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星星书吧
  • 宇宙牙齿常笑予正版书籍

宇宙牙齿常笑予正版书籍

举报

★新鲜与共鸣:“冰心奖”90后作家新作,意象、场景摆脱沉闷和古板,行文、遣词符合当下“新”一代孩子阅读习惯和语境,很容易让孩子产生新鲜感和共鸣。。★启发力:对未知世界和人类的宏大构建,对科学争议话题的多维书写,培养孩子对知识的兴趣、对科学的探索意识,对世界和自身的深度思考。★写作启迪:大开脑洞,激发创造,看作家由日常看牙构想成作品,教会孩子将阅读和思考转化为写作力,给孩子以启迪。★亲子教育:尘埃时

  • 作者: 
  • 出版社:   天天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 ISBN:   9787501615629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作者: 
  • 出版社:  天天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 ISBN:  9787501615629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售价 14.99 5.2折

定价 ¥29.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4-22

数量
库存1396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综合性图书
    货号:
    972036
    商品描述:
    【书    名】 宇宙牙齿
    【书    号】 9787501615629
    【出 版 社】 天天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作    者】 常笑予
    【出版日期】 2020-01-01
    【开    本】 32开
    【定    价】 29.00元

    【编辑推荐】 
    ★新鲜与共鸣:“冰心奖”90后作家新作,意象、场景摆脱沉闷和古板,行文、遣词符合当下“新”一代孩子阅读习惯和语境,很容易让孩子产生新鲜感和共鸣。。

    ★启发力:对未知世界和人类的宏大构建,对科学争议话题的多维书写,培养孩子对知识的兴趣、对科学的探索意识,对世界和自身的深度思考。

    ★写作启迪:大开脑洞,激发创造,看作家由日常看牙构想成作品,教会孩子将阅读和思考转化为写作力,给孩子以启迪。

    ★亲子教育:尘埃时代伍暖同父母,素钛时代牧耳同父母、妹妹和曾曾祖母几代人之间不同的情感交织,为当下亲子成长提供了鲜活可鉴的范例。

    ★品质保证:特邀2015国际“金苹果奖”得主黑咪木刻封面,博洛尼亚新锐插画师刘悦手绘插图,镭射特种印刷,用独特鲜活的形象,帮助小读者深度解读文本。

    ★名家推荐:著名作家、剧作家张之路,天津理工大学教授、著名评论家舒伟,著名科幻作家、中国科普作协常务理事星河等名家联袂推荐。
     

    【内容简介】 
    出发,寻找神秘未来!

    一层特制的金属“牙冠”隔开新旧两个世界,新世界名为素钛,旧世界名为尘埃。两位新世界少年牧耳和马尾执着挖掘旧世界的秘密,他们踏上危机四伏的旅途,是考验,还是使命?轰鸣中低飞的运输船、横亘千里阴暗的垃圾山,究竟谁背叛了地球?究竟谁编织了谎言?在时代的拷问中,少年们能否抓住真相的利剑,划破尘埃封锁,拯救地球未来?

    《宇宙牙齿》不仅实现了地球未来和人类命运宏大主题的书写,同时也是一个富有创意的校园故事。它通过两名少年跨越百年世界的“考古”探险,生动刻画出“素钛”和“尘埃”两个迥异世界间的巨大关联与隔阂,以及特殊背景下少年与成人间不同形态和心理,在呈现对科技与变革因素畅想反思的同时,不失儿童文学的童趣性、启发性和感染力;在潜移默化中传递给孩子一种科学态度、逻辑思维能力及想象力锻炼,激发孩子探索未知,给予成长必需的营养。


