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专业技术书店
  • 盛世皇后/白鹭成双

盛世皇后/白鹭成双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 ISBN:   9787550020030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作者: 
  • 出版社: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 ISBN:  9787550020030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售价 17.40

品相 九五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7-03-13

数量
库存5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工程技术
    品相描述:九五品
    全新
    商品描述:
    盛世皇后/白鹭成双/9787550020030详细目录
    基本信息

    书名:盛世皇后

    定价:28.00元

    作者:白鹭成双

    出版社: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11-01

    ISBN:9787550020030

    字数:

    页码:312

    版次:1

    装帧:平装

    开本:16开

    商品标识:jd12019001

    编辑推荐

    \n一朝穿越,变成女扮男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
    她是名闻天下的忠臣,也是皇上千万百计想弄死的人!
    有问题,她上!有刺客,她挡!有造反,她压!
    君要臣死,臣不想死怎么办?
    “皇上,您看以身相许,可以免死罪吗?”
    继《美景未迟》后,白鹭成双又一力作,强势来袭!

    内容提要

    “我叫花春。”
    最初见面给皇帝这样自我介绍的时候,她从他的脸上看见了天下难得一见的好看笑容。
    可惜的是,这死面瘫一辈子也就只笑了这么一次。
    看电视剧的时候花春迷上了里头的一位丞相,觉得他长得帅又霸气。但是穿越进电视剧后她才知道,这丞相是个女的,而且和皇帝水火不相容。
    花春,一个二十多岁青春美少女,机缘巧合之下,莫名其妙地就穿上了男装,站在那少年皇帝身边,成了一个刚正不阿的忠臣。
    有刺客,她替他挡,有人造反,她替他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皇帝还是想方设法地要弄死她。
    二十一世纪共产主义优秀接班人能这么轻易被弄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歹是政法系高材生,她不信还治不了这古板的封建帝王了!
    可是,谁能告诉她,只不过是对一个男人动了心,为什么会被他亲手架上火堆,当妖孽处死?
    宇文颉,看着我的眼睛,你当真舍得下我吗?


    目录

    第一章
    上一秒她还在对着电脑屏幕哭得稀里哗啦,大喊“放过花丞相,冲我来”,下一秒,这宫廷之刑就当真冲着她来了。巴掌宽的板子一点儿没含糊,高高抬起,重重地打在她的屁股上。

    第二章
    花丞相被打就是因为他言行太一致了,说不给皇帝面子就不给皇帝面子,有什么话都当面直说,以至于戳了皇帝痛处。

    第三章
    被当庭杖责是很丢脸的事情,换成承受力不好的老头子,回去就得悬梁自尽了。也幸好太后让皇帝来花府亲自慰问了一趟,给了花家台阶下,不然花家可当真抬不起头了。

    第四章
    听了她的话,皇帝好像有点儿感动,看了她半晌之后,开口道:“丞相的忠心,朕算是明白了,不过污了这紫辰殿可不是什么好事。”

    第五章
    “既然爱妃这么大度,那就派人去查明真相,再行处置吧。”他看着花流萤笑眯眯的脸,道,“若是花丞相当真假传圣旨,便该受抄家流放之刑,所有亲属同罚。”

    第六章
    深吸一口气,宇文颉眸子里的神色很沉重:“你是不是喜欢男人?”
    啥?
    差点儿没坐稳摔下软榻,贺长安哭笑不得:“皇上这话是怎么说的?臣只是没遇见当真喜欢的人,怎么就成了喜欢男人了?”

    第七章
    脱了龙袍,宇文颉里头就只有一件薄薄的里衣,闻言眉头又皱了起来,自己的外袍都还没穿,大步走过来就直接捏住了她衣裳上的扣子。
    “堂堂男儿,更衣都不会,丞相真是给我大梁丢人!朕亲自伺候你如何?”

    第八章
    “恭贺丞相大婚,皇上特意下旨,赏赐花丞相宫绸三十匹、黄金百两、鎏金点翠梅花簪十对、白玉如意一双、宫佛一座、金牡丹头面两副,以奖丞相忠君之心。”

    第九章
    她活了二十多年了,头一次觉得自己是被爱着的。她简直被这小姑娘感动得不要不要的,尔虞我诈见得多了,这么傻白甜的姑娘当真是很少遇见。有这么一瞬间花春甚至想变成个男人,把她当真娶回来算了。

    第十章
    花春一愣,跟小学生似的举手:“报告陛下,臣也姓花,臣不想进后宫。”帝王眯眼,目光往下,落在她今晚格外鼓的胸膛上:“你怀里藏了什么东西?”

    第十一章
    秦公公开始动脑筋了,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啊,他瞧着皇帝对丞相比对嫔妃都好,再加上先前那些小情绪,莫不是……当真爱上了男色?

