美特征是它的"书写性",尚连璧先生那张最大的梅花作品,纯粹是红与黑交响的抒写,他的笔墨之中,完全是他人格的自然流露和精神气质的自然释放。中国的大写意花鸟每前进一步都很难,齐白石、潘天寿以后基本就停滞了,1990年代后,大写意几乎处于退势,而他的大写意又给人以新的气象。实际上,中国花鸟画可以进一步走向抽象或半抽象,这是在对尚先生作品的解读之后,给我们的新启发。

    配送说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