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鬼(5)

(货号:信联1)
尸鬼(5)
  • 尸鬼(5)

作      者:(日),小野不由美著

出 版 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出版时间:2012 - 07

印刷时间:

印      数:

装      订:平装

版      次:1

开      本:16开

页      数:

字      数:

I  S  B  N:9787546393490

举  报

售      价:43.90元 原书售价:87.8元

品      相:十品

上书时间:2017-09-14

购买数量:
(库存2件)

商品分类:

综合其他

详细描述:

【编辑推荐】:
    一部充满死亡、绝望、唯美爱情的恐怖巨著!
    登场150人,陆续离奇死亡近100人……东野圭吾、村上春树极度推荐。
    国宝级女作家小野不由美代表作大陆简体版全球首发
    全日本公认最恐怖的悬疑小说!出版14年各创下560万套的销售纪录
    超级漫画大师藤崎龙亲自操刀漫画版, 2010年推出动画版!
    大陆简体引进版全球首发,同名电影将由投拍《3D贞子》制作方重金投拍!
    众多读者与媒体评价:看完《尸鬼》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恐怖。
【内容简介】:
    一个充满死亡与绝望的恐怖故事!
    一个只有3000多人的小村庄,忽然被惊悚与绝望所侵蚀,村里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奇死去……故事的舞台是人口只有3000多人左右的小村落——外场村。村子只有一条国道可以与外部相连,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庄里,还保留着土葬这种习俗。和平的村落最初发生了小小的变化,不知道从哪里移筑而来的旧的西方式建筑,不知从何而来的西方建筑里的居民,某日被毁坏的村中神像。
    有一天,在山里发现了三条尸体。虽然村庄里唯一的医生尾崎敏夫虽然觉得这起事件充满了疑点,还是没有把这作为特殊死亡处理,而是对外公布成普通死亡。可是那以后,村庄里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奇死去了。
【作者简介】:
    小野不由美,(1960年12月24日-)是一位日本的作家。于大分县出生,大谷大学文学部佛教学科毕业。
    小野不由美在大学时代是京都大学推理小说研究会的会员。丈夫绫辻行人是该会的前辈。
    1986年  与推理小说名家绫辻行人结婚
    1988年  Teen's Heart 少年心的《生日前夕不能入眠》(バースデイ.イブは眠れない)出版。
    1993年  《东京异闻》成为了第5届日本幻想小说大赏的最终候补作。
    1998年  用了3500张原稿纸的大作《尸鬼》打入畅销书龙虎榜。
    2002年  NHK把她的作品《十二国记》动画化。
    2003年  被日本Yahoo!用户选为2003年度最佳悬疑小说作家第6位。
    2003年~2004  年本格最佳悬疑小说作家(原书房)7位。
    2006年 NHK把她的作品《恶灵系列》(又名:奇幻贵公子 或 Ghost hunt)动画化。
    2010年 她的作品《尸鬼》动画化。
    由于在她的《十二国记》世界里的人物对国王尊称为“主上”,她有不少支持者都叫她作“小野主上”。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终章
解说

【媒体评论】:
    身为非人的律子和夏野,以及身为人类的静信,是典型的和平主义者,代表超越自我的神性
    沙子,清水惠,尾崎敏夫和村里面的众人都是无法超越本能的家伙,代表沉沦于本能的恶。
    这书是把尸鬼放在和人类同样的高度上来讲的,更像是讲对立种族之间的关系,不是在宣扬适者生存弱肉强食,更不是人本主义。你可以支持任何一方,但是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作者根本没有站在人类的角度上讲故事,而是在描绘一幅困于本性和超越本性的众生相。受困于本性的注定会被神遗弃,作者明显在歌颂夏野和律子的伟大,鄙夷村民的恐惧和仇恨,并且利用辰巳和桐敷正志郎对沙子表示同情。
    最终,沉沦于本性的村庄和尸鬼们下场都一样,因为本性即地狱,无法超越会越陷越深,他们同样都被神遗弃了。作者其实可以让沙子和尾崎敏夫同归于尽,不过那样就太阴暗了。
    ——豆瓣读者 子夏花朝评论
    