    【目录】 
    第一章  考古学结业

    第二章  素钛时代

    第三章  伍暖

    第四章  牧耳

    第五章  行前的考验

    第六章  错置的时光

    第七章  尘埃时代

    第八章  伍耳傅

    第九章  伍暖的庭院

    第十章  凝固的空间

    第十一章  逃离

    第十二章  危机

    第十三章  擦肩

    第十四章  垂云小屋

    第十五章  素钛谜题

    第十六章  钻进你的记忆

    第十七章  尘埃之下

    第十八章  微光中的使命

    第十九章  巨物之手

    第二十章  井中的啼哭

    第二十一章  拯救曾曾祖母

    第二十二章  素钛时代的审判

    第二十三章  意想不到的证据

    第二十四章  冰壳消融

    第二十五章  尾声

    后记


    【文摘】 
    第一章  考古学结业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由缓转急的闹钟声再次响起,牧耳知道再不起床就要来不及了。他用食指和中指关节敲了敲床头的笼子,算是和金属鸟可栗打了个招呼。它扇了扇翅膀,低下头“咔嗒咔嗒”地啄起食盆里的金属颗粒“粮食”。

    “太傻了!”每次看到它,牧耳心里都会默念这三个字。它又没有生命,为什么每天都要定时定点地吃东西、喝水?甚至还会“叮叮当当”地排出金属粪便。卖鸟的人说这是古典,拍打的翅羽、啄食的动作、鸣叫的声音,都是古典。曾曾祖母告诉牧耳,他们那个年代也有这种“古典”——恐龙。人们都没见过真正的恐龙,但是却热衷于恐龙玩具、恐龙书和恐龙主题公园。恐龙是他们那些孩子宏大的理想。她很擅长用遥远时代的事情和现在做类比,要牧耳说,她才是真正的古典。

    今天是牧耳考古学结业考试的日子,他感到既紧张又解脱。要不是因为曾曾祖母她老人家,他是打死也不会选这门课的。同学们选课不是有意思的,就是实用的,小说课、虫语课、自诊课、抗病毒课、信息清理课、探索课……而考古,是那些怀旧的老人干的事,偏偏这门课是最难通过的,学分比重又大,占了牧耳这学期自选课一半的份额。

    牧耳走进沐浴器。

    “早上好,请问今天是要舒适按摩浴、快速淋浴还是极快赴约浴?”沐浴器爽利地问。

    “极快,能多快就多快!”牧耳答道。

    他张开嘴,闭上眼睛,任凭细毛刷和激光牙刷在身体表面和嘴里驰骋。从沐浴器的外面看,除了一个赤裸的男孩什么也看不到,因为那些毛刷速度快到肉眼分辨不了它们的运行轨迹。

    三十秒后,牧耳的汗毛已经干净清爽得像被风荡过的麦草。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推开沐浴器的门,赫然出现在面前的曾曾祖母的脸把他柔软的汗毛吓得直立起来。牧耳慌忙抱住自己的身体,好像身上有五六个即将坠落的西瓜一样。

    曾曾祖母一边用一条奶白的大浴巾把他包住,一边喃喃地说:“哎呀,在我面前还害臊……”

    她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即使牧耳浑身上下一滴水都没有,可是她还是要用毛巾给他擦干。

    不仅如此,家里总会出现这样的景象:家务机器人在前面打扫,曾曾祖母在后面用毛巾擦拭。虽然素钛时代的毛巾是用最最牢固的纤维制成,但还是会有肉眼几乎看不到的毛絮和印痕留下来。这又让家务机器人不得不重新打扫,如此往复。

    每当这个时候,牧耳的妈妈就会吱吱哇哇地埋怨:“毛絮,毛絮,太危险了!您想害死我们吗?”

    素钛时代的人对灰尘、毛絮的防范到了近乎病态的程度。

    爸爸则表现出宽容:“你曾曾祖母就是享受使用毛巾的过程,老派。”爸爸说,要不是曾曾祖母,就没有他,也没有牧耳。

    虽然曾曾祖母唠唠叨叨,但牧耳最喜欢她。她不会催促他做这个做那个,时间在别处像闪电一样快,让人们竞相追逐,唯独在流过曾曾祖母身边的时候变得很慢,仿佛她有让时间胶着甚至凝固的能力。她说活得越久,时间越不值钱,牧耳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显然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不这么想,他们每天都马不停蹄地做这个做那个,永远在追什么的样子……要是撞见牧耳跟曾曾祖母一起坐在院子里发呆,或者漫无目的地闲逛,他们准说“这孩子被曾曾祖母惯坏了”。

    曾曾祖母特别喜欢讲她的童年,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唯恐避之不及。牧耳出生以后,就变成了她的理想听众。她不像其他人一样,把那个晦暗不明的、只在书本中出现的地方称为尘埃时代,她喜欢把那叫“从前”。

