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金一刀的书摊
  • 〖诗词砚台〗李煜 乌夜啼(无言独上西楼)收藏精品 编号Q113

〖诗词砚台〗李煜 乌夜啼(无言独上西楼)收藏精品 编号Q113

举报
  • 制作者:   金伟
  • 年代:   建国后 (1949至今)
  • 尺寸:   7.4 × 7.4 × 2.0 cm
  • 制作者:  金伟
  • 年代:  建国后 (1949至今)
  • 尺寸:  7.4 × 7.4 × 2.0 cm

售价 300.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4-04-11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文房雅玩 >
    商品描述:
    〖商品名〗〖诗词砚台〗李煜 乌夜啼(无言独上西楼)(江西罗纹砚)

    〖规格〗圆砚

    〖尺寸〗图片上有注释

    〖商品说明〗砚台石质细腻,诗词刻工精致,具有很好的欣赏及收藏价值.

    〖诗词欣赏〗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此词调名一作《乌夜啼》。作者一说为后蜀主孟昶,一说为南唐后主李煜;一般认为应是李煜的作品。
      李后主当皇帝不行,写词却是天才。他留传下来的四十来首词,思想性不强,艺术性却极高,几乎称得上首首珠玑。这首写离愁的小令,就是历来传颂的优秀之作。
      在具体品味这首词之前,有一个问题须先交代一下。宋黄升《花庵词选》在此词题下,有两句评语:“此词最凄惋,所谓‘亡国之音哀以思’。”或断此词为后主亡国后作,这是值得商榷的。评语中引的这句话,并见《诗大序》、《礼记防旨恰泛汀妒芳欠乐书》,原文是:“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史记》张守节《正义》云:“亡国,谓将欲灭亡之国,乐音悲哀而愁思。”意恩很清楚,所谓“亡国之音”,是指将欲灭亡之国的音乐,这不仅是就其国统治者而言,也包括它的老百姓。《花庵词选》评语的意思是说,李煜是即将亡国之君,所以他写的这首词才这样“哀以思”。这层意思,前人早已看到。清谢朝征《白香词谱笺》早就指出,《花庵词选》的评语,乃本苏子由(苏辙)语,也就是宋陈鹄《耆旧续闻》卷三所引苏辙题在李煜《临江仙》词后的话:“凄凉怨慕,真亡国之音也。”李煜《临江仙》词云:“樱桃落尽春归去,蝶翻金粉双飞。子规啼月小楼西。画帘珠箔,惆怅卷金泥。  问卷寂寥客人去后,望残烟草低迷。炉香闲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毫无疑问是亡国之前的作品。所以,《花庵词选》的评语不但不是说这首《相见欢》是亡国后之作,正好相反,倒是认为它是亡国前的作品。再者,此词的情调是凄惋,与李煜亡国后的作品如“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浪淘沙》),“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子夜歌》),“多少泪,断脸复横颐”(《望江南》),“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虞美人》)等表现的凄怆悲哭,也很不相同。
      唐宋词中,写离愁别恨的作品多得难以计数,本篇之所以特别为人称道,主要是由于它有两点特别成功之处。
      第一是它写得生动,写得深刻,特别是对离愁本身的描写,有它独到的地方。
      词的上片写作者登楼所见之景,下片抒情,这是词中常见的章法。
      这里所写之景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极其冷落凄清。开头一句,就勾勒出作者只身登楼的孤独身影。“无言”、“独上”,都是写其孤寂,虽然只写了一个动作,凄婉之情自然溢于言外。西楼见月,可见夜色已深,则其人夜深不能人寐可知。而缺月如钩,不但几缕清光,渲染了环境的凄凉,而且对人之不得团圆,还有象征意义,如果换成一轮明月,情调就不协调。此与下句相连,正是苏轼《卜算子》“缺月挂疏桐”的境界。