    于尸鬼的存在方式的确很难称之为可宽恕的,因为无论如何杀人都是不可作为生存条件而被提上议程的,毕竟在这世界上的规则都是由人来制定的,但事物出现必有其缘由,尸鬼不可能一开始就是作为杀戮和被杀戮的对象而诞生的吧,那是种错误,但他们之前还都是人,成为尸鬼之后也有人的感情和理智,饥渴会泯灭人性,对尸鬼盲目的恐惧和排斥又何尝不是?
    又有谁能像夏野那样从看见小彻之时就只将他当小彻看待,不是异类不是尸鬼,那就是他朋友,先想到的是如何救助,在思考无果之后在小彻杀死他之时都没有彻底放弃希望,有谁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就连医生在看见自己妻子变成尸鬼时也拒绝再将她当成一个人来看待,但很明显那女人还有意识,会哭也会疼,难道她就一定要因为并不属于自己的过错而惨遭折磨,成为尸鬼根本就不是她自己的意愿,况且她还未杀过人,人们要因为异类们尚未犯过的错而责罚他,只因为他是异类是尸鬼吗?
    杀人者必然受罚,那杀尸鬼者呢?
    故事最大的引人深思之处估计就在此了吧,当然还有很多点,我不是为尸鬼开脱,但我觉得人类未必就会更好一些,毕竟人性之劣犹如深潜于文明社会的炸弹,稍不留神便能蓬发出如此令人惊颤的戏剧。
    尸鬼说到底是不存在的,而人则比比皆是。
    ——豆瓣读者   阎浮评论
    
