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传古楼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阮刻毛诗注疏(平装非毛边)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西泠印社
  • ISBN:   9787550807396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13-05
  • 印数:   0.05千册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页数:   3000页
  • 作者: 
  • 出版社:  西泠印社
  • ISBN:  9787550807396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13-05
  • 印数:  0.05千册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页数:  3000页

售价 350.00 7.0折

定价 ¥500.00 

品相 全新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3-07-18

数量
库存71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国学古籍 > 文学
    品相描述:全新
    傳古樓策劃的《四部要籍選刊》第二種,全書共十冊,紙墨物料唯善是求,影印效果遠勝同侪,不僅是《阮刻十三經注疏》刊行近兩百年來首次單面影印者,也是其衆多影印本中的最佳讀本。
    商品描述:
    阮刻《毛詩注疏》由傳古樓主事者陳志俊先生策劃,中國古典文獻學博士蔣鵬翔先生主編,精選清嘉慶刻本中的較早印本作爲底本,掃描原書獲得高清書影,再經專業人員處理制版,最後遵循《四部要籍選刊》之體例,采用當下少有的單面影印的形制印成。全書共十冊,紙墨物料唯善是求,影印效果遠勝同侪,不僅是《阮刻十三經注疏》刊行近兩百年來首次單面影印者,也是其衆多影印本中的最佳讀本。
     
    與中華書局、上海古籍出版社、台灣藝文印書館等機構出版的同類影印本相比,本書具有字迹清晰、版式疏朗、天頭闊大便于批識的特點,且開本適中、翻卷如意,更適合日常精讀。裝幀設計素雅簡潔,山東大學經學專家劉曉東教授惠賜題簽,更爲本書增色不少。

