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慧子书店
  • 生存与命运 正版  (苏)格罗斯曼,严永兴,郑海凌  9787508653488

生存与命运 正版 (苏)格罗斯曼,严永兴,郑海凌 9787508653488

举报

生存与命运 (苏)格罗斯曼 著,严永兴,郑 9787508653488可开发票

  • 作者: 
  •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 ISBN:   9787508653488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装帧:   精装
  • 开本:   16开
  • 纸张:   胶版纸
  • 字数:   99999千字
  • 作者: 
  •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 ISBN:  9787508653488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装帧:  精装
  • 开本:  16开
  • 纸张:  胶版纸
  • 字数:  99999千字

售价 67.87 6.9折

定价 ¥98.00 

品相 全新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08-05

数量
库存117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社会文化
    货号:
    546819269054
    品相描述:全新
    正版全新 更多图书 慧子书店 http://shop.kongfz.com/14409/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书名:生存与命运
    定价:98元
    售价:67.87元,为你节省30.13元
    折扣:6
    作者:(苏)格罗斯曼 著,严永兴,郑海凌 译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10-01
    ISBN:9787508653488
    字数:750000
    页码:
    版次:1
    装帧:精装
    开本:大32开
    编辑推荐
    1. 欧美“当代的《战争与和平》”、“20世纪*的俄罗斯小说之一”。  2. 一部应该被人类长久记忆的著作,理解极权社会起源的之书!  3. 苏俄文学翻译家严永兴经典译本,历经3版修订,呈现译文。  4. 《卫报》《世界报》《纽约客》《观察家》《纽约时报》等媒体一致赞誉。  5. 梁文道极力推荐:“这是我做读书节目十几年来,*想给我的观众们介绍的一本书。”  6. 全景展现斯大林时期的苏联社会生活,并且深入到了人类社会“腹地中的腹地”——希特勒的灭绝营和斯大林的古拉格……我们将“看到活生生的人是如何建立起一个非人的社会实行对他人和自我的压迫;看到这样社会中的每个人如何需要在每日的生活中为捍卫自己剩余的良心而作的斗争”。 
    内容提要