    《尸鬼》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惊悚故事,这里面涉及到的哲学命题和社会学命题其实都是很有学术价值的。下面是我想到的一些内容,欢迎批评和指正:
    1 种族的正义和道德
    故事里面最大的矛盾就是人类和尸鬼之间的矛盾。作者成功地描绘出了双方的立场:都需要剿灭对方,都要活下去,都崇拜善良和爱这些价值观。如果要简单地论断谁是正义的一方,谁是邪恶的一方,未免太过于幼稚。虽然尸鬼强行咬人吸血很残忍,但是人类大屠杀尸鬼也同样血腥,即不顾日常生活里的感情和身份,也不管对错和怜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跃然纸上。
    现在这个年代,多元文化主义秉持”无对无错“的观点,似乎在故事里面有所反应,很颇受粉丝欢迎。但我们在调整自己立场的同时,也必须注意到,尸鬼存在的不可持续性和吸收成员的非道德性。由于这些先天的限制,人类注定是更加道德,更加需要同情和理解的一方。
    2 人性的坚强和软弱
    至于这方面,文中提到最多的就是人类和尸鬼之间的惺惺相惜了。有看到家人一个个死去最终歇斯底里乱杀一通的人类,也有宁可不喝血饿死也要保护家人或者朋友的尸鬼,令人概叹不已。故事里面的医生,一方面显得对很多患者都铁血无情,甚至连自己死去的妻子都可以用来做实验;但他为了保护众人,完完全全地放弃了逃走的机会,牺牲了很多来守护村子。
    包括尸鬼核心成员们在内,故事里面这样的人物还有很多,他们的点点滴滴都在提示着我们,never make a simple judgement.
    3 日本农村社会结构中的宗族势力
    毫无疑问的,在故事里面多出有提到或者有暗示;包括几大家族的势力垄断公共服务行业,从而垄断了村子里面的宗教和世俗业务话语权;被强化的社会规则:如长老议事和拜访邻居等,这些都是有趣的民俗学材料。
    在故事里面,宗族势力都在尸鬼的压力下分崩离析,他们给继承人们带来的压力也在不断瓦解消失当中;这或许也从侧面反映了一个未来的发展趋势。
    总结地来说,《尸鬼》反映出的主要矛盾即是精神层面上的,也是现实层面上的:沟通的矛盾。如《旧约》里面提过的巴比伦之塔,人们无法互相沟通,没有办法相互理解和信任,从而引发了很多矛盾和悲剧。在这个死气沉沉的世界里面,尸鬼的出现和消失不过是很短的一个插曲而已;其中反映出来的人的孤独,痛苦和寂寞,才是真正的社会心理学原因。
    ——读者 太空人评论
【文摘】:
    十一月八日凌晨三时许,消防署接获民众报案,沟边町西北方的山区发现不明亮光,疑似森林大火。
    气温九点六度,湿度百分之六十二点三,风速每秒十二点八米—在这种异常干燥的气候下,发生森林大火一点都不足为奇。
    听到无线电的信号之后,好野立刻抛下手中的杂志,朝着派出所飞奔而去。
    派出所的北边是一大片连绵不绝的山峰,白天的时候可以欣赏到晚秋的天际与苍绿的山岭连成一片的美景。四处丛生的常绿木、若隐若现的山棱线,点缀着些许火红的枫叶,这种美景对好野而言早已司空见惯,闭着眼睛也想象得出来。
    如今脑海中的美景被点点繁星所取代,山棱线化为幽黑的阴影。漆黑的天空到处散落着明亮的光点,仿佛天上繁星坠落一地似的,没有人知道那些星星到底是从哪来的。
    “德兄,看到了吗?”
    同事紧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好野转过头回答:
    “没有。”
    刺骨的山风从正面直扑而来,吹向位于山脚的市镇。干燥的夜风毫不留情地从制服的领口钻进体内,冻得好野不由得伸手拉起衣领。
    沟边町北部的山区大约占全町三分之二的面积,町内大部分的人口都集中在剩下三分之一的沟边町市区,不过还是有少数的村落散布在山区里面。好野现在亟欲得知的就是那些疑似森林大火的亮光到底是不是发生在那些山区村落。
    其实就算真的发生在那些山区村落,也没什么好紧张的。那些村落全都位于狭窄的山谷地,彼此互相隔绝,而且历史十分悠久,居民大多集中在一起。最重要的是每个村落都有自己的消防团,随时因应异常干燥所引发的大火。这些消防团不但人手充足,水源也不虞匮乏,万一真的发生大火,光靠自己的力量也能加以扑灭。真正麻烦的是大火烧进山里的情况。
    好野一边缩着身子抵御寒风,一边注视着黝黑的群峰。这里没什么高耸的山峰,几乎都是起伏平坦的丘陵而已,相当适合外地人在假日前来踏青。然而山脊的结构相当复杂,使得对外交通十分不便。山腰种植的多半是杉木、桧木以及枞树一类的常绿木,根部的野草却早已干枯,轻轻一碰就会折断。万一发生森林大火,后果绝对不堪设想。好野不由得想起今年夏天连续在广岛、冈山一带发生的森林大火。
