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藏珍阁
  • 东方快车谋杀案: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作品集04(英格丽·褒曼凭借本书改编的电影获得奥斯卡奖,英国女王出席该片首映礼)

东方快车谋杀案: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作品集04(英格丽·褒曼凭借本书改编的电影获得奥斯卡奖,英国女王出席该片首映礼)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 ISBN:   9787513311632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13-04
  • 装帧:   平装
  • 开本:   大32开
  • 页数:   233页
  • 字数:   106千字
  • 作者: 
  •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 ISBN:  9787513311632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13-04
  • 装帧:  平装
  • 开本:  大32开
  • 页数:  233页
  • 字数:  106千字

售价 20.05 7.7折

定价 ¥26.00 

品相 九五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6-04-20

数量
库存3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小说
    货号:
    23246551
    品相描述:九五品
    全新正品
    商品描述:
  • 版次:1
  • 页数:233
  • 字数:106000
  • 印刷时间:2013-4-1
  • 开本:大32开
  • 纸张:胶版纸
  • 印次:1
  • 包装:平装
  • 丛书名:午夜文库系列
  • 国际标准书号ISBN:9787513311632

  • 【编辑推荐】

      本书以1932年轰动一时的真实案件“林白之子绑架案”为蓝本
      阿加莎代表作之一,淋漓极致展现了作者刻画人物群像的深厚功力
      英格丽?褒曼凭借本书改编的电影获得奥斯卡奖,英国女王出席该片首映礼

     
    【内容推荐】

      侦探波洛在叙利亚完成了一项委托,要搭乘辛普朗号东方快车回国。奇怪的是,似乎全世界的人都选在那一夜出行,这列铺位一向宽裕的豪华列车竟然一票难求。幸好他遇到了好友、国际客车公司的董事布克先生,这才挤上了车。
      午夜过后,一场大雪迫使辛普朗号停了下来。第二天一早,大家发现少了一名乘客。一个美国人死在了他的包厢里,被刺了十二刀,可他包厢的门却是反锁的。随着调查的深入,案情却似乎更加扑朔迷离,大侦探波洛想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解释……


    【作者简介】

      阿加莎·克里斯蒂,无可争议的侦探小说女王,侦探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
      阿加莎·克里斯蒂原名为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一八九○年九月十五日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她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但酷爱阅读,尤其痴迷于歇洛克?福尔摩斯的故事。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阿加莎?克里斯蒂成了一名志愿者。战争结束后,她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部侦探小说《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几经周折,作品于一九二○正式出版,由此开启了克里斯蒂辉煌的创作生涯。一九二六年,《罗杰疑案》由哈珀柯林斯出版公司出版。这部作品一举奠定了阿加莎?克里斯蒂在侦探文学领域不可撼动的地位。之后,她又陆续出版了《东方快车谋杀案》、《ABC谋杀案》、《尼罗河上的惨案》、《无人生还》、《阳光下的罪恶》等脍炙人口的作品。时至今日,这些作品依然是世界侦探文学宝库里最宝贵的财富。根据她的小说改编而成的舞台剧《捕鼠器》,已经成为世界上公演场次最多的剧目;而在影视改编方面,《东方快车谋杀案》为英格丽?褒曼斩获奥斯卡大奖,《尼罗河上的惨案》更是成为了几代人心目中的经典。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创作生涯持续了五十余年,总共创作了八十部侦探小说。她的作品畅销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销量已经突破二十亿册。她创造的小胡子侦探波洛和老处女侦探马普尔小姐为读者津津乐道。阿加莎?克里斯蒂是柯南?道尔之后最伟大的侦探小说作家,是侦探文学黄金时代的开创者和集大成者。一九七一年,英国女王授予克里斯蒂爵士称号,以表彰其不朽的贡献。
      一九七六年一月十二日,阿加莎?克里斯蒂逝世于英国牛津郡沃灵福德家中,被安葬于牛津郡的圣玛丽教堂墓园,享年八十五岁。


    【目录】

    第一部事实
     第一章 托罗斯快车上的重要旅客
     第二章 托卡林旅馆
     第三章 波洛拒接案子
     第四章 暗夜惊叫
     第五章 罪行
     第六章 一个女人
     第七章 尸体
     第八章 阿姆斯特朗绑架案
    第二部证词
     第一章 列车员的证词
     第二章 秘书的证词
     第三章 男仆的证词
     第四章 美国太太的证词
     第五章 瑞典太太的证词
     第六章 俄国公主的证词
     第七章 伯爵夫妇的证词
     第八章 阿巴思诺特上校的证词
     第九章 哈德曼先生的证词
     第十章 意大利人的证词
     第十一章 德贝纳姆小姐的证词
     第十二章 德国女仆的证词
     第十三章 旅客证词小结
     第十四章 凶器
     第十五章 旅客的行李
    第三部赫尔克里?波洛静坐思考
     第一章 是谁?
     第二章 十个问题
     第三章 启发性的几点
     第四章 匈牙利护照上的油渍
     第五章 德拉戈米罗夫公主的教名
     第六章 第二次会见上校
     第七章 玛丽?德贝纳姆的身份
     第八章 更多惊人内幕
     第九章 波洛提出两个结论