      诗词中的梧桐,往往同雨合写,所谓“疏雨梧桐”。如白居易《长恨歌》:“春风桃李花开夜,秋雨梧桐叶落时。”即以写离愁别恨内容的,例子也不少。如韦应物《秋夜南宫寄沣上弟及诸生》诗:“暝色起烟阁,沈抱积离忧。况兹风雨夜,萧条梧叶秋。”李清照《声声慢》:“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此处为了突出环境的寂寞清冷,写的却是月光笼照下的梧桐。而“深院”的“深”,“锁清秋”的“锁”,“清秋”的“清”,这些字眼,无一不是为渲染这种气氛。雨中梧桐和月下梧桐境界不同,艺术效果也不相同:前者着重在表现烦闷难奈的心情,“怎一个愁字了得”就是这种情绪;后者如本篇,偏重在表现愁绪幽长不尽,更能令人堕人沉思,因而更能使人尝到离愁的种种滋味。
      这里除作者之外,别无一人;这里也没有任何声音,既没有人声,也没有风声,雨声,也听不到虫鸣;这里除了冷月的清光,梧桐的疏影,也没有任何浓艳的色彩。可以说,词的上片把环境景物的寂寞清冷写到了极点。独自一人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怎能不更加勾起对所爱之人的怀念?怎能不为别离而痛苦?表面写景,实际正是通过写景暗写离愁;而孤独的身影,凄凉的景色,又把作者的凄惋之情衬托得更加强烈。
      再看看,这三句,首句写出人和地点,次句写出具体时间,末句点明季节,十八个字,写了四项内容,背景极其广阔。这里用的是写意的笔法,疏笔勾勒,不是用工笔作细腻的描绘。写人,只说他“无言独上”,写月,只讲它“如钩”,写梧桐院落,只说它锁于清秋之中,每种内容只两三个字,略略一勾,合在一起,却成了一幅非常美丽的图画,读之使人如身临其境。
      下片具体写离愁,是词的旨意所在,也是这首词写得最深刻的地方。
      离愁是一种抽象的思想情绪。它能感觉到,但却看不见,摸不着,要对它本身作具体描写,确实非常困难。所以在诗词中,很少从它本身去写,通常是从侧面来表现。如李清照“新来瘦,非关病酒,不是悲秋”(《凤凰台上忆吹箫》)的名句,是用身体瘦损来表现别离之苦,“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剪梅》),则是通过双眉不展来表现愁思。
      然而,在这首词中,作者却用了两个似比非比的生动譬喻,对离愁本身作了深刻无比的描写。
      用“丝”谐吉思念的“思”,早在六朝民歌中就已采用。例如《子夜夏歌》:“昼夜理残丝,知欲早成匹。”《子夜歌》: “前丝断缠绵,意欲结交情。春蚕易感化,丝子已发生。”李商隐《无题》“春蚕到死丝方尽”,更是大家熟知的句子。但此词在用它来譬喻离愁时,却又有发展,有创造。丝缕即使千丝万缕,乱作一团,清理起来万般烦难,但总能清理出来;如果不耐烦,还可以一刀把它剪断。千丝万缕的离愁,愈理却愈乱,要剪却剪不断,这就比单纯从谐音取义,更加深了一层,写出了离愁朝朝暮暮,年年月月,缠绵不已,拂不去,抹不了,除非同所爱的人相见,即永无已时。



    〖图片〗图片为该刻砚作品的不同侧面照片.实物比照片更美.

    〖用途〗文房使用,鉴赏,收藏.

    〖刻砚人简介〗

    金伟.男.汉族.
    作者钻研艺术二十余载,具有自己独特艺术风格,在诗/书/画/印四个领域均取有所建树.其作品在传统底蕴的基础上溶入现代思维,婉韵清新,使人在观赏后可以得到一种愉悦的享受!
    作者在创作大量作品的同时,注重理论方面的研究.根据人们审美随时代而变的要求,不断创作出具有浓郁时代气息的作品,以满足现代人在欣赏艺术品所需要的精神需求!
    近年来,作者多次参加国内大型展览并获奖.许多作品被海内外友人及一些馆所收藏.
    若想欣赏作者的其他作品,请点击在售其他商品.
    实力不容忽视,相信这些美妙的作品会给每一位欣赏者留下美妙的印象!
    也相信这些美妙的作品一定会升值潜力无限!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

孔网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