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阅微书店
  • 世界间谍史

世界间谍史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中国书籍出版社
  • ISBN:   9787506823746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11-07
  • 印数:   1千册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页数:   11页
  • 作者: 
  • 出版社:  中国书籍出版社
  • ISBN:  9787506823746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11-07
  • 印数:  1千册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页数:  11页

售价 15.60 3.0折

定价 ¥52.00 

品相 九五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7-06-24

数量
库存30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法律
    货号:
    19037212
    商品描述:
    【图书描述】:
    “外交的背后有间谍”。这是西方外交界常用的一句话。阿拉伯的劳伦斯的智谋、美貌舞女的情色陷阱、酗酒好色的双重间谍佐尔盖、超级精英集团剑桥间谍圈的卖国行径……,从似已遥远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到枪炮声依旧隆隆入耳的海湾战争,间谍的魅影无不穿插其间,演绎出一幅幅谍战的悲喜剧。
    【内容简介】:
        “他们每一个都不是被逮捕的,而是犯了错误。值得认真思考的一点是:只有犯了错误的间谍才被逮到,或是传到别人的耳朵里。由此产生一个问题,最好的间谍是否就是完全不为人知的人呢?你可能认为这只是空谈而已,似乎与本书的主题无关,但事实上在很多方面它们是有关联的。当然了,纵观历史,一定有很多既没有被逮到、又不为人所知的间谍。或许他们就是最寂寞的间谍吧。由于他们的慎重,即使他们从这场游戏中退出后也没有什么足以让人兴奋的谈资,甚至害怕往事重提。” 我们能书写犯了错误、为人所知的间谍。完美的间谍不为人知、消失在历史的迷雾中。但是不显形也就如同他不曾存在。迪肯认为:虽然完美的间谍是很寂寞的,但间谍因为犯了错、露出了狐狸尾巴让人看到,这才有趣,才值得人们去书写。
    【作者简介】:
        海野弘,1939年出生于东京。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文学部.曾在出版杜工作,目前从事美术、电影、音乐、城市论、花道、小说等多领域的创作活动。
    【目录】:
    序言
    第一部 间谍前史
    从摩西到伊丽莎白女王的间谍
    占星术与间谍
    风暴的预言
    丹尼尔·笛福
    救援之手
    编辑的情报收集
    双重间谍
    拿破仑与约瑟夫·富歇机构
    各个阶层的间谍
    拿破仑的间谍头目
    德雷福斯事件
    阿尔萨斯派
    无证据的逮捕
    真正的犯人是谁?
    玛塔·哈里
    疑似德国间谍
    法国间谍
    最终被捕

    第二部 第一次世界大战
    德军的“动员
    近代情报机构的开端
    环游中的情报收集
    基奇纳被暗杀?
    美国的双重间谍
    从剑桥诞生的间谍
    暗杀列宁计划的失败
    M15的成立
    逮捕玛塔·哈里的汤姆森
    Ⅲb
    喜爱美少年的间谍——阿尔弗雷德·里德尔
    里德尔的情报部改革
    间谍猎手的勋章
    寄信人不详的信件
    里德尔的秘密
    贝登堡与少年侦察队
    他曾是间谍吗?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起因
    大战的爆发
    七月危机
    旧外交
    走向极端的秘密外交
    萨拉热窝之谜
    为何毫无防范呢?
    卡尔·罗迪——一个德国间谍
    有关俄军的谣言
    达达尼尔战役
    对德国无线电的监听
    战时的谋略宣传
    报纸、邮件的审查
    潜艇无限制进攻
    “宣传”的作用
    死亡商人扎哈洛夫
    “扎哈洛夫事务所”
    对石油的控制
    美国的参战与俄国革命
    扎哈洛夫的革命情报
    列宁的专列
    列宁与德国的关系
    列宁是德国的间谍?!
    帕武斯其人
    加内特斯基的末路
    阿拉伯的劳伦斯
    与情报机构的关系
    在开罗绘制地图
    谍报技术的“27条”

    第三部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
    情报战在持续
    密码时代
    美国黑室
    20世纪30年代
    希特勒的间谍
    斯大林的间谍
    契卡
    列宁之后
    苏联在英国进行的间谍工作
    赖斯和克里维斯基
    暗杀托洛茨基
    与FBI的关系
    图哈切夫斯基事件
    捷克斯洛伐克