    【在线试读章节】

    第一部事实
      第一章 托罗斯快车上的重要旅客
      叙利亚的冬季,清晨五点钟,阿勒颇①站台旁停着一辆在铁路指南上美其名曰托罗斯快车的火车,上面有一节厨房车、一节餐车、一节卧铺车厢和两节普通客车厢。
      通向卧铺车厢的踏板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的法国中尉,穿着一身醒目的制服,正在跟一个矮个子男人说着什么。后者用围巾把脑袋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个红彤彤的鼻尖和两撇向上翘起的小胡子。
      天气寒冷,为一位高贵的陌生人送行这份工作可不怎么令人羡慕,但中尉迪博斯克还是勇敢地坚守在岗位上,用优雅的法语说着优美的词句。实际上,他并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当然,在这种情况下总有一些谣言。将军——他的将军——的脾气越来越坏。然后来了一个陌生的比利时人,好像是大老远从英国过来的。过了一星期——无缘无故紧张的一星期——再后来发生了某些事,一位很有名的军官自杀了,另外一位突然宣布辞职,那些焦虑的脸上忽然没有了焦虑,一些军事防御措施也放松了,而将军——迪博斯克中尉的顶头上司——好像忽然年轻了十岁。
      迪博斯克偶然听到了将军和陌生人的一部分谈话。“你救了我们,亲爱的,”将军充满感情地说,白色的大胡子激动得直哆嗦,“你挽救了法国军队的荣誉——避免了很多流血事件!你接受了我的请求,我该怎么感谢你才好啊!你这么远过来——”
      这个陌生人(他的名字是赫尔克里?波洛)回答得很恰当,其中有这么一句:“可你确实救过我的命,我怎么能忘记呢?”接着将军也很恰当地作了回答,表示过去的那件事不值一提。又提到了法国、比利时、光荣与荣耀诸如此类的话题,彼此热情拥抱之后结束了谈话。
      至于两个人说的究竟是什么,迪博斯克中尉仍然是摸不着头脑,但是他被委以重任,护送波洛先生登上托罗斯快车,作为一个有着远大前程的青年军官,他怀着满腔热情执行这一任务。
      “今天是星期日,”迪博斯克中尉说,“明天,星期一晚上,您就到斯坦布尔①了。”
      他不是头一次这么说了。火车发动之前,站台上的对话多少会有些重复。
      “是啊。”波洛先生表示赞同。
      “我想,您打算在那儿待几天吧?”
      “没错。我从没去过斯坦布尔,错过了会很遗憾的——是的。”他说明似的打了个响指,“没有负担——我会在那儿游览几天。”
      “圣索菲,很漂亮。”迪博斯克中尉说,不过他可从来没见过。
      一阵冷风呼啸着吹过站台,两人都打了个冷战。迪博斯克中尉偷偷地瞄了一眼手表。四点五十五分——只有五分钟了!
      他唯恐对方注意到他偷看手表,赶紧继续说道:
      “每年这个时候,旅行的人都很少。”他说着,看了看他们上方的卧铺车窗。
      “是这样。”波洛先生附和道。
      “但愿您别被大雪困在托罗斯!”
      “以前有过吗?”
      “有过,是的。今年还没有。”
      “但愿吧,”波洛先生说,“欧洲来的天气预报,说不太好。”
      “很糟糕,巴尔干的雪下得很大。”
      “我听说德国也是。”
      “好吧,”对话又要中断了,迪博斯克中尉赶紧说道,“明晚七点四十分,您就到君士坦丁堡了。”
      “是的,”波洛先生说,拼命接着话茬儿,“圣索菲,我听说很漂亮。”
      “我相信肯定棒极了。”
      他们头顶上一节卧铺车厢的窗帘被拉到一边,一个年轻的女人往外看了看。
      自从上个星期四离开巴格达之后,玛丽?德贝纳姆就睡眠不足,不管是在去往基尔库克①的火车上,还是摩苏尔②的旅店中,甚至在昨晚的火车上,她都没睡好。这会儿,躺在闷热不通风的车厢里睡不着,实在让人厌烦,于是她起身向外张望。
      这一定是阿勒颇。当然没什么好看的,只有一个长长的、光线暗淡的站台,以及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喧闹而暴怒的阿拉伯语吵骂声。她窗户下面有两个男人正在用法语交谈,其中一位是个法国军官,另一位是个留着夸张小胡子的小个子。她微微笑了笑。她从未见过穿得如此严实的人。外面肯定非常冷,难怪他们把车厢弄得这么热。她想把车窗拉低一点,可是拉不动。