    曾曾祖母说,从前,每个星期六晚上,她都会在陶瓷浴盆里浸浴,星河或者樱花的浴球溶化在浴盆里,变成一汪靛蓝或者嫩粉的湖泊,她沉在那片湖里,一沉就是一两个小时。洗完澡,妈妈会用一条大浴巾把她裹住,擦干,抱到床上,后来,即使她体重攀升,妈妈越来越抱不动了,但还是会吃力地把裹成奶油面包的她挪动到床上……那些柔软干净的夜晚,是她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

    体测仪显示一切正常。前一天晚上喉咙发痒把牧耳吓得不轻,要是感冒了,他便无法参加考古学的结业考试,不仅一学期的功夫白费,还面临着拿不到学分延迟毕业的后果。

    “还不出发?”妈妈环抱手肘倚在门口。现在是早上七点半,她已经上完瑜伽课、做了美容,现在正妆发整齐地质问牧耳。

    牧耳有时候真不明白,明明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为什么她还要争分夺秒地做事情。

    “马上就走。”牧耳敲了三下可栗的鸟笼,这是他祈祷事情顺利的暗号。

    “这门课要是挂了,你就要晚毕业一学期,初中的上半年招生可比下半年紧俏多了。”妈妈又开始施压。

    “时间多的是,再耽误半年我也不怕。你看曾曾祖母,今年一百三十五岁,总说活着没意思。我到她那岁数再上初中才好呢,省得没意思!”

    “胡说八道。”妈妈没好气地说,因为考古课的事她没少和曾曾祖母争吵,“我就跟你爸爸说,让老人带孩子不行,他偏不听。你才十二岁,就暮气沉沉,还选什么考古课,又没用,又危险,挂科率高达百分之七十,我真不明白……”

    “尘埃时代又不是毒气室,你要相信科学,不是谣言!”

    “你曾曾祖母说的那些就是科学?曾曾祖母,曾曾祖母,一天到晚就知道曾曾祖母,我们真的是白养你了……”

    “再听你唠叨我就赶不上考试了!”不等妈妈说完,牧耳叼着一个肉蛋白营养条夺门而出。

    牧耳讨厌妈妈说“白养你了”之类的话,好像他是一个物件,不听她发令行事就是一个失败品。她越是想干涉他和曾曾祖母交往,他就越要靠近曾曾祖母。

    牧耳觉得,妈妈的心思已经不在他身上。自从妹妹牧朵出生,牧耳在妈妈心里仿佛一下就变成了大人,不再需要呵护,而应该是能文善武的战士——不仅能处理好自己的一切,还要适时帮爸爸妈妈分忧,要是还能照顾一下妹妹,就更好了!

    牧朵刚出生时那张布满核桃纹路似的小皱脸又一次浮现在牧耳眼前。她那时可真是个吵闹的小家伙,从早到晚“呜哇呜哇”地哭,有时候甚至被自己的鼻涕眼泪卡得上不来气,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哭的兴致。如果不是妈妈偏心或者牧朵不是他的妹妹,牧耳觉得自己说不定挺喜欢她的。牧朵机灵又懂得何时该收敛,聪明却从不炫耀。但牧耳一想到妈妈抱着她软声软气、宝贝来宝贝去的样子,就觉得头皮发麻,每个毛孔都在快速抽缩。这个家里,大家似乎都渐渐偏爱起甜美乖巧的牧朵,唯独曾曾祖母,对逐渐抽枝拔节,变得纤瘦、黝黑的牧耳依然钟爱有加。

    牧耳远远看到学校的操场上散落着三三两两个同学,不多不少,九名。开学之初,报名考古课的有一百三十四名学生,四个月的时间里,六十九名同学陆陆续续弃课,二十名同学被劝退,剩下的同学经过严格的理论测试、道德测验和繁复的体检,最终只有十人聚集在这里,参加最后的结业考试——带着课题去往尘埃时代。

