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山海风古旧藏书超市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 全四册合订为两册 善成堂藏版 新建喻嘉言先生著(私人藏书九品极佳、请阅“详细描述”)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善成堂藏版
  • 年代:   清代 (1645-1911)
  • 纸张:   其他
  • 刻印方式:   木刻
  • 装帧:   线装
  • 尺寸:   22.70 × 15.10 × 3.20 cm
  • 册数:   2册
  • 作者: 
  • 出版人:  善成堂藏版
  • 年代:  清代 (1645-1911)
  • 纸张:  其他
  • 刻印方式:  木刻
  • 装帧:  线装
  • 尺寸:  22.70 × 15.10 × 3.20 cm
  • 册数:  2册

售价 2801.10

品相 九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3-10-19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线装古籍 > 医药卫生
    品相描述:九品
    此书原为每卷一册,共四册,线装合订为两册。封面有钢笔字题签,可推断为后人所题。此书品相极佳,参见图片,整体定位九品极佳。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清刻本《医门法律》卷一至卷四,原装4册,合订为两册。系善成堂藏板,为新建喻嘉言先生著,大开本线装,封面有钢笔题签,无疑为后人所题。品相如图! 《医门法律》是清代喻昌撰著的一部临证著作。《医门法律》全书共六卷(本店现存四卷),卷一为基本理论,卷二至卷四为外感病。此书共设中寒门、中风门、热温暑三气门、伤燥门、疟证门、痢疾、痰饮门、咳嗽门、关格门、消渴门、虚劳门、水肿门、黄疸门,肺痈肺痿门等14门。每门先冠以论,次为法,次为律。论者,析病因病机;法者,治疗之术,运用之机;律者,明诸医之所以失,而判定过失所在。古来医书,惟论病源治法,而多不及施治之失,此书则专门分别病证疑似,辨明毫厘之差,以致贻误病机之理。为医者临诊慎思提供依据。喻氏此书力求证治规范化,但又主张“因病立方,随机施药”。全书纲目清晰,论理透彻而且富于创见,故为后世医家所推崇。
    我店现存卷一至卷四,开本大小为:22.70*15.10平方厘米,缺卷五、卷六。
    《医门法律》简介:
    《医门法律》是一部综合性的医书,初刊于1658年。本书结合临床病证,正面阐述辨证论治的法则,谓之“法”;同时指出一般医生在临床辨证治疗上容易发生的错误,指示禁例,谓之“律”。以法和律的形式确立行医时的规范,故书名为《医门法律》。
    现存初刻本等数十种清刻本、石印本等。1949年后有排印本。
    《医学法律》全书共分六卷(本店仅存四卷),卷一阐述四诊, 《内经》及仲景学说法律,卷二至卷六分中寒六,中风门,热湿暑三气门,伤燥门,疟证门,痢疾门,痰饮门,咳嗽门,关格门,消渴门,虚劳门,水肿门,黄瘅门及痈肺痿门论述,每门之下先论病因病机及证治,再出法律,最后附方。法是讨论辨证施治的原则和灵活性,律是指出医疗差错的原因和医生所负的罪责。
    喻昌曰∶人之五官百骸,赅而存者,神居之耳。色者神之旗也,神旺则色旺;神衰则色衰;神藏则色藏;神露则色露。帝王之色,龙文凤彩。神仙之色,岳翠山光。荣华之色,珠明玉润。寿之色,柏古松苍。乃至贫夭之色,重浊晦滞,枯索垩黧,莫不显呈于面。而病成于内者,其色之着见,又当何如?《内经》举面目为望色之要,谓面黄目青、面黄目赤、面黄目白、面黄目黑者,皆不死。面青目赤、面赤目白、面青目黑、面黑目白、面赤目青,皆死。盖以黄为中土之色,病患面目显黄色,而不受他色所侵则吉。面目无黄色,而惟受他色所侵则凶。虽目色之黄,湿深热炽,要未可论于死生之际也。然五脏善恶之色,见于面者,额颊鼻颐,各有分部∶《刺热篇》谓肝热病者,左颊先赤。心热病者,额先赤。脾热病者,鼻先赤。肺热病者,右颊先赤。肾热病者,颐先赤。