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星星书吧
  • 云深清浅时(东奔西顾继《你是我的小确幸》后,暌违三年,全新作品!赠成长拉页+结婚全家福拉页+“蜻蜓”CP剧场+处方笺+惊喜彩蛋)

云深清浅时(东奔西顾继《你是我的小确幸》后,暌违三年,全新作品!赠成长拉页+结婚全家福拉页+“蜻蜓”CP剧场+处方笺+惊喜彩蛋)

举报

☆人气作家东奔西继《你是我的小确幸》后,暌违三年,全新作品——《云深清浅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从校服到婚纱,学霸骄矜少女陈清欢&运筹帷幄的翩翩少年萧云醒☆云醒清欢,两小无猜——我心上的那个人,她对我的喜欢,用尽所有力气,我想告诉她,一往无前,此情可待。☆云深清浅,时光绵长——未来的岁月还请萧先生宠我无法无天。☆随书附含成长拉页结婚全家福拉页,“蜻蜓”CP剧场处方书签。☆本书附含惊喜彩蛋!等你发

售价 33.89 4.9折

定价 ¥69.8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9-08

数量
库存1783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图书条目信息

    云深清浅时(东奔西顾继《你是我的小确幸》后,暌违三年,全新作品!赠成长拉页+结婚全家福拉页+“蜻蜓”CP剧场+处方笺+惊喜彩蛋)

    • 作者: 出品
    • 出版社: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20-09
    • 版次:  1
    • ISBN:  9787550037892
    • 定价:  69.80
    • 装帧:  其他
    • 开本:  32开
    • 纸张:  轻型纸
    • 页数:  652页
    • 字数:  542千字

    展开全部

    货号:
    2017239
    商品描述:
    【书    名】 云深清浅时(东奔西顾继《你是我的小确幸》后,暌违三年,全新作品!赠成长拉页+结婚全家福拉页+“蜻蜓”CP剧场+处方笺+惊喜彩蛋)
    【书    号】 9787550037892
    【出 版 社】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作    者】 东奔西顾   白马时光  出品
    【出版日期】 2020-09-01
    【开    本】 32开
    【定    价】 69.80元

    【编辑推荐】 
    ☆人气作家东奔西继《你是我的小确幸》后,暌违三年,全新作品——《云深清浅时》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从校服到婚纱,学霸骄矜少女陈清欢&运筹帷幄的翩翩少年萧云醒

    ☆云醒清欢,两小无猜——我心上的那个人,她对我的喜欢,用尽所有力气,我想告诉她,一往无前,此情可待。

    ☆云深清浅,时光绵长——未来的岁月还请萧先生宠我无法无天。

    ☆随书附含成长拉页 结婚全家福拉页,“蜻蜓”CP剧场 处方书签。

    ☆本书附含惊喜彩蛋!等你发现!

    ☆《云深清浅时》是东奔西顾自《你是我的小确幸》后历时三年写就。讲述了陈慕白和顾九思之女陈清欢与萧子渊和随忆之子萧云醒的故事。从中学开始写起,穿插青梅竹马的小时候,再到大学篇和职场篇。

    小说既有学霸的年少时光,热血青春,又有青春过后职场里的国之大义,信念守护。学霸骄矜少女“小奶欢”继承其父在金融圈叱咤风云,成为行业精英“小陈总”;运筹帷幄的学霸少年萧云醒没有子承父志,却在航天研究院里为国贡献,笃定、坚守……

    重磅推荐:

    《你是我的小确幸》:温少卿&丛容,人气作家东奔西顾甜橙蜜橘之作!我喜欢人的身上,有光,光而不耀,与光同尘。附赠全新番外&夏日折立么么卡&精美海报。

    《回眸一笑》:萧子渊&随忆,花飞花谢无所顾,相思已是不曾闲。你回眸一笑,我记得好多年……

    《君子有九思》:陈慕白&顾九思,暖甜系作家东奔西顾期待度爆棚的情深之作,夏夜微凉,夏花微绽,夏风轻暖微拂,却都不及你眉眼欢喜。
     

    【内容简介】 
    岁月忽已暮,云深清浅时

    我心上的那个人,

    她对我的喜欢,用尽所有力气,

    我想告诉她,一往无前,此情可待。

    喜欢就是放肆,而我喜欢你对我的放肆。

     

    有女同行,颜如舜华。彼美清欢,德音不忘。

    一笑低头意已倾,初会便已许平生。

    所以,陈清欢,你,可不可以做我的女朋友?

