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贵州龙二十四书香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民间珍稀文献汇编 苗族土司家谱:龙氏家乘迪光录
  • 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民间珍稀文献汇编 苗族土司家谱:龙氏家乘迪光录
  • 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民间珍稀文献汇编 苗族土司家谱:龙氏家乘迪光录
  • 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民间珍稀文献汇编 苗族土司家谱:龙氏家乘迪光录
  • 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民间珍稀文献汇编 苗族土司家谱:龙氏家乘迪光录
  • 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民间珍稀文献汇编 苗族土司家谱:龙氏家乘迪光录
  • 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民间珍稀文献汇编 苗族土司家谱:龙氏家乘迪光录
  • 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民间珍稀文献汇编 苗族土司家谱:龙氏家乘迪光录
  • 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民间珍稀文献汇编 苗族土司家谱:龙氏家乘迪光录
  • 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民间珍稀文献汇编 苗族土司家谱:龙氏家乘迪光录
  • 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民间珍稀文献汇编 苗族土司家谱:龙氏家乘迪光录
  • 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民间珍稀文献汇编 苗族土司家谱:龙氏家乘迪光录

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民间珍稀文献汇编 苗族土司家谱:龙氏家乘迪光录

举报

新书未使用 正版现货

  • 作者: 
  • 出版社:   贵州大学出版社
  • ISBN:   9787569102055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20-01
  • 印次:   1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纸张:   纯质纸
  • 作者: 
  • 出版社:  贵州大学出版社
  • ISBN:  9787569102055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20-01
  • 印次:  1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纸张:  纯质纸

售价 145.00 7.3折

定价 ¥198.00 

品相 九五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6-24

数量
库存2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历史
    货号:
    黔版书
    商品描述:
    《龙氏家乘迪光录》概说

    龙泽江

    亮赛长官司位于今锦屏县敦赛镇,明初设。据龙氏家谱记载,洪武四年(1371年),龙政忠以功除授不支俸承直郎亮寨长官司正长官之职,管辖二十余赛,“原额户口人丁俱系黑苗”。由明及清五百余年,龙氏世袭长官之职。

    一、《龙氏家乘迪光录》编修概況リ清代亮寨长官司龙氏家谱名称为《龙氏家乘迪光录》(以下简称《迪光录》),所谓“迪光”乃取《尚书》“迪惟前人光,施于我冲子”之意,也即继承和弘扬祖先的光辉和美德。《迪光录》首修于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吾亮赛龙氏族谱,自乾隆王寅春,长官祐周倡首,仁山先生主笔,业已有成书矣,然未付劂”。祐周即长官龙世宁,于乾隆三十七年(177年)承袭,嘉庆四年(1799年)因病休致。仁山即副榜举人龙文和(字涵春,号仙山),生于雍正三年(1725年),其幼时家贫,10岁始就馆,过目成通,16岁应童子试,黎平知府蔡时豫奇其才,拔为第一。然“小试冠军,乡辄蹶”。乾隆十八年(1753年)再次参加多试,只考中副榜举人,“郁郁不得志,乃放浪形骸,借酒杯浇垒块,嬉笑怒骂,大有英雄失路,托足无门之感”,以开馆授徒维持生计。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时年61岁始就思南府安化县学教谕,嘉庆二年(1797年)告归,次年去世,享年七十三岁。“生平笔墨最多,然多不留草,随手散失,今仅存者,吾家谱一书”。

    龙文和开创了独特的家谱体例。《迪光录》不仅记录家族谱系,追湖祖德宗功,制定家法族规,考订家族礼仪及典章制度,而且融入方志的体例,系统地记录了所辖村赛的山川形胜、历史沿革、风土人情、人丁田赋等,特别是编撰了大量的家族人物传记和诗文集。“吾家谱,先生手自著述,序、传、诗、赋,各体略备。不知先生之为人,读先生所修之谱可见矣。鸣
    呼,不有先生,其能成是谱哉?”