      卧铺车的列车员向两个男人走来,说火车就要开了,先生最好上车。小个子男人抬了抬帽子。他的脑袋简直就像一颗鸡蛋!尽管之前有些出神,玛丽?德贝纳姆还是笑了。一个滑稽可笑的小个子,无须把这种人当回事儿。
      迪博斯克中尉说着道别的话,他早就想好了,直到最后一分钟终于派上了用场,说得很是漂亮优雅。
      波洛先生不甘落后,回答得同样优美??
      “请上车,先生。”卧铺列车员说道。波洛先生装出一副万般不舍的样子上了火车。列车员跟在他身后也爬上了火车。波洛先生挥动着双手。迪博斯克中尉向他敬礼。火车猛地一动,缓缓向前开去。
      “可算结束了!”波洛先生嘟囔着。
      “啊——”迪博斯克中尉颤抖着说,这才意识到自己冻坏了??
      “好了,先生,”列车员动作夸张地向波洛展示他卧铺车厢的美观以及安置整齐的行李,“先生的小旅行袋,我放这儿了。”
      他带有暗示意味地伸出一只手。波洛往他手里放了一张折好的钞票。
      “谢谢,先生。”列车员立刻生机勃勃起来,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先生的车票在我这里,请您把护照也给我。先生是在斯坦布尔下车吧?”
      波洛先生表示同意。“我看旅行的人不太多呢。”
      “没几个,先生。除了您,只有两位旅客——都是英国人。来自印度的上校和从巴格达来的年轻的英国小姐。先生您需要些什么吗?”
      波洛先生要了一小瓶矿泉水。
      清晨五点钟搭乘火车是个尴尬的时刻。还有两个小时才会天亮,考虑到晚上睡眠不足,并且刚刚成功地完成了一个棘手的任务,波洛先生蜷在角落里睡着了。
      醒来时已经是九点半,他冲进餐车,想喝杯热咖啡。
      此时那里只有一个旅客,很明显是列车员说的那位年轻的英国小姐。她身材修长苗条,黑色的头发,二十八岁上下。从她吃早饭以及让服务员添加咖啡的冷静样子来看,想必是个见多识广、经常旅行的人。她一身暗色的旅行装束,料子轻薄,很适合车上闷热的空气。
      第一部事实
      第一章 托罗斯快车上的重要旅客
      叙利亚的冬季,清晨五点钟,阿勒颇①站台旁停着一辆在铁路指南上美其名曰托罗斯快车的火车,上面有一节厨房车、一节餐车、一节卧铺车厢和两节普通客车厢。
      通向卧铺车厢的踏板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的法国中尉,穿着一身醒目的制服,正在跟一个矮个子男人说着什么。后者用围巾把脑袋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个红彤彤的鼻尖和两撇向上翘起的小胡子。
      天气寒冷,为一位高贵的陌生人送行这份工作可不怎么令人羡慕,但中尉迪博斯克还是勇敢地坚守在岗位上,用优雅的法语说着优美的词句。实际上,他并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当然,在这种情况下总有一些谣言。将军——他的将军——的脾气越来越坏。然后来了一个陌生的比利时人,好像是大老远从英国过来的。过了一星期——无缘无故紧张的一星期——再后来发生了某些事,一位很有名的军官自杀了,另外一位突然宣布辞职,那些焦虑的脸上忽然没有了焦虑,一些军事防御措施也放松了,而将军——迪博斯克中尉的顶头上司——好像忽然年轻了十岁。
      迪博斯克偶然听到了将军和陌生人的一部分谈话。“你救了我们,亲爱的,”将军充满感情地说,白色的大胡子激动得直哆嗦,“你挽救了法国军队的荣誉——避免了很多流血事件!你接受了我的请求,我该怎么感谢你才好啊!你这么远过来——”
      这个陌生人(他的名字是赫尔克里?波洛)回答得很恰当,其中有这么一句:“可你确实救过我的命,我怎么能忘记呢?”接着将军也很恰当地作了回答,表示过去的那件事不值一提。又提到了法国、比利时、光荣与荣耀诸如此类的话题,彼此热情拥抱之后结束了谈话。
      至于两个人说的究竟是什么,迪博斯克中尉仍然是摸不着头脑,但是他被委以重任,护送波洛先生登上托罗斯快车,作为一个有着远大前程的青年军官,他怀着满腔热情执行这一任务。
      “今天是星期日,”迪博斯克中尉说,“明天,星期一晚上,您就到斯坦布尔①了。”