     

    天气已暖,花都开了,

    清欢,云醒哥哥已经等你好多年……

    精彩语录

    ☆今日宜鹰击长空,宜上青天揽明月,宜扶摇直上九万里,

    宜花开满城,春风十里,宜朝朝暮暮岁岁长相见。

    宜嫁娶,宜婚宴,宜相思无尽,缔结同心,深情共白首。

    ☆陈清欢就是我的全局,我的万世。从始至终,我谋的就是陈清欢这个人。

    ☆前三十年这个叫陈慕白的男人护我周全无忧,剩下的岁月还请萧先生宠我无法无天。

    ☆当你心中有个人,眼中便能看到那颗星。那抹星光在记忆中闪耀璀璨,永恒不落。


    【目录】 
    上卷:云深清浅,两小无猜

    第一章  有一个姑娘,她叫陈清欢

    三月里的艳阳天,他好像看到一只蝴蝶从明媚的春光里飞到了他的面前……

    第二章  天才天生反骨

    “萧云醒啊,陈清欢是什么人啊?”

    “她天赋极高,前两年就破格参加一些顶级比赛,成绩一点儿不比高中生差。”萧云醒斟酌片刻,缓缓吐出了几个名词:“IYMC一等奖,IMO金牌,AMC满分,HMMT个人综合奖、个人单项奖,EMCC,AHSME,AIME,USAMO,名副其实的顶级赛事大满贯。”

    吴老师乐了:“你在说她还是说你?”

    萧云醒缓缓回答:“但凡我拿到过的奖,后来她都拿到过。”

    第三章  肆意年少

    “高冷学霸方怡跟陈清欢宣战了!就赌期中考谁的分数高!”

    “分数高者得云哥吗?”

    第四章  大小姐,长公主

    “你这个人啊,一身大小姐的毛病,骄恣肆意,任性妄为,特别自我,整天恃颜行凶……不过在大是大非面前,倒是挺通情达理的。”

    陈清欢一乐,眉眼间的倨傲显得格外可爱:“是吗,他们都叫我长公主的,可能长公主都有这样的气质。”

    第五章  青春去也,不乐如何?

    “可我只有这么一个青春啊,就是要过得肆无忌惮,以后才不会后悔。陈老师说,元代有个叫阿里西瑛的人,说过一句话,‘青春去也,不乐如何?’。”

    第六章  少女情怀

    “比赛好不好看?”

    陈清欢歪着脑袋想了下:“褚嘉许抱冉碧灵好看。”

    “嗯?”

    陈清欢忽然停下脚步,张开双手扑过去,由于身高差距,只堪堪揽住了他半个身体:“就这样。”

    第七章  超纲了!

    “陈清欢,你有没有和萧云醒牵过手?”

    “有啊,从小牵到大啊。”

     第八章  藏都藏不住,叫喜欢

    陈清欢自己大概没有意识到,她的脸上带着雀跃的笑,她的眼底都是细细碎碎的光。

    那种光芒,藏都藏不住,叫喜欢。

    第九章  清甜夏日

    萧云醒回到房间后就把自己摔到床上,把整张脸都埋进抱枕里。

    过了许久,他才长长地叹了口气,笑着喟叹道:“陈清欢啊……”

    第十章  我想保护你

    陈清欢挥舞着小拳头,一脸凶神恶煞地瞪着不远处:“谁都不能欺负你,谁欺负你我就打他!”

    第十一章  琵琶与钢琴

    “羡慕啊,不行吗?萧云醒和陈清欢两年就把我们二十年的事儿都干完了,后生可畏啊!”

    第十二章  萧云醒的优先级

    陈清欢保送=

    非陈清欢上保送等于空集。

    没有陈清欢,萧云醒∩保送=

    下卷:云醒清欢,恋恋时光

    第十三章  有一个少年,他叫萧云醒

    萧云醒,我喜欢你。

    第十四章  盛放的笑颜

    “你……你不能每次都只用这一招。”

    萧云醒挑眉:“嗯?”