    嘉庆八年(1803年),亮寨龙氏族人龙文广(字约斋)任江西赣县县丞,于是《迪光录》的续修本在江西雕刻印刷。“去年长官祐周慨然念族谱之既自我手抄,不可不自我而寿(授)诸梨枣也。乃复约集宗族,随力捐资,聊授梓人,刊垂久远。时族人亦莫不踊跃从事,公议族孙泰、同长男起敬来江。适予奉咨借补赣丞,莅任伊始,不禁为之欣然色喜日:汝辈为刊谱来哉,是吾心也。事不可缓,爱约稿本,公余细阅,落补讹正,越月开雕,又越月而工竣”。2“因王戌藉约斋先生仕吴之便,谱自江西修来”。这是《迪光录》第一次雕刻印刷。
    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龙绍讷续修《迪光录》。同治三年(1864年)龙绍讷再次续修。本书便是龙绍讷两次续修《迪光录》版本的合编。

    龙绍讷号木斋,生于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卒于同治十二年(1873年),是亮赛司龙氏族人中仅有的两位举人之一。其天资聪颖而命运坎坷,5岁失父,9岁失母,8岁就馆,读四子书,不数遍能成诵。然科场久困,道光元年(1821年)为廪生,从道光元年辛已科至道光十四年(1834年)甲午科,凡经六科乡试均落榜。道光十六年(1836年),提学使贾亮才视学至黎平,置一等第一,谓其“文赋并佳,经艺尤绝,可冠通省”。巡抚贺长龄促其赴贵山书院肄业,雅意栽培。道光十七年(1837年)入贵山书院,布政使庆格给膏火银三十金,道府俱有馈赠。该年赴丁西科,中贵州乡试第十名举人,时年已45岁。从道光十八年(1838年)至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凡经三次会试均不中,大挑也不入选。自叹辜负了巡抚贺长龄的期望,“讷质驽下,非远到器”“中丞不负余,余负中丞多矣”。以开馆授徒维

    持生计.

    二、《龙氏家乘迪光录》的主要内容

    道光版《迪光录》共七卷。卷首含序言和宗族图。巻一含“君恩第一”和“祖德第二”两章。卷二含“地灵第三”和“人杰第四”两章。卷三含“旧典第五”和“遗文第六”两章。卷
    四至卷六为世系表。同治版《迪光录》是在道光版的基础上重修的,体例一致,合卷首共八卷。由于“遗文第六”新增了大量记、传、论、考,以及诗、词、歌、赋等,因而将其单独作为卷四。卷五至卷七为世系表。现以道光版《迪光录》为例,介绍其内容梗概。
    卷首为序言和五服图、宗祠图等,其中有多篇赠序为地方或朝廷官员所作。龙氏族人或以行政隶属关系或以师生之谊求序于政府官员,因而其序言作者不乏当时的名臣显宦,如军机大
    臣蒋攸铦,贵州巡抚贺长龄等,他们的序言以儒家伦理为核心,宣扬文教,以激励龙氏族人。如康熙四年(1665年)黎平知府冯夢舒的赠序:“使宗族人人有继继承承之思,处则为家之令子,出则为国之良吏。于以鼓吹休明,而匡扶时事,不亦善平?”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黎平知府王勋的赠序:“予惟广教化,美风俗,使地方人知尊祖敬宗,于焉亲陸,固太守事也…相与立师以教之,第恩以联之,于以发其孝弟之心,而长其停陸之意,行见礼族之盛,达于州间。予守兹土,亦乐夫俗之有成而可为乡里法也。君与宗族勉乎哉。”嘉庆八年(1803年)浩授中宪大夫江西分巡吉南赣宁兵备道蒋攸铦的赠序:“君其更自振拔,以为宗族典型,异时蝉联鹊起,必有高自位置,勋业轩天地。”道光十七年(1837年)贵州巡抚贺长龄的赠序:“龙生之所以拔起特出者,其来有自也,龙生勉乎載!恢先绪即迪前光,尔能为家作白眉,即能为吾副青眼也。”道光二十ー年(1841年)中书舍人刑部主事军机处行走贵州陕西大主考王积顺的赠序:“读其书,嘉其志,勉缀数语,弁诸简端,君其持归,以示族人,使皆克自树立,以无废前勋,则旧两知交,亦与有荣施矣。”