    《生存与命运》内容简介:1961年2月14日,苏联当局派克格勃闯入作家瓦西里格罗斯曼的住宅,“”了一份小说书稿。主管意识形态的苏斯洛夫判定它“比帕斯捷尔纳克的《日瓦戈医生》更加危险”,“两百年后也不可能出版”。这就是《生存与命运》,后来的人们称它是“20世纪的《战争与和平》”。  在这部以卫国战争为背景的长篇小说中,格罗斯曼用托尔斯泰式的宏大格局和契诃夫式的动人笔触,一方面叙述残酷的斯大林格勒战役,另一方面讲述普通人尤其是沙波什尼科夫一家的遭遇,全景展现了斯大林时期的苏联社会生活。  这是一整个时代的写照,一部极权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一部20世纪*黑暗年代的心灵史诗。从斯大林格勒到莫斯科,从前线的城市废墟到后方的科学实验室,从希特勒的集中营到斯大林的古拉格,关于斯大林时期苏联社会生活的真实面貌,没有比《生存与命运》更为全面的描写。格罗斯曼细腻而专注地书写无情战争的真实画面、错综复杂的人生百态、个人对暴力的艰难反抗,通过众多人物在战争和极权双重碾压之下的悲惨命运,揭示出那块土地满载的失落与悲怆,以及人民的恐惧与希望。  格罗斯曼是“苏联社会的**个自由之声”,是极其罕见地兼具自由精神和道德勇气的作家。他直视苏联社会的灵魂深处,见证苦难,见证人性,见证希望,完成了很多苏联作家竭尽全力却没有取得的成就。他对社会现实的拷问,对人的命运的探讨,对历史、道德和政治自由而深邃的思索,依然沉重地击打着内心——面对毁灭社会、摧残和消灭许许多多社会其他成员的**之恶,我们该如何捍卫人性中的善良和是非感?  这是20世纪俄罗斯文学**的遗珠之憾,更是应该被人类长久记忆的著作!思考是危险的,不思考往往更加危险。为了将20世纪人们已经遭受的苦难留在历史中、永远不要再发生,我们每个人都应读读这本书。 
    目录
    暂无相关内容
    作者介绍
        瓦西里·格罗斯曼(Vasily Grossman,1905—1964)  20世纪的作家之一。  ——《观察家》(Observer)  格罗斯曼是苏联时代的托尔斯泰。  ——马丁艾米斯(Martin Amis,作家、 英国“文坛三巨头”之一 )  苏俄记者、作家。1905年生于乌克兰别尔基切夫,毕业于莫斯科大学数理系,1930年始发表作品,得到高尔基、巴别尔等文坛大家赏识,1937年加入苏联作家协会。卫国战争爆发后,作为《红星报》特派记者深入前线采访报道,历时四年,见证了从莫斯科保卫战到攻克柏林几乎所有主要战役。  战后,出版了小说《人民是不朽的》《为了正义的事业》等。1960年,长篇小说《生存与命运》完稿,但随即在寻求出版过程中被克格勃查抄。格罗斯曼不服,直接向赫鲁晓夫陈情。苏共中央主管意识形态工作的苏斯洛夫召见了格罗斯曼,不仅禁止出版《生存与命运》,拒绝归还手稿,还强硬地威胁格罗斯曼――出版这部小说想都不用想,两百年后也不可能出版!  1964年,格罗斯曼郁郁而终。1974年,在“氢弹之父”安德烈萨哈罗夫等人帮助下,小说备份手稿以缩微胶卷的形式被偷运出苏联。1980年代,《生存与命运》以英、法、德等多种语言版本面世,在欧美引发巨大轰动,成为文学经典。1988年,苏联的老牌文学杂志《十月》分四期连载《生存与命运》,之后又出版了单行本。此时,距手稿被查抄不过才28年而已,距离苏斯诺夫“两百年”的预言差得很远。在今天的俄罗斯,格罗斯曼已被理所当然地归属于*的作家之列。  译者简介  严永兴,1940年生,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俄苏文学翻译和研究工作。1962年毕业于上海外语学院,曾长期担任《世界文学》编辑部副主任、《外国文学动态》杂志副主编。翻译《生存与命运》《撒旦起舞》《大师与马格丽特》等数百万字俄语文学作品,主编《白银时代丛书》,著有《辉煌与失落——俄罗斯文学百年》等专著。  郑海凌,1950年生,北京师范大学外文学院教授,翻译有《童年》《母亲》《死魂灵》《离散情侣》等俄语小说,译作《夜莺大盗》获1987年首届彩虹文学翻译奖,《雾中星》获1995年戈宝权文学翻译奖。现主要从事文学、翻译学和比较文化研究。 