    “你下次……可以亲别的地方。”

    第十五章  等她,来

    姓名:萧云醒

    病症:相思病

    处方:想陈清欢,宜日服数次,连服数日,数月不断,经年不绝,无限量服用。

    第十六章  西瓜味的备考

    她红着脸刚松开揽着他脖子的手准备撤回身的时候,却被他猛地按着后背压回他怀里,他的声音低沉喑哑:“六月底,会有好消息,对吗?”

    第十七章  大学始于数学系

    “原来萧云醒喜欢这样的软妹啊!”

    向霈一脸“你还是太年轻了”的样子,饱含深意地看着他:“那都是表象,这妹子软萌的时候奶茶吸管都戳不进去,A起来头盖骨都能给你掀开。”

    第十八章  情,不知所起

    这人世间Z玄的莫过于一个缘字,Z说不清的莫过于一个情字,我赢的不是他,是一个缘字,他输给的也不是我,而是一个情字。

    第十九章  白莲花VS小魔女

    陈清欢一脸高深莫测,“陈老师说,谋而后动,动必有成。”

    二十章  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萧云醒凭着本能不假思索地回答:“我认识你的时候你是什么样,我就喜欢什么样的。”

    第二十一章  十八岁,盛大的告白

    “她对我的喜欢,用尽所有的力气,义无反顾地吼出那一声喜欢,不问结果,不知未来。我想回她一句,一往无前,此情可待。”

    第二十二章  占有与被占有

    “陈清欢啊,对别的事儿还有所保留,可一对上你的事儿就不遗余力地火力全开,就说她是一把AK47吧,扫翻全场,一个不留,占有欲很强嘛。”

    萧云醒:“我愿意被她占有。”

    第二十三章  小陈总的萧先生

    陈清欢在外人面前喜欢叫他一声萧先生,听上去带了一丝丝禁欲的味道,挺有感觉的,还特别刺激,久而久之,别人也都跟着称他一声萧先生。

    第二十四章 同一屋檐下

    陈清欢:“云醒哥哥!”

    萧云醒闭着眼睛回答他:“我在。”

    第二十五章  是且仅是

    数学里有个温柔又霸道的名词,叫有且仅有,而现如今能和这个词媲美的大概就是萧云醒的这句,是且仅是。

    第二十六章  鹰击长空,念念作响

    作响的寒风,那一刻,荒凉,孤寂,思念便汹涌而至,如藤蔓般无休止地疯长,蔓延,紧紧缠绕着他的心,让他疯狂地想念那个叫陈清欢的女人。

    第二十七章 心之所向,终成眷属

    “前三十年这个叫陈慕白的男人护我周全无忧,剩下的岁月还请萧先生宠我无法无天。”


    【文摘】 
    又一年草长莺飞的时节,陈清欢终于等到了她的十八岁生日,真是等得好辛苦。

    还有半个月才到,她就整天跟萧云醒念叨:“过两天我就成年了!”

    萧云醒看着她:“这么高兴啊?”

    陈清欢摇头晃脑地计划着:“当然了,我成年了就意味着你可以对我做那些对未成年人来说不合法的事情啦!”

    萧云醒不知道该怎么接。

    陈清欢歪着脑袋问:“云醒哥哥,以后你对我做什么都是合法的了,你高兴吗?”

    萧云醒看着眉眼弯弯的小姑娘,心里想的是,陈慕白可能会不高兴。

    某天陈清欢和大力、大壮双胞胎吃过午饭从食堂出来,就看到学校步行街上挤满了人。

    田思思接过旁边人递过来的传单就拉着两人往那边挤:“那边这么热闹在干什么啊?”

    田汨汨一脸神秘:“哎,说起这个就厉害了!X大之光啊!”

    陈清欢低头认真看传单:“为什么这里有一行小字,仅限男生参加?”

    “据说这个比赛是当年一位学姐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组织的,一年年下来,这个规矩也就传承了下来。”

    田思思一听就来了兴趣:“很厉害吗?”

    田汨汨理所当然地点头:“当然啦,这场比赛的角逐历来是诸神之战,大四的巨佬们自是不必说,大三霸主们的口碑也是有目共睹的,大二的男神们也开始崭露头角,大一的小鲜肉们也会冒出那么几个让人刮目相看,向来被称为‘X大之光’之争。”

    田思思一开口就暴露本质:“会有很多帅哥吗?”