    卷一包含“君思第一”和“祖德第二”两章,“君恩”收录朝廷颁发的诰敕,“祖德”收录
    祖训和家训。

    卷二包含“地灵第三”和“人杰第四”两章。“地灵”记录了祠庙、山川、村赛、丁粮、沿革、风俗等,比较系统地介绍了亮寨土司所管辖村寨的经济与文化概貌。“人杰”主要是人物传记,其人物类型大致分四类,一是重要土官,二是读书士人,三是道德楷模,四是烈妇节妇等。

    长官传记有《政忠公传》《永福公传》《长官华国公传》《避园居士传》。政忠公为明代亮赛长官司首任长官,于元末明初率兵入黔,征剿白岩塘、铜关铁寨等处,因功除授不支体承直郎世袭长官之职。龙水福为亮楽司第六任长官,明成化年间,清水江苗叛,龙永福率兵随都督李震征伐,于自崖塘阵亡。华国公即龙文炳,清初缴还前明印信,仍授原官,后又摆脱吴三桂政权的控制,远赴广西向清军投诚。园居士即龙绍俭,是亮赛龙氏土司由盛而衰的转折性人物。龙绍俭于雍正七年(1729年)袭职土官,好读书,有志科举。雍正十三年(1735年)应贵州学政晏斯盛疏请,上谕恩准龙绍俭参加多试,自是清代土官有科举之例从乾隆元年(1736年)至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龙绍俭六次参加乡试,均不第。“然其遇虽塞,其气益豪,故屡与多士角技于黄茅白苇间,觉得失无足介意者”。其著述甚多,“有《周易图说》二卷,《全黔人鉴》一卷,《广义》四卷,《诗古文》八卷,《声律易简》二卷,《黎平府志》十五卷,无力付劂,藏诸箧笥”。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检举知府王勋索贿,却被反坐诬陷,父子俱被安插安庆,而长官之职由其侄龙世宁承袭。这是一柱悬案,《迪光录》语焉不详,从留下的蛛丝马迹发现,龙绍俭父子是乾隆三十六(177年)年检举知府王勋,三十七年被反坐诬陷而获罪。然而乾隆三十七年知府王勋却应副榜举人龙文和之请为《迪光录》作序,其中之恩怨曲折不得而知。

    读书士人传记则有《嘉会公传》《为光公传》《约斋先生传》等。读圣贤书,学优登仕是中国传统社会阶层流动的主要途径。清代亮司龙氏族人中,举人有龙亨极、龙绍讲2人,副
    榜举人有龙文烻、龙文和、龙月3人,贡生则有龙文广等13人,其他采芹食饩,入学县学为诸生(秀オ)者约200人。然而入仕为官者只有龙亨极任四川安岳县知县,龙文江西赣县县丞,其他龙文烻、龙文和只任县学教谕,而举人龙绍讷以开馆授徒了却一生、と路雍塞,读书人皓首穷经而一无所成,万丈豪情终被岁月磨灭,造成了极大的人方浪费,剧了传统社会的僵化。如《为光公传》:“年十二为郡诸生,宗党成日国士…方为光公少时,尝语人曰:以吾取科第如拾芥,但念老母景薄桑榆,年不逾四十,便当呈请终养耳。者或笑其狂,有识者未尝不谅其言由中出也。公自乾隆甲子乡试,郁郁不得志,后屡试漫蹶。庚辰恩科,同考官力荐之,复不售,已而赍志以没。人オ生之实难,而折之甚易,良不可解者。

