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东北平价书局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9106【民国精品 诲淫查禁】民国《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年代:   民国 (1912-1948)
  • 纸张:   竹纸
  • 刻印方式:   石印
  • 装帧:   线装
  • 尺寸:   20 × 13.5 × 2.5 cm
  • 册数:   5册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年代:  民国 (1912-1948)
  • 纸张:  竹纸
  • 刻印方式:  石印
  • 装帧:  线装
  • 尺寸:  20 × 13.5 × 2.5 cm
  • 册数:  5册

售价 1200.00

品相 八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04-17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线装古籍 > 小说
    商品描述:
    注意:好书惜缺一册,不全
    ------------------------------
    《情史》又称《情史类略》、《情天宝鉴》,冯梦龙编。 此书清代遭禁。道光二十四年(1844)浙江巡抚、学政设局查禁淫词小说,以及同治七年(1868)江苏巡抚丁日昌查禁淫词小说,《情史》皆在查禁之内。
    本书有少量虫蛀的地方 无碍阅读 整体尚可 不失精品
    ---------------------------------
      本书现有东溪堂藏版,系明刊本,题“冯梦龙先生原本”,大字,刻工精细,藏大连图书馆。乾隆间刻老会贤堂藏版,大型本,封面上端书“乾隆甲辰秋镌”,正中大字“情史”二字,右上角题“詹詹外史评辑”,左下方有“老会贤堂藏版”字样,前有“吴人龙子犹序”及“江南詹詹外史述”两文。另有【会文堂】、经国堂本等。新版本有1985年岳麓书社排印本,1986年春风文艺出版社校点本。

      《情史》所录主要是历代笔记、小说、史籍及其它文学作品中有关男女之情的故事。共二十四卷,分情贞、情缘、情侠、情秽等二十四类,800余则。上起周代、下至明季,汇集了两千多年封建社会中形形色色的男女情事,其中有的故事暴露了封建社会中上层统治者荒淫无耻的生活,如“情秽类”中所写的隋炀帝烝父妾的乱伦行为,晋代皇后贾南风的贪淫狠毒等。有的故事表现出封建社会中男女青年不屈于封建礼教婚姻的压迫,大胆追求自由幸福爱情的精神,如“情私类”中所写的贾午与少年韩寿偷香窃玉式的私恋,“情侠类”中卓文君私奔司马相如的故事,“情爱类”中王巧儿与陈云峤坚贞不渝的爱情等。有的故事则展现出在封建婚姻制度与礼法道德的摧残下青年男女爱而不得其所爱的悲剧,如“情灵类”中所记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恋爱悲剧,吴王小女与童子韩重间的生离死别,“情仇类”中申纯与王娇娘的婚姻悲剧等。有的故事描述了夫妻间忠贞不渝的爱情,特别是女性对爱情的执着,如“情贞类”所记徐君宝妻不辱于虏,投水而死;歌者妻不屈大帅的淫威,忠于丈夫,报仇宋得,自杀身亡。还有一些故事写花妖狐鬼与人的情事,如“情妖类”、“情鬼类”等所载之故事皆是。这些故事虽然荒诞浪漫,却带有现实生活的影子。此书也有一些篇章宣扬封建的伦理道德,或对男女的性行为有毫无讳饰的描写,带有不健康的情调。总之《情史》的内容丰富芜杂,广泛地反映封建社会中各种形态的男女关系,对我们了解封建社会的现实具有认识价值和参考意义。特别是书中所收故事多有所本,资料丰富,很多篇章成为小说与戏曲创作的题材,对于研究中国古代小说和戏曲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卷一情贞类录有关贞妇烈妇的事迹四十余篇,如《范希周》,写范希周为贼所掳,与吕氏成婚,后贼被破,希周为官,吕氏与丈夫失散,二人各守忠心,互不娶嫁,终致团圆。《天台郭氏》篇载,郭氏嫁与一卒为妻,卒之上司李某趁机调戏她,她不为所动,后卒被害入狱,罪该死,郭氏亦危坐溪水中而死。此类所记,大多是赞扬女子忠于丈夫的爱情,矢志不移,也有的故事宣扬了封建节烈观,如《狄阿毛妻》写狄阿毛之妻高氏,嫁狄一月而狄病亡,高氏不顾一切地殉夫,火焚不成,自经而死。