    傳古樓鏈接:http://www.chuangulou.com/goods-69.html

                               阮刻毛詩注疏出版說明
    蔣鵬翔撰 沈楠審定
    《附釋音毛詩注疏》二十卷,漢毛亨傳,鄭玄箋,唐陸德明音義,孔穎達疏,清嘉慶二十年江西南昌府學刻本。因其校刊主事者為時任江西巡撫的著名學者阮元,故一般稱之為阮刻《毛詩注疏》,屬阮刻《十三經注疏》之一。
    南宋紹熙二年辛亥仲冬,兩浙東路茶鹽司提舉黃唐刻《毛詩正義》,是為《毛詩》經注疏合刻之始,該本今佚,然據黃唐刻《尚書正義》、《禮記正義》可知,该本亦半葉八行,未附陸德明音義。其後有南宋建安劉叔剛刻《附釋音毛詩註疏》(現藏日本足利學校遺跡圖書館),半葉十行,是為現存最早的《毛詩》經文、註疏、音義皆備之本。自劉叔剛刻本以降,計有元刻明印八行本、元刻明修十行本(李致忠定為宋元明刻元明遞修匯印本)、明嘉靖李元陽刻九行本、明萬曆十七年北京國子監刻九行本、明崇禎三年毛氏汲古閣刻九行本、清乾隆四年武英殿刻十行本,皆循劉刻舊例,注疏之外,兼附音義。至清嘉慶時,阮元任江西巡撫,以所撰《十三經注疏校勘記》與家藏十行本為基礎,重刊注疏,遂集大成,通行學界,沿用至今。
    《書目答問》卷一曰:“阮本最於學者有益,凡有關校勘處旁有一圈,依圈檢之,精妙全在於此。”《書林清話》卷九“國朝阮元刻十三經注疏本之優劣”條則云:“文達(阮元)收藏既富,門客亦多,所刻諸經,當無遺恨,然是年文達調撫河南,交替之際,不能親自校勘。……其中錯字甚多,有監本、毛本不錯而今反錯者,校勘記去取亦不盡善,故大人(阮元)不以此刻本為善也。”《書目答問》與《書林清話》大相徑庭的評價恰恰反映了阮刻注疏瑕瑜互見的事實。阮刻佳處,在於底本近古而主事者通曉刻書不宜妄改之理,校本眾多且延請學有專長者分任校勘之職。注疏卷端阮元自記刻書始末曰:“刻書者最患以臆見改古書,今重刻宋板,几有明知宋板之誤字,亦不使輕改,但加圈于誤字之旁,而別據校勘記擇其說附載於每卷之末,俾後之學者不疑于古籍之不可據,慎之至也。”以阮刻《毛詩注疏》為例,其底本係阮元家藏十行本(當時定為南宋建刻、各本注疏之祖),參校唐石經、南宋石經殘本、孟蜀石經殘本、宋小字本、重刻相臺岳氏本、閩本注疏、明監本注疏、汲古閣毛氏本注疏諸本及陸德明《毛詩音義》、山井鼎《毛詩考文》、浦鏜《毛詩注疏正誤》、陳啟源《毛詩稽古編》、惠棟《毛詩古義》、戴震《毛鄭詩考正》、段玉裁《校定毛傳》、《詩經小學》各書,卷末所附校勘記則以嘉慶六年顧千里校勘所得為藍本 ,備極一時之選。然其弊端,亦與佳處相伴而生。主事者雖知傳古存真之善,可惜執行者未能用心,故各經正文無不橫生錯訛;顧千里雖為清人校勘家翹楚,而他分任《毛詩》校勘時所得校記卻有近兩千條在重刊注疏時被刪改,新增入之盧宣旬撰校記兩百餘條又每見未當 ,因此《書林清話》“其中錯字甚多,有監本、毛本不錯而今反錯者,校勘記去取亦不盡善”的批評可謂切中其病。版本方面,當時目為南宋建刻、各本注疏之祖的阮元家藏《附釋音毛詩註疏》十行本,實為元翻宋本,較宋人原刻多有誤字 ,參校各本中,更缺少宋刻單疏《毛詩正義》十五行本、宋劉叔剛刻《附釋音毛詩註疏》十行本、宋刻《毛詩》十行本、宋刻《監本纂圖重言重意互註點校毛詩》十行本、明馬應龍刻《毛詩》八行本等重要版本,凡此種種,皆為深憾。但合而觀之,阮刻畢竟是注疏匯刻本中體例最完備者,由於它在清嘉慶以後已成為事實上的“定本”,其影響之深遠非此前任何版本所能及,所以儘管今日宋刻《毛詩正義》、宋刻《附釋音毛詩註疏》的全文書影已觸手可得,阮刻仍有反復影印、人手一編的必要。
    據卷端自記刻書始末及各書卷末所附牌記,阮刻《十三經注疏》刻印於清嘉慶二十年至二十一年間 ,道光六年,南昌府學教授朱華臨取之重校刊行,於是阮刻注疏有嘉慶本、道光重校本之分,後世影印,皆從此二本出。另據《書目答問補正》卷一經部“十三經注疏”條及《中國叢書綜錄•總目》“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條著錄,阮刻注疏又有四川書坊翻刻本、清同治十二年江西書局刊本、清光緒十八年湖南寶慶務本書局刊本等版本 ,但存世寥寥,影響亦小,茲不贅述。