    文摘
    1  雾霭笼罩着大地。公路旁边的高压电线上,不时闪烁着汽车灯的反光。  明明是无雨的天色,但黎明时分的大地却变得潮湿起来,禁止通行的交通信号灯亮起时,湿漉漉的柏油路面便隐约呈现一个微微发红的斑点。人们在几公里以外就感觉得到集中营的气息,因为通向这里的电线、公路和铁路愈来愈密集。这是由一排排火柴盒似的棚屋整齐排列的区域,棚屋之间形成一条条笔直的通道,上面是秋季的天空,地面上大雾蒙蒙。  远方传来漫长而低沉的汽笛声。  这条公路紧靠着铁路,一队汽车满载纸袋包装的水泥在公路上疾驰,有时几乎与长长的载货列车同速行驶。身穿军大衣的汽车司机们从不回头望一眼并排行驶的列车车厢,也不曾留意车厢里人们灰白的面孔。  浓雾中显现出一道道架在钢筋混凝土柱子上的铁丝网,这便是集中营的围栏。一座座棚屋排列成行,形成宽阔平直的街道。这些样式单调的棚屋,透着这座庞大集中营的惨无人道。  在上百万座俄罗斯木屋中,没有也不可能有两座相同的木屋。任何有生命的东西都是不可重复的,难以想象两个相同的人,两株相同的野蔷薇……在那些企图以暴力抹杀生命独特性的地方,生命便逐渐衰亡。  头发花白的火车司机用一只眼睛漫不经心地看着从身旁闪过的一根根混凝土柱子,安装着旋转探照灯的高高的塔架和一座座混凝土岗楼,岗楼上亮着一盏镶着玻璃罩的电灯,隐隐能看见一名卫兵站在旋转式机枪旁边。火车司机向助理递了个眼色,机车立刻发出警告信号。一座亮着电灯的岗亭闪过,只见一队汽车停在放下的条纹栏木前,禁止通行的交通信号灯照射着,如瞪着火红的牛眼。  远处传来汽笛声,列车迎面驶来。火车司机对助理说:“这是楚克尔,我听这大嗓门就知道是他来了。他刚刚卸了货,现在空车驶往慕尼黑。”  空空的列车轰轰隆隆地迎面驶来,从开往集中营的列车旁边驶过。撕碎的空气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车厢之间的灰暗空隙闪烁着,忽然间,支离破碎的空间和秋日早晨的亮光又融成一片,形成一幅徐徐奔跑的画面。  助理司机从衣袋里掏出小镜子,照了照自己脏兮兮的面颊。火车司机向助理打了个手势,示意要用一下他的小镜子。  助理司机用激动的声音说:“喂,阿普菲尔同志,请相信我,要不是给车厢,我们可以赶回来吃午饭,绝不会拖到凌晨四点钟才回来,弄得筋疲力尽。好像在我们车站就不能一样。”  人们没完没了地谈论,老头儿有些厌烦。  “拉一下长笛。”他说,“不准我们进备用,就直接驶进卸货总站吧。”  2  在这座德国集中营里,米哈伊尔西多罗维奇莫斯托夫斯科伊的外语自第二次代表大会之后**次真正派上了用场。战前他住在列宁格勒,很少有机会同外国人交谈。现在,他回忆起在伦敦和瑞士侨居的年代,那时他同外国革命家过从甚密,经常用欧洲许多国家的语言聊天、争论、唱歌。  住邻床的意大利神父加丁告诉他,这座集中营里着五十六个不同民族的囚犯。  数万人居住在这座集中营的牢房里,他们有着同样的脸色,同样的衣着,同样的命运,走路时发出同样的沙沙的脚步声,喝着用俄国囚犯们称之为“鱼眼”的人造西米和冬油菜做的同样的稀汤。  集中营的头头们按照编号和缝在衣服上的布条的颜色来区分不同类的犯人:红布条的是政治犯,黑布条的是怠工者,绿布条的是小偷和**贼。  由于语言不通,人们无法相互交谈,但相同的命运将他们系在了一起。分子物理学家和古文献专家,同意大利农民和不会签自己名字的克罗地亚牧民睡在相邻的简易板床上。当年天天向厨师订早餐、常因胃口不好让女管家大为不安的人,同天天吃腌鳕鱼的人一起去上工。