    田汨汨嫌弃地离她远了远:“虽说是学识之争,可基本能进决赛的颜值都尚可。”

    田思思听得眼冒绿光。

    陈清欢本来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可没过几天,萧云醒竟然告诉她,他参加了这场比赛,且进了决赛,决赛那天她一定要来看。

    决赛那天恰好是陈清欢十八岁成人礼的前一天,她隐隐觉得萧云醒是在筹划什么。

    那天晚上陈清欢有个小考,她一度打算翘了考试去看萧云醒的比赛,但被萧云醒果断制止,她才收了这个念头。

    考试一开始,她就飞快地答题,谁知做完了监考老师才说不允许提前交卷,气得陈清欢也不检查了,就坐在那里怒视监考老师以示抗议,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她杀父仇人。

    一宣布交卷陈清欢就冲出了教室,边跑边举着手机风风火火地开口:“考完了考完了!我马上就到!你一定要等我啊!”

    那边倒是显得格外轻松淡定:“好,我等你。”

    她跑得飞快,田思思在后面追得辛苦:“陈清欢!你等等我!”

    陈清欢和田思思一头扎进了礼堂直奔第一排。

    田汨汨坐在最中间的位置冲两人招手,小声邀功:“女神,首排C位,全场最好的位置!我帮你占到的!”

    陈清欢双手合十在胸前摇了摇:“大壮你太棒了!改天请你喝奶茶!”

    田汨汨豪爽地一摆手,跟陈清欢念叨:“不用不用,你刚才没到,不知道萧云醒刚刚有多嚣张,边打电话边看题,然后点出答案,是在给你打电话吧?真是没见过这么嚣张的,正确率还百分之百,真是秒杀于无形!他旁边机器上的选手都快哭了!”

    她们到得太晚,比赛已经差不多进入尾声,其他参赛者都已经被淘汰退场,而萧云醒也进入了最后一个环节,还剩下一道题,他答对了,就能问鼎冠军。

    田思思往台上看了看,转头问田汨汨:“别人都被淘汰了吗?一个都没留?‘飞行器二美’的另一个韩京墨呢?”

    田汨汨大概把所有的热情都奉献给了同性,提起异性来总是显得那么的兴致缺缺、冷冷淡淡:“他?早被淘汰了。”

    陈清欢一脸痴迷地盯着台上:“云醒哥哥好棒啊!”

    他家学渊源,说一句通晓古今也不为过,当然不会有对手。

    田思思轻声提醒她:“谦虚点儿,谦虚点儿……”

    陈清欢睁着乌黑清澈的大眼睛不解地看着她:“云醒哥哥这么棒为什么要谦虚?”

    面对如此直击灵魂的发问,田思思无法回答。

    在出示最后一题前,主持人笑着问台上的萧云醒:“我们都知道萧云醒你前面几年都没参加过这个活动,为什么快毕业了才来参加呢?”

    萧云醒顿了顿,忽然抿唇笑了一下:“我有点紧张。”

    主持人笑着问:“是因为最后一道题吗?”

    萧云醒摇了摇头。

    主持人也没追问:“那我们就来看看这道题目吧。”

    大屏幕上题目一出,下面全是抽气声,连陈清欢都皱起了眉头。

    坐在后排的韩京墨忍不住吐槽:“这都是什么题啊,不可能有人会啊!我跟你说,萧云醒这回悬了。”

    向霈却一点儿也不担心,闲闲地叹口气:“你一点儿也不了解云哥。”

    韩京墨不服气,信誓旦旦地开口:“我还不信了,如果萧云醒能答对这题,我就……”

    向霈淡定地看着他:“你就怎么样?”

    韩京墨不接招,一下子冷静下来:“不怎么样,萧云醒是个变态,他能答对一点儿也不稀奇。”

    萧云醒看完题目之后,神色未变地缓声开口:“答完这道题我想说几句话,可以给我点时间吗?”

    主持人笑着开玩笑:“是获奖感言吗?”

    聚光灯下的男生再次摇了摇头,很快给出了答案。

    主持人也不含糊:“回答正确!让我们恭喜萧云醒同学!”

    下面先是此起彼伏的惊叹声,然后便是雷鸣般的掌声。

    田思思边鼓掌边在陈清欢耳边喊:“他要说什么啊?”