      卷二情缘类其所载都是男女因各种因缘偶成意外夫妻,或夫妻离合,历尽挫折,终得团圆。如《卖?媪》写唐马周少孤贫,在长安寄住卖?媪之肆,媪引荐他于中郎将常何之家,代何写奏章,为唐太宗所喜,拜监察御史,遂娶卖?媪为妻。《吴江钱生》记钱生代表兄颜生相媒娶亲于高家,因天气骤变不得回,与高氏成为意外夫妻之事,《醒世恒言》卷七敷演为《钱秀才错占凤凰俦》一篇。《韦固》写月下老人与“定婚店”的传说,更是为人熟知。此类故事在叙写男女的奇遇巧合的同时,又往往表现了男女婚配的偶然性与奇异的爱情吸引力。其中个别的故事含有姻缘天定的思想。

      卷三情私类其所写皆是男女相感,遂偷情私会之事。这一类故事约分两种,一是男女偷情,先私后配,成为夫妻,皆大欢喜。如《张幼谦》写张幼谦与罗惜惜青梅竹马,同岁同窗,两下有私,私定终身。但惜惜父母为其聘于辛氏,张幼谦与罗惜惜就反对父母之命,私下相会,事露后被送至官府,后因张中了举人,两人得成夫妻。二是男女相悦有情,但终不能成为夫妻,多以悲剧结束。如《阮华》,写阮华与邻女陈玉兰有情,两人私会于尼庵,阮华因病羸情浓,欢极而亡,玉兰有孕,仍为阮守节。《古今小说》卷四《闲云庵阮三偿冤债》与此情节相同。

      卷四情侠类此类所录皆是古代具有侠风骨的男女情事,可分下列几种:一,侠女能自择婚配者,如卓文君私奔司马相如;红拂妓慧眼识英雄,夜奔李靖,成为夫妇。二,侠女子能成人之事者,如《沈小霞妾》载,明嘉靖间严蒿陷害沈炼,祸及其子沈襄,沈襄与其妾同被押赴戍所,沈妾设计使丈夫逃脱,自己寄身尼庵,后终得团聚。明人江进之有《沈小霞妾传》,冯梦龙《古今小说》卷四十有《沈小霞相会出师表》皆载此事。三,侠丈夫能曲体人情者,如杨素归还乐昌公主与徐德言,使其夫妻团圆;杨震不惜爱妾,把她送与有情之友人詹天游,以成其美。四,侠丈夫代人成事者,如古押衙不避艰危,促成王仙客与刘无双的爱情婚姻;昆仑奴促成崔生与红绡的姻事,这两个故事出于唐传奇《无双传》与裴刑的《传奇·昆仑奴》。

      卷五情豪类此类所记多是古代帝王将相奢侈豪淫的生活及名士们风流放诞的行为。其中又分为“豪奢”、“豪华”、“豪狂”、“豪勇”四类。“豪奢”类所列多是历史上君主如商纣王、汉灵帝、齐东昏侯、陈后主、隋炀帝、唐玄宗、元顺帝等荒淫无耻的生活。“豪狂”类所举大多是风流名士放诞任情的行为,如晋阮籍邻家有美妇,当垆沽酒,阮籍常至其处饮酒,醉倒卧其侧。宋谢希孟是陆象山门人,与妓女陆氏狎好,为妓造鸳鸯楼,并作文记之,陆象山责之愈甚,谢则宠妓愈甚,并云“天地英灵之气,不钟于男子而钟于妇人”。后忽然大悟,不辞而别。他如所记李白、康海、杨慎、唐寅等人的行为,莫不如此,此类行为在封建社会中被视为离经叛道,而编者却加以称赏,视为奇行。

      卷六情爱类其所写多是男女情爱相生,至死不渝之事。如《李夫人》记汉武帝爱宠李夫人,李夫人亡后,武帝图其形于甘泉宫,日夜思念不已。《王元鼎》载元人王元鼎与歌妓顺时秀相爱甚挚,一日,顺时秀思吃马板肠,元鼎就把所乘价值千金的五花马杀掉,取肠以供顺时秀。《范笏林》写贵公子范笏林爱上了妓女杜生,杜生受辱,范以身翼之,使杜生免遭侮辱,不久范笏林病亡,杜生为其治丧,投水殉情而死。