    “我以为最后一天还有人弃考呢。”“沙哑的琴”看了看手表,说道。

    牧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沙哑的琴”是考古课的老师,是个一百六十岁的老头儿,总是唉声叹气的,像曾曾祖母一样。他讲起课来絮絮叨叨、语调平平,没有抑扬顿挫,像在弹一张古老沙哑的琴。

    选这门课的人各有各的目的,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都是奔着最后的结业实践考试来的。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如果有人害怕了或者哪里不舒服,现在是退出的最后机会。”点名后,“沙哑的琴”严肃而郑重地说。

    第二章  素钛时代

    “随着空气污染、水土流失、白色污染等的加剧,气候变暖,海平面升高,大批物种灭绝,病毒肆虐……尘埃时代的地球也不再适合主宰了它近百万年的霸主——人类生存。科幻小说里描述的移民其他星球、建造地下世界都被证明是不可实施的。

    “国际联盟决定放弃现在的地表,启动‘素钛计划’,在海拔数千米处包裹一层合金,经过十年的建设,重塑了合金上的地表形态和氧气含量,达到人类生存的标准。

    “那是一场残酷而决绝的行动……”

    这些都是牧耳后来在书本上读到的。

    素钛皮是新的穹隆,承接着宇宙,沐浴着阳光。尘埃时代的人们在昏暗中望着天空,望见刚刚被建造的新的生活,脚却挪离不了土地。他们舍不得家乡的溪水,嬉笑打闹过的校园,每天十个小时匍匐的写字楼……有的人觉得地球还可以再拯救一下,他们又提出了很多拯救地球的方案,企图把一切消耗和破坏都降到最低,他们抗议,哭号,苦苦地恳求不要放弃,但是一切都太晚了……

    对于不愿意登上素钛时代天梯的人,国际联盟不得不放弃他们。而离开尘埃时代的人也知道,没有阳光,留下的人又能活多久呢?

    曾曾祖母对这一切有她自己的理解。

    曾曾祖母很爱讲尘埃时代的事。起初牧耳很爱听,后来她讲了太多太多遍,讲到牧耳不耐烦了,她还是反反复复地讲,仿佛从来没有接纳素钛时代,一直活在记忆中遥远的尘埃里。

    曾曾祖母在纸上用曲线画了一个两端凹陷,中间凸起,凸起之间又有个小而平滑的凹陷的物体。

    “我知道!”还没等曾曾祖母提问,牧耳抢答道,“这是一条蛇,肚子里装着大象的蛇。”他有些得意。小学一年级的必读电子书里有一本来自尘埃时代的经典儿童文学《小王子》。在那本书里,小王子就给飞行员看了一张这样的图。如果你觉得它是一顶帽子,那你就成功地被骗了,那其实是一条吞掉了大象的蛇!两个驼峰一样的凸起是大象的头和屁股。

    曾曾祖母喉咙里发出一个声音,半哼不哼的,不太满意似的。她咧咧嘴,从右侧门牙开始一颗一颗地向右点,点到第六颗牙,敲了敲,示意牧耳凑过去看。

    “老太太又在弄那颗牙。让您去做成釉钻牙,您就是不去,那颗牙迟早要烂的。再说,您别给孩子看了,要是哪天让防疫监察员知道了,咱们一家子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妈妈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语速极快地抱怨着。

    想到防疫监察员叔叔们的脸,牧耳就不寒而栗。他们负责调查居民有没有私藏从尘埃时代带来的东西。那些东西对素钛时代的人来说意味着细菌培养皿,意味着能够再次毁灭生存环境的灾祸。牧耳家因为生活着为数不多的尘埃时代的移民,成为了防疫监察员的重点关怀对象。

    几年前,曾曾祖母在家里擦亮了一根火柴,触发了警报器。年轻的防疫监察员们带着全套救援装备匆匆赶来,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房间里这股奇异的味道是什么。一个监察员轻轻吸了口气,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说:“真好闻!”其他几个人也伸长脖子一边吸气一边点头,附和道:“好闻!”