    (希望这只是普通的民房失火。)身后的同事仿佛听到好野内心的祷告似的压低嗓音:“万一是森林大火,那就麻烦了。”
    好野点了点头。大火一定会吞噬干枯的野草,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开来。再加上每秒将近十三米的强风助长,恐怕连北部山区的几个孤立村落都难以幸免。最糟糕的是现在山风正朝着沟边町市区猛烈地吹着。
    好野带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抬头望着眼前的山岭,拉住衣领的双手又紧了一点,却还是冷得直发抖。
    贯穿山区南端的道路早在几年前就通车了。自从位于平地一角的外环道正式启用之后,原本全都是稻田的土地也迅速发展了起来。四处林立的住宅区淹没了原本的稻田往北延伸,现在连半山腰都看得到富丽堂皇的别墅,平地和山区完全融为一体。
    就在好野暗自于内心祈祷的时候,一阵刺耳的警笛声突然响起。好野反射性地转头望着身后的派出所,只看到几名年轻的队员匆匆忙忙跑了出来。
    “看到火光了!在外场一带!”
    消防车沿着流经町内的尾见川一路北上,进入沟边町北部的山区。截至目前尚未发现任何异状,只有远处若隐若现的山棱线依稀可见。
    那慵懒的起伏,在略为阴蓝的夜空下蔓延,黎明前的国道十分悠闲。离开市区之后,除了迎面而来的刺骨夜风之外,看不到其他车辆。
    宁静的夜晚,单调的山岭,然而大伙却没有心情享受这片刻的悠闲。道路沿着河岸和山脚蜿蜒而行,低缓的地形扼杀了挖山洞开道路的决心,结果使得要前往北方村落的一群人不得不沿着道路先往南走。类似的情况在这里多有所见。然而大火不会绕远路,只会在风势的助长下直线前进。
    一想到这点,无数的弯道就让人焦急不已。在山里迂回前进了一段时间之后,众人终于看到前方公路微弱的灯光。绽放于黑暗中的路灯连成一线,直指前方的山谷。
    道路的尽头是仿佛将山谷切成两半的山脚,北边就是外场。严格说来应该是旧外场村才对。四百户人家沿着溪流比邻而居,人口大约有一千三百,是山区村落中规模最大的一个。
    “没发现什么异状。”好野对年轻队员点了点头,表示满意,“天亮之后,应该就看得到黑烟了吧?”
    这时,好野突然发现一个惊人的巧合。听到无线电信号之前,好野正在阅读一本杂志,那本杂志是上个月不幸去世的前田队员所遗留下来的。前田就住在外场,好野还记得当初他拿着这本杂志到处吹嘘,说他有个作家邻居。印象中那应该是一年半前的事情了。这本杂志刊登了几篇跟外场有关的心情随笔,前田还特地在那一页贴上书签,喜滋滋地拿给好野。之后这本杂志就一直被放在书架上。
    前田好像是病死的,他比好野还要小上一轮。当时他的家人将他的遗物全部带走,却独漏了这本堆在书架上的杂志。
    好野一边回忆这些往事,一边听着无线电传来的信息。消防本部似乎还没掌握情况,不但对失火现场的状况都不清楚,甚至连失火地点在哪里都不知道。
    好野询问坐在驾驶座旁边的队员。
    “还没联络上外场的消防团吗?”
    这时,一直拿着无线电的队员转过身来。
    “消防站好像没半个人留守。”
    “搞什么啊!”
    异常干燥警报早就发布了,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种天气随时有可能发生森林大火。消防本部甚至还命令各消防团提高警觉,照理说消防站应该随时都有人留守才对。
    “团长呢?”
    “在派出所的时候就打过电话了,不过没有人接。”
    “外场的团长不是最近才刚换人吗?有没有联络过新任团长?”
    “我们就是打给新任团长。”
    好野轻轻地啧了一声。消防署和消防团严格说来是不同的组织,两者的地位互相平行。消防署只是消防团的指导单位,欠缺直接的管辖权,因此对消防团往往没什么约束力。
    “团长的家和消防站该不会全都被烧毁了吧?”
    听到年轻队员这句不太像玩笑话的玩笑话,好野不由得皱紧双眉。若情况真的这么危急,照理说早就应该接到外场消防团的报告才对。然而,不祥的预感一直占据好野的脑海。会不会现场早已陷入一片混乱,对方连打电话求救的时间都没有?……
    车子又通过一个弯道,从山脚的另一边钻出来朝着西北方前进,横跨国道的公路桥墩顿时映入眼帘。公路的路面被路灯照得有如白昼一般,笔直地朝着漆黑的丘陵延伸过去。这时大家发现前方出现异样,点点星火布满黑色的星空,仿佛被人撒下了金粉一样。
    好野和其他同车的队员同时大叫一声,他们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这不是普通的民宅失火,而是最可怕的森林大火。在路灯照耀之下还看得到那么多光点,证明这场森林大火的规模绝对超出想象。