      卷七情痴类其所写多是男女痴情,意真交笃,情爱不移之事。如《眇娼》记一少年爱一眇娼,置之别第,亲身侍养。娼食少年亦食,娼不食,少年亦不食,其情之痴,世所罕见。《荀奉倩》写汉荀奉倩与其妻情笃,冬天妻病发热,奉倩就到院中挨冻受冷,然后用自己的身子熨贴妻子,以去其热。《尾生》写尾生与所爱女子相约于桥梁下相会,适巧大水至而女子不来,尾生则抱梁柱而死。冯梦龙称尾生为“万世情痴之祖”。其他如王衍私行宿妓,周幽王宠褒姒而亡国,陈后主在亡国时尚不弃张贵妃等,也列人此类。

      卷八情感类此类所载多是男女两情相感,恩怨交织,悲欢并集之情事。如《李章武》写唐代士子李章武在长安时与王姓之妇相爱,情好弥切,不久李因事离开长安,王姓之妇因思念章武奄奄而亡,几年后,李章武重回长安,访知此妇为相思而死,感动异常,至夜王姓之妇的鬼魂前来与章武相会,后章武至下郅,此妇之魂也追至下郅与章武缱绻。《孟姜》载秦代孟姜女之夫范杞良赴长城之役,孟姜女为其制寒衣送到长城,而杞良已死,孟姜女号天恸哭,长城为之崩倒,终寻得其夫尸骨而归。

      卷九情幻类此类所写皆是男女因情生幻,离奇动人的恋爱故事。《王生》写王生去外地收租,与一店主之女相爱悦,当夜即梦与女欢会,此后无夕不梦与其女相会,并互赠信物,醒来后则信物俱在,后终成真正夫妻。《真真》记唐进士赵颜得一画障,上有美人,赵深爱之,画工谓其美人为真真,呼其名百日,昼夜不绝,必应声而活,赵果真呼其名百日,终得真真为妻。

      卷十情灵类此类所记多是男女灵性相通,两心相爱,或死而复生,或双双殉情,或今主难成姻缘,而来世得谐连理等事,虽属浪漫的悬想,却表现出男女精诚不散,一灵相通的巨大吸引力。《买粉儿》所载之事源自南朝宋刘义庆的《幽明录》,写一男青年爱上一位卖胡粉的女子,为了与其相见,日日去买粉,女知其情,与之相私会,不料男青年欢跃而死,女子抚尸痛哭,男青年感而复生,二人成为夫妻。《吴王女玉》录自晋干宝的《搜神记》,记吴王小女与童子韩重相爱,私订终身,然吴王不许,小女忧愤而死。韩重前去坟上哭吊,女魂邀韩至家中相会,三日三夜方放其出。

      卷十一情化类其所记皆男女情有独钟,相感相生,情不能尽,化为异物的故事。如《化火》记蜀帝公主感其乳母陈氏之子相悦之情,约其于秋庙相会,陈氏子先至而睡,公主后至,久等而其不醒,便留下信物而去,陈氏子醒而生悔,化为火把庙宇烧焚。《化铁》载一客商与一美女相钟情,但难以如愿以偿,客商货尽返家,女忧疾而死,其父焚之,心有一物如铁而不得焚。后客商再至,见其铁而心痛,泪下成血滴于心上,女心即灰。《并蒂莲》记扬州曹姓之子与张姓之女相爱成婚,因海寇犯扬州,两人相搂抱投池而死,死后化为并蒂莲。

      卷十二情媒类此类所写皆是男女双方通过各种媒介作用,得成美满婚姻的故事。或以仙为媒,或以友为媒,或以怪为媒,或以诗为媒,种种不一。如《潘法成》写潘法成与女尼陈妙常私通,经潘之友张于湖断为夫妇,此是以友为媒。《于祐》载唐诗人于祐在御沟得一红叶,上题一诗,于祐亦题诗于其上,从沟上流放入宫中,被宫女韩夫人拾得,后皇帝放宫女,韩夫人得嫁于祐,是以诗为媒。《郑元方》载郑元方与卢造之女订婚,后郑随父迁移,两家信息不通,卢造悔约以女嫁县令之子,迎娶之日,郑元方适至此地,住一佛舍中,夜有虎叩门,啣一女至其所,问之则是卢女,两人至县明其事,终成夫妻,此是以虎为媒。