    第四部 第二次世界大战
    情报未能防止大战
    苏德互不侵犯条约
    奇妙的战争
    “超级机密”
    丘吉尔的间谍
    丘吉尔是天才式间谍头目
    向罗斯福派出的密使
    产业间谍的先锋
    财阀与情报机构
    辛西娅
    前往西班牙
    华盛顿的维希法国大使馆
    卡纳里斯与海德里希
    “塞克斯行动”
    “黑色乐队”
    瓦尔基行动
    SS情报机构
    刺杀希特勒未遂
    武装党卫军
    西塞罗
    英国大使馆的秘密情报
    30万英镑的假币
    英国情报部门控制下的沉浮
    珍珠港与阴谋
    罗斯福事先知情吗?
    丘吉尔事先知情吗?
    OSS
    超过200名被派往纳粹德国的间谍
    火炬行动
    从OSS到CIA
    德国战败后
    玛丽·班克罗夫特
    荣格与纳粹党
    巴巴罗萨行动
    情报、信号、警告
    偷袭苏联的情报
    “红色乐队”
    柏林小组的情报
    无线电反侦察
    与苏联达成的和平方案
    纳粹战犯逃亡美国
    作为抵抗组织
    代号露西
    半公半私的Z机构
    鲁道夫·雷斯勒
    库尔斯克战役
    佐尔格
    契机是不是伊藤律?
    疑似双重间谍
    诺曼底登陆
    soE的活动

    第五部 冷战
    冷战的开始
    学术型的战士
    新的“敌人”
    “原子间谍”
    原子情报战
    搜寻“原子间谍”
    原子间谍网
    剑桥谍报网
    精英成为间谍的原因
    剑桥的秘密组织
    沃尔科夫事件
    对失踪者的采访
    对布伦特的特别处理

    第六部 20世纪50年代
    CIA
    艾伦·杜勒斯局长
    秘密工作的黄金时代
    危地马拉行动
    KGB
    情报机构提升形象
    波特兰间谍网
    波特兰间谍网被发现之谜
    朝鲜战争
    “有偷袭的可能性”
    监听通信的重要性
    1956匈牙利动乱
    扮成难民流出的间谍
    寒风孤谍
    “传说中的间谍”
    柏林隧道
    盖伦毫不知情?
    乔治·布兰克
    双重间谍
    伊朗政变
    “阿贾克斯行动”

    第七部 20世纪60年代
    U2间谍机
    以NASA的大气层调查为借口
    古巴闹剧
    “獠行动”计划
    赫鲁晓夫的最后一搏
    彭柯夫斯基事件
    代号“英雄”的间谍
    赤裸间谍——普罗富莫事件
    和上流社会的关系
    在床第间听到了什么
    摩萨德——最强的第四个情报机构
    摩萨德寻人
    六日战争和两名间谍
    摩萨德的新时代
    打入中枢的间谍
    越南战争Ⅰ暗杀吴庭艳
    越战和科尔比的关系
    谁指使的谋杀
    越南战争Ⅱ凤凰行动
    “新边疆”政策
    持续的轰炸北越的指令
    广受非议的“凤凰行动”
    CIA和毒品路线
    布拉格之春
    间谍史的转折点
    安德罗波夫的策略

    第八部 20世纪70年代
    水门闹剧
    窃听“内部敌人”
    假发和CIA的关系
    慕尼黑奥运会惨剧
    误杀
    赎罪日战争
    兰德波事件
    智利——阿连德和CIA
    智利关系网
    安哥拉——基辛格的失败
    美国估计错误
    勃兰特总理的间谍丑闻
    总理秘书
    恐怖主义时代来临
    恐怖分子“豺狼”
    新的恐怖分子
    豺狼被捕

    第九部 20世纪踟年代
    福克兰群岛的胜利和失败
    不了解情报部门的撒切尔
    大韩航空客机坠毁之谜
    线路错误与认识错误
    解救人质的行动
    失败的原因
    “伊朗门”事件
    黎巴嫩人质事件
    犹太间谍波拉德
    波拉德背后的人

    第十部 20世纪90年代
    苏联解体
    “一次性”间谍的时代
    萨达姆和海湾战争
    布什的决断
    正义和邪恶的战争?!
    抓捕诺列加
    传授摩萨德的间谍技术
    三种选择
    冷战遗留的间谍
    从借债到成为间谍
    KGB史上最贵的间谍
    从阿富汗到911
    本·拉登罪行的两大罪证