    道德楷模传记如《向东公传》《希圣公传》等。向东公为庠生,父早亡,事母至孝。母条重,百药无效,向东公夜半焚香祷告上天,割大腿肉为药引。母病稍有好转,或许是回光返照,向东公又刮腿肉以进,终不能救。而向东公在精神与肉体的折磨下,一年之后也随母面去。向东公之孝,可谓愚昧。然而如传记作者所言:“然事当无可如何之际,有不出于是而不得者,至性至情,一时之激发,遑计后世之褒贬哉。”在崇尚神明的时代,希望以此感动上天而发生奇迹,出现这种行为也就不难理解。希圣公即举人龙绍讷之兄,绍讷为继母舒氏所生父亲去世时希圣尚未婚,其母、继母、继祖母也相继去世,希圣“殡殓尽礼,无所失”。为了让其弟绍讷专心读书,不让家务事累弟,对其学业督劝甚严,每日亲至学馆巡视。而绍讷也终于学有所成.
    亮司龙氏族人的家着中,有为夫徇情者如安人朱氏,闻夫龙永福长官战死白崖塘,哭夫至清水江而亡。9有含辛茹苦,苦撑家计如长官龙天祥之妻安人钟氏。龙天祥方袭长官之駅而故,钟氏抚子龙沛为长官,后龙沛没,又抚孙绍俭为长官,“风晨雨タ,曾不少安。至孙男孙女婚嫁粗完,而安人精血已耗尽矣。以一身而肩数代之任,呼!难矣哉”。은其他龙氏族人中的烈妇节妇,当其夫亡故之时,有的尚属妙龄,而矢志守节,仰事父母,俯育遗孤,幸运者或邀连表,聊以慰藉,更多则如空谷幽兰,寂寞无闻。甚至有未曾生育而守寡者,如龙文墙之妻杨氏,オ结婚8个月,其夫即亡,时杨氏21岁,守节50年,年70而卒,死后归葬母家祖坟。其弟作墓志铭,道尽其凄苦寒凉:“玉都促驾,良人仙鹤之游。日夜回肠,嫠妇孤舟之泣。云无从而空灭,酸酿晓窗。风何本而自生?愁添暮叶。芳华几许,恰周三七之春。情好如何?オ圆二四之月。”即芳龄21岁,结婚オ8个月,良人即驾鹤西去。膝下无一子一女,耿耿长夜,独对塞灯。“数雁更于孤枕,耳来楚楚鹘声;睇鬓影于寒灯,弹去丝丝靥泪。妆台尘满,寂寞菱花,衣箧霉生,凄其蚕唾。那堪拉素娥而共话?惟有对皎月以盟心。使其凤去维遗,尚可恋丹山而养威翮。即令骊飞珠在,犹当依碧沼以储夜光。然而膝下寒生,痛片毛之乌有。掌心冷透,悲颗粒之奚来。堂鸣雀而室鸣蝉,只此春秋唱和。指翩蜂而爪翩蝶,惟
    兹朝夕往来。在吾姐月冷风凉,每恨单魂地角。而弟等伤心酸鼻,何忍只魄天涯?爱安厝于佳城,因表微而勒石。

    卷三包含“旧典第五”和“遗文第六”两章,“旧典”主要包含仪注、家规、履历三项内容。仪注考订了宗祠祭祀的典章制度,含祭祀仪式及祭祀时唱颂的歌词和祝文。家规包含族谱的编修和管理、继嗣原则、族中差役的摊派、祠堂公产的管理以及与祭祀相关的规范等。亮赛长官司龙氏履历则详细记录了历任长官承袭时间。“遗文”则为涉及本地风土人情的诗文集,如其中之《亮司八景诗》《黎平竹枝词》《榕城竹枝词》等,都具有鲜明的地域文化特色。由于亮赛龙氏文人众多,文学作品宏富,自然不能兼收并蓄。道光《迪光录》规定:“遗文仅取其有关谱系者录之,余则不胜录也,故且从略。”同治《迪光录》规定:“遗文仅取其有关吾司吾族者录之。”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