      卷十三情憾类此类所述,或是男女相爱而无缘成配;或是淑女伴拙夫,所嫁非人;或是夫妻情笃,而中途死别。皆为世间男女缺憾之事,多属爱情悲剧。如《杜牧》载杜牧悦恋湖州少女,相约十年为期,至湖州迎娶,而杜牧十年蹉跎,十四年后出任湖州,访所爱之女,已嫁人三年矣。《非烟》录自唐皇甫枚《三水小牍·步非烟》,述女子步非烟所嫁非人,丈夫武公业是一粗俗武夫,邻居有一书生赵象,才貌双全,与非烟相爱,常暗中来往,两情欢好,不久被武公业发觉,痛挞非烟,非烟自绝而死,赵象也逃遁他乡。

      卷十四情仇类此类所载多是男女间的不幸婚姻,有的因他人阻碍不得成婚,有的本是美满的夫妻却被他人活活折散,有的受人欺骗,伤情而死,有的身遇薄幸,始乱终弃等等。如《陆务观》记宋代大诗人陆游与妻子唐婉伉俪相得,但因陆母不喜唐婉,迫使陆游把唐婉休出,酿成一出婚姻悲剧。《莺莺》出自唐人小说《莺莺传》,写张生喜爱莺莺,与之相好,始乱终弃的故事,元代王实甫又把此故事改编成戏曲《西厢记》,传唱不衰。《刘翠翠》写金定与刘翠翠自幼同窗,两情相爱,成为夫妻,后刘翠翠被张士诚部下李将军夺去,金定千里寻妻,以兄妹相认,然难以重圆,不久两人皆伤情而亡,事出明翟佑《剪灯新话》。

      卷十五情芽类此类所写的人物故事,上至周文王、孔子,下至一般人士,包罗广泛,意在说明男女之情实出于人之本性,无论是如孔子之圣,还是以范文正之方正,皆有此情萌生。如《太公》记姜太公克商,获妲己,光华耀目,太公掩面而斩之,冯梦龙认为这正是太公“不能忘情处”。《智胥》写明洪武年间,因驸马都尉挟妓饮酒,明太祖命把众妓处死。众妓采用智胥之言,装扮得鲜艳妩媚,于朝廷之上解衣就缚,衣服脱尽,光彩照人,以至皇帝为之目眩,遂赦免众妓。

      卷十六情报类此类所记多是男女衔情而恩怨相报之事。一是以情报恩,终得团圆者,如《荣阳郑生》录自唐人小说《李娃传》,写唐天宝年间刺史公子郑生求学京师,爱上妓女李娃,床头金尽,被鸨母赶出,流落街头,沦为乞丐,李娃感郑生之情,自赎其身,助郑生成就功名,郑生荣贵,李娃封汧国夫人。二是男子负情,始乱终弃,女子以怨恨相报复仇。如《王魁》写秀才王魁落第失意,妓女敫桂英倾资助其为学,王魁及第授官,背负前盟,遗弃桂英另攀高门,桂英愤而自缢,死后鬼魂把王魁索去。

      卷十七情秽类此类多取材于史籍,写古代帝王后妃,权豪将相的淫乱。如秦宣太后爱魏丑夫,死后仍要以魏丑夫殉葬,经人劝告方止。南朝梁元帝之妃徐昭佩生活放荡,多与男子私通,被称为“徐娘虽老,犹尚多情”。金废帝海陵王完颜亮淫侈,秽乱宫廷,奸霸妇女无数,《醒世恒言》卷二十三有《金海陵纵欲亡身》一篇,与此故事相同。他如武则天、韦后,唐玄宗、元顺帝、卫宣公、楚平王、山阴公主等人之事,皆有所载。