病虽未发,见赤色者刺之,名曰治未病。是则五脏分部,见于面者,在所加察,不独热病为然矣。然更有进焉,则目下之精明,鼻间之明堂是也。《经》谓精明五色者,气之华也。是五脏之精华,上见为五色,变化于精明之间。某色为善,某色为恶,可先知也。谓容色见上下左右,各在其要。是明堂上下左右,可分别其色之逆从,并可分别男女色之逆从,故为要也。察色之妙,无以加矣。仲景更出精微一法,其要则在中央鼻准,毋亦以鼻准,在天为镇星,在地为中岳,木金水火四藏,病气必归并于中土耶。其谓鼻头色青,腹中苦冷痛者死,此一语独刊千古。后人每恨《卒病论》亡,莫由上溯渊源,不知此语正其大旨也。盖厥阴肝木之青色,挟肾水之寒威,上征于鼻,下征于腹,是为暴病,顷之亡阳而卒死耳。其谓鼻头色微黑者,有水气,又互上句之意。见黑虽为肾阴之色,微黑且无腹痛,但主水气,而非暴病也。谓色黄者,胸上有寒,寒字《伤寒论》中,多指为痰,言胸有积痰也。谓色白者亡血,白者肺之色,肺主上焦以行营卫,营不充则鼻色白,故知亡血也。谓设微赤非时者死,火之色归于土,何遽主死?然非其时而有其气,则火非生土之火,乃克金之火,又主脏燥而死矣。次补察目一法,谓其目正圆者不治。次补察面五法,谓色青为痛,色黑为劳,色赤为风,色黄者便难,色鲜明者有留饮,黄色鲜明为留饮,又即色黄者胸上有寒之互辞。语语皆表章《内经》,补其未备,故可法可传也。色之善者,青如翠羽,赤如鸡冠,黄如蟹腹,白如豕膏,黑如乌羽。色之恶者,青如草兹,赤如血,黄如枳实,黑如,白如枯骨。五脏有精华则色善,无精华则色恶,初非以青黑为大忌也。未病先见恶色,病必恶。《灵枢》谓赤色出于两颧,大如拇指,病虽小愈,必卒死。黑色出于天庭,大如拇指,必不病而卒死,义与容色见明堂上下左右同,而此为暴病耳。若夫久病之色,必有受病之应。肺热病者,色白而毛败应之。心热病者,色赤而络脉溢应之。肝热病者,色苍而爪枯应之。脾热病者,色黄而肉蠕动应之。肾热病者,色黑而齿槁应之。夫病应其色,庸工亦多见之,然冀嘘枯泽槁于无益之日,较之治未病者,不啻倍蓰无算矣。更有久见病色,其人原不病者,庸工且心炫而窃疑之,殊不知此络脉之色,不足畏也。盖阴络之色,随其经而不变,色之变动无常者,皆阳络之色也。寒多则凝泣,凝泣则青黑。热多则淖泽,淖泽则黄赤。《内经》谓此皆无病,何反怪之耶?然而察色之法,亦有其传。岐伯谓生于心,如以缟裹朱。生于肺,如以缟裹红。生于肝,如以缟裹绀。生于脾,如以缟裹黄。生于肾,如以缟裹紫。缟,素白也,加于朱、红、绀、黄、紫之上,其内色耀映于外,若隐若见。面色由肌内而透于外,何以异此?所以察色之妙,全在察神。血以养气,气以养神,病则交病。失睡之人,神有饥色。
    作者简介:
    喻昌,字嘉言,号西昌老人,江西新建(今江西南昌)人。生于明代万历十三年(公元1585年),卒于清代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终年七十九岁。喻昌少年读书,以治举子业。崇祯年间,以选送贡生进京,但无所成就。后值清兵入关,于是转而隐于禅,后又出禅攻医。往来于南昌、靖安等地。清代初期(公元1644~1661年间),喻氏又移居江苏常熟,医名卓著,冠绝一时,成为明末清初著名医家,与张路玉、吴谦齐名,号称清初三大家。著有《寓意草》、《尚论篇》、《尚论后篇》、《医门法律》等。
      喻昌自小聪明,清史稿载,喻嘉言“幼能文不羁,与陈际泰游”。天启年间45岁考中贡生。喻嘉言虽才高志远,但在仕途上却并不得意。崇祯年间,他以副榜贡生到京城就读时,仍然踌躇满志,希望因此而有所作为,曾以诸生名义上书朝廷,陈述辅国政见,要求“修整法治”。但因人微言轻,他的意见没有引起已经风雨飘摇的明王朝的重视。喻嘉言在京城三年,郁郁不得志,只得乘兴而去扫兴而归。后值清兵入关,于是转而隐于禅,后又出禅攻医。往来于南昌、靖安等地。50岁时,他削发为僧,遁人空门,潜心研究佛学和医学,苦读《黄帝内经》、《伤寒论》和其他医学著作。几年后,他终于选择了“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道路,蓄发下山,以行医为业。 
     喻昌主要医学观点简介:
    倡导伤寒三纲学说:
    他是研究《伤寒论》的著名医学家之一。其伤寒太阳之纲说源于《千金翼方》,如太阳经篇,以风伤卫为一类(上篇),寒伤营为一类(中篇),风寒两伤营卫为一类(下篇),即伤寒三纲说,对后世有一定影响。他认为,四时虽均有外感,但仲景独详于伤寒,治伤寒之法,可变化而用于其他外感,故伤寒为四时外感之大纲。而在“伤寒六经中,又以太阳一经为大纲;而太阳经中,又以风伤卫、寒伤营、风寒两伤营卫为大纲。”这就形成了喻昌三纲学说的主要观点。风伤卫用桂枝汤,寒伤营用麻黄汤,风寒两伤营卫用大青龙汤。用之得当,风寒立时解散,不劳余力。喻氏倡导三纲说的含义在于,麻黄、桂枝、青龙三方主治太阳表证。若表证辨治得法,则不会出现种种变证及传经之病,而能将伤寒病治愈于得病初期。因此,喻氏之三纲学说体现了仲景早期治病的思想,虽然后世对此观点是否符合仲景原意,有无临床实际意义提出异议,但应当看到喻氏之说的积极意义。
    提出秋燥论:
    他在《医门法律》一书中专列《秋燥论》一篇,对秋燥独加阐述。辨证《内经》“秋伤于湿”之误,颇有卓有见,特别对温病学秋燥之治,影响很大,被后世医家推崇。 至于燥气病机,喻氏认为,入秋并不遂燥,是大热之后,继以凉生,凉生而热解,渐至大凉,燥令乃行。虽然燥生于秋冷,但其性异于寒湿,却常偏于火热,这是因为“燥位之下,火气承之”,燥盛而兼火化之故。《内经》提出“燥胜则干”,故临床所见,干于外则皮肤皴揭,干于内则精血枯涸。津液耗竭,出现种种变化。总之,燥之为病,火热为盛而致。燥为秋金主气,故易伤肺脏。早在《内经》中就有“诸气膹郁,皆属于肺”,“诸痿喘呕,皆属于上”的认识。这是燥伤于肺的病症。对于燥病的治疗,喻氏创立了著名方剂清燥救肺汤,该方由桑叶、煨石膏、生甘草、人参、胡麻仁、阿胶、麦门冬、杏仁、枇杷叶等药组成,以治疗诸气膹郁,诸痿喘呕,肺之燥者。其用药的宗旨,强调治燥忌用辛香行气之品,以防伤津助燥。总之,喻氏于燥之论述,从其邪气生成,病邪性质,致病特点,临床表现,治疗原则,临床用药一一加以论述,可谓对燥症深刻认识的一大家,其影响十分深远,被后世医家所推崇,至今仍有很大影响。
    大气论:
    他于《医门法律》中撰写“大气论”一篇,对“大气”进行阐述,他认为,大气即胸中之气,包举于肺之周围而行治节。所谓“五脏六腑,大经小络,尽夜循环不息,必须胸中大气,斡旋其间。”他的这一学术观点对后世很有影响。 喻氏认为,人体之中存在有“大气”统摄于周身。正是由于大气的作用,才使五脏六腑、大小经络发挥各自的功能活动。若大气一衰,则人身的气机运动无源,既不能升降,又不能出入,致使“神机化灭,气立孤危”,再甚者则危及生命。正由于大气具有如此重要的作用,故喻氏深刻加以研究。他认为人身之大气,即胸中之气,其气包举于肺之周围。由于大气的作用,使脏腑经络功能得以发挥,营卫之气得以统摄。而大气充斥于周身上下内外,无处不到,环流不息,致使通体活动功能正常,生命活力旺盛。大气虽为胸中之气,然胸中还存在着膻中之气、宗气。喻氏认为,膻中之气、宗气与大气虽出于同一部位,但有所不同,应当加以区分。
    治病必先议病:
    他认为,治病时必“先议病,后用药”,这里对辨证治论精神的很好发挥。怎样才能做到弄清病情,有的放矢的予以治疗,他认为“治病必先识病,识病然后议药”,识病是议药的前提和依据,并提出了识病的具体要求。 膻中之气为臣使之官,有其职位,说明有其具体的作用。大气则无可名象,没有具体作用,有如太虚之中包举地形一样,主持着整个自然界。宗气与营气、卫气分为三隧,虽为十二经之主,但有隧而言,说明有具体所指,而不同于大气之空洞无着落,二者亦不相同。因此,大气高于宗气、膻中之气以及脏腑之气、经络之气。人身各种气均在大气的统摄之下,才能发挥各自的作用以维持全身的功能活动。此即喻氏论大气的主要观点。该观点对后世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如张锡纯著《医学衷中参西录》论大气,创立升陷汤等,均与该思想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文中论大气虽强调其对人身生命活动的重要意义,而在治疗时仍停留在既往一般用药水平,理论与治疗似有不合拍之处。其将大气与宗气、膻中之气加以区分,但其如何运用于临床实际,尚未阐发十分深入,故而后人不采纳其说者亦有之。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