    陈清欢正格外卖力地鼓着掌,热烈的视线落在台上某个人身上久久不动,似乎还没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呀。”

    主持人示意台下安静后,好奇地看向萧云醒:“你可以说你想说的话了。”

    萧云醒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台下很快开口:“我喜欢一个人,想让她做我的女朋友,所以想要站在所有人都看得见的地方跟她表白。她一直说要做我的女朋友,我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是做正式的女朋友,想着表白之后应该算了吧?不会耽误大家很久,给我几分钟的时间可以吗?”

    安静了几秒钟之后,便是掀翻屋顶的尖叫声,台下的女孩子们都已经疯了!大声喊叫着!

    “啊啊啊!多久我都给!”

    “给给给!给一辈子!”

    向霈听着耳边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再看看台上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直接傻眼了:“啊,为什么我心里忽然慌得很?!云哥不是吧?这么高调,不是他风格啊!”

    韩京墨盯着台上,满脸审视:“我也觉得不太可能,你说他该不会是被迫的吧?是不是被陈清欢勉强的?”

    向霈轻嗤一声:“勉强?呵呵,不存在的,我看云哥乐意得很呢!”

    韩京墨揉了揉耳朵,觉得萧云醒这个人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他戏谑地笑着:“你云哥人气很高啊。”

    向霈不知道在得意什么:“那可不,我云哥容貌人品家世涵养皆是上乘,我一男的我都爱,更何况这些女孩子们。”

    韩京墨调侃向霈:“你云哥准备放大招屠尽天下单身狗了,你还不加盾吗?”

    向霈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云哥的大招,加不加盾的,有什么区别吗?”

    韩京墨摸着下巴:“这倒也是。”

    田思思揪着陈清欢的胳膊很是兴奋:“啊啊啊!陈清欢!别告诉我你事先一点儿都不知道!”

    陈清欢也傻眼了,愣愣地看着台上那道身姿笔挺的身影,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他穿着最简单的白衣灰裤,长身玉立地站在那里,棱角分明的脸在错落的光影中显得格外干净柔和。

    再次开口前忽然露出一抹清澈而温暖的笑容,温情得一尘不染,眉宇间萦绕着浅笑。

    他还什么都没说,下面就再次涌起尖叫声。

    “天啊!萧云醒笑了!他一笑我的心都要化了!”

    “萧云醒简直就是人间理想啊,不,是人间妄想!不不不!是连想都不敢想!”

    …………

    萧云醒唇边噙着一抹浅浅的笑,眉眼低垂,缓缓开口:“我们相识于幼时,相伴长大,没经历过的人无法想象,生命中有一个人,可以十几年如一日地把我放在心上最重要的位置,何其有幸。她送给过我很多东西,小时候的小鸭子,后来的爱的抱抱,给我的感情真挚又热烈,我自叹不如。有的时候我会想,我能给她什么呢?她说别人总羡慕她是有多幸运才能和我一起长大,我却在想,我何德何能可以让她从小喜欢到大?我是个特别挑剔、要求特别高的人,我爱上的人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她也值得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一切。或许我能给她的第一步就是一个配得上她的表白。”

    那些回忆随着他的娓娓道来呼啸而至,他沉浸在两个人的回忆里,只有那双湿意浮动的眼睛,灿若星辰。

    “我还记得有一年,她问我,云醒哥哥,你也喜欢我是不是。”他的眉眼间忽然笼上一层缱绻的笑意。“我怎么可能不喜欢。我是个很闷的人,因为她的存在,我的青春才快意洒脱了很多。大概也是有了她的存在,等我以后回忆起来的时候,整个青春都是鲜活清亮的,而青春记忆里的她,可爱、青涩、温暖、美好,让我如何不心动?

    “她喜欢康万生,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她为什么喜欢京剧又不去学,这一刻当我说出那句喜欢时,我好像忽然明白了。”

    一向警醒的他也不得不自责一下,颇为后知后觉啊,萧云醒顿了一顿,很快继续。

    “她不是喜欢京剧,也不是喜欢康万生,她是喜欢康万生原生态的唱法。那种气吞山河的气势,就像她对我的喜欢,用尽所有的力气,义无反顾地吼出那一声喜欢,不问结果,不知未来。我想回她一句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