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飞龙书店888
  • 全新正版  失落王朝:第1部边城孤儿骁骑校著

全新正版 失落王朝:第1部边城孤儿骁骑校著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福建人民出版社
  • ISBN:   9787211068999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作者: 
  • 出版社:  福建人民出版社
  • ISBN:  9787211068999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售价 30.00 8.3折

定价 ¥36.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7-07-03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小说
    货号:
    705
    商品描述:
    内容提要
    《失落王朝(第1部边城孤儿)》由骁骑校编著,讲述了:古道边城,金戈铁马,碧血黄沙,古老银币上的浮雕人头,雪山之巅的蓝莲花,神秘的武帝遗书。那个推翻了蒙元,曾经辉煌一时却又顷刻间覆灭的神秘王朝究竟和元封育什么样的关系?年轻的西凉王如何一步步揭开自已的身世之谜,继而揭开一个旷世大秘密?
    作者简介
    骁骑校,本名刘晔,七〇后生人。出生于教育世家,童年成长在棚户区,自幼喜爱读书。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电力设备自动化公司工作,期间先后取得了工程师、会计师职称,2005年成为公司董事会成员。他业余时间喜欢从事文学创作,2007年开始在网络上发表长篇小说,处女作《铁器时代》一炮走红,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同年成为“中文在线”签约作家,此后辞职专门从事文学创作。第二部长篇小说《武林帝国》的推出,奠定了骁骑校在“17K小说网”的地位,该小说已经被改编为同名网络游戏。《橙红年代》是骁骑校的第三部作品,这部反映都市草根阶层奋斗史的小说自2010年1月一经推出,即受到广大读者的狂热追捧,成为当年网络文学的扛鼎之作。2010年1月,骁骑校进入鲁迅文学院进修;2010年底,他被破格接纳为江苏省作协会员。目前,骁骑校已经是国内网络文学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中央电视台曾对他进行过专访,国内十几家媒体对他进行过采访、报道。
    目录
    第一章十八里堡第二章刀客第三章刀王第四章欢宴第五章后患无穷第六章整军备战第七章何不取而代之第八章雪夜激战第九章箭楼上的成人礼第十章投名状第十一章练兵第十二章奔袭第十三章暗杀第十四章夺帅第十五章替天行道第十六章十三太保第十七章三十饿狼第十八章弓骑兵出击第十九章第一滴血第二十章悬红第二十一章领赏第六十四章新家族的崛起第六十五章十三郎第六十六章大争之试第六十七章飞来横祸第六十八章喋血相府第六十九章十三太保闹兰州第七十章与子同袍第七十一章何去何从第七十二章十八里堡的最后一天
    精彩导读
    第一章十八里堡苍茫天地之间,荒凉原野之上,坐落着一个孤零零的小镇。小镇是在古代戍边城堡的遗址上建起来的,围墙房屋全用黄土夯成,和大地混成一色,要不是高高飘扬在空中的一面残破红旗,距离远了还真不大醒目。小镇名为十八里堡,意思是距离黑风峡口十八里远,从中原过来的商队出了黑风峡再走十八里就能到达此地打尖歇马,因此镇子上多是些酒馆铁匠铺之类的买卖行,酒馆能为疲惫的旅人提供一碗解乏的烈酒,铁匠铺能为经历了长途跋涉的骡马更换蹄铁,当然也出售土造的长刀短匕,在这个纷乱的年代,马贼横行、盗匪四起,能保命的唯有自己腰间的家伙而已。