    第十二章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阿弥陀佛。他是个男人,是他的臣子,不是后宫妃嫔,不可亵玩。自己也不是断袖,不可能对男人有兴趣。

    第十三章
    一瞬间他就觉得花京华可爱了起来,果然是没有对比就不会明白,现在他当真想回去奖励他两包小鱼干!

    第十四章
    宇文颉大概是料到了她会咬人,干脆伸腿压了她的腿,一只手按住她两只手,另一只手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逼得她将脖子露了出来。

    第十五章
    “朕是说,丞相要是觉得太过耻辱,那也没有办法,方才你已经谢过恩了,朕一言九鼎,也不是能随意收回来的。”他道,“一千两黄金,难不成还比不上丞相穿一次女装?这买卖,朕觉得丞相不亏。”

    第十六章
    虽然一直对宇文颉没啥好感,但是一想到他这么深切地爱着自己,花春就觉得他突然可爱起来了,忍不住开始脑补“霸道皇帝爱上我”系列文,接下来皇帝就该对她极好,想办法帮她变回女儿身,然后收纳进后宫,让她呼风唤雨,成为千古一后!

    第十七章
    深吸了一口气,贺长安神色严肃地道:“臣知道花丞相有些男生女相,也有些柔弱,但是他是个男人。”

    作者介绍

    白鹭成双,青春言情类畅销书作家,作品风格轻松欢快,情节设置跌宕起伏,已出版图书《美景未迟》等。

    文摘

    第一章
    在每个月被痛经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时候,花春曾经向上天祈祷:神啊,让她变成个男人吧,这样就不会这么痛苦,还能不穿内衣到处跑,冲着美女吹口哨,站着朝天撒尿,遇见帅哥随便抱,想想都觉得美好啊!
    但是现在,当她真的变成一个男人,趴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的时候,花春有点儿慌,因为周围少说有上百号人,正齐刷刷地盯着她的臀部。
    场面有点儿尴尬,花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上一秒她还在对着电脑屏幕哭得稀里哗啦,大喊“放过花丞相,冲我来”,下一秒,这宫廷之刑就当真冲着她来了。巴掌宽的板子一点儿没含糊,高高抬起,重重地打在她的屁股上。
    “啊--——”
    这比小时候被老爸抡着巴掌扇要痛多了,一板子下来,当即就疼得她大叫了一声,声音之嘹亮,堪比乡下清晨六点的公鸡。
    许是没料到她会这么号一嗓子,周围的人都被吓了一跳,接着就有个白胡子老头从旁边扑了出来,跪在她前头不远的地方,朝着台阶一个劲地磕头。
    “皇上,花丞相哪怕言语冒失,所言却是字字铿锵、句句忠诚啊!断然没有忤逆之意,还请皇上从轻发落!”
    这台词有点儿耳熟,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跟着在白胡子老头之后,两边又有不少人跪了出来,齐齐地高呼求情。
    “皇上,花丞相为的是江山社稷、黎民百姓啊!忠言逆耳利于行,请皇上宽恕!”
    “老臣愿意代花丞相受罚,恳请皇上,不要令忠骨寒于这廷杖之下!”
    背后用刑的宫人好像被这场景感动了,板子停在半空,愣是没落下来。
    趁着这个机会,花春费劲地抬头朝那台阶上看了一眼。
    眼前的场景,花春总觉得在哪里看见过:八级玉阶梯,上头是明黄的仪驾,左边站着个美艳的皇妃,右边站着个没胡子的公公,中间站着的皇帝一身五爪龙袍,花春看不清楚他的相貌,只感觉他身材高大,给人莫名的压迫感。
    看着这么多人跪了出来,他好像冷笑了一声,目光穿过空气,落在她……旁边行刑的宫人身上。
    就这一个眼神,旁边的宫人立马跟充了电一样,板子啪啪啪地就朝她打了下来!那力道、那速度,跟砸年糕似的,疼得花春不顾一切地嗷嗷叫了起来。
    这是倒的哪门子的霉!她记得自个儿分明是在家里看电视剧的啊,还正看到精彩的地方,暴戾无道的君王要杖责俊朗无双的丞相了,为什么一转眼,挨打的成了她自己?!
    清晰的痛楚提醒着她,这不是在做梦。然而,出身小康家庭,没吃过苦、没受过累的花春同学,压根经不起这古代的杖刑,打了还不到二十下,她就直接双眼翻白,晕了过去。
    “花丞相!丞相啊!”
    陷入黑暗前的一刻,她耳边响着的全是几个老头子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花春努力回忆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是这样的,她刚辞职,心情不是很好,闺密就给她发来一部电视剧,据说精彩纷呈,堪比AV……不是,是剧情丰富,人物丰满,值得一看。于是她就关起房门一个人看了起来。