他们穿着嗒嗒作响的木底鞋,以忧郁的目光张望着,看挑桶送饭的来了没有。  虽说这些囚犯出身不同,但他们的遭遇却有一些相似之处。当他们头脑里出现往昔生活的幻觉时,不知是联想到了尘土飞扬的意大利公路旁的小花园、北海阴郁的喧嚣声,还是博布鲁伊斯克市郊的干部宿舍里橘黄色的纸制灯罩,所有囚犯都觉得自己往昔的生活是美好的。  囚犯进入集中营之前的生活越苦,就越热衷于吹牛。  他们吹牛并不是为了,而是为了颂扬自由:集中营外面的人无疑是幸福的……  在战前,这是一座专门政治犯的集中营。  于是出现了一种由国家社会主义制造的新型政治犯——不曾犯罪的罪犯。  许多人被关进这座集中营,是因为同朋友谈话时批评了希特勒的制度,或者说了一个带政治内容的笑话。他们既没有发传单,也没有加入秘密政党。他们的罪名是——有可能进行这些活动。  战争期间,在这座政治犯集中营里战俘,也是当局的一项新措施。这里着在德国领土上被击落的英国和美国飞行员,以及盖世太保感兴趣的苏联红军指挥员和政治委员。分子要求他们提供情报,同他们合作,提供咨询,逼迫他们在各式各样的声明上签字。  这座集中营还着一些怠工者。这些人故意旷工,企图擅自放弃在军事工厂和军事工地的工作。把不好好工作的工人关进集中营也是国家社会主义的一项重要新发明。  集中营里还着一些衣服上缝着淡紫色布条的人,他们是从德国出走的德国侨民。这也是当局采取的一项新措施。离开德国的人,不管他在国外表现得如何忠诚,自然也成了政治敌人。  那些衣服上缝着绿布条的人,即小偷和**贼,在这座政治犯集中营里享受着特殊优待。警备队依靠他们监视政治犯。利用刑事犯来控制政治犯,也是国家社会主义的新发明。  这座集中营里还有一些犯人由于命运与众不同,以至于当局设计不出与他们的身份相符的布条颜色。他们中有一个耍蛇的印度人,一个从德黑兰来的研究德国绘画的波斯人,一个学物理的中国大学生。然而国家社会主义在集中营的简易床上为他们留好了位置,为他们准备了盛菜汤的饭盒,每天让他们在工地上干十二个小时的活。  列车昼夜不停地开往死亡集中营。  空气中充斥着车轮的轰隆声、机车的咆哮声和数十万衣服上缝着五位数蓝色号码的囚犯们上工时的脚步声。这些集中营成了新欧洲的城市。它们的规模在不断扩大,它们有自己的设计方案,有自己的街巷、广场和医院,有自己的集市、旧货市场、火葬场和体育场。  与这些集中营相比,与焚尸炉上方令人触目惊心的深红色反光相比,那些局促地坐落在城郊的古老监狱显得多么幼稚,甚至带点温和而淳朴的味道。  表面看来,管理这样一大批囚犯似乎需要一支上百万人的庞大监视者大军,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穿党卫军制服的人一连几个星期都不在囚犯的牢房里露一次面。在这些集中营里,囚犯们自己担负着警察和警卫职责。  他们自己维护集中营里的内部秩序,自己监视自己的厨房,他们只能吃霉烂的冻土豆,而把那些又大又好的土豆挑选出来,送到军队的食品供应站去。  囚犯们担任集中营医院和实验室的医生和细菌学家,担任清扫集中营人行道的清洁工,他们还担任向集中营供电、供暖和供应汽车零件的工程师。  集中营警察严厉而凶残,十分猖獗。警察左胳膊上系着宽宽的黄色袖标,此外,集中营的区段和班组还设有各自的头目。他们自上而下地把集中营的生活控制得严严实实,从整个集中营的动态到夜间囚犯们在床上的举动,全都处在他们的严密监视之下。一些囚犯可以参与这座庞大集中营的秘密事务,甚至可以参与制订培育良种人员名单,可以参与审理被在暗室——混凝土禁闭室里的正在受审的囚犯的案件。看来,假如长官走开,囚犯们并不会中断铁丝网中的高压电流,不会四处逃散,而是会继续干活。  