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114的书摊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罕见民国期刊《文史》三册,含创刊号、复刊号、终刊号;创刊号: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版      复刊号(日记特辑):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出版      终刊号(读书特辑):民国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版            作者有周作人,周越然, 沈启无、何挹彭、谢刚主、谢兴尧、瞿兑之、徐一士,纪果庵、吴湖帆、柳雨生、文载道、陈乃乾等文,       

举报
  • 出版单位:   文史社
  • 语言:   中文
  • 开本:   16开
  • 出版时间: 
  • 出版单位:  文史社
  • 语言:  中文
  • 开本:  16开
  • 出版时间: 

售价 4980.00

品相 七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09-15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期刊 > 创刊号
    品相描述:七品
     创刊号中,除了“撞庵”是金性尧先生的化名外,还有“载匋”,与“载道”谐音,当也是金性尧先生的化名。 
        《文史》创刊后不知何故长期停刊,由于主编文载道先生对此讳莫如深,《〈文史〉琐忆》中说“(休刊)原因仍是不明白”,当是托词,岂有主编不清楚刊物情况的,但既然不愿说,局外人自也不便悬揣。 
        《文史》第二期为“日记特辑”,记有周作人《杨大瓢日记》、纪果庵《越缦日记谈》、何挹彭《关于日记》、文载道《读曾侯日记》、柳雨生《雪庵日记》、予且《水绕花堤馆日记》,郑秉珊《暑中日记》。 
            《文史》第三期为“读书特辑”,其中署“鼎堂”的郭沫若之《甲申三百年祭》,连载未毕,《文史》就停刊了。 
    商品描述:
    也谈《文史》---黄恽  
           金性尧先生一直是我心仪的作家,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偶然买得《风土小记》,拜读之下,不禁五体投地,从此开始不遗余力地搜寻载有先生大作的各种期刊,至今已有百十册,也许可以这样说,是先生的文章带我进入了一个“文以载道”(金性尧先生过去常用的笔名)的世界。先生的《〈文史〉琐忆》(2003年第三期)以当事人谈亲历事,自有他的权威性,无奈的是,开场第二句话便错,令人有些意外,觉得不能默默,于是写《也谈〈文史〉》,为《〈文史〉琐忆》作点补充。 该文的开头说:“沦陷时期的出版物中,《古今》是较有特色的一份期刊。不料出了二十余期后,忽然宣告休刊了,我觉得很可惜……”按:《古今》出至五十七期才休刊,二十余期还是它的中年。1944年11月16日,正是《古今》休刊特大号出版后的下一个月,《文史》半月刊悄悄面世了,《文史》承《古今》余绪,首尾相续,换句话说,《古今》打烊,《文史》开张。 据《古今》的社长无锡人朱朴在第五十七期《小休辞》中说:“三年前的今天(笔者按:10月16日),我的最钟爱的长儿(荣昌)夭折于青岛……古今出版的动机不过为我个人遣愁寄痛之托,绝无其他作用,……最近我的意志益形消沉,追念亡儿,无时或已,不独对于其他一切感觉到厌倦,就连本刊也感觉到厌倦了。”在此文的最后,他说:“我希望我的情绪终能有好转之一日,那么将来古今或者还能有与读者见面之机会。诗云:‘民亦劳止,汔可小休’,爰本斯意,作小休辞。”可以看出,在朱朴心中,对《古今》仍抱有复刊的想法,毕竟是自己精心着意培养的“佳儿”啊。这次的停刊不过看作一时小小的将息,他不久前续娶大汉奸梁鸿志的女儿梁文若,或许正打算在仕途上有所发展吧。《古今》是他旅进旅退的一个基地,他不容别人来分一杯羹,因此在《休刊启事》上还郑重声明:“于此休刊期中,敝社仍保留‘古今出版社’及‘古今半月刊’之名义,今后任何人不得假借此名义出版杂志刊物”。