    “天哪……”
    不知道是谁勉强挤出了这句话。驾驶座旁边的队员连忙拿起无线电,向本部报告现况。那种规模加上这种强风,光凭派出所的人力绝对控制不了,他们需要外界的支援。
    扑灭这场大火到底需要多少时间(应该说需要多少天才对)?到底有多大面积的山林会遭到烧毁?到底要付出多大的牺牲与代价?
    好野下意识地握紧放在膝上的双拳,看到一辆开着大灯的车疾驰而来。好野打算请那辆车的驾驶员放慢速度,于是将头手伸出车外,朝着逐渐接近的来车大力挥手。
    来车是一辆普通的厢型车,消防车与对方的车就在中线附近停了下来。好野摇下车窗探出身子,厢型车的驾驶员也把车窗摇了下来。
    “你是从外场来的吗?”
    好野的声音被阵阵强风吹得断断续续的。强劲的风势让大家看不到火灾的黑烟。然而,四周的空气充满着火场特有的焦味。
    厢型车的驾驶员轻轻点了点头。对方的年纪有二三十岁,由于昏暗的光线虽然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不过看来似乎还挺平静的样子。只是脸上和衣服沾满污垢,好像才从烂泥里面爬出来一样。好野原本以为对方身上的污泥是斑斑血迹。在光线不足的情况下,身上的污泥的确看起来很像血迹,好野替自己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外场现在的情况怎样?”
    对方的声音十分平静,就像失去了感情一样,也或许是虚脱所致,不过在强风当中却听得很清楚。
    “森林大火。火势从北面山区开始烧起,一直烧到村子里。”
    好野沉吟片刻。
    “规模怎样?”
    “规模相当大,火星就像下雪一样飘散下来。”
    —还有什么情况比这个更严重的?
    某名年轻队员批评外场分团没尽到责任,驾驶座旁边的队员正在向本部报告目前的情况。好野举起右手向厢型车的驾驶员致意。对方开走之后,消防车也摇下车窗继续前进。这时,看着后视镜目送厢型车离去的好野不由得吞了口唾液。
    厢型车的后方堆了好几具棺材。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钟,异样的光景却让好野印象深刻。厢型车将后面的座位全部放倒,上面载着好几具白色的大木箱。木箱的另一边则开了一个小小的窗户,好野甚至还记得那些棺材都是两扇门对开的设计。
    好野张大了嘴巴目送厢型车离去。他本来打算掉头追上去将厢型车叫住,后来却打消了念头。在这里看到棺材是很正常的。
    外场本来就是专门制作卒塔婆和棺木的村子。从驾驶员的模样看来,现场的情况似乎真的相当混乱,根本没时间收拾细软,只好将贵重物品装进平时赖以维生的棺木里面匆忙逃出。或许那些棺木原本就要交货了,所以才一直堆在车上。
    那幅光景虽然令人心生异样,但现在并不是追究小细节的时候。外场有为数众多的木料行,这才是令好野担心的地方。
    消防车继续沿着国道北上。穿越公路的高架桥,沿着溪流转了一个大弯之后,位于国道前方的外场就整个尽收眼底。
    北面山麓已经陷入一片火海当中,赤红的烈焰从下而上将山麓的植被完全吞噬。在耀眼的火光照耀之下,群山的棱线就像是一条黑色的长绳。起火点恐怕是在外场的北方不远处,山的另一边想必早已被烈焰覆盖了。
    火场的焦味伴随阵阵浓烟飘入消防车内,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山麓一角的火舌高高蹿起。枞树林不敌烈焰的摧残,靠近北面山麓的几栋房屋早已被火舌吞噬,现场到处是匆匆离去的车辆,晃动的车灯看起来就像是鬼火一样。
    火星散落一地。不,应该说火星在强风的吹袭之下,就像雪花一般到处流窜。
    眼前的惨状让车上的所有队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面对这场毁灭性的森林大火,区区一辆消防车又起得了什么作用?
    是的,他们的确无力改变什么。
    这场惨剧不是事件的开端,而是结束。打从今年夏天开始就一直在暗中进行的神秘事件,到此正式画下句号。
    或许对某些人来说,事情的开端还要再往前推演个一年左右。无论如何,七月二十四日凌晨,整件事就已经朝着无法避免的结局发展。
    从那一天开始,这个被称为外场村的村子,就已经注定要与周围一千公顷的林地共同走上灭亡的道路。
    ……

您可能感兴趣的商品

临时通知

各位书友,有喜欢的图书直接下单付款就可以,,本店主营正版新书,请放心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