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星星书吧
  • 记忆航班

记忆航班

举报

▲一段关于脸盲症患者の爱情&救赎的故事。沈先生表示:结婚一年多,我的老婆她依然记不住我的脸。实体书新增三万字“暖甜&未解锁”番外▲脸盲,prosopagnosia,面孔遗忘症。作为深度脸盲症患者,孙廷雅的辨识范围只有五分之一。而她的丈夫沈沣,恰在范围之外。缘分,fate,命中注定。自命情场无往不胜的京城沈少爷,偏偏在一个人处碰壁。孙廷雅,他结婚一年多的老婆。交锋、过招、你进我退,模糊、清晰、缘来缘

售价 24.89 6.5折

定价 ¥38.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4-14

数量
库存888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图书条目信息

    记忆航班

    • 作者:
    •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17-11
    • 版次:  1
    • ISBN:  9787559411686
    • 定价:  38.00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纸张:  胶版纸

    展开全部

    货号:
    937266
    商品描述:
    【书    名】 记忆航班
    【书    号】 9787559411686
    【出 版 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作    者】 茴笙 著,记忆坊出品,有容书邦 发行
    【出版日期】 2017-12-01
    【开    本】 16开
    【定    价】 38.00元

    【编辑推荐】 
    ▲一段关于脸盲症患者の爱情&救赎的故事。

    沈先生表示:结婚一年多,我的老婆她依然记不住我的脸。

    实体书新增三万字“暖甜&未解锁”番外

     

    ▲脸盲,prosopagnosia,面孔遗忘症。

    作为深度脸盲症患者,孙廷雅的辨识范围只有五分之一。

    而她的丈夫沈沣,恰在范围之外。

     

    缘分,fate,命中注定。

    自命情场无往不胜的京城沈少爷,偏偏在一个人处碰壁。

    孙廷雅,他结婚一年多的老婆。

     

    交锋、过招、你进我退,模糊、清晰、缘来缘去。

    时光漫漫,红尘缥缈,也许彼此*好的时光已经错过,至少还不算晚。

    红线绕来复去,航班飞了又停,他持着记忆的登机牌,站在时间尽头等你。
     

    【内容简介】 
    风流贵公子沈沣在征服漂亮女人的这一条路上从没有输过,

    唯有沈太太是个例外。

    沈沣从来没想过,结婚一年多,沈太太居然还记不住他的脸!

     

    身兼沈太太和著名女作家两重身份的孙廷雅对此表示很无辜。

    她只是“脸盲”,*不是对沈沣的报复。

    家族联姻而已,所谓的丈夫,从来都是有名无实。

    你在花花世界里无所顾忌,我便在红尘凡俗里消耗光阴。

     

    月老大概是把他们的红线绕了很多圈,*终才缠在一起。

    从记不住,到忘不掉。原来遇见很轻易,相爱却是一场角力。

    记忆的航班在人海往返,

    孙廷雅小姐,沈沣先生是否能拥有你的登机牌?


    【目录】 
    Chapter1 偶遇

    Chapter2 试戏

    Chapter3 机会

    Chapter4 玉碎

    Chapter5 结局

    番外·我们的纪念日

    番外·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文摘】 
    孙廷雅有个毛病,她记不住人脸。

    医学上管这叫“面孔遗忘症”,网上则有个更通俗的名字,脸盲。具体表现在,她对绝大多数人的长相都很难留下深刻印象,如果不用心去记,即使已经认识一两年,依然可能与这人形同陌路。

    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孙廷雅推开紧紧抱着她的女人,凝神端详三秒,挑眉道:“老板娘?”

    季思乐道:“你记住我了?”

    “记不住,但餐厅里会扑上来抱我的人,也就只有你了。”

    古色古香的中式庭院里,月色如霜照耀回廊,檐下每隔一段就悬着盏六角檀木宫灯,微风拂过,灯光和象牙色轻纱一起晃动,如同起伏不定的水波。

    孙廷雅就站在宫灯下,弯唇轻笑。季思抗议,“你这人真是夸张,好歹我也教你做了一年菜,不至于这么无情吧?真认不出我?”