镇子中心有一根三丈高的旗杆,旗杆上挂着一面红旗,据说还是前朝武帝时期留下的,十年过去了,元朝鞑子被赶到了漠北,辉煌一时的武帝时期也灰飞烟灭了,如今也建立了新政权,这面红旗早已看不出颜色,但依然高高飘扬在十八里堡的上空,为西域和中原往来的商队指引着方向。镇民是历代戍边士兵和流放囚徒的子孙,在西北住得久了,语言也从五花八门的燕赵湖广江南口音变成了统一的西北汉话,中原在他们心中成了一个遥远的回忆,在土生土长的新一代年轻人的心中,中原更加是一个抽象的符号,他们心中的家园,唯有十八里堡。西部干旱少雨,遍地黄沙,十八里堡位于峡谷口不远,一年倒有三百天是刮大风的日子,百十户人家靠着牧马放羊,以及种几亩耐旱的高粱为生,日子过的贫瘠困苦,但总还能过得下去,比起那些随时处于马贼威胁之下的其他堡子来说,已经算是很幸福了。镇民一共不过百十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大伙彼此都很熟悉,唯有镇外一户人家独来独往,除了家里大人隔三差五到酒馆打一葫芦烧酒,和掌柜的闲扯几句之外,基本上和其他人没什么来往。这家人只有叔侄二人,住在堡北外的土坯房子里,以牧马为生,大人四十多岁,黑瘦的男人,沉默寡言,为人和气,从不拖欠酒钱,孩子大约十四五岁,干枯瘦小倒像是十一二岁的娃娃,从来不和镇上的小孩一起玩耍,叔侄俩是十年前从中原流落至此的,来历不是很清楚,但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寻仇的、躲债的多了去了,谁也没有闲心去管这个。有一天,镇上张驼子放羊回来,操着手抱着鞭子正晃晃悠悠走着,忽然看见那户牧马人家的院子里躺着一个人,小孩在旁边跪着,张驼子赶紧过去一看,原来当叔叔的已经死了,尸身上看不到伤口,兴许是得了什么暴病而亡的。镇上的人听说以后都来围观,这年月死个把人实在太平凡了,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可是这孩子的反应却有些让人吃惊,死了叔叔居然一滴眼泪都没流。“这孩子兴许是傻子。”镇上人这样说。但是酒馆掌柜胡瘸子却不这么认为,作为十八里堡有头脸有身份的人,他慷慨地伸出了援手,收养了这个又瘦又矮又有些傻子嫌疑的小孩,又号召镇民凑钱买了口薄皮棺材帮着把大人发送了,当然这孩子家仅有的几匹马也归了胡瘸子所有,“他叔欠了我五两银子的酒钱呢。”胡瘸子逢人便说,以此显示自己这外财来的光明正大,当然镇民也不稀罕戳穿他的谎言。胡瘸子的酒馆里面,掌柜的正趴在柜台上拨拉着算盘,耳朵上夹着一支秃笔,他一边算账,一边问话:“叫啥?”“元封。”“多大了?”“十五。”“会干活不?”小孩没说话,只是轻轻摇头。“这么大孩子不会干活,真不知道你那个死鬼叔叔怎么教的,到了我这里就得学着干活了,砍柴烧火切肉,要学的多着呢,等杂活干得让我满意了,就让你升级学跑堂,这里面的道行可深了,一般人我不教他,今天就说这么多,那里有碗剩饭你先吃了,晚上就在牲口棚子里睡,记得半夜给马加草。”剩饭是半碗高梁糊糊,不知道哪个客人吃剩下的,早已凝固成一团,凉的没法下咽了,元封刚要过去端碗,一直在旁边收拾桌椅的女孩却抢先把碗端了起来向灶台走去。“回来!你作甚?”胡瘸子呵斥道。女孩指着灶台咿咿呀呀比划了一番,原来这么漂亮的女娃娃竟然是个哑巴。胡瘸子会意,把算盘往柜台上一顿,道:“灶已经封了,热碗剩饭就要浪费几根硬柴,划不来,就让他吃凉的,不碍事。”女孩无奈,只好把碗端回来,元封接了碗开始吃饭,少年显然是饿极了,三下两下就把剩饭吃了个干干净净,可是这点剩饭实在太少,吃完以后少年的肚子依旧咕咕直叫,不过这就不是胡瘸子所关心的了。“那是你的被卧,抱着去外边睡吧,夜里别忘了给马加夜草。”胡瘸子说完,打了个哈欠,示意他可以滚蛋了,元封抱起自己从家带来的被卧,默不作声向门外走去,在门口正好和哑巴女孩打了个照面,不知道她啥时候出去的,看见元封抿嘴一笑,两人便擦肩而过了。胡瘸子骂道:“这么晚出去做甚!不怕狼把你叼了去,赶紧进屋睡觉。”把女儿赶进里间屋,在关门的那一刻,望着元封瘦小的背影胡瘸子又忍不住抱怨道:“又瘦又呆,三棍打不出个屁来,这小子莫非真是傻子?”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