    曾曾祖母被他们猫鼬般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不过,她还是因为这个违规的玩具得到了一个警告。后来监察员没收了曾曾祖母那根火柴头已经燃烧殆尽的火柴,并放入了“尘埃博物馆”,玻璃展柜前的介绍上赫然写着——香氛。

    那次事件以后,曾曾祖母这颗烤瓷牙就像是家里的定时炸弹,时不时触碰到爸爸妈妈的敏感神经。曾曾祖母早就习惯了妈妈的抱怨,那些话像毛毛雨一样,落到脸上身上既不用去挡,也不用去擦,由它下好了。

    “是我的牙。”曾曾祖母不理会牧耳妈妈的责怪,自顾自地说道。

    “嗐。”牧耳有点失望。

    牧耳不喜欢看曾曾祖母的牙,察看老年人身体的隐蔽部位让他有种异样的感觉。

    “我们生活的地球就和我这颗牙一样,”曾曾祖母接着说,“你以为你出生的这片钛皮就是地球吗?它只是一层人造的牙冠,把尘埃时代密不透风地包裹在里面,这下面才是真正的地球。尘埃时代没有死,它连着地球的神经,地球不死,尘埃时代就不会死……”

    曾曾祖母又在说这些咒语一样的话了。“地球的神经”让牧耳很感兴趣。从一出生起,牧耳就生活在被曾曾祖母称为“高度机械化”的钛皮上。各种各样的监测仪、服务机器人、恢复舱支撑着牧耳的生活,单是学习这些机械的使用和信息垃圾的清理,就让他头大。

    “地球的神经,是地底的岩浆、树木的根须、连接湖海的河流……现在的媒体太夸大了,把那里描述成病毒肆虐的污浊之地,它们没见过苍翠如盖的树、翻卷着浪花的海,更没见过火山喷发的烈焰……”

    “地球的神经死没死我不知道,您的牙神经真的快要死了。求求您,哪怕就是为了我们,快去把那个隐患除了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妈妈已经钻到美容舱里做起补充胶原蛋白的手术,见缝插针地劝说。

    “我这颗牙死了,尘埃时代就没了。没喽,没喽……”曾曾祖母像个小女孩一样抱着膝盖前后摇晃,不再跟别人对话,像对着天上的云说话。

    牧耳不明白,她一会儿说尘埃时代永远不会死,一会儿又说尘埃时代和她的牙命运相连。一颗牙跟尘埃时代有什么关系呢?

    校机缓缓升空,银白色的视野不断放大,牧耳仿佛目睹了用几百倍速播放的蘑菇生长过程,一个巨大的伞盖在他面前撑开。那些铝质的树木逐渐失去立体的形态,和大地的银白融为一体。校机升到足够高的时候,便能够看见纵横交织在一起的“光缆槽”,那是城市的交通线路。校机从郊区向市中心开去,一路滑过一片片不规则的蓝色、绿色和黄色。

    马尾用肩膀撞了撞牧耳,冲他使了个眼色,用唇语说:“瞧吧,‘沙哑的琴’又要动情了。”

    “沙哑的琴”坐在窗边望得出神。他告诉学生们,蓝色的是湖泊和海洋,绿色的是草原,黄色的是沙漠,那是地球的乡愁。地理书上却说,这些彩色区域都是钛息技术制造的光斑,是为了防止人的眼睛在一片银白的合金中出现“雪盲症”。

    牧耳从没有仔细端详过那些光斑,它们像节日的彩灯一样按部就班地热情灿烂着却索然无味。现在,从这样的高度望过去,蓝色似乎有波纹,绿色似乎有风吹过的动荡,黄色仿佛笼上一层薄雾,倒真像是曾曾祖母和“沙哑的琴”描述的湖海、草原和荒漠了。

    校机升得足够高的时候,斑马纹状的边境线映入眼帘。

    “素钛时代按照尘埃时代的原国土比例划分国土。由于素钛地表面积大于地球原始面积,并且不适宜人类生存的无人区大大减少,各国都获得了更广阔的疆域……”

    这是课本里说的。那个蜂窝一样的国家恐怕原本的国土面积很小吧,所以要把房子盖得像积木一样。

    “你去过别的国家吗?”牧耳问。

    马尾耸耸肩,嘴角夸张地向下撇,意思是:当然没有。

    “曾曾祖母说,尘埃时代的人很热衷去别的国家旅行,咱们呢,上天入地,却对‘平面’上的事不感兴趣了。”

    “有什么可去的呢?各个国家都差不多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