    阮刻注疏凡四百十六卷,共一萬二千餘葉,卷帙繁重,向來影印者多用縮印之法,或四拼一,或九拼一。四拼一以台灣藝文印書館影印嘉慶本為代表,台灣藍燈文化事業公司、新文豐出版公司亦有同類影本,然流傳較希;九拼一以民國時世界書局影印道光重校本為代表,中華書局、上海古籍出版社、浙江古籍出版社、廣陵書社皆曾翻印此本。總的來說,台灣出版者多四拼一,大陸出版者多九拼一,前者便閱讀,後者易翻檢,即此一端,亦可稍窺兩岸學風之趨向 。阮刻原書字小而密,且版多漫漶,即使是四拼一者,也不便閱讀,九拼一更無論矣,因此我們遵循《四部要籍選刊》的通例,以掃描原書、單面影印的形式出版阮刻《毛詩注疏》嘉慶本。這是阮刻自成書以來首次單面影印者,相信會給讀者帶來全新的閱讀體驗。
    筆者調查了上海、杭州等地館藏的多部阮刻《毛詩注疏》,其中上海圖書館藏夾板裝黃紙印嘉慶本刷印時代較早,文字較為清晰完整,故用作此次影印的底本。原書開本高二十五點四釐米,寬十六點四釐米,框高十七點九釐米,寬十二點七釐米。半葉十行,行十八字,注文小字雙行,行二十三字,大黑口,雙魚尾,左右雙邊。各卷末有“大清嘉慶二十年重刊宋本用文選樓藏本校”篆書牌記,并刻捐資助刊者官銜姓名,其中刑部員外郎南昌黃中栻助刊者二十九小卷,翰林院編修南昌黃中模助刊者二十七小卷,另有八小卷無助刊者名。胡稷《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後記》中稱這些卷末附名者皆“一時賢士大夫樂與觀成者”,“或輸廉以助或分經以校”,但阮刻注疏所附校勘記完全以嘉慶初年段玉裁、顧千里等人編撰的《十三經注疏校勘記》為藍本,此後武寧縣貢生盧宣旬等人也做了少量補校工作,今阮刻注疏各卷末多先刻“武寧盧氏宣旬校定”小印,再附刻“某某刊”字樣,可見“分經以校”云云,不過套話,這些官紳主要是靠“輸廉以助”才得以附名卷末,《毛詩注疏》各卷字體、刻工頗有異同,想必也是由於當時捐資者分任刊板造成的。書中部份葉面間於版心下方刻“古芸書屋”字樣,其餘版心下方則或黑口或白口,未見文字。以常理揣度,刻字者當係後來補版,故於版心記名號以別之,但阮刻他經注疏亦有補版修版葉面,為何皆無補版者名號,獨《毛詩注疏》記“古芸書屋”,這個問題,仍有待繼續研究。
    另外,取此上圖藏本與藝文印書館影印本相比較,往往有同一位置上圖藏本板框缺損而藝文館本板框完整的現象,有少數文字上圖藏本漫漶模糊而藝文館本較為完整的現象,然而這並不意味著上圖藏本的年代一定晚於藝文館本的底本,因為也有部份葉面的文字,上圖藏本比藝文館本更完整清晰,我們固然不能排除刷印工藝水平的影響,比如藝文館本常常出現刷印時用墨過重以致筆劃粘連的問題,甚至染成墨團,上圖藏本用墨較勻,故對應位置的筆劃乾淨,易於識讀,但還有不少葉面效果的差異明顯是由於上圖藏本刷印時間較早造成的,故前者筆劃完整清晰,後者則缺損漫漶。考慮到阮刻注疏的版片曾經多次挖改修補甚至替換的事實,我們不能不懷疑,藝文館本的底本是一個刷印時間晚於上圖藏本且又經修版的本子。當然,因為筆者無緣目驗藝文館本的底本原書,且其影印出版時間較早,所以也存在藝文館影印該書時工作人員又加描潤或因為影印技術缺陷造成兩個本子面貌有別的可能,但無論如何,在阮刻注疏精印本百不一見的今天,這部上圖藏本確實是一部印工較好的早期印本。因全書冊數較多,故此次先推出《毛詩注疏》一種,其餘各經注疏也將在今後陸續刊行。
    在本書出版過程中,吳格教授、杜澤遜教授曾給予寶貴的關懷和指點,劉曉東教授惠賜題簽,梁穎先生、黃建華女士、周小燕女士、沙文婷女士也為筆者調查底本的工作提供了許多方便。兩位恩師李慶教授、陳正宏教授多年來的教誨與鞭策,使筆者得以粗窺古籍版本之門徑,且有勇氣身任此書編印之責。在此謹向各位師友表示由衷的感謝。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