    孙廷雅摸摸她的脸,“一年里基本都是电话授课,偶尔的视频教学我又懒得看屏幕,记不住才是正常,honey。”

    季思气结。

    孙廷雅和季思是两年前认识的,她被人带来这家餐厅吃饭,和老板娘季思意外投契。后来孙廷雅去了英国,嫌弃那边饭菜难吃的同时,格外怀念季思做的地道京菜,辗转请她当了自己的老师。两个女人年龄相仿,一来二去也就成了关系不错的朋友。

    孙廷雅看她气哼哼的样子,终于大发慈悲不再逗她,“好了,开玩笑的。我当然记得你的样子,给我做饭的都是再生父母,忘了谁都不会忘了你。”

    季思满意了,“这才像话。”

    她说着,打量两年不见的朋友。

    北京的七月正是一年里最热的时候,孙廷雅的打扮很清凉,Dior黑色长裙配十二厘米细高跟,头发很长,几乎垂到臀部,用一根檀木簪子绾起来,散出一截垂在身后。她很瘦,肌肤白皙耀眼,再加上一米七二的身高,以至于她随便一站都像T台上的模特,气场十足。

    女人只化了淡妆,轻颦浅笑间却透着股难言的韵味,红唇在夜色里隐带魅惑。

    看起来,她这两年过得不错。

    季思问:“你回国多久了?我接到电话吓了一跳,没听到消息啊。”

    孙廷雅道:“半个来月吧,之前一直有工作,所以没通知朋友们。”

    “什么工作啊,还神神秘秘的。”

    孙廷雅笑而不答,只道:“别废话了,我是来吃饭的,快带我去包厢。”

    季思道:“真不凑巧,小店今天被人包了,没剩下位置。”

    孙廷雅挑眉,“连我也不能例外吗?”

    季思面露难色,“这个嘛,做生意得守规矩,说了包场,我就不能再招待别的客人……”

    孙廷雅不语。

    季思的餐厅在圈子里很有名气,说是餐厅,更像是私房菜馆,只招待经熟客或朋友介绍而来的客人。店面在自家的四合院里,北京这个地段的四合院,价钱可比三五套别墅还贵,所以这家店的消费水准也可想而知。

    她笑起来,贴了水钻的指甲划过鳄鱼皮手袋,“是哪家的纨绔啊?连你的店都敢包,一掷千金啊。”

    季思做了个表情,表示自己不能讲。

    别人已经把话说成这样,孙廷雅也不好再坚持。正打算离开,远方却飘来一阵琵琶声,清扬悦耳,仿佛叮咚的泉水。

    孙廷雅感兴趣地望过去。

    她不会弹琵琶,但小时候练书法,《琵琶行》是写得最多的一阕。“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外公亲自握着她的手,一边写一边在她耳边吟诵,那时姨妈就配合地抱住琵琶弹起来。

    脚步不自觉循声而去,季思紧随其后,“你干吗啊?廷雅,你要去哪里?”

    “这是店里的琵琶表演吧?你员工的素质越来越高了,这位的水准都可以去艺术团了,让我瞻仰一下。”

    “哪有那么夸张……不对,我店里没有弹琵琶的员工。这应该是我的客人!”

    孙廷雅停下脚步,“客人?”

    “对!”

    孙廷雅双手抱臂,“就是前面那个?”

    季思诧异回头,才发现两人已经走到回廊转角处,前方的庭院里,有个挺拔颀长的身影,静静立在台阶下方。她们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的黑色修身西服,光是个背影,已然透出股从容悠然。

    孙廷雅正觉得有趣,那美妙的琵琶曲居然是个男人弹的,却看到他往旁边走了几步,露出一个白裙长发、容貌清丽的女人。她坐在石凳上,怀里抱着把五弦琵琶,侧颜温婉,皎洁的月光照在她身上,一瞬间仿佛古画上的仕女翩翩而出。

    孙廷雅惊讶道:“是她?”

    季思道:“不、不是他!你看错了。”

    孙廷雅白她一眼,“究竟我脸盲还是你脸盲?那个女人啊,难道不是最近很红的女明星宋菲儿?”

    季思眼神怪异,“你认得她?”

    “嗯,最近……恰好看了她的电视剧,有一点印象。”

    说到宋菲儿,可以称得上是家喻户晓,她高中时就凭借名导覃卫东的电影《青芒恋人》出道,在电影里饰演女一号。这样超高的起点让她一夜成名,近十年过去了,她也在娱乐圈有了不低的地位,是年轻一代女星里排得上号的人物。

    季思轻舒口气,露出个笑容,“对,确实是她。没想到她不仅会演戏,琵琶也弹得这么好。”

    那边,宋菲儿仰头,朝男人笑问:“喜欢吗?因为下部电影需要弹琵琶,所以最近一直在练,好在小时候基本功扎实,听起来好像还不错。”

    男人轻轻一笑,“你这可不只是‘不错’。”

    他的声音非常好听,低沉有磁性,美酒般醇厚。

    宋菲儿说:“你这是夸我了?真难得,我还有能让沈公子您看得上的地方。”

    男人声音拖长,“我看得上你的地方多了去了。”

    宋菲儿弯唇一笑。

    季思扯扯孙廷雅,“行啦,人也看到了,咱们走吧。”

    孙廷雅觉得也是,听壁脚可不是君子所为,正准备提步离开,却听到宋菲儿状似无意道:“对了,那天在海盛酒店,我远远看到你和一位小姐在一起。我可以问问那是谁吗?”