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文载道(金性尧)推出了命运多舛而又昙花一现的《文史》。 《古今》《文史》在时间上的接续还不是主要的,它们两者之间还有相互依存的关系,确切地说:《古今》是《文史》的前身。这有四点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一、《古今》第五十七期休刊特大号的封底整版刊出出版《文史》的预告;《古今》上曾预告过的文章最终出现在《文史》上,如何挹彭的《读涧于日记随笔》、听禅的《谈良赉臣及其他》等;二、《文史》的作者阵营正是《古今》上的原班人马,如冒鹤亭、周作人、徐一士等;三、原《古今》的主编周黎庵(周劭)成了《文史》的编辑顾问;四、古今出版社的地址、电话号码与文史出版社(创刊时)的地址、电话号码完全相同:上海咸阳(亚尔培)路二号,电话:七三七八八号。 《文史》创刊号中,除了“撞庵”是金性尧先生的化名外,还有“载匋”,与“载道”谐音,当也是金性尧先生的化名。 《文史》创刊后不知何故长期停刊,由于主编文载道先生对此讳莫如深,《〈文史〉琐忆》中说“(休刊)原因仍是不明白”,当是托词,岂有主编不清楚刊物情况的,但既然不愿说,局外人自也不便悬揣。 1945年5月10日出版的《杂志》月刊在第82页上刊出了一个《文史》本月复刊的广告,广告中《文史》已悄悄变成了月刊,“文化报道”栏中也说“定于本月中旬复刊”,但这个月《文史》并没有出版,而是在6月,才真正复刊出了第二期,从出版时间来看,半月刊几乎变成了半年刊,第二期后一个月(1944年7月)才出版第三期,可见《文史》出版之初就命运多舛。这不禁使人想起在此之前,文载道主编的杂志《萧萧》,刊名蕴涵深刻,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悲壮意味,但也是昙花一现,出到三期就停刊了。 1945年的下半年,政治环境明显对这些居留在沦陷区与汪伪政权关系密切的文人不利,日本军国主义在战场上节节败退,汪伪政权岌岌可危,周佛海在日记和《往矣集》中时时表露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惶惑不安,预感到大难临头,这样的环境肯定也影响到文载道和这一帮居留在上海的人们,所以,《文史》的复刊,已经与创刊时的心情完全不同了,他们已经不再打出周黎庵、文载道的大名,甚至连与《古今》的关系也想涂抹干净,把文史社搬迁到了山东路290号(笔者按:这期间,上海的租界在日本的支持下,由汪伪政府收回,这件事在近代史上无疑有着重要意义,却不被人重视),然而《文史》毕竟与《古今》脱不了干系。 《文史》的封面与《古今》不同,有它自己的特色。它始终采用汉武梁祠画像图案,每期施以不同色彩,上部横写魏碑体“文史”两字。内容也颇有特色,那就是每期出特辑或专号,不过它的特辑与专号又与周黎庵三十年代编的《谈风》在后期专出各地方专辑(如南京专辑、湖南专辑等)有别,《文史》的特辑有一个通盘的考虑,除第一期时间来不及外,以下各期的安排分别是这样的:日记、读书、人物、风土、文字狱、尺牍、掌故(及史料)、旧剧、晚清维新运动……就这样一个特辑一个特辑地出下去,《文史》将成为一本怎样丰厚醇美的杂志啊!我们可以想见,如果不是时世不允许的话,文载道的这个计划是周密而可行的,因为以他在文坛的影响和交往,不愁组不到这样的稿子,然而目前我们能见到的只是他的纸上谈兵,在第三期的“读书”特辑之后,以下各辑全部胎死腹中。 在此,我不想对那些与汪伪政权有联系,甚至出任伪职的文化人作道德的评判,当一个国家处在强敌入侵,分崩离析的境地,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化人实在难以担当拯救民族危亡的重任,只要不去助纣为虐,弄弄笔头换口饭吃也无可厚非。比如梅兰芳,当时寓居上海,蓄须明志,但与汉奸的酬酢来往也并不少,他当时就出席了朱朴之与梁文若的婚礼,还与日本文人、韩国艺人多有交往。不过,人品的高下还是能够判然而分的,当周越然、章克标因为出席大东亚文学者会议而沾沾自喜,自鸣得意时(有他们的文章为证,可参见伪《中华日报》等报刊),文载道却正埋头作着史料的清理和文化的积累工作。相比之下,两者之间的高下立判。 

    配送说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