    这电视剧是励志类的,故事梗概是一个少年丞相,作为花家独子,二十岁进入朝廷,辅佐脾气不太好的皇帝成为一代明君。刚看到第二集,花春就忍不住被剧里的那位丞相给吸引了。
    说来也奇怪,这电视剧的演员都是生面孔,没有一个明星大腕,但莫名地就让她觉得很喜欢,尤其是那花丞相,相貌太过英俊,又一身禁欲气息,没由来地就让人觉得心疼。
    所以,当那昏君要杖责花丞相的时候,花春忍不住就抱着电脑屏幕大喊了一声:“放开花丞相,冲我来!”
    只听天空中传来一声巨响,老天爷闪亮登场,一道白光从屏幕里一闪而出,然后,她就躺在了这廷杖之下,屁股遭殃了。
    这就是花春穿越的全部经过。
    宣政殿前,宇文颉看着下头长凳上昏过去的人,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旁边的秦公公偷偷瞧了他几眼,才拱手问:“陛下,还要继续杖责吗?丞相大人已经昏厥了。”
    旁边妖艳的贵妃也抿唇行礼:“陛下,丞相应该已经知道错了,就暂且饶了他这一回吧?”人都已经昏了,再打下去,皇上就当真坐实了暴君之名。
    几个老臣跪在下头老泪纵横,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劝了。
    当今皇帝喜怒无常,实在令他们担忧国之将来。花丞相是朝中少有的敢直言之人了,若是连他都被打得再也不敢说话了,君王将如何明得失?
    “罢了。”睨了下头跪着的人一眼,台阶上的帝王终于开口道,“扶丞相回府吧。退朝。”
    众人都大大地松了口气,几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自发地过去抬起长凳上的少年丞相,一齐送出宫去。
    花春迷迷糊糊中听见许多人的叹息声,接二连三,此起彼伏,跟唱国歌似的。
    吸了吸鼻子,吧唧了一下嘴,她不好奇这些人在担忧什么,只想好生睡个觉,睡醒了之后,屁股肯定就不痛了。
    然而事实证明,人生百事都是有因有果,因为结结实实地挨了十几个板子,所以下午的时候,花春还是被疼醒了。
    “咝——”倒吸一口凉气,她睁开眼,对上的却是一张泪水横流的脸。
    “我儿,你终于醒了!”万流芳捏着手绢,嘤嘤嘤地拉着她的手,“还疼吗?”
    这不废话吗?不疼她能醒?花春撇了撇嘴,看看面前这人一身的古装,又看看这依旧熟悉的房间,忍不住小声问:“我是不是在做梦?”
    万流芳一愣,眼泪流得更凶猛了,扭头就对屋子中间站着的人道:“老爷,我儿都被打得神志不清了,皇上也委实太冤枉人了!”
    花春:“……”
    花老爷叹了口气,清瘦的脸上满是无奈,看着花春道:“你该明白,臣以君为天,就算皇上错怪了你,你也不得心有怨怼,明白吗?”
    花春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反应了过来。
    她这是到《少年丞相》的剧组里了?这屋子分明是花丞相在花府里的房间啊,第一集出现过的,旁边这个万氏是花丞相的生母,那个花老爷自然就是生父,说的话都文绉绉的,跟念剧本一样。
    可是,为什么旁边没有导演,也没有摄像机?
    她忍不住转头朝万流芳道:“能给我面镜子吗?”
    万氏一愣,伸手拿了一边台子上的铜镜给她。
    一张令她喜欢不已的英俊脸庞出现在了镜子里,她龇牙,对方也龇牙;她挑眉,对方也挑眉。
    干笑了两声,花春将脸埋进了枕头里,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想静一静。”
    “这……”万氏皱眉看着她,想了想,还是起身道,“那你先好好休息,其余的事情,就交给为娘。”
    “嗯。”花春低低地应了一声。
    叹了口气,万氏扶着花峥嵘,招手将屋子里的下人也都带了出去。
    听见房门关上的声音,花春才捂着嘴尖叫了一声:“啊!”
    神啊,上帝啊!她是很花痴花丞相这张脸没有错,但她这是造了什么孽,上天竟然让她变成了个男人?!
    她当了二十五年的单身狗,虽然很想尝尝男人的滋味,但是绝对不是要这么实在地尝啊!她该怎么适应这突如其来的“胸前少了肉,下身变猛兽”的日子?
    内心咆哮了一万遍,花春做了一番自我调整,先不管情况到底怎么样吧,变成男人的第一件事,她还是耿直地伸手摸了摸这副身子的下面——
    咦?怎么有点不对劲啊?
    手抓了个空,花春又认真地摸了两遍,嘴角不禁抽了抽,正常的男人,下头不是该多点啥吗?为什么这身子摸起来,跟她自己的女儿身没什么区别啊?
    忍着臀部的疼痛,花春撑起身子,低头从衣襟里看向自己的胸,好像是平平整整的,但是她一吸气就能察觉,胸前缠着点什么东西,紧绷绷的。
    这花丞相……是个女的?!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