      他不是头一次这么说了。火车发动之前,站台上的对话多少会有些重复。
      “是啊。”波洛先生表示赞同。
      “我想,您打算在那儿待几天吧?”
      “没错。我从没去过斯坦布尔,错过了会很遗憾的——是的。”他说明似的打了个响指,“没有负担——我会在那儿游览几天。”
      “圣索菲,很漂亮。”迪博斯克中尉说,不过他可从来没见过。
      一阵冷风呼啸着吹过站台,两人都打了个冷战。迪博斯克中尉偷偷地瞄了一眼手表。四点五十五分——只有五分钟了!
      他唯恐对方注意到他偷看手表,赶紧继续说道:
      “每年这个时候,旅行的人都很少。”他说着,看了看他们上方的卧铺车窗。
      “是这样。”波洛先生附和道。
      “但愿您别被大雪困在托罗斯!”
      “以前有过吗?”
      “有过,是的。今年还没有。”
      “但愿吧,”波洛先生说,“欧洲来的天气预报,说不太好。”
      “很糟糕,巴尔干的雪下得很大。”
      “我听说德国也是。”
      “好吧,”对话又要中断了,迪博斯克中尉赶紧说道,“明晚七点四十分,您就到君士坦丁堡了。”
      “是的,”波洛先生说,拼命接着话茬儿,“圣索菲,我听说很漂亮。”
      “我相信肯定棒极了。”
      他们头顶上一节卧铺车厢的窗帘被拉到一边,一个年轻的女人往外看了看。
      自从上个星期四离开巴格达之后,玛丽?德贝纳姆就睡眠不足,不管是在去往基尔库克①的火车上,还是摩苏尔②的旅店中,甚至在昨晚的火车上,她都没睡好。这会儿,躺在闷热不通风的车厢里睡不着,实在让人厌烦,于是她起身向外张望。
      这一定是阿勒颇。当然没什么好看的,只有一个长长的、光线暗淡的站台,以及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喧闹而暴怒的阿拉伯语吵骂声。她窗户下面有两个男人正在用法语交谈,其中一位是个法国军官,另一位是个留着夸张小胡子的小个子。她微微笑了笑。她从未见过穿得如此严实的人。外面肯定非常冷,难怪他们把车厢弄得这么热。她想把车窗拉低一点,可是拉不动。
      卧铺车的列车员向两个男人走来,说火车就要开了,先生最好上车。小个子男人抬了抬帽子。他的脑袋简直就像一颗鸡蛋!尽管之前有些出神,玛丽?德贝纳姆还是笑了。一个滑稽可笑的小个子,无须把这种人当回事儿。
      迪博斯克中尉说着道别的话,他早就想好了,直到最后一分钟终于派上了用场,说得很是漂亮优雅。
      波洛先生不甘落后,回答得同样优美??
      “请上车,先生。”卧铺列车员说道。波洛先生装出一副万般不舍的样子上了火车。列车员跟在他身后也爬上了火车。波洛先生挥动着双手。迪博斯克中尉向他敬礼。火车猛地一动,缓缓向前开去。
      “可算结束了!”波洛先生嘟囔着。
      “啊——”迪博斯克中尉颤抖着说,这才意识到自己冻坏了??
      “好了,先生,”列车员动作夸张地向波洛展示他卧铺车厢的美观以及安置整齐的行李,“先生的小旅行袋,我放这儿了。”
      他带有暗示意味地伸出一只手。波洛往他手里放了一张折好的钞票。
      “谢谢,先生。”列车员立刻生机勃勃起来,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先生的车票在我这里,请您把护照也给我。先生是在斯坦布尔下车吧?”
      波洛先生表示同意。“我看旅行的人不太多呢。”
      “没几个,先生。除了您,只有两位旅客——都是英国人。来自印度的上校和从巴格达来的年轻的英国小姐。先生您需要些什么吗?”
      波洛先生要了一小瓶矿泉水。
      清晨五点钟搭乘火车是个尴尬的时刻。还有两个小时才会天亮,考虑到晚上睡眠不足,并且刚刚成功地完成了一个棘手的任务,波洛先生蜷在角落里睡着了。
      醒来时已经是九点半,他冲进餐车,想喝杯热咖啡。
      此时那里只有一个旅客,很明显是列车员说的那位年轻的英国小姐。她身材修长苗条,黑色的头发,二十八岁上下。从她吃早饭以及让服务员添加咖啡的冷静样子来看,想必是个见多识广、经常旅行的人。她一身暗色的旅行装束,料子轻薄,很适合车上闷热的空气。

      ……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