      卷十八情累类所载故事皆是男女因情牵累,不能白持,或损财,或损名,或损命,皆因情致。如《李将仕》写李将仕赴仕途中住于清河坊,遇一美妇,两人相悦有意,及至两人私会时,妇之夫突然而至,捉住李将仕,李捐钱二千缗始得脱身。《僧了然》载灵隐寺僧了然热恋妓女李秀奴,衣钵荡尽,秀奴与之断绝往来,了然不悦,醉后怒杀秀奴,被官府斩首。

      卷十九情疑类其所记皆是人与神仙相恋爱,始聚终散,皆因疑虑而致。如《玉卮娘子》写崔书生遇西王母第三女玉卮娘子,二人结为伉俪,但因崔母心疑玉卮娘子为狐魅害人,玉卮娘子只得与崔生分别。《天台二女》载刘晨、阮肇入天台山而不得返,遇见两位仙女,与其结成婚姻,苦留在山住了半载,阮、刘二人思乡心切,请求返家,到家则人世已过十世。《地祇》说唐代渭南县丞卢佩待母笃孝,母病,卢即辞官侍母,遇一白衣妇人,为卢母治好了病,并嫁与卢佩为妻,卢见其来去无迹,心疑为妖,自此妇人与之断绝,后方知是地祇夫人。

      卷二十情鬼类此类所述皆是人与鬼相恋之事,更确切地说是男人与女鬼相恋之事。如《昭君》出自唐牛僧孺《周秦纪行》,写牛僧孺进士落第而归,夜遇汉武帝母薄太后,设宴招待牛僧孺,又招来戚夫人、王昭君、潘妃、杨太真、绿珠等美人陪坐,饮酒赋诗行乐,又以昭君侍宿,至明而别,但见薄太后荒庙。《崔少府女》载范阳卢充家西有崔少府墓,卢充一日出猎,至崔少府之门,迎充入内,与崔女成婚,三日后卢充返回,四年后,崔女送三岁儿与卢充,貌似崔女,方知是卢充与崔氏女幽婚所生。

      卷二十一情妖类此类所记皆是花妖狐蛇、草木鱼虫等精怪迷惑男女之事。《白面狐狸》写周生见一老父携其女千一姐,容貌美丽,周即纳千一姐为为妾。数年后一道人过周家,知千一姐为妖,以术降之,现形为白面狐狸。《猩猩》记金陵客商小二外出经商,在大海遇风暴,漂至一岛,岛为猩猩所居,选—少者配小二,生一子,几年后小二偷偷带子归家。《菊异》写戴君恩至和州含山别墅,见朱楼重重,其中有黄衣素衣两个美女,请戴入室,饮酒赋诗,留戴歇宿,翌日泣别,各赠金银二钗与戴,明年再访此地,不见其人,转视金银二钗,原来是黄白两瓣菊花。

      卷二十二情外类此类所载多是男子同性恋的故事。如战国时魏王宠龙阳君,竟至甚于爱妇人。汉哀帝宠美男子董贤,以至同卧起,董贤因此位列三公,亲戚皆得荣贵。汉大将军梁冀宠爱监奴秦宫,梁之妻孙寿也爱秦宫,夫妻争相宠幸秦宫一人。

      卷二十三情通类此类所述皆是草木鱼虫与人情相通之现象。如《鸳鸯》记一渔者捕获一只鸳鸯,烹而食之,另一只也投汤而死。《虎》载荆溪有甲乙两人相友好,甲娶妇美貌,乙有意图谋。一日引甲及其妻上山,至山深处将甲推下山涧,而骗其妻说是被虎吃掉了,正要与甲妻求欢,忽然一虎跑来,啮乙而去,而甲未死,与其妻共还。

      卷二十四情迹类此类内容杂驳,多取材于各类诗话、词话,录采男女因情相咏之诗章,多以名胜遗迹附之。如《桃叶》篇,先说桃叶是王献之妾,然后录王献之赠桃叶之诗及桃叶所答《团扇歌》三首。《真娘墓》载唐代名妓真(贞)娘墓在苏州虎丘之西,往来游士多有题咏,然后录历代人咏真娘墓之诗若干首。其余篇大率如此。
    出版时间:不详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