这些巡警和区段警为警备队长效劳,但却时常叹息,有时甚至为那些被送往焚尸炉的人流泪……不过这种二重性是无法坚持到底的,他们从不把自己的名字列入良种人员名单。在莫斯托夫斯科伊看来,*令人不安的是,国家社会主义分子并没有以那种戴着单眼镜装腔作势、傲气十足、与人民格格不入的面目来到集中营。国家社会主义分子以自己独特的方式生活在集中营里,他们没有脱离普通人民,他们用人民的方式开玩笑,他们的玩笑也逗得人们哈哈大笑。他们就是平民百姓,他们举止随便、平易近人。对于那些失去自由的人的语言、心态和智慧,他们再熟悉不过。  3  八月的夜里,莫斯托夫斯科伊在斯大林格勒城郊被德国人俘虏。同时被俘的有阿格里平娜彼得罗夫娜、女军医莱温托恩和司机谢苗诺夫。他们被俘后立即被送往德军步兵师司令部。  阿格里平娜彼得罗夫娜在审讯之后获释。根据战地宪兵队一名工作人员的指示,翻译发给她一个豌豆面大面包和两张红色的30卢布钞票。谢苗诺夫被编入俘虏行列送往韦尔佳契村地区的非军人集中营。莫斯托夫斯科伊和索菲娅奥西波夫娜莱温托恩被送往德军集团军群司令部。  在那里,莫斯托夫斯科伊*后一次见到索菲娅奥西波夫娜。当时她站在落满尘土的院子中央,没有戴军帽,领章被揪掉了,她那阴郁而凶狠的眼神和表情令莫斯托夫斯科伊大为赞叹。  第三次审讯之后,莫斯托夫斯科伊被徒步押往火车站。一列运载粮食的列车正在装货,拨出十节车厢运送被迫去德国做工的男女青年。列车开动时,莫斯托夫斯科伊听见女人的喊叫声。他被关在一节硬席车厢的狭小的公务包厢里,押解他的一名士兵待人并不粗暴。但是当莫斯托夫斯科伊向他提问时,他脸上却露出聋哑人的表情。这时莫斯托夫斯科伊才意识到,士兵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他就像动物园里有经验的职员,经常全神贯注地默默监视着乘火车外出旅行的野兽在箱子里的动静。列车驶经波兰领土时,包厢里出现一个新乘客——一个波兰主教,他头发花白,高个子,很漂亮,有一双悲剧演员的眼睛和年轻人的丰满嘴唇。他立刻向莫斯托夫斯科伊谈起希特勒对波兰宗教界的。他的俄语带着浓重的波兰口音。莫斯托夫斯科伊严厉批评了天主教和教皇之后,他便沉默起来,对莫斯托夫斯科伊提出的问题,他用波兰语做了简短的回答。几个小时之后,他在波兹南下了车。  途经柏林,然后莫斯托夫斯科伊被送进这座集中营……他仿佛已在这个管辖区里生活多年,这里着盖世太保特别感兴趣的囚犯。这个管辖区里的生活比劳改营里好一些,但这是类似供实验用的动物的轻松生活。有时员把一个犯人叫到门口,原来是一个朋友要以优惠价拿一份烟叶换一份口粮,那犯人微笑着满意地走回自己的床铺。有时他们又叫了另一个犯人。犯人中止谈话,向门口走去,同他谈话的人再没有听到他说完自己的话。后,一个警察走到床前,吩咐员把那个犯人的破烂东西收拾好。这时有人讨好地问棚屋的头目凯泽:能否占用这张空床?在这里,各种谈话奇怪地混在一起,人们已习以为常。囚犯们谈论选择良种,焚化尸体,集中营的足球队:**的是“沼泽地上的士兵队”,“管辖区队”阵容强大,“厨房队”前锋勇猛,波兰“普拉采菲克斯队”没有后卫。在这里,经常流传着几十种甚至几百种关于新式、头目发生内讧的传闻。这些传闻美好而虚假,是集中营囚犯们的精神。  天快亮的时候下了一场雪,地上的雪一直到中午才开始融化。此时,俄国囚犯们悲喜交集。这是来自俄罗斯的气息,这雪就像祖亲把洁白的头巾抛在他们可怜而疲惫不堪的脚下。集中营棚屋的屋顶一片银白,从远处望去,仿佛家乡的村舍。  然而,转瞬即逝的喜悦夹带着忧伤,*终被忧伤淹没。  ……
    序言
    暂无相关内容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