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brianfei的书摊
  • 国内孤本,贻香书屋诗钞,东南亚华侨教育家施子贞(邹韬奋同学兼挚友)著,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
  • 国内孤本,贻香书屋诗钞,东南亚华侨教育家施子贞(邹韬奋同学兼挚友)著,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
  • 国内孤本,贻香书屋诗钞,东南亚华侨教育家施子贞(邹韬奋同学兼挚友)著,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
  • 国内孤本,贻香书屋诗钞,东南亚华侨教育家施子贞(邹韬奋同学兼挚友)著,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
  • 国内孤本,贻香书屋诗钞,东南亚华侨教育家施子贞(邹韬奋同学兼挚友)著,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
  • 国内孤本,贻香书屋诗钞,东南亚华侨教育家施子贞(邹韬奋同学兼挚友)著,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
  • 国内孤本,贻香书屋诗钞,东南亚华侨教育家施子贞(邹韬奋同学兼挚友)著,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
  • 国内孤本,贻香书屋诗钞,东南亚华侨教育家施子贞(邹韬奋同学兼挚友)著,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
  • 国内孤本,贻香书屋诗钞,东南亚华侨教育家施子贞(邹韬奋同学兼挚友)著,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
  • 国内孤本,贻香书屋诗钞,东南亚华侨教育家施子贞(邹韬奋同学兼挚友)著,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
  • 国内孤本,贻香书屋诗钞,东南亚华侨教育家施子贞(邹韬奋同学兼挚友)著,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
  • 国内孤本,贻香书屋诗钞,东南亚华侨教育家施子贞(邹韬奋同学兼挚友)著,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
  • 国内孤本,贻香书屋诗钞,东南亚华侨教育家施子贞(邹韬奋同学兼挚友)著,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
  • 国内孤本,贻香书屋诗钞,东南亚华侨教育家施子贞(邹韬奋同学兼挚友)著,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

国内孤本,贻香书屋诗钞,东南亚华侨教育家施子贞(邹韬奋同学兼挚友)著,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年代:   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 (1956-1965)
  • 纸张:   白棉纸
  • 刻印方式:   其他
  • 装帧:   线装
  • 尺寸:   27 × 13 × 1 cm
  • 册数:   1册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年代:  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 (1956-1965)
  • 纸张:  白棉纸
  • 刻印方式:  其他
  • 装帧:  线装
  • 尺寸:  27 × 13 × 1 cm
  • 册数:  1册

售价 2498.00

品相 九五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2-07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线装古籍 > 文学
    品相描述:九五品
    库存书,几乎全新未阅,品相非常好
    商品描述:
    这个书查遍所有资料,网上无据可查,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孤本。

    诗的作者施子贞先生,应是福建长乐人,与邹韬奋乃福建工业中学同窗兼密友,毕业后即返乡在胪峰小学任教,后南渡爪哇,历任各地中文学校校长(根据诗集编纂者林揖舜及近二十位题辞者的资料,董桥当年曾于施先生所在学校就读),随着日军入侵东南亚,他颠沛流离,以生产化妆品谋生,战后创办了太平洋玩具厂,成为闻名当地的实业家和教育家。

    诗集是在诗人施子贞辞世后由他的挚友林揖舜编纂,林素园、周颖南等作序,陈寒光校对,这几位网上一查,发现都是很有名的文化名人。

    也有人称此诗集乃诗史,盖因诗人较为完整地写出了日军入侵印尼的那段历史,这对于我们研究东南亚二战史颇有裨益。诗人在“七七事变”前,正接待他的福建同乡、前海军总长萨镇冰,陪同他在印尼诸岛间访问,“谈笑无关天下事,留神端在手中幺”(《与前辈萨鼎铭同舟》),可未过数日,便惊闻事变发生,远在万里之外,他遥望故土,长叹道:“雄关痛失长城险,海客横添故国愁。梦里河山如锦绣,归来应恐是深秋!”(《航行七洲洋闻山海关陷落讯全船震动》),自此之后,便是《宛平县长冷斋先生首发布告鼓吹抗日》,“卢沟烽火漫天起,京兆人心兢日张”,但是随着日军的南下,东南亚也未能幸免,诗人在《太平洋战事爆发彷徨感赋》中写道“苏门烽燧连天起,爪岛风雷眨眼来”,不久,《爪哇沦落前夕》中就无奈地写道“轰轰烈烈火,轰轰隆隆声。纷纷几昼夜,辎重全毁湮”,盟军的溃败令诗人愤慨,“战败犹可说,不战客心惊”!自此之后,盟军一败千里,诗人满含着悲愤写下《爪哇外围坤甸失陷》、《爪哇全面投降》、《安卒道上(敌军集体杀降处)》等诗文,在诗人眼中,太平洋战局皆因殖民者的“不教民战徒遗弃”所导致的,盟军“全军齐解甲,不见执戈人”,而战乱时节,最悲苦的莫过于平民了,诗人的诗中道“八方罗布层层紧,四顾茫茫何处迁?”(《咏难妇》),难民的走投无路跃然纸上。
    战争的噩梦终于画上了句号,诗人欣喜地写道“浩劫既终佳气始,饶歌唱彻全瀛寰”(《日军全面投降》),而在《侨领出集中营欢歌》中高歌道“喜看胜利终属我”,“河山喜无恙”(《庆陈嘉庚安全返椰城》)。

    当然,由于战事的无情,诗人的许多朋友也蒙难,这当中就有郁达夫,众所周知,郁达夫自1938年后便远涉南洋投身抗日宣传工作,这其间也与诗人多有交集,惊闻郁达夫的遇害,诗人悲痛万分,写道“海角长留瘦鹤姿”(《痛郁达夫遇害》),而身边一些参与抗日运动朋友的遇难也让他被发拊膺,《怀张添聪君》、《哭胡生名教》、《悼某女子因募捐遇害》等都是当时诗人的心声写照。
    抗战结束后,随着新中国的建立,作为侨领,诗人也积极投身于支持家乡建设当中,并于1955年受邀参加天安门国庆庆典,诗人欣喜地写道“人海旗潮浩浩行,天安门上彩云生”,并回到久别的故乡,这一阶段,他的诗中更多的是喜悦与自豪。

    作为诗史,还有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诗人对于当时人物的写刻,在这当中,他写到了林纾,《读畏庐翁题照诗》中还夹录了林纾的佚诗,很有史料价值,还写了与邹韬奋合影往事,彼时西学初兴,他俩借了西装拍照,为人所议论(《同邹恩润合照于二妙轩》),《送黄镇大使返国》、《谢吴任之画扇》等诗也颇可见他与当时名流间的交谊,对于著名华侨游泳运动员吴传玉飞机失事遇难也写了《挽吴传玉》,这些诗篇,基本概况了当时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颇有史料价值。

    更多老版书,请参阅小店公告联系方式。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