    男人不答反问:“你在担心什么?”

    “没担心什么。我只是想,如果那位就是你传说中的太太,咱们再见面就不合适了……毕竟,我并不打算破坏你们夫妻的关系。”

    孙廷雅眉头微蹙。

    她之前因为工作去了解宋菲儿背景时,并不知道她还有这么一桩风流韵事。介入富家公子的家庭?而且听这口吻,所图似乎还不小。两人接下来还有合作,她可不希望她闹出丑闻。

    男人不作声,宋菲儿终于不安,“你要不想回答,就算……”

    “季老板,你在那里做什么?”

    两人都是一惊,却见男人不知何时回过身,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

    由于脸盲的关系,孙廷雅其实很难判断一个人的长相是否好看,不过这次有点不同,因为那男人生了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这是孙廷雅最喜欢的眼型,大而修长,尾部略弯向上翘,双眸深邃而迷离。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眼神却拥有扰乱人心的力量。

    季思不愧是身经百战的,立刻一本正经道:“打扰二位了,菜已经备好,我是来请你们入席的。”

    男人不置可否,目光落向旁边。那里站着个女人,因为灯光恰好照不到,他看不清她的脸,只觉得女人的眼睛很漂亮,“这位是?”

    季思没有回答,反而是孙廷雅偏头说:“既然今天已经客满,那我改天再来吧。”

    她转身要走,男人淡淡道:“站住。”

    孙廷雅驻足,只听男人戏谑道:“偷听了我们讲话,这就想溜了?这位小姐不该给我个解释吗?”

    孙廷雅道:“抱歉,我并非故意偷听你们讲话。不过无论我听到了什么,您都可以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男人摸摸下巴,“听起来好像不太够诚意。”

    孙廷雅耸肩,“不然,我写个保证书?”

    男人还是不答话,孙廷雅叹了口气,打开手袋取出支烟,夹在指间挑眉一笑,“那就没办法了。该听的不该听的我都已经听了,您预备把我怎么办?”

    气氛有点尴尬。

    宋菲儿眉头紧蹙。她和沈沣的事一直是对外隐瞒的,以她的身份,要是被外界知道她和有妇之夫纠缠在一起,公众形象搞不好便要毁于一旦。之前这家店一直很清静,今天却突然冒出来这个女人,真是让人烦躁。

    她看向对面的季思,出乎意料的,老板娘竟没有露出管理疏忽的心虚,反而垂眸看着地面,有一种对眼下局面不想搭理的逃避。

    沈沣打量孙廷雅片刻,风度翩翩地欠了欠身,“刚才只是个玩笑,我当然相信季老板的朋友。你说了不会乱讲,那就不会乱讲。”

    孙廷雅知道,他这是把责任扣到季思头上了,以后如果有什么流言蜚语,他只会找季思算账。

    她有点内疚,然而季思深吸口气,从善如流道:“当然,我的朋友我可以担保。”

    沈沣忽地一笑,英俊的眉眼在月色中更显柔和,端的是风流多情,“况且就算没有季老板,我也不会为难美丽的女士。你想听什么,都请随意。”

    孙廷雅对他的殷勤并无触动,她按下打火机,蓝幽幽的火苗弹跳而出,她的面容也第一次暴露在沈沣眼前。

    他神色陡然一变。

    孙廷雅长长吸了口烟,朝季思挥挥手,“回见。”转身大步而去。

    季思尴尬一笑,也立刻离开了这里。

    宋菲儿恼道:“你就这么让她走了?万一她告诉狗仔……”

    沈沣淡淡道:“能来这家店的客人都对娱乐圈那点事没兴趣,更没空见什么狗仔,你想太多了。”

    宋菲儿无数的抱怨全卡在喉咙里。

    沈沣还看着孙廷雅离去的方向,宋菲儿见他神色古怪,忍不住道:“那么情意绵绵地夸那位小姐漂亮,说实话,你看清楚人家脸了吗?”

    沈沣道:“没太看清,不过她长得……有点像我太太。”

    宋菲儿诧异扭头,正惊疑他什么意思,就看到男人摇摇头,自嘲一笑,“不过应该是我眼花了。我太太还在国外,不可能在这里。”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