    尾声
    人工情报、信号情报、图像情报
    军工复合体的间谍
    间谍和恐怖分子
    窥视症时代
    从“间谍”身上看到的世界
    罗马式的间谍
    间谍是否改变了世界
    人性的因素
    后记
    【文摘】:
        “当时,告密成为市民的工作,断头台成了美德的祭坛。”(同上书)“恐怖”支配着那个时代,逐渐形成全体国民均成为间谍的社会。革命政府在公安委员会的独裁之下。“恐怖政治”不久演变为革命政府内部的势力之争,反对派被肃清,罗伯斯庇尔掌握权力,但不久他也被干掉。最终,在1799年,成立了拿破仑通过政变建立的执政政府。
        在“恐怖政治”的告密、逮捕、处决中,势力越来越强大的是军队与警察。革命政府中,公安委员会与治安委员会掌握着他们。公安委员会掌握行政与军事,治安委员会统辖过去分为几部分的警察。
        拿破仑继而将“恐怖政治”中成长起来的公安委员会与治安委员会进行合并。不久,他成为皇帝,建立起中央集权的体系。
        根据格尔特·布切海特的《谍报》一书,近代情报机构的特征可分为国内治安活动与国外情报活动。
        “并且,治安机构开始需要与警察合作;警察组织逐渐发展成为承担守护君主、保护国家权力稳定的特殊的警察机构。该发展到达顶点,是在拿破仑一世的时期。最初的执政官是1804年成为法国皇帝的拿破仑,他任命约瑟夫·富歇为警视总监。”(同上书)过去地方性的警察,伴随着国内治安活动的日益重要,发展成为国家警察。政治性秘密警察、防间谍机构都是在拿破仑时代确立下来的。其长官就是约瑟夫·富歇(1759—1820)。
        富歇是奥拉托利会的教授、南特学院院长、宗教家。他也参与了革命。“恐怖政治”时期,他作为委员被派遣到里昂,进行残酷的镇压,被成为“里昂的刽子手”。他还参与了令罗伯斯庇尔垮台的“热月政变”,成为警务大臣。此时,可以说全法国都织起了一张间谍网。
        “这个复杂的机器能完全监视全国,其组织具有相当大的规模。每天几千封告密信流向伏尔泰河沿岸的政府机关。这是因为几个月前,该大臣在全国的各个角落都安排了间谍、告密者。”(斯蒂芬·茨威格《约瑟夫·富歇》1979)各个阶层的间谍富歇的间谍由各个阶层的人组成。据说拿破仑皇后约瑟芬就是其中之一。因此,富歇甚至掌握拿破仑卧室中的秘密。这样,皇帝也不能杀他,只能继续让他担任警务大臣。
        据格尔特·布切海特说,富歇“通过完善的六个秘密警察机构,织起一张最好的欧洲谍报网”。所有的情报都聚集到富歇处,再被送给拿破仑。
        塔列朗与富歇好比拿破仑的左右手。塔列朗负责外交,富歇负责国内治安。拿破仑怀疑富歇的忠诚,有些鄙视他的品性,但仍重用他。
        拿破仑与富歇、约瑟芬三人之间的微妙关系颇有意思。约瑟芬是一个奢侈的人,不管有多少钱也不够用,她很需要买她情报的富歇。拿破仑的兄弟约瑟夫与吕西安想要赶走约瑟芬,探听到她不专一的消息,告诉了拿破仑。约瑟芬为与之对抗,拜托富歇对约瑟夫与吕西安进行了调查。
        富歇对拿破仑、他周围的有势力人士的私生活有着异常的兴趣,并向拿破仑详细地进行了报告。即使是皇帝有时也感到焦虑。在拿破仑写给富歇的信中写道:“我对那些偷偷摸摸窥视我床边的大臣感到厌倦。我听你的胡言乱语已经听了两周了。你适可而止吧!”尽管如此,富歇似乎并未停止。
        富歇让我想起了美国FBI的长官胡佛。胡佛也热衷于窥视总统肯尼迪的私生活。
        拿破仑虽然对他说让他适可而止,但仍在使用富歇。富歇利用完约瑟芬后,却劝拿破仑:由于他们没有孩子,应该离婚,他最好和欧洲王室的女儿结婚。据说,他还露骨地劝约瑟芬:为了法国而分手。1810年,拿破仑与玛丽